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八章 恕師侄無禮了!

第十集 第八章 恕師侄無禮了!

我年齡大了,又積攢不到闖生死關的功勞。所以我選擇了煉體神魔一脈。」孟大江說道,「元初山內門弟子,禁止修鍊煉體一脈。但外門弟子還是可以去試試的。我想著,這條修行體系僅僅初創數百年,將來也能繼續完善。」

「我若是能打破這修行體系的極限,達到封侯神魔。相信也會讓天下震驚,讓白家也高看我一眼。或許就允許你娘和我正大光明在一起了。」

「哈哈……」

孟大江自嘲笑道,「奮鬥數十年,依舊只是不滅境神魔而已,我連這煉體神魔一脈的極限『大日境神魔』都沒修鍊,更別說打破極限了。」

「為了修鍊,爹,你就勾結天妖門?」孟川開口。

孟大江輕輕點頭:「是,我想盡辦法變強。成為滅妖會殺手,和天妖門勾結,都是如此!就為了得到種種資源,讓自己變強。」

「我不信。」孟川開口。

「川兒,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在那。不承認又有何用?」孟大江說道,「我當時只想著變強,想著和你娘在一起,做錯了事。雖以後醒悟,不再和天妖門勾結,但也晚了。」

「我不信。」

孟川盯著孟大江,「我不信超長服兵役,在城關服兵役十年,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父親,會去勾結天妖門?」

「我不信,將我培養成如今這樣,從小教導我的父親,會勾結天妖門?」

「我不信,我娘選擇暴露身份離開我們,也要殺妖王殺妖族,救十萬人!你那般深愛她,會做出和她截然相反的事,去勾結天妖門?」

孟川看著父親,眼睛泛紅,「我相信我的眼睛,我相信我的心!我的眼睛我的心都告訴我,我爹絕不會勾結天妖門,絕不會!」

「我……」孟大江看著孟川。

「我會證明這一切的。」孟川抓著孟大江的手臂,大日境真元就裹挾著父親,令父親無法反抗。

「川兒,你要做什麼?」孟大江連道。

孟川抓著父親手臂,帶著直接出了牢門,繼續往外走。

陰暗地牢內,遠處入口依稀看到外界天蒙蒙亮了。

「川兒,你別糊塗。」孟大江連道,「該如何懲戒,我都毫無怨言。你這麼做……」

孟川不發一言,大日境真元流轉直接封住了父親嘴巴,父親孟大江頓時說不出話來。

父子二人往外走時,忽然遠處地牢入口出現了一道紫色衣袍魁梧身影,他冷漠看著孟川父子二人。

「師叔。」孟川抓著父親手臂,也停下來。

「孟川,你要帶著你父親去哪?」龔胥侯淡然問道。

「師叔已經定了我父親罪名,判定他死刑,上稟元初山,等元初山最終核准,對吧?」孟川問道。

龔胥侯說道:「證據確鑿,你父親也承認了,自然按元初山法規來辦。」

「證據確鑿?」

孟川冷笑,「師叔啊,你也是封侯神魔,這天下間神魔手段多的是,控制人心?篡改記憶?這等手段難道你都不知?」

「是有這等手段。」龔胥侯說道,「可你父親是不滅境神魔,即便是簡單篡改些許記憶,也需要幻術達到『道之境』的存在才能做到。一位幻術達到『道之境』的,何等稀少?會單獨構陷你父親?」

「可能性是比較低。」孟川說道,「可是……也存在這可能,既然如此,能算證據確鑿?」

龔胥侯說道:「地網辦事,普通神魔犯案就是如此處理!如果每一個案子,都認為可能篡改記憶,那要查實就太難,每一個案子都需要強大神魔仔細追查,需要耗費多少精力?」

「普通神魔犯案?可我爹他不是普通神魔!」孟川說道,「他是我孟川的父親!我懷疑就是天妖門故意構陷。」

「天妖門構陷?」龔胥侯皺眉。

孟川早就認定了。

有自己這兒子,還有太陰聖女白念雲這妻子。自己爹的身份自然不普通。

「不管是否構陷,你可以上稟元初山,相信元初山會查實。」龔胥侯說道。

「如今神魔們征戰四方,哪有心思慢慢追查一案子?就像師叔你,直接讓元初山去最終決定。元初山上就一定會認真仔細追查?」孟川搖頭,「其他神魔辦事我不信,我會親自帶父親去元初山!這件案子的前前後後,我都會盯著。」

「哪有你如此做事的?」龔胥侯皺眉。

「那是我父親。」孟川怒道,「師叔,今天你別阻擋我。」

「你太放肆了。」龔胥侯有些惱怒。

「那就恕師侄無禮了!」孟川話音一落。

轟!

帶著父親直接化作一道閃電,轟的衝天而起,恐怖雷霆將地牢上方屋頂直接撞擊出一個大窟窿,孟川帶著父親已經破空而去!

「大膽!!!」龔胥侯也嗖的化作流光追過去。

地牢外的那些神魔們之前看到孟川和龔胥侯針鋒相對時,就有些膽戰心驚。

一位是元初山年輕一代三大天才之一的孟川師兄,最近數年,更斬殺不知多少妖王妖族,對吳州錢州境內不少神魔有恩德。

一位更是封侯神魔『龔胥侯』,坐鎮吳州城!威名遠播。

二人針鋒相對,那些不滅境神魔們哪裡敢吭聲?

「衝出去了?」

「我的天,直接撞破地牢了?」

這些神魔們看著地牢屋頂的巨大窟窿,不由瞠目結舌。

更看到遠處一道閃電一閃便到了遠處,龔胥侯的流光劃過長空,卻明顯慢了一大截。

……

吳州城外的一株大樹樹冠上,孟川抓著父親手臂,看著遠處站在城牆上沒再追的龔胥侯,龔胥侯顯然意識到彼此速度差距了:「這個孟師侄,帶著一人,速度都遠超於我?」

「孟川,你這麼做太胡來了,凡事都有規矩。」龔胥侯傳音怒喝。

「師叔。」

孟川也傳音道,「師侄也知道凡事有規矩,但此事關係到我父親的清白與生死!師侄也只能任性一回了,等到了元初山,我也會向師尊他請罪!但我父親的案子必須查得明明白白,若是我父親真勾結妖族,那便死不足惜。若是我父親是冤枉的,也定要還我父親清白!」

「師叔,這次是師侄不對,等事情過後,師侄定會親自來賠罪。」

嗖。

當即帶著父親化作一道閃電,迅速消失在天邊。

龔胥侯站在城頭上,惱怒卻又無奈,他能怎麼辦?追不上啊!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集 第八章 恕師侄無禮了!

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