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第十九章 戰爭終章(下)

第二十一集 第十九章 戰爭終章(下)

滄元祖師的寶藏,彷彿水中月,終究是一場空。

九百多年的付出,一切成空。鵬皇、玄月娘娘、星訶帝君都覺得難以接受。

「他到底是什麼境界?」玄月娘娘、星訶帝君也同樣有太多困惑。

透過一百餘里長的妖聖通道,清晰看到通道口處的戰鬥。

一次又一次的『殘月』落下,宛如天體之威,轟擊在那一朵青火蓮上,青火蓮內躲著三名妖族都在瑟瑟發抖。

「完全是碾壓。」

「毫無反抗之力。」鵬皇也心中複雜。

就彷彿凡人揮舞著大鎚,砸一個豆子。

嘭嘭嘭!!!

豆子毫無反抗之力,只有徹底粉碎這唯一的結局。

……

「完了。」

青火蓮中,瑟瑟發抖的白伏妖聖、兕風妖聖、英酆帝君都很清楚這點。

看著遠處白髮披肩的男子冷漠的一次次施展殘月降臨,轟擊而下。

「七十多年前,這孟川還參加世界間隙之戰,那時他才是封王神魔。這才過去多久?他怎麼會這麼強?」兕風妖聖喃喃低語,都快瘋了,「之前還說,他天賦卓絕成了帝君,可也是新晉帝君而已。怎麼這麼多保命之物輕易被摧毀了?」

「劫境大能,想要破這些都不容易,可孟川幾下就轟破了。」白伏妖聖卻抬頭看著,看著第五次殘月降落,「孟川比新晉劫境大能還要強大,如果早知道如此,何必來送死呢?」

「對,是送死。」兕風妖聖點頭,「讓我們三個來和一位劫境大能級強者交手,的確是送死。」

轟~~~~

第五次殘月降臨,令青火蓮的蓮花震顫著,出現許多缺損。

第六次殘月又再度凝聚。

「我們現在只要離開青火蓮,怕是一絲波動掃過我們,我們都要化作齏粉。」白伏妖聖輕聲嘆息道,「可這青火蓮,怕也撐不了幾下了,這一戰,我本不願參加,可無法違逆鵬皇它們。誰想真就送了性命,而且還是如此憋屈。」

就在這時,青火蓮再度遭到重創,蓮花出現許多缺損。

「估計扛不住第七下了,白伏你是可憐,你本來能成帝君,能逍遙很久,卻也要陪我們。」兕風妖聖滿是皺褶的臉上也很平靜,它終究年齡大,離壽命大限也不算太遠,也看得開。

英酆帝君卻沒吭聲,它正瘋狂吞吸著域外元晶,儘快完善肉身。

它剛達到成年體,擁有漫長壽命,充滿無限可能,怎麼甘心死?

「轟~~~」

孟川冷漠凝聚出第七次殘月,殘月再度降下,以『寂滅之刀』斬向那隨時會崩潰的青火蓮,轟擊的剎那,青火蓮徹底炸裂飛灰湮滅。

「走。」在青火蓮遭到轟擊的剎那,兕風妖聖瞬間化作狂風,瘋狂朝妖聖通道方向衝去。

白伏妖聖很清楚沒陣法,自身之脆弱,它平靜的抬頭看著殘月降臨,沒有逃。

「殺!」英酆帝君卻是怒吼著。

達到帝君后,它無法沿著妖聖通道往回逃!這裡又被孟川用陣法徹底困住,它又無法撕裂世界膜壁逃到域外!唯一的方向……就是殺向孟川。

轟——

殘月一擊,在摧毀青火蓮的同時,那黑暗也波及到兕風妖聖化作的狂風、靜靜站立的白伏妖聖、瘋狂殺向孟川元神分身的英酆帝君。

嘩~~~

黑暗波及之下,一切歸於寂滅。

狂風散,白伏湮滅,英酆帝君在嘶吼癲狂中肉身支離破碎徹底歸於虛無。唯有英酆帝君不甘的吼聲,依舊回蕩在三百里陣法內。

這支妖族隊伍,全軍覆沒。

……

在陣法外觀看整個戰鬥過程的人族尊者們,先是安靜,跟著便是喧嘩一片。

「贏了?」

「我們贏了?」

這些尊者們激動無比看著,妖族派來的三位強大妖族徹底湮滅。這是妖族能通過『妖聖通道』派遣出的最強戰力,當這三位被滅后……妖族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派遣類似的妖聖戰力。

「九百多年了,我們終於贏了。」秦五都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這場戰爭,終究是我們人族贏了。」徐應物激動滿臉通紅。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白瑤月也露出開心笑容。

