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第十二章 燕山王

第十一集 第十二章 燕山王

燕山王看完信,眉頭卻一直皺著。

「王爺?」神魔護衛輕聲道。

「孟川師弟下山近二十年,一直追殺妖族,功勛卓著,令妖族都數次刺殺他。」燕山王蒼老的聲音帶著疑惑,「真武王給我寫信時,也大大誇讚孟川師弟,稱他一人抵得上十名封侯神魔,如今大周王朝還算平穩,孟川師弟是有大功勞的。」

「如此人物,會在乎這些凡俗小事?」燕山王輕輕搖頭,到了他這等身份更關心和妖族的戰爭,的確懶得管凡俗的利益紛爭。

在燕山王看來,凡俗能夠有利益紛爭,就是一種幸福了!若是天下處處,妖族大規模屠戮,無數凡俗死去,那時候『活著』將是凡俗最大的渴望。哪有心思想其他?

「章褚,你去查查,江州城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燕山王說道。

「是。」神魔護衛恭敬應道。

僅僅一天後。

厚厚一份卷宗就送到了燕山關,送到了燕山王面前。

燕山王翻看著卷宗,看著臉色就難看起來。

「混賬!」燕山王花白鬍子都震顫起來,眼中都有著怒意,「混賬!混賬!!!」

「王爺,你消消氣。」旁邊神魔護衛章褚連道。

「卷宗裡面的事,我不會生氣。」燕山王冰冷道,「人有千百種,家族大了有些蠢貨是正常的。我憤怒的是我那個乖孫兒!可真是我的乖孫兒啊!身為江水堂一脈的族長,遇到這事不嚴懲家族子弟。反而寫信污衊孟川師弟夫婦,想要借我之手對付孟川師弟。他們就不想想,一旦真相揭開,其他神魔們怎麼看我?」

「只想著借我之手,卻不想想這事本就不佔理。」

「丟人!」

「真是丟人!」

「而且還蠢!」燕山王眼中有著冷意,「看來在江州城內享福,為所欲為慣了,沒人能管他,幾十年下來,他已經變得蠢了。得讓他上戰場,見見血,好好清醒清醒。也對……憑什麼一直讓他在州城享福?就因為是我孫兒?」

……

當天神魔護衛章褚、燕通二人乘坐飛禽離開了燕山關,抵達了萬裡外的江州城。

江州城。

燕家江水堂一脈的府邸,佔地頗廣,主廳內。

「大兄。」族長燕霜笑著道,「你怎麼從燕山關過來了?」

「奉王爺之命,特地趕來江州城。」燕通說道

「王爺可是有什麼吩咐?」旁邊坐著的一名長老忍不住期盼道。

燕通瞥了眼這名長老,隨即看向身側的神魔護衛章褚點點頭,章褚這才站起來,翻手持著一塊令牌:「王爺有令。」

所有人起身躬身聆聽。

「族人犯法,燕霜身為族長不但不嚴懲,還欺瞞王爺。欲要讓王爺對付同門師弟。」章褚說著,族長燕霜臉色都變了:「沒有,我沒有……」

「王爺吩咐了,從現在起,剝奪燕霜江水堂一脈族長之位。先當場鞭刑八十!再前往燕山關抵擋妖族。」章褚說道,「從今天起,江水堂一脈族長之位,由燕通擔任。」

在場個個驚呆了。

但燕山王在整個燕家是一言九鼎的,別說只是江水堂一脈,包括主脈,個個都得乖乖聽令。

「祖父被蒙蔽了,他弄錯了。」燕霜臉色發白,連喊道,「我才是祖父的親孫兒,燕通只是我堂兄,隔了好幾層呢,憑什麼他來當族長?他沒資格。」

他在江州城多自在?

家族內地位最高者!一言九鼎!真正的為所欲為,什麼事稍微暗示下,下面的人就乖乖做好了。當真是享盡榮華富貴,妻妾都是一群。燕山王本是偏愛孫子,加上孫兒也只是不滅境神魔,家族在州城內也需要一位普通神魔坐鎮。所以這種好事就安排給了孫子。

曾經在祖父面前,燕霜也乖巧的很。

可在江州城享樂太久了,當他能夠為所欲為享樂數十年,便會習慣了驕橫。其實孟川夫婦抓燕家子弟,他也只是有些不高興。只是後來,孟川夫婦完全將他當成空氣!連孟大江都不見他,讓他覺得被羞辱了。族人越抓越多,他才寫信想要藉助祖父威勢對付孟川夫婦。

在他看來,祖父可是封王神魔,鎮守燕山關兩百餘年,功勞何等大?其實孟川夫婦兩個新晉封侯神魔能比的?

「王爺說的沒錯。」章褚搖頭,「為所欲為慣了,都變得蠢了!行刑。」

章褚一揮手,有無形霧氣如絲帶般捆住了燕霜,燕霜只是不滅境神魔,根本無法反抗。

「章褚!你敢對我動手?」燕霜焦急喊道,卻掙扎不開。

「啪!」

章褚手持鞭子,便狠狠抽下去,抽的燕霜皮開肉綻,身體都一哆嗦。讓旁邊長老們都看的心驚。

「章褚,你瘋了。」燕霜咆哮。

章褚依舊一鞭鞭抽打,作為大日境神魔,在場誰都沒法反抗他。更別提他還有王爺令牌,加上又是燕山王貼身護衛的身份。

一鞭鞭下去,剛開始幾鞭子還能嚎叫怒吼,後面就純粹求饒了,到後面都奄奄一息了。

八十鞭子結束。

燕霜躺在那,和一條死狗一樣,都昏迷了。

「江水堂一脈就交給你了。」章褚看向一旁燕通。

「放心,王爺吩咐的,我一定做好。」燕通點頭道,他是燕家的神魔,在燕山關也過五十年,性子也鐵血的很。

章褚便拎著昏迷的燕霜,離開了主廳,一躍而起到了一頭飛禽背上,飛禽迅速離去,前往燕山關。

等待燕霜的,是漫長的燕山關抵擋妖族生涯。

……

燕家發生的事,在江州城各大家族很快傳開,讓各大家族都很震撼。

然而僅僅三天後。

朝廷給天下各城下令,近些年州城府城有大量人口湧入,令治安敗壞,當肅清!

秦五尊者親自給各位封王神魔、封侯神魔寫信,戰爭時期,神魔們拚命,也需注意家族內後輩,防止他們禍害一方。

實際上……

朝廷發文,用途並不大,畢竟執行的還是各地衙門官員,最多做做樣子罷了。

反而秦五尊者寫信,效果更好。封王、封侯神魔們雖然懶得管凡俗之事,心思更多是在應付妖族。可尊者都寫信了,封王神魔、封侯神魔們自然一個個嚴令下去,甭管各大家族族人們心中怎麼想,至少表面上都說得很好聽。

在江州城,各大家族也是風向立轉,一邊倒的誇讚孟川夫婦心繫百姓。

「朝廷發文,師尊也寫信。」柳七月坐在湖心閣內翻看著卷宗,搖頭道,「各大家族現在也嚴管族人,可都是做給我們看的,做得表面文章。」

孟川在繪畫,輕聲笑道:「人有私心,很多事本就難免。各大家族表面上努力做得好看,就很好了。那些大家族子弟,在外也會注意一言一行。如此,禍害就減少了八成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集 第十二章 燕山王

3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