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第十九章 各方

第十四集 第十九章 各方

黑沙洞天。

高山之巔,雲霧繚繞中有樓閣座座。

其中一座九層樓閣的頂層高台,白瑤月盤膝而坐,眸子中帶著怒意。而這時候兩道虛幻身影從遠處飛來。

「白師妹,什麼事召我們?」蒙天戈、羋玉的虛影都飛了過來。

「薛峰死了。」

白瑤月冷聲直接說道。

「怎麼可能?」蒙天戈焦急道。

「元初山剛剛告訴我的,說是妖聖黃搖所殺,就在娑風城外。」白瑤月說道。

一襲紫袍的羋玉尊者忍不住道:「元初山真是沒用,都和我們黑沙洞天做了交易,三千頭鐵石獸他們也收了!如今竟然連薛峰的性命都沒能保住。」

「按元初山的說辭,他們已經將當年不死帝君煉製的『護身手環』給了薛峰一個,黃搖雖然奪舍后是五重天妖王之身,但依舊能爆發出新晉造化尊者實力,數息時間,連續出刀,護身手環蘊含的力量消耗殆盡,薛峰也就丟了性命。」

蒙天戈嘆息道:「薛峰終究是封侯神魔,靠自身的暗星真元催發寶物,威力都太弱。只能憑藉那手環本身力量。」

「我黑沙一脈,這麼多年才發現一個能成尊者的天才。」羋玉尊者有些憤怒,「元初山真是廢物,既然做了交易,就該保住薛峰性命。比如讓薛峰待在山上,別去鎮守城池。」

「他們沒能保住薛峰,卻拿走了我們三千鐵石獸。」蒙天戈冷聲道,「我們刀戈殿煉製三千鐵石獸可不容易,讓元初山給我們一個交代。」

「如今他們厚著臉皮根本不肯歸還三千鐵石獸。」白瑤月冷聲道,「不過,必須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薛峰死了,我永遠沒法滿意。」羋玉尊者怒道。

黑沙洞天和元初山的作風完全不同。

元初山是相對自由寬鬆的,同門弟子實力接近的,地位都比較平等。而黑沙洞天規矩森嚴,最是嚴厲,內部也等級森嚴。

若是薛峰在黑沙洞天,地位要高得多,也會擁有諸多特權。更加不可能做太危險的事。會安排一些相對輕鬆點的任務給他。等確定有足夠自保之力了,才會放出去。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白瑤月搖頭,「我們還是自己好好培養弟子吧。」

「這次的源頭,還是百萬妖王。」蒙天戈虛影皺眉道,「百萬妖王們四處出擊,封侯神魔們也得全力出手去守住全城,自然暴露了位置。一些強大妖王們就可以進行偷襲。我們黑沙洞天這兩年多,也因此都死了七位封侯神魔了。」

「巡守神魔們為了守住整個天下,損失也很大。」羋玉尊者有些痛心。

「天下間過百萬妖王。」白瑤月神情也鄭重,「而且每年還補充數萬妖王進來,不管是攻城,還是狩獵凡人,帶來的壓力都太大了。這百萬妖王,讓古老的封王神魔不敢沉睡,封侯神魔們有身死危險,大量巡守神魔去拚命。」

「現在就期盼白鈺王了。」蒙天戈說道,「白鈺王自創的絕學《九天十地》擅長地底探查,若是他突破到『洞天境』,地底探查範圍也能大增,速度也能大增。屠戮妖王怕是能快十倍。」

「他是法域境巔峰,而且輪迴一脈,要達到洞天境太難了。」白瑤月輕輕搖頭,「之前他在世界間隙待了些時日,也依舊沒能突破。」

蒙天戈點頭:「在頂層戰力上,妖族差很遠,只能躲起來。但普通妖王的數量太多。甚至數十年後,妖界怕又繁衍出新的一大批妖王了,或許又送進來百萬妖王。」

白瑤月、羋玉也沒吭聲。

這是一個大難題。

如今三大宗派都為此煩惱。

……

杜陽城。

庭院內,安海王盤膝靜坐,參悟著『春秋劫』這一招。對安海王而言除了妖王攻城,要去對付妖王外,其他時候他都在修鍊。

「春秋劫。」安海王看著虛空,時光在他眼中是實質的。

「嗖。」

高空中一頭飛禽妖王飛來,扔下一封信便又離去。

安海王伸手接過信。

「元初山的信?」安海王拆開信封,取出信展開一看。

安海王那猶如大山般沉穩的身體卻微微一顫,握著信的右手也忍不住顫動了下,但很快就穩定住了。安海王眼神更加幽深,他盯著這封信,足足十餘息時間,他一動不動就這麼盯著看著。

「峰兒,走好。」安海王聲音沙啞,他手中的信紙無聲無息化作齏粉,「妖聖黃搖,為父,定會將其斬殺!」

安海王閉上眼,許久又睜開眼繼續修鍊『春秋劫』。

……

夜幕降臨。

地底探查了一整天的孟川,返回了江州城的家中。

「阿川,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柳七月笑著問道,「飯菜早好了。」

孟川走到廳內餐桌旁,飯菜香味瀰漫,孟川卻沒有一點食慾。

「怎麼了?」柳七月問道,她發現丈夫不對勁。過去孟川施展雷霆神眼一整天,精神疲倦,但一直都是戰意昂揚的。

「薛峰死了。」孟川說道,「就今天中午。」

「薛師兄?」柳七月不敢相信,「薛師兄不是都達到法域境了嗎?」

「妖聖黃搖奪舍潛入人族世界,雖是五重天妖王之身,但實力境界卻極為可怕,還在安海王之上,薛峰根本逃不掉。」孟川沙啞道,「我有些累,先進房歇息會兒。」

柳七月點頭:「好。」

她和薛峰接觸比較少,戰爭時期,戰死的神魔太多。越熟悉的神魔戰死,觸動更大。當年『天星侯』戰死,柳七月就傷心悲痛許久。而薛峰戰死,柳七月有心痛惋惜,但並沒有孟川的感受強烈。

回到屋內。

孟川在床上側躺下,抱著被子閉著眼睛。

他也有喜怒哀樂,並不是真的麻木。每天地底追殺妖王,經常也接到『巡守神魔』求援。可很多時候趕到時,看到的是巡守神魔的屍體。

一次次悲痛。

這次趕到時,也只是遙遙看到妖聖黃搖殺死薛峰,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真的累了。

心累了。

柳七月悄然走進房間,看到躺在那猶如孩子的丈夫已經睡著了,孟川抱著被子,眼角隱隱有著淚花。

「阿川也累了。」柳七月躺在旁邊,靠著孟川也一起睡著。

路難走,至少他們夫妻一直並肩而行。

……

孟川睜開眼,已是夜深人靜時,施展雷霆神眼的疲倦已經沒了,之前濃烈的情緒也在睡眠中淡了許多。

「起來了?」柳七月也醒了。

「嗯,我去書房坐坐。」孟川一笑,親了下妻子的臉,「我現在很好,依舊充滿鬥志。」

柳七月微笑點頭。

孟川起床后,來到書房,點了燈。

「嘩。」在桌上放好畫紙,鎮紙壓好,孟川又調著顏料,看著面前的紙張。

他想要用畫,記下一些人,一些事。

這些人這些事,永遠不該被遺忘,永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集 第十九章 各方

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