「一代代神魔,沒有白白犧牲。」荊非輕聲說著。

九百多年,在孟川崛起之前,整個戰爭人族一直處於弱勢,一代代神魔衝上戰場最前沿。包括凡俗都要服兵役,辛辛苦苦鎮守一處處城關。

凡俗死亡殘疾無數。

神魔,戰死十餘萬。三大宗派每個宗派都戰死神魔過萬計,加上外門弟子就更多了。

以人族誕生神魔速度,可見戰死比例之高。九百多年來,人族神魔們幾乎每一個都參戰。大半的結局都是『戰死』。

這些尊者們是親眼看著一切在發生,他們也竭盡全力,卻只能讓凡俗們、年輕神魔們去奮戰……否則戰局還要糟糕得多。看著那麼多神魔、凡俗死去,他們也是一直受著煎熬。

「終於贏了。」洛棠也微笑著,眼中有著淚花,「我們便是死去,也有臉面去見那些戰死的神魔了。」

「沒想到,短短數十年,孟川成長到這地步。」白瑤月驚嘆道。

秦五卻看著陣法中依舊一臉平靜的孟川,卻道:「沒有實力是僥倖而來,我們並不知道,孟川修鍊到如今實力,到底付出了什麼。」

……

「贏了。」

孟川在滅掉那三位妖族后,覺得心中一陣輕鬆。

從小開始,最大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為了這一目標,很多人做出付出,像薛峰、真武王師兄他們,太多神魔付出了生命。包括妻子七月,也燃燒血脈近乎耗盡壽命,如今也是在千年殿內和其他一位位古老神魔一樣沉睡著,等待著人族的下一次召喚。

「諸位,我們贏了。」孟川心中低語。

自己本該激動,本該嚎叫,本該流淚。

可自己心境依舊很平靜,自己在混洞待太久,也花費太多心思去參悟寂滅之刀了。

「妖族。」孟川透過妖聖通道看向了另一端,看到了震怒難以接受的鵬皇、玄月娘娘、星訶帝君它們三位。

「去。」

孟川忽然心中一動,黑夜高空凝聚的殘月,直接帶著孟川的意志,化作『寂滅之刀』,直接穿過妖聖通道,斬向妖族的鵬皇它們。

孟川如今依舊停留在混洞境,屬尊者級,蘊含他真元、意志的『殘月』並沒有遭到妖聖通道排斥,而是順利穿透,瞬間斬殺向鵬皇它們。

「什麼?」

星訶帝君、玄月娘娘看到一道殘月瞬間襲來,都本能感到恐懼心顫。

本能告訴它們,一旦被這一刀掃中,它們倆都得死。

「哼。」鵬皇卻是低哼一聲,一伸手,便有巨大手掌攔截向這一道殘月。

嘩。

殘月一擊,悄無聲息,歸於寂滅黑暗。

那巨大手掌直接被擊穿,鵬皇有些驚愕措手不及下,右手成金爪模樣,連主動擋住。

「嘭~~~」

鵬皇保護著星訶帝君、玄月娘娘,一同被擊飛到數十裡外,數十里範圍都出現一片大的深坑,鵬皇的右爪還有鮮血滴落,但也在迅速恢復著。

「什麼,竟然壓制了鵬皇?」玄月娘娘、星訶帝君有些不敢相信,鵬皇可是三劫境大能。

而妖聖通道另一邊,孟川平靜觀看著一切。

即便鵬皇被壓制,被擊飛到數十裡外,孟川依舊沒表情變化。

跟著,孟川轉頭便離開了,消失在了鵬皇它們的觀察視線內。

「我都被他壓制了,他都沒想過,進入妖界來報仇?」鵬皇暗道,「難道,他知道我在偽裝?」

……

孟川僅僅試著一擊轟擊進妖界,並沒想過殺過去。

「金翅大鵬鳥血脈,即便剛成劫境,都媲美三劫境。」孟川行走在陣法中,很清醒,「它在混洞困住我那麼久,怕是成二劫境乃至三劫境了。論實力……在三劫境中都算強的。」

「而我呢?技藝境界算是四劫境層次,可我的肉身、真元,都還很脆弱,比帝君都略遜些。」

在家鄉世界的真身,沒服用過原初之石,肉身也要脆弱不少。

肉身真元的巨大差距!即便技藝境界有些優勢……綜合來看,以孟川了解的訊息,自己如今實力依舊比『三劫境』略遜些,更別提和鵬皇比了。

最重要的是……

妖族世界,是鵬皇的家鄉。

就像滄元界,是孟川的家鄉。孟川這次在戰場周圍布置了兩座大陣,一座殺伐陣法,一座困敵陣法。

憑固定的陣法,便是敵方實力強上數倍,孟川都能佔優勢。

同樣道理。

鵬皇在家鄉世界,布置固定的龐大陣法,實力能超常發揮!自己孤零零過去,十有八九是送死。自己一死……另一真身遠在巫古河域,滄元界就會無比空虛。妖族怕會掀起下一波入侵。

「只要我不冒進,以陣法守住妖聖通道,這場戰爭便是勝利,妖族一點機會都沒有。」孟川很清楚這點,「至於報仇?將來,有的是機會。」

「被我一擊,轟擊的倒飛數十里?鵬皇,你示弱,也示弱的太誇張了。」

孟川這一元神分身飛出了陣法。

……

陣法外,人族一眾尊者們聚集在此。

「孟川。」

「東寧帝君。」

「爹。」一個個都有些激動看著孟川。

孟川微微點頭道:「在擊殺這三位天地境妖聖后,妖族不可能派出有威脅的力量了。這場戰爭,我們贏了。」

「贏了。」聽到孟川親口說出這話,眾位尊者們越加興奮。

「我會安排元神分身,繼續坐鎮洛棠關,以陣法困住妖聖通道。」孟川說道,「這妖聖通道,短則數十年,長則一兩百年便會崩潰。我會守到這妖聖通道徹底崩潰。諸位放心,別說是天地境妖聖,就是帝君圓滿進來也是送死。」

孟川直到此刻,也無需再低調隱瞞。

那轟到妖界的一擊,就是讓妖族絕望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十九章 戰爭終章(下)

6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