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第21章 顫慄

第二十一集 第21章 顫慄

江州城。

孟川正獨行在城內,看著歡慶中的江州城。

戰爭獲勝,天下大慶賀一月,不單單是江州城,整個天下每一座大城,還有很多村落都能看到歡慶。

「好。」

「漂亮。」

「再來一個。」

人們樂呵呵看著雜耍等表演,對這些普通人們而言,戰爭獲勝的感受並不強烈!因為最近數十年,連不穩定的世界入口,妖族都放棄入侵。普通人們已經很久遇不到妖族威脅了,反而是天下歡慶的許多表演,讓人們看得更開心。

白髮披肩的孟川,獨自行走在人群中,凡俗們根本看不到孟川,也意識不到人間最強者正走過旁邊。

「戰爭獲勝了,我的心境受多年『混洞』影響,很難有喜悅的感覺。」

「可是,我現在的狀態,和過去的『寂滅』心境還是不一樣。」

「我……」

孟川有些困惑。

他這一元神分身行走在城內,也走到了城外。

他看著村落中,一樣在舉族歡慶,只是歡慶的同時,有村民一樣在做農活。

他看到江河湖泊,有漁民依舊在打漁,慶賀『一月』,普通人們不可能一個月都在享樂,還要勞作養家。

他看到商隊們依舊趕往一座座城池,運輸送來『慶賀』所需的大量物質。

「我現在的心境,不是寂滅,不是高興,不是興奮,是什麼?」孟川如此境界,都有些判斷不清楚。

只覺得整個人有輕鬆感,也有喝得微醺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元神的顫慄。

彷彿興奮的顫慄。

這種感覺充斥在孟川的內心中,讓他情不自禁行走在天下一處處,仔細觀看著天下。

……

元初山,一座洞天內的大殿內。

有三名神魔弟子在按照順序擺放著海量卷宗,孟川這時候走了進來。

「師尊。」三名神魔弟子都恭敬行禮。

「所有卷宗都齊了?」孟川開口問道。

「兩界島和黑沙洞天的卷宗都送過來了。」為首一名神魔弟子恭敬道,「其中有神魔卷宗二十三萬餘份,凡俗卷宗就更多了。因為自戰爭起,參戰的凡人以億計,所以絕大多數都只是個名錄。只有立下大功的,才會專門卷宗。」

「嗯,你們繼續做事。」孟川微微點頭。

這是他主持下,三大宗派共同的決定。

將戰爭起至今所有參戰的神魔卷宗、凡俗卷宗全部放在一起,三大宗派各有一份。不管如何,要讓後人們能夠知曉。

孟川隨手拿起一份卷宗。

「師尊,這邊都是神魔的卷宗,在後面則都是凡俗卷宗。」神魔弟子小聲提醒。

孟川微微點頭便看著。

這份卷宗,是九百多年前戰爭起的一位強大神魔的卷宗。

『東烈侯』章興。

當妖族世界和人族世界逐漸靠近,不穩定世界入口剛剛出現在滄元界時,東烈侯章興當時還是大日境神魔,他便看到了一座遭到屠戮的城池場景,那座縣城沒有一個活口,場景宛如無間地獄……

自此,東烈侯章興就奔波在追殺妖族的日子裡,然而不穩定世界入口的突然,還是令人族不斷出現被屠戮的城池、村落,那是最早期人族的噩夢。

後來『穩定世界入口』出現,東烈侯章興就開始鎮守城關。

再後來,他成了封侯神魔。

他一生,都在和妖族戰鬥。親眼看到一座座城關越來越多,不穩定世界入口越來越多,作為一位封侯神魔,在戰爭早期還是很安全的,可凡俗死的就太多了。

東烈侯是死於家鄉,可他奮戰一生,功勞也極大。

……

孟川看完東烈侯章興的卷宗,卻又