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第十六章 畫卷

第十九集 第十六章 畫卷

風雪關的一座酒樓內。

「讓讓,讓讓。」小二端著木盤,木盤上放著一大碗粥、一籠包子、一盤麵餅,他端著木盤靈活的朝二樓客人那走去。

忽然他捧著的木盤中,米粥、一籠包子、一盤麵餅全部憑空消失,同時木盤上多了一塊銀子。

「嗯?」酒樓小二嚇得眼睛瞪得滾圓。

「粥呢?包子呢?餅呢?」小二有些發矇,右手小心拿起銀子,連趕往一樓,「叔,叔,你看。」

……

孟川依舊坐在桌前,面前卻出現了一碗米粥、一籠包子、一盤麵餅。

「早飯好了。」孟川轉頭看向身側,餐桌旁空蕩蕩的,只剩自己一人。

「我得習慣一個人。」孟川低頭,和過去一樣吃起來,喝著粥,吃包子、麵餅,大口大口吃。

很快吃得乾乾淨淨。

吃完坐在桌旁,孟川心中也明白:「我得修鍊,人族世界和妖界逐漸接近,會令世界入口越來越多。這場戰爭還沒有徹底獲勝,我必須得變得更強。」

「唯有變得更強,將來遇到危險,才不需要七月蘇醒,去施展鳳凰涅槃拚命。」

「這場戰爭,若是輸了,那便是浩劫,無數神魔的心血都白流了。」

「我們已經付出太多太多,必須得獲勝。」

「我必須得修鍊。」

孟川走到院子內,腰間掛著斬妖刀。

拔刀出鞘。

孟川眉頭皺著,再次揮刀。

一次次出刀,嘗試著修鍊了盞茶時間。

「我內心受到影響,根本無法全身心去修行。」孟川皺眉站在院子中,「不全身心投入,根本別想提升。」

不管是雲霧龍蛇身法,欲要從洞天境後期突破到『洞天圓滿』。亦或是要創出極限絕學『無盡刀』,全身心投入都是最基本要求。

若是心靈受到影響,總是三心二意,不可能有任何進步。

「我控制不住心靈。」

「怎麼辦?」

孟川思索著。

情感,若是比較普通的情感說扔到腦後也就扔了,甚至很快會徹底忘記。

可真正融入生命的感情,便是絕世豪傑,可能也永遠難以忘記。當初真武王就是感情挫折,才一蹶不振,沉淪許久。是他想要沉淪嗎?不是!真武王也想要修鍊變強,可感情挫折讓他徹底懷疑修行道路,他無法沿著那條路繼續前行。

