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第七章 抓捕

第十一集 第七章 抓捕

夜風呼嘯,書房內蠟燭點燃。

孟川夫婦二人,妻子在翻看著卷宗,丈夫則是在畫畫。

「明天就能畫完了。」孟川笑看著這幅長畫卷,畫卷中是星月湖的湖心閣,兒子孟安釣到一條大魚歡喜激動,女兒孟悠和妻子柳七月正在認真下棋。

放下畫筆后,孟川看了看窗外,忍不住道:「七月,悠兒和安兒還沒回來?」

柳七月看著卷宗抬頭看了眼窗戶,笑道:「估計道院有什麼事耽擱了吧。」

「天都黑了,他們很少這麼晚不回來。」孟川略一感應,便感應到了兒子、女兒的位置,疑惑道,「他們倆在城中位置,距離我們這有三十多里。」

「跑那麼遠?」柳七月也疑惑放下卷宗。

「花伯一直暗中保護著,不會出什麼事。只是他們兩個小傢伙,怎麼跑那麼遠?」孟川疑惑,自己這一雙兒女離開道院后都會立即回家。就算真要去哪,也會先說一聲的。

孟川和柳七月跟著臉色微微一變。

他們早就和元初山購買一套令牌,用來家族內部使用。兒子女兒隨身帶著,能時刻知曉兒女位置。飛禽妖王『花伯』也是帶著的,可以隨時召喚求援。

「花伯在召我們過去。」孟川說道。

令牌召喚求援也分級別,最普通級別,就是請他們夫婦過去。

高一個級別,就比較急切。

再高一個級別,就是生死關頭。

如今只是最低級別的召喚,孟川夫婦倒也不慌。

「沒重要事情,它不會麻煩我們,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孟川牽著妻子的手,嗖的就消失在了書房中。

……

王樊酬站在小院外,看著裡面的七具屍體和滿地血跡,不由驚怒萬分,看向孟悠、孟安姐弟倆和花伯,怒喝道:「是你們殺的?」

「是。」孟安乾脆應道。

「小雜碎。」王樊酬眼睛一紅,寵愛的孫兒慘死一旁,他早就怒火衝天,此刻嗖的就要衝過去。

剛剛衝出就在半空停滯了。

恐怖的領域籠罩在周圍,也籠罩住了王樊酬,王樊酬感覺自己就像是陷入蜘蛛網的小蟲子,根本無法掙扎,他眼中露出震驚色。

只見一對年輕男女帶著絲絲閃電,出現在了這座小院內。

「東寧侯和寧月侯?」

王樊酬心頭一顫。

他也就一個不滅境神魔,面對封侯神魔!即便是生命層次的氣息差距,就讓他感到心顫腿軟畏懼萬分。更何況還是兩位封侯神魔一同出現。他在王家也只是很普通的長老,否則也不會負責統領一旁支來到江州城了。這也算遠離王家的權力中心了。

「爹娘。」孟悠、孟安連喊道。

孟川和柳七月一進來,看到兒女都持著兵器,周圍有七具屍體,他們倆就覺得不對勁。

「主人。」花伯恭敬道,「是這七人下手狠辣,為了救小姐少爺,老僕才出手。」

孟川聽了心中一動,不由轉頭看向那王樊酬。

王樊酬被領域約束的懸浮離地面有三尺,都動彈不得。

「你也是來刺殺的?」孟川眼中帶著冷意。

王樊酬這一刻完全看出來了,那兩名少年男女,喊東寧侯、寧月侯為爹娘?又被刺殺?

