第十集 第六章 我是孟川

第十集 第六章 我是孟川

信中的內容彷彿晴天霹靂,讓孟川徹底蒙了。

他獃獃看完了信件上的內容,又立即翻看第二封信、第三封信、第四封信……

「怎麼了?」柳七月發現了孟川的不對勁,「阿川,你怎麼回事?」

看完了五封信,孟川坐在那,木木的。

柳七月則是連拿起信開始看起來,也是一臉難以置信:「怎麼可能?不可能,這,這……」

「爹,爹勾結天妖門?」孟川根本不願相信,他仔細回憶著從小到大的一幕幕場景,「爹服兵役足足十年,一次次拚命和妖族戰鬥。娘也被妖族所殺,爹恨妖族入骨,怎麼可能勾結天妖門?」

「爹從小教導我,才有我今日。」

「他恨妖族,我能感覺到。不會有假。他怎麼可能勾結天妖門?」

孟川越是回憶和父親的點點滴滴,越覺得不可能。

「可地網探查,說證據確鑿,父親他都主動認罪?」孟川思索著,「難道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隱秘?」

「阿川,阿川。」柳七月喊著。

孟川從思索中清醒過來。

柳七月看著丈夫,丈夫眼中有著淚花,整個人都有些獃滯,顯然這五封信帶來的刺激太大了。六歲那年就沒了母親,一直是父親照顧著長大。孟川和父親之間的感情是無比深厚,他根本無法接受父親勾結天妖門這樣的事。

「阿川。」柳七月喊著。

「嗯?」孟川總算回過神來,只是腦海中依舊忍不住回憶過去。

「這裡面一定有問題。」柳七月也道,「公公他能擔當東寧府一府境內『地網』的負責人,顯然元初山原本審查,是對公公非常信任的。怎麼如今又認為他勾結天妖門了?」

孟川點頭。

「公公的性子,我們都很清楚,絕不是和妖族勾結的性子。」柳七月說道,「他若是那種性子,也培養不出阿川你。」

「岳父大人呢?」孟川問道,「岳父大人和我爹是生死兄弟,他一定知道更多。」

「嗯,我去喊我爹。」柳七月點頭。

……

雖是深夜時分,柳夜白依舊被喊醒。

在燭光下,柳夜白也看完了這五封信,他搖頭鄭重道:「不可能!大江絕對不會勾結天妖門,我敢用命來打賭。」

孟川聽的眼睛一亮。

「大江的行蹤,我非常清楚。」柳夜白鄭重道,「他和我都擔當滅妖會的殺手,我們執行的都是滅妖會任務,去追殺天妖門的人。平常就是在東寧府經營酒樓,教導你們兩個小輩。他嫉惡如仇,對妖族更是恨之入骨……我和他多次並肩生死戰鬥,絕對不會看錯。」

「最重要的是,他不可能長期勾結天妖門,還不被我發現。」柳夜白說道,「我也是神魔,而且我更擅探查隱匿。三十年了,我和他相交三十年,生死交情,他勾結天妖門,怎麼可能瞞得住我?」

「東寧府的天妖門分堂,早就被摧毀了,那次摧毀發現很多卷宗,也沒發現和你爹有關的。」柳夜白又道。

孟川點頭。

天妖門東寧分堂,還是因為自己而最終被毀。

「三十年生死交情,他什麼脾性,我怎麼可能看錯?」柳夜白堅信,「其中一定有問題!你爹,絕無可能勾結天妖門!」

「嗯。」孟川點頭。

「可證據確鑿,你爹還主動承認,就有些奇怪了。」柳夜白說道。

「我會查出真相的。」孟川點頭道。

「你怎麼準備做?」柳夜白詢問,「你說說,我和七月也幫你想想。」

柳七月也道:「這事情必須快,吳州那邊已經上稟元初山了,元初山一旦核准就麻煩了。」

******

和妻子、岳父仔細商量后,孟川也漸漸心定。

「阿川,此去一定要小心,防止有什麼陰謀。」柳七月說道。

「切記不可和元初山對著干!」柳夜白也囑託道。

「放心。」

孟川說道,「我相信元初山,不會冤枉我父親的。」

「若我們都看錯了呢?」柳夜白忽然說道。

孟川一愣,腦海中浮現這幾年來看過的無數被妖王屠戮的場景,無數的屍體,輕聲道:「若我們都看錯,我爹真勾結天妖門?那我也無話可說。」

嗖。

孟川化作一道閃電劃過長空,朝吳州城方向趕去。

柳七月、柳夜白都遙遙看著。

「放心,以孟川立下的功勞,元初山必定慎之又慎。」柳夜白說道,「我最後問孟川的話,顯然他也不是那等糊塗之人。」

「嗯。」柳七月道,「我只希望公公的確是被冤枉的,能還他清白。若是公公真勾結天妖門被處死,對阿川打擊就太大了。」

「大江不會是叛徒。」柳夜白重複了句,也默默看著遠方。

……

後半夜,夜深人靜,一輪殘月高懸,清冷的月光灑滿大地處處。

「嗖。」

一道身影從天際飛來,在吳州城上空連續多次閃爍卻從未落地,便跨越了足足上百里。

自從掌握雷磁領域,孟川就已經能夠飛行了!這一路從顧山府趕來,他也是全力趕路,過去他身法就夠快,神通境肉身後,身化雷霆更快……一個閃身已有六里地了。

「呼。」

孟川落在相山園的其中一株大樹樹冠上,眉心神眼睜開。

神通——雷霆神眼!

頓時雷磁領域範圍急劇暴漲,以自身為中心,五里範圍內盡皆被探知,連地底都能深入探查半里深。

整個相山園處處都被探知,自然也探查到了地牢。

「爹。」孟川發現了孟大江。

孟大江戴著手銬角落盤膝坐在地牢牆邊,披頭散髮,整個人很是頹廢。

嗖。

孟川身影一動,就到了地牢大門外,大門口有負責看守的守衛。

「誰?」守衛們怒喝,可跟著就不敢吭聲了,因為他們看到了遠處的青年身影,只覺得發自心靈的莫名畏懼。

「誰敢擅闖地牢?」地牢處暗中守著的兩名神魔都現身,他們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出現的青年,青年腰間佩刀,正站在那。

「孟師兄來了?」這兩名神魔心頭一緊。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出現,相山園就這麼大,戒備森嚴,此刻自然一位位神魔趕到,可看到孟川后,這些趕到的神魔們都面面相覷。

孟川看著已經現身的八位神魔,開口道:「我是孟川,我想要見見我的父親。」

在場八位神魔們沉默了下,跟著一位神魔老者主動讓路,讓開身後的地牢入口。

見狀,立即一位又一位神魔讓路。

「地牢乃是重地,不可擅闖。」有一位女神魔忍不住道,「孟師兄也不可擅闖。」

「王師妹。」旁邊的同伴一把拽住她,將她拽到旁邊,笑道,「孟師兄乃是巡查,進入地牢審問犯人,是追查妖王。我們得配合。」

「對對對,地網得配合巡查。」

這些神魔們都說著。

唯一有些倔強的女神魔,也被同伴拽著。

「謝諸位了。」孟川看到讓出的道路,開口說道。

「應該的。」

「得配合孟師兄。」一個個神魔說道。

孟川在眾神魔注視下走進了地牢當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集 第六章 我是孟川

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