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第十七章 月下舞刀

第十九集 第十七章 月下舞刀

這幅畫卷的每一筆都融入了感情,融入了回憶,看著這一幅畫卷,彷彿看到了過去和妻子經歷的種種美好。

這幅畫自然叩問孟川本心,且對元神影響頗大,元神一直綻放著靈性光芒,只是在畫完時依舊停留在元神六層。

「畫完了,我也冷靜了。」

孟川坐在大樹下,揮手將畫卷收起,「我覺得,我能夠冷靜的繼續修行了。」

和真武王不同,真武王是懷疑自身修行道路,孟川對自身修行道路並無任何懷疑。

「讓我醉一場,醉過之後,就好好修行。」孟川翻手拿出一壇火果酒,坐在大樹下喝著酒。

火果酒酒水入喉,猶如火焰在胸膛灼燒,頭腦都有些發熱。孟川刻意控制著肉身沒有驅逐酒意,他喜歡略有些醉醺醺的感覺。

以他的肉身,便是元初山的好酒,也難以真的讓他醉。

「七月。」孟川坐在大樹下抱著酒罈喝著酒,低聲自語著,「過去,我遇到挫折可以和你談心,有開心事可以和你分享,修行有突破也可以在你面前炫耀,傷心時你也陪著我……可往後呢?往後千年歲月,我又和誰說呢?」

孟川仰頭喝著酒。

咕咕咕喝著。

火果酒猶如烈火,灼燒胸膛,醉醺醺的,但孟川頭腦卻越加活躍,腦海中浮現著一幕幕場景,一幕幕美好回憶。

「我們在一起時,那些快樂日子,一同戰鬥的日子,一同教兒女的日子……」孟川自嘲笑道,「如今只存在於回憶中了。」

「只能回憶嗎?」

「真是可笑啊。」

孟川繼續喝酒,邊喝邊自語。

天色漸漸昏暗。

一壇酒喝完,又一壇酒。

醉意越加濃烈。

「都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孟川低聲道,「可我想要的就是朝朝暮暮在一起!」

「我又在說胡話了,已經不可能了。」

「不可能了!」

孟川扔掉手中空酒罈,拔出腰間的斬妖刀。

肆意的隨意施展刀法,一招招刀法發泄著心中的悲憤和不甘。

世間事,終究不能事事如人意。

有些人自暴自棄,有些人從此沉淪,而強者會接受它,並且努力改變未來。

只是有時候,再厲害的強者,也需要發泄。

……

殘月高懸,清冷的月光灑在鏡湖孟府的練武場上。

一道人影在練武場上肆意施展著刀法。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孟川施展著刀法,也高聲念著,聲音回蕩在這黑夜中。

曾經他和七月,便猶如那雙飛客,天南地北也是一同闖蕩,甭管多久。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太多回憶了。

歡樂的日子,離別的痛苦。

痴兒女嗎?

「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孟川繼續念著,施展的刀法卻越加凄美,彷彿一隻孤雁形單影隻在千山暮雪間飛著。

「隻影向誰去!」

那一刀揮出時。

嘩。

孟川覺得這夜空美麗的猶如一幅畫,月光撒下,能夠看到一縷縷光線貫穿虛空,遍灑處處。

一切都變慢了。

月光飛行變慢,風彷彿停止,一切都變慢。這種緩慢都接近於『靜止』,令天地間萬事萬物都猶如『一幅畫』。唯有月光光線還能較快的撒下,但孟川肉眼能清晰看到一縷縷光線,愈加顯得唯美。

甚至在揮出后這一刀便從視野中消失,它在時空的縫隙當中,就像當年郭可祖師創《心意刀》,那最強的一招,已經看不見了,敵人根本沒任何察覺時,就已經中招。

孟川的這一刀,並未達到天地境,僅僅是《無盡刀》這門極限絕學真正成功的第一刀。

這一刀。

存在於時空的縫隙,難以尋找,難以阻擋,被殺都看不見這柄刀。

這一刀,更改變了時光。

時間緩慢的近乎停止,敵人便已中刀。

也唯有如此之刀,在洞天境圓滿時便有望越階斬帝君。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無盡刀。」孟川低聲自語。

對妻子濃烈情感,眷戀不舍,才讓孟川揮出了那一刀。

此情綿綿無盡,才能有那一刀。

雷霆一脈『光芒相』『陰陽相』『分波相』在孟川如此心境下,才劈出了這凄美一刀,能打破天地規則束縛的一刀。

傳說中……

純粹速度打破天地規則時,也能改變時光。

……

孟川依舊在月光下施展著刀法,對妻子的眷戀不舍都在刀法中,一招招施展著。

當意盡時,孟川停下了,躺在大樹下……睡著了。

******

元初山,洞天閣。

「孟川這些天,看情報,先去了風雪關,又去了江州城等地,也回來過元初山,如今去了東寧城。」李觀皺眉說道,「能探查到的,他去的地方,都是他和柳七月曾經居住過的地方。他們夫妻是青梅竹馬,百年歲月至今,感情極深,我擔心會不會對孟川修行有影響。」

「感情上的衝擊,雖然有影響,但也不至於斷絕修行路。」洛棠虛影說道,「我元初山歷代神魔,有些至親死去,神魔們或許短時間有影響,一般都能恢復。真武王那是懷疑修行道路。柳七月沉睡……孟川沒理由懷疑自身修行道路。」

「給他些時間吧。」秦五虛影說道,「總要適應下,我覺得過上幾個月,就好了。」

「嗯。」

李觀鄭重點頭,「鎮守城關壓力很大,如今就有六座超大型城關。天下間如今也就九位造化尊者,元初山也需尊者鎮守。再來兩三座超大型城關……就很難鎮守了。而我,離壽命大限只剩下數十年,所以需要孟川儘快成長,扛起這重擔。」

「是人,便有軟弱時。」秦五說道,「我相信我這徒弟,他會很快恢復的。」

「嗯。」李觀、洛棠微微點頭。

……

元初山尊者們擔心孟川,又不敢來打擾。

東寧城,鏡湖孟府的練武場上,大樹下孟川依舊躺著那睡著。

早晨,朝陽初升。

陽光曬在身上,孟川才緩緩睜開眼,看著紅通通的朝陽:「天亮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集 第十七章 月下舞刀

6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