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十章 黑沙洞天

第十集 第十章 黑沙洞天

孟川震驚。

僅僅魂魄記憶中看一眼,就可以借天機推算身份?

「封王神魔有種種神異之處,造化尊者的手段,更加高深莫測。」孟川暗想道,他如今實力身份,也只能查到封王神魔的很多手段。對造化尊者還知之甚少。

秦五尊者看孟川震驚模樣,不由笑道:「借天機推算身份,我也需寶物才能施展。」說著他一翻手,手中就出現了一古老青銅鏡,青銅鏡放在桌子上,秦五尊者便閉上眼睛,有彩光在體表釋放出,一道道波動侵入了青銅鏡中。

過了許久,青銅鏡上開始浮現影像。

「嗯?」孟川驚訝看著。

秦五尊者也睜開眼,看向了青銅鏡,青銅鏡子上此刻浮現了一位花白頭髮老者,他慈眉善目,只是眼神幽深難測。

「動手的就是他。」秦五尊者說道,「黑沙洞天的大日境神魔——淳于牧。」

「淳于牧?」孟川一驚,「我記得,淳于牧今年應該一百七十八歲!離壽命大限也不遠,名聲也極好,是幻魔一道成就極高者。」

「嗯。」

秦五尊者點頭,「他一百三十六歲那年幻術達到『道之境』,一百五十二歲凝練了元神。如今幻術越加高深。在這幾年對付妖王當中,他也立下了諸多功勞。」

孟川點頭。

年紀輕輕要『道之境』且『凝練元神』非常難,封侯神魔才那般稀少。

但一百多歲,達到這般境界的卻比封侯神魔數量還多些。張筠封師兄、楊方師兄等等,這淳于牧也是如此,如今都一百七十八歲。作為幻術一道大高手,他作用比楊方師兄他們還大些。

「他為什麼對我父親出手?」孟川開口。

「他和你父親之前素不相識,非親非故,自然沒道理動手。」秦五尊者說道,「他是黑沙洞天的神魔,應該是黑沙洞天那邊的某位地位頗高的,讓淳于牧出手。」

「指使者……」孟川皺眉。

他對黑沙洞天那邊了解不多。

「你母親白念雲,是白家三位封侯神魔之一,也是太陰五位聖女之一。裡面的恩怨糾葛就太多了。」秦五尊者說道,「黑沙洞天當年就曾經分裂內鬥,連黑沙帝君都因此最終身死。如今雖然都一致對付妖族,但內部派系依舊有競爭。」

「他們內部按照修行體系分,可分成黑沙派系、太陰殿派系、刀戈殿派系。背後更主要是家族競爭,都為了爭奪太陰殿、刀戈殿的執掌權。」秦五尊者說道。

「太陰殿和刀戈殿的執掌權?很重要嗎?」孟川疑惑。

「太陰殿主、刀戈殿主,幾乎必定能成造化尊者。」秦五尊者看著孟川,「你說重要嗎?」

孟川暗驚。

「太陰聖女候選就有不少,一批批淘汰,如今就只剩下五位。你母親是其中之一。這五位決選出最後一位……便是太陰殿主。」秦五尊者說道,「所以誰派人對你父親下手,就有太多可能了。」

「比如……其他和你母親有仇怨的太陰聖女,知道你母親和你父親的事,想要報複發泄,對你父親動手。」

「比如,你母親成封侯后,白家內部覺得你父親這事是污點,想要弄死你父親,又不想做的太直接,惹怒白念雲。所以間接讓我們元初山動手。」

「比如,你母親作為太陰聖女,追求者不少,有追求者知道了秘密,嫉恨下,對你父親下手。」

秦五尊者搖頭道,「黑沙洞天內部紛雜錯亂,還真查不清是誰動手。最簡單的法子,就是抓住淳于牧詢問。」

「抓住淳于牧?」孟川心中一動。

「不可。」

秦五尊者搖頭,「各派神魔,歸各派自己管轄。我們不可去直接抓人。這是三大宗派彼此的約定。」

「讓黑沙洞天來查?」孟川詢問。

「查?」

秦五尊者搖頭,「黑沙洞天肯定偏幫自家神魔,沒有十足證據,沒用的。」

「可師尊你都借天機推算出他身份了。」孟川看著那青銅鏡子。

「借天機推算?天下間能做到的僅有三人,我也是借用寶物才做到。」秦五尊者說道,「玄之又玄,沒十足證據,黑沙洞天只會當我們元初山胡攪蠻纏。」

孟川微微點頭。

「因為妖族,三大宗派聯手對敵。但宗派內部都有紛爭。三大宗派之間豈能和睦如一家?」秦五尊者說道,「大事能聯手,小事他們不會理的。」

「弟子明白了。」孟川點頭。

「更何況如今每一個神魔都很重要,淳于牧也是一份重要戰力。」秦五尊者說道,「連淳于牧,他們都不會放棄。更別說背後地位更高者了。」

孟川瞭然。

如今知道淳于牧,以及背後的神秘指使者,指使者十有八九也是黑沙洞天的人。

「查到這份上就可以了。將來你實力足夠強,黑沙洞天也有求於你時,自然就能輕易解決此事。」秦五尊者說道。

「黑沙洞天有求於我?」孟川驚訝。

三大宗派,黑沙洞天是和元初山實力相當,雙方連斬殺妖王都相互攀比。整個宗派求對方神魔?

「比如你達到元神七層,他們就一定會求你幫忙了。」秦五尊者說道。

「元神七層?」孟川有些尷尬,「弟子還差得遠。」

「你還年輕,有希望的。」秦五尊者微笑道,「此事暫且放到一旁,我會為你寫信給黑沙洞天追究此事。至於你,你好好準備,因為接下來……會有大批妖王進入人族世界。」

「大批妖王?」孟川一驚。

秦五尊者點頭:「據我人族查到的,妖界的三重天妖王將有一成數量,盡皆進入人族世界。」

「一成?」孟川心驚。

父親至少恢復了清白,追究黑沙洞天的事只能放在以後了。

對付妖族,才是頭等大事。

「情報不會錯。」秦五尊者說道,「你和你妻子要隨時準備,你們倆可是負責近乎一州之地。」

「師尊放心,弟子自當竭盡全力。」孟川道。

「嗯,帶你父親回去吧。」秦五尊者微笑道。

坐在那的孟大江,這才猛地清醒過來,他看到秦五尊者,連跪伏下來,感激道:「謝尊者救我出苦海。」

他如今記憶恢復一切都明白了。

說他勾結天妖門,比殺死他還難受。

「你得謝你兒子。」秦五尊者說道。

普通的不滅境神魔的案子,是沒資格讓執掌整個元初山的『秦五尊者』親自追查的,畢竟秦五尊者當真是日理萬機,培養弟子、處理事務、自身修行……太多方面要花時間了。實際上正常的案子,也不會惹得淳于牧這種大高手親自下黑手。

「師尊,弟子這便下山。」孟川感激道。

「去吧。」秦五尊者點頭。

孟川帶著父親孟大江,也立即離開。

而秦五尊者一拂手,桌上便有筆墨紙硯,他開始寫信,準備寄給黑沙洞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集 第十章 黑沙洞天

2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