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第六章 水青界

第二十集 第六章 水青界

青鱗異族強者急忙道:「有一事,我需立即稟報前輩。」

「說。」孟川看著他。

「這次,血陽界方昶,之所以要抓前輩,就是為了去探索劫境大能的洞府。」青鱗異族強者稟報道,「方昶在洞府旁留下印記,但我並沒有留下印記。我現在帶前輩去,還能找到那洞府,若是拖延久了,可能就找不到了。」

「洞府在哪?」孟川眼睛一亮。

「我帶前輩過去。」青鱗異族強者連說道,「離這並不算遠。」

「走。」孟川點頭,上門的機緣不容錯過。

……

青鱗異族強者帶著孟川一路飛行,很是討好。

他怕。

怕這位前輩翻看他記憶后,覺得他沒用,隨手弄死。所以得抓住時間盡量討好,讓這位『東寧』前輩願意留他一命。

「如果我估算的沒錯,以那洞府的飛行速度,應該就在周圍一帶。」青鱗異族強者帶著孟川飛到一片虛空,還在周圍繞了一圈,卻有些困惑,「前輩,我再仔細查看查看。」

「那座洞府,可是有千餘里大小?」孟川問道。

「洞府是在一座星辰碎片上,星辰碎片的確是千餘里長。」青鱗異族強者連點頭。

「隨我來。」

孟川達到混洞境,對外界感應也無比敏銳,當即帶著青鱗異族強者迅速飛行,隨著逼近目標,便清晰感覺到星辰碎片高速飛行引起的虛空漣漪。

「就在那。」青鱗異族強者露出喜色,「前輩的確厲害。」

孟川也是透過虛空漣漪波動,判斷其大概大小的。

嗖嗖。

兩道身影降落下去。

隨著靠近到百里距離,星辰碎片才徹底出現在視野範圍內。畢竟這座大能洞府,也是有陣法,將星辰碎片周圍一帶光線都隔絕。遠距離單單靠肉眼……是看不到這一座洞府的。

而『虛空漣漪』,必須距離足夠近,否則距離遠點……也是根本感應不到的。連青鱗異族強者『青古』僅僅離開片刻,返回都找不到,紫袍人方昶都是刻意留下印記的。

「好厲害的洞府。」孟川也看到了眼前洞府。

洞府佔地百餘里,處於星辰碎片表面中央位置,陣法籠罩四方。

「之前嘗試探索過幾次。」青鱗異族強者說道,「都進入洞府內部了,我也施展元神分身進去過,可被洞府內劍氣絞殺。但從諸多探索來看……這座洞府,應該早沒修行者了。」

「劫境大能的洞府,若是有主人,你們都無法降落在這星辰碎片上。」孟川仔細觀看著,心中卻有些期待起來。

陣法完好,整個洞府也完好。

說明這座洞府,應該沒被佔領。

洞府本身就是寶物,如果有外人佔領洞府,早就將洞府收起來帶走了。

「可能,這位劫境大能,沒能渡劫抗過去,身死魂滅。」孟川暗道,「所以遺留下洞府,說不定他的屍體,他的寶物都留在裡面。」

像滄元祖師那等,能修鍊到七劫境,能夠安然在家鄉老死的,太罕見了。

正常的劫境大能,大多死於渡劫!

『劫』,是每一個劫境大能最大的難關。

「前輩,方昶之前約束這座星辰碎片,飛往血陽界方向。」青鱗異族強者連說道。

「血陽界?」孟川心頭一驚。

當即一個念頭,自身周圍上千里有雷霆出現,形成雷霆領域。

雷霆領域開始竭力約束星辰碎片。

域外虛空阻力可以忽略,星辰碎片可以長期高速飛行。可在孟川主動約束下……星辰碎片開始減速,僅僅十餘息時間,就徹底停下來。

「停下來,沒有虛空漣漪。」孟川說道,「除非飛到萬里距離內,自身領域探查到這座星辰碎片,否則發現不了。」

「域外虛空,億萬里都一片虛無,要恰好飛到星辰碎片萬里距離內,簡直是不可能的事。」青鱗異族強者討好道。

孟川微微點頭。

在域外虛空發現遮掩光線的星辰碎片,簡直比大海撈針還難得多。

孟川看向青鱗異族強者:「我現在簡單翻看你記憶,好證實你沒有撒謊,只要你沒撒謊,我會饒你性命。若是敢矇騙我……哼。」

「晚輩不敢,不敢。」青鱗異族強者討好道,「晚輩也只想活命而已,前輩儘管查看晚輩元神記憶。」

孟川點頭。

對方畢竟是元神六層,只有不反抗,孟川才能查看對方記憶。

青鱗異族強者乖巧無比,任憑孟川開始翻看其記憶。

……

青鱗異族強者,來自於下等世界『水青界』,也是水青界的最強者!

水青界,有著數億年歷史,算比較年輕的生命世界了。

漫長歷史上,僅僅誕生過一位帝君!

平均十餘萬年才能誕生一位『尊者』,在水青界,一旦誕生『尊者』就意味著統領天下,意味著無敵。

「整個水青界,一共就一件劫境秘寶兵器。除非達到『帝君境』,否則禁止帶出家鄉?」孟川暗暗感慨,這就是低等世界,劫境秘寶兵器無比之重要,「是整個水青界的至寶,水青界歷代尊者,都參悟劫境秘寶兵器的符紋,摸索修行方向?」

「水青界,最強的典籍,就是帝君級絕學原本,還是『風火』一脈的。對絕大多數尊者都不適用。」

孟川暗暗唏噓。

修行,是需要方向的,需要前輩經驗的。

就像對一個凡人,若是沒有典籍,凡人成神魔都無比艱難!『滄元界』也是經歷了漫長的野蠻時期,才誕生『神魔修行體系』。從無到有的過程……比從凡人到尊者還要更難。

對一個尊者,若無任何典籍,想要達到五劫境、六劫境?瞎子瞎摸索,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一門典籍,從淺到深,會詳細的指引,指引修行到高深境界。

如此一門典籍,重要性可想而知。

劫境秘寶也有類似用途,參悟劫境秘寶的符紋,也能指引方向。

「這個青古尊者,家鄉的劫境秘寶不是太適合他參悟。」孟川翻看記憶,也明白,「他修行,得到過方昶賜予帝君級絕學傳承,以及參悟帝君級兵器『九龍鏈』的符紋。」

可憐。

這青古,得到一門普通的帝君級傳承,還是追隨方昶后被賜予的。

九龍鏈,也是青古跟隨方昶后,機緣下得到的。

「普通的帝君級絕學,都沒資格放在群星樓。」孟川想到了家鄉,「群星樓,每一脈都有最頂尖絕學。」

像雷霆一脈,帝君級的《雷霆行走》《雷火煉體術》《黑暗閃電》,都能算是『殘缺版』帝君級絕學。在某種程度上都達到帝君級極限絕學威力,可都有殘缺。

比如雷火煉體術,肉身能媲美肉身五劫境,的確媲美帝君級絕學。可缺陷是……將自身修鍊成兵器了,肉身再也無法提升了。

雖然有缺陷……

但在帝君級,三門絕學都能越階而戰,滄元祖師都願意收錄,可見其特殊。

《三世刀》《雷霆界》就更了不得了。

六劫境層次絕學,卻能威脅到七劫境大能。滄元祖師能找到不少六劫境絕學,但雷霆一脈最終收錄這兩門。

像妖族為了誘惑『安海王』,也拿出不錯的絕學了,以妖族底蘊在域外也算不錯絕學了。可安海王得到『群星樓』絕學后,再也懶得看妖族絕學了。

「原來,低等世界這麼慘。」孟川暗嘆,「想要找到一門完全契合的帝君級絕學,都這麼艱難。」

難怪一個個尊者,願意追隨強者。

沒辦法。

強者手指縫上漏一點,這些低等世界的尊者們就狂喜萬分了。

「這個青古尊者,最大的願望竟然是完善家鄉世界的修行體系。」孟川暗暗唏噓。

他們的體系有殘缺。

如果說,滄元界的神魔修行體系,從帝君圓滿到劫境這一步有缺陷,暫時只有『輪迴神體』能成功。

那麼,青古尊者家鄉『水青界』,在成尊者這一步,就有缺陷。明明元神境界到了、也悟出洞天境了,也很年輕,就是突破不了!是純粹修行體系的缺陷。

這也是『水青界』平均十餘萬年,才出一個尊者的緣故。若是體系完善,可能數千年就出一個尊者了。

……

「適合的修行體系。」孟川暗嘆。

水青界的生靈,是水族生命,有利爪,鱗甲。和人族區別很大,身體特徵都不同。

每個世界的修行體系並不是完全通用的,除非身體一樣,像滄元祖師搜集的一些『星空一脈』等等傳承,留給後輩的傳承,是適合人族的。那些不適合的……滄元祖師也不會禍害後輩。

「滄元界得到外界不少傳承,但最適合的還是自創的神魔體系。」孟川暗道,「水青界,如果能誕生一位劫境大能,或許達到尊者級層次的修行體系就能徹底完善了。可顯然很難。」

每個世界,每個文明,都有各自的艱辛。

「前輩。」青古尊者察覺到孟川停止翻看,抬頭惶恐看向孟川。

孟川有些唏噓。

翻看記憶后越加了解他,青古尊者只想在域外接觸到更多絕學,學到更多,能幫到家鄉更多。

和域外無數世界比,青古的家鄉文明太落後了!太弱了!這種『弱』,讓青古尊者咬著牙,只想拼盡一生讓家鄉更強大些。

「以後在外,稱呼我東寧即可。」孟川說道,「不必喊什麼前輩。」

「是是。」青古尊者連應道。

「只要你好好聽話,我自不會虧待你。」孟川說道。

「東寧兄放心,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不讓我做的,我絕不會多事。」青古尊者連保證,他很清楚一個追隨者該做什麼,才能活得久。

孟川微微點頭,跟著看向前方那座神秘洞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集 第六章 水青界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