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九章 洗刷冤屈

第十集 第九章 洗刷冤屈

孟川抓著父親的手臂,化作雷霆一路趕路著。

跨過江河,跨過高山,一切景色迅速往後退去,父子二人以超高速在前行。

「川兒。」孟大江真正感受這等速度,也從側面明白自己兒子如今多了不起!帶著他這老父親,都比龔胥侯快很多。

「川兒,真沒必要去元初山,我不想再讓你丟臉了。」孟大江開口道。

孟川看了看父親,又繼續看著前路,他眼睛微微泛紅。

他不想辯解。

他認定了,父親定是冤枉的。

他想要元初山能還父親一個清白。

若是……

若是父親真勾結天妖門?那該怎麼辦?

想到這,孟川就感覺心彷彿撕裂般疼痛,他無法接受那結果。

「一定是冤枉的,我父親一定是冤枉的。」孟川默默道。

……

帶著父親硬生生趕路過萬里,孟川一路上心思都很重,只覺心頭諸多雜念還在碰撞,元初山就已經到了。

「孟師兄。」

守山的神魔看到孟川,立即熱情打招呼。

「嗯。」

孟川應一聲,就帶著父親化作雷霆閃電直奔洞天閣。

洞天閣老管事早就在等候,主動帶領孟川二人進入洞天閣內部,來到其後花園的亭子前,長發披肩的秦五尊者正坐在那飲茶看書。

孟川直接噗通一聲跪了下來,磕頭鄭重道:「弟子強行將父親從吳州城地牢帶到了元初山,自知有罪,甘願受一切責罰。弟子只求師尊憐憫,求師尊看在弟子身為人子的份上,查清我父親勾結天妖門此案的真相!弟子只求一個真相!」

一旁孟大江看到兒子跪在那乞求,不由心痛又自責。

「痴兒。」

秦五尊者見狀輕輕嘆息,「你為人族守護近一州之地,斬殺不知多少妖族,救了不知道人,對整個人族有大功。我又豈能容許你父親這麼不明不白就被處死?你是關心則亂。」

「是。」孟川低頭。

「你莽撞搶人帶到元初山,念在你這些年功勞苦勞,念在你父子情深,這次的懲罰就免了。」秦五尊者看著孟川,「以後就不能這麼亂來了,真著急關心,你只需將事情稟告我即可。難道你連我都不信?」

孟川連道:「弟子當然信。」

秦五尊者看了看孟大江,又對孟川道:「這案子的諸多證據,吳州城那邊也上稟了上來,從證據來看,的確沒問題。對這案子,你有什麼想法?」

「我岳父大人和我爹是生死之交,彼此相處三十年,也認定我父親不可能勾結天妖門。」孟川說道,「我父從小教導我長大,我仔細回憶,也認定我父不是那種人。而如今我父親主動承認……我只有懷疑,是控制人心、篡改記憶的一類手段,用在了我父親身上。」

「控制人心,篡改記憶?」秦五尊者微微點頭,「你爹是神魔,對方要做到這步,至少是幻術達到『道之境』的。而要查出來?難度就更高。元初山能追查的神魔也不超過一手之數。」

孟川也明白。

幻術一道的封侯神魔,都不一定能查得出。

「如今強大神魔都坐鎮各方。」秦五尊者說道,「我倒是可以試試,但也只有七八成把握吧。我若是不成……再送你們父子倆去找『渡欲王』,渡欲王在幻術方面是元初山內第一。」

「煩請師尊了。」孟川感激萬分。

師尊終究是造化尊者,壽命悠久,元神強大,兼修一些秘術也可以達到極高深地步。師尊說『七八成把握』,問題應該就不大了。

秦五尊者看向了一旁孟大江,微笑道:「坐。」

孟大江露出笑容,立即坐在了對面的凳子上,顯然已經完全被控制住了。

「孟川,我追查,也需要翻閱你父親的記憶。你不會介意吧。」秦五尊者說道。

「不介意。」孟川點頭。

不管是師尊,還是渡欲王來,要仔細追查,翻閱記憶也是輔助手段之一。

「就算本人覺得模糊記憶模糊,在魂魄當中都依舊有清晰記載。」秦五尊者開始翻看孟大江的記憶。

一幅幅記憶畫面,有聲音,有影像。

而且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是非常龐大的。

秦五尊者一邊分神查看,一邊笑著說道:「記憶是非常縝密的,三年前發生的事,之後三年時間內也會經常回憶起來,會融入其他記憶。所以要篡改記憶,單單翻看記憶,就有望找出破綻。」

「嗯?」

「你娘竟然還活著?太陰聖女白念雲?」秦五尊者有些驚訝開口。

「是。」孟川點頭,「我也是剛剛知曉,甚至此事我都不敢全信。」

「你可以相信。

秦五尊者看著孟大江,翻閱著記憶,「你父親和你母親相處八年,感情極深,而後又時長追思,記憶貫穿數十年。對方根本不可能每份記憶都去修改,還要改的毫無破綻。而且據我所知,白念雲當年下山遊歷,遊歷時間的確有些長,也和黑沙洞天失去聯繫,黑沙洞天也曾想方設法追查白念雲行蹤。還有你六歲那年,碰到的妖族入侵,的確是太陰聖女出手斬殺的妖王。」

秦五尊者翻看過有關妖族入侵的每一份記錄,自然記得清清楚楚。

「我娘,白念雲?」孟川心中一顫。

師尊的話,是徹底確定了此事。

白念雲,在這之前只是情報中黑沙洞天的一名封侯神魔。

而母親卻是記憶中那溫柔的女子。

「嗯?」

秦五尊者微微皺眉,雙眸隱隱放出彩光,彩光滲透進孟大江的體內,滲透進魂魄中。

孟川也屏息。

過了足足盞茶時間,秦五尊者才閉上眼睛,隨即睜開眼看向孟川:「確定了。」

「確定了?」孟川眼睛一亮,心跳都加快。

「你父親的確被人篡改了記憶。」秦五尊者說道,「對方手段很高明,當年你母親離開,你父親努力想要變強,甚至都願意成為滅妖會殺手。對方在這一段記憶中添加了你父親和天妖門勾結的部分引導……而且還因為後悔,後期便沒再做這事,完全藏在心底不與外人說。甚至都不願再想起!如此一來,後續記憶中很少想起,也就順理成章了。孟大江潛意識也認為自己很少想起,是因為不願回憶這段不堪記憶。」

孟大江連點頭,父親是被冤枉的!被冤枉的!

「我又仔細查看最近些時日,你父親的詳細記憶,仔細對照。」秦五尊者笑道,「雖然對方讓你父親遺忘,可魂魄沒那麼簡單,對方幻術估計也就才剛剛達到『道之境』,對魂魄了解沒那麼深。我依舊找出你父親最近時日的真實記憶。」

「找到了對方的影像。」

秦五尊者一揮手,一道虛幻影像出現在眼前,那是一名看似普通的灰袍中年人。

孟川連盯著仔細看。就是這人?

「一個多月前,他見了你父親,下了暗手。你也別傻傻盯著看,對方肯定改容換貌。」秦五尊者笑道,「不過我藉助你父親魂魄的觀看,就好似親眼看到他,已經和他產生了些聯繫。如此,便可借天機,推算其身份。」

……

稍微緩緩,今天就一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集 第九章 洗刷冤屈

2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