最終,真武王一生都沒有忘卻,只是創出了新的道路。

「怎麼辦?」孟川也思索。

那濃烈的孤獨感,以及對妻子的思念,根本無法壓制。

「堵不如疏。」

「將心底濃烈的情緒,都爆發出來。」孟川想著,「而且是徹底爆發。」

「爆發之後,或許會平緩很多。」

孟川做出決定,「爆發情感,對我而言最適合的辦法,就是將情感都融入繪畫中。」

「從風雪關開始,踏遍我和七月長久居住的地方,將每一處深刻的記憶濃烈情感都融入繪畫中。」孟川想著。

******

於是,孟川開始繪畫。

在風雪關這座普通宅院,孟川繪畫了兩天兩夜,這裡是孟川夫婦曾經居住最久的地方。

又去江州城,江州城也有太多的回憶。曾經隱居普通宅院教導兒女,也曾鎮守江州城……

還去了楚安城、長豐城、杜陽城等地,柳七月作為鎮守神魔,經常換防,孟川也是跟著換住處。對他們夫婦而言,不管住在哪,只要夫妻在一起便是家。

再去顧山府。

「顧山府徹底荒廢了。」孟川來到這裡,來到夫妻倆曾經居住過的宅院,半年前夫妻倆曾來過這裡,收拾過這裡。

「當初我和七月隱居顧山府,追殺妖族,救援四方。」孟川看著這住處,「也是在這裡,七月有了身孕,生下了安兒和悠兒。」

夫妻倆在顧山府待了六年。

那時候他們年輕,初露崢嶸,夫妻聯手縱橫四方。

孟川坐在石凳上繪畫著,繪畫著妻子懷孕時的日子;也繪畫著安兒、悠兒還在襁褓里,夫妻倆哄孩子的場景;也有夫妻一同聯手救援四方,斬殺妖族的場景……

……

「北河關。」

孟川來到了北河關,這裡同樣荒廢了。

來到了當年夫妻倆的住處。

夫妻倆從元初山下山,便是來的北河關,在這進行戰鬥,也是在這裡……夫妻倆成親,結為夫婦。

孟川站在熟悉的荒廢府邸內,依稀看到當年成親的場景,在章雲虎、樊鋮、石修、俞赤琰、楊星舞、穆青、葛鈺院長等眾多親朋好友圍觀中,孟川和柳七月拜了天地,正式結為夫婦。

當初那些親朋好友們,也有過半死去,有的死在病榻上,有的死在和妖族的廝殺中。

……

「元初山。」

孟川在北河關繪畫了兩天,便來到了元初山,沒有去拜訪尊者,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東寧王。」洞府的管事也換了,是一位何姓女管事,原先的劉管事年齡大了早就去世了。

「我在這住幾日。」孟川說道。

「是。」女管事立即安排僕從收拾準備下。

孟川看著這洞府,就想到自己和妻子上山修鍊的日子,也是在這裡,自己和妻子約定這一生一起走,一同征戰沙場,拼生死,斬妖族,生同衾,死同穴。

在這裡有二人足足十一年的美好回憶。

孟川繪畫著一幕幕場景,繪畫時,偶爾便露出笑容。

對妻子的感情都融入畫筆中,繪畫一幕幕場景。

繪畫了兩天一夜,待得傍晚時分,孟川離開了洞府來到了赤血崖。

「嗡。」

赤血崖無數神魔影像顯現。

孟川看著,無數的神魔下山留影中,一眼便看到了自己和七月。

那時候,自己穿著深青色衣袍,腳踏戰靴,佩戴斬妖刀,衣袍隨風獵獵。柳七月則是青紅色衣袍,衣袍顏色更加鮮艷,背著神弓和箭囊。二人彼此相視,笑容燦爛。

「赤血崖影像怎麼顯現了?」

赤血崖就在主峰上,神魔弟子經常來主峰,自然注意到密密麻麻無數神魔影像顯現,頓時有神魔弟子好奇趕來。

遙遙能看到一位白髮男子站在赤血崖上,看著半空中無數神魔影像。

「怎麼回事?」

「赤血崖影像,至少長老才能激發。誰激發的?」有神魔弟子趕過去,可當他們趕過去時,神魔影像早就消失了,孟川也離開了。

……

孟川回到了東寧城,回到了鏡湖孟府,回到了二人相識的最初之地。

鏡湖孟府,雖然有少量僕人維護府邸,但都沒人敢擅自搬進來居住。因為這是東寧王、寧月王的老家。

走在無比熟悉的老家,布局一如往昔。

八歲那年。

自己父親的好兄弟『柳夜白』牽著一個略有些膽怯的小丫頭,來到了鏡湖孟府。當時以為母親死去,瘋狂修鍊性子都有些孤僻的孟川,也認識了這小丫頭。

於是一同修鍊,一同長大。

孟川坐在練武場,在過去自己拔刀修鍊的一株大樹下,繪畫起了年少時期的一幕幕回憶。

這一繪畫便是足足三天。

從風雪關、江州城、楚安城、長豐城、杜陽城、顧山府、北河關、元初山洞府、東寧城鏡湖孟府……孟川是從現在繪畫到過去孩童時期,盡皆繪畫在一幅超長畫卷中。

這是一幅很長的畫卷。

十五丈三尺,孟川有史以來繪畫過的最長畫卷。

從右邊看起,便是兩個孩童的初次相見,少年時期成長,閑石苑戰鬥,妖族入侵柳七月覺醒血脈,孟川則是趕往救援……一幅幅畫面,一直到二人都頭髮雪白,白髮孟川在繪畫,白髮柳七月在一旁笑看著。那是前往元初山沉睡之前……孟川給妻子繪畫的場景。

「轟!」

超長畫卷,部分卷著,部分漂浮。

孟川在練武場,在大樹下,看著繪畫完的畫卷,都覺得有些恍惚。

他起筆在最右邊寫下了幾個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集 第十六章 畫卷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