「不是,我沒有要刺殺。」王樊酬連道,「東寧侯,我哪有那膽子,我是雲州王家的神魔。」

「我來便看到你要動手。」孟川一揮手,暗星真元瞬間襲向王樊酬,王樊酬立即驚恐喊道:「饒命!」跟著暗星真元侵襲到他體內,王樊酬便瞬間失去意識。

「哼。」

孟川一揮手。

失去意識,真元被封禁的王樊酬便摔倒在一旁。

「詳細情況到底怎樣?」柳七月也看向花伯。

花伯這才恭敬道:「是這樣的,小姐少爺回家途中,發現道院的寧師妹家遭到大麻煩,所以便仗義出手。誰想這個叫王琮的,竟然要強搶小姐。小姐和少爺也忍住沒反抗,故意來到這裡……」

「我們當時就很憤怒。」孟安連道,「不過爹說過,不能隨著性子直接出手,要查清事實再做決定。所以我和姐就來到這,要弄清楚這王琮到底是什麼人,再定下如何懲戒。哪想這人人面獸心,不知禍害多少無辜女子。我和姐實在忍不住便動手,敵不過他們,花伯才出手。」

「他們的確該死。」孟悠臉上也有著怒色,「死上一千次都是應該。」

「那王琮是我殺的。」孟安說道,「爹要懲罰,就懲罰我。」

「好了。」

孟川皺眉,看向花伯,「花伯,悠兒和安兒的身份不能暴露。這件事情從頭到尾,但凡見過悠兒和安兒的,你都能指認出來吧?」

「能。」

花伯恭敬道,「事情從頭到尾,除了死去的七位。還有王琮的八位手下,以及那寧家一家三口。」

「爹娘,你們可不能傷害寧師妹他們一家。」孟安連道,孟悠也擔心。

「放心。」孟川一笑,隨即看向妻子柳七月。

「接下來交給我。」柳七月微笑道,「這王家的王樊酬也交給我。」

「好,我先帶他們回去。」孟川點頭,便帶著孟悠、孟安,嗖的消失不見。

柳七月站在這小院內,花伯恭敬在一旁。

很快。

一道道身影出現在了小院門口,個個都是神魔,十餘位神魔恭敬無比。

「拜見寧月侯。」十餘位地網神魔恭敬行禮,他們是被柳七月透過令牌召來的。

「這座宅院內有人和妖族勾結,進行刺殺之事。」柳七月冷然道,「這七人已死,這宅院內所有人全部抓捕帶回去。還有,宅院主人『王琮』的所有手下,也全部抓捕,給我仔細查!這些人都做了什麼,誰和妖族有勾結,給我查仔細了。」

「是。」十餘名神魔恭敬應命。

「這王樊酬給我關押進牢獄,等我親自主持審問。」柳七月又指了下旁邊昏迷中的王樊酬。

「是。」

立即有一位神魔扛著王樊酬,嗖的離去。

僅僅片刻就有數百人的兵衛隊伍來到了這座宅院,將這座宅院完全困住。

「全部帶走。」

那座大廳內,一群神魔子弟們都蒙了,看著周圍出現的神魔以及大批兵衛。他們在江州城內雖然都算是頗有權勢的一群大家族子弟,可面對一群神魔,還是畏懼無比。

「大伯,大伯,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其中一名貴公子連向一名大鬍子神魔說道,「大伯,你要救我。」

「閉嘴,帶走。」大鬍子神魔看著自家後輩,依舊冷然下令。

「我是李游,乃皇族子弟,你們豈敢動我?」一名年輕人喊道,有兵衛猶豫。

「抓走。」

站在門口的神魔直接下令。

皇族?

李氏歷史悠久,在成皇族前,就是古老的神魔家族,歷史數萬年,明面上承認的族人就過百萬。那些已經不被承認的就更多了。

在場地位最高的其實是那位蕭公子。

「我乃蕭永,是蕭風雷之子。蘭月侯是我姑姑。」在場地位最高的蕭公子維持著鎮定,說道,「我姑姑和鎮守江州城的寧月侯、東寧侯更是至交好友。」

「我等奉的就是寧月侯的命令。」其中一位神魔淡然道,「帶走。」

「寧月侯的命令?」蕭公子驚愕,乖乖被抓走。

寧月侯,是江州城的鎮守者!權力最高者。

蕭公子更清楚,寧月侯的丈夫『東寧侯孟川』是元初山最高層次的巡查!權力比寧月侯還要大。因為東寧侯孟川行事都是關係到追殺妖王,各地都得配合。敢嘰嘰歪歪拖延,拿身份阻撓行事?直接殺了都沒人敢吱聲。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集 第七章 抓捕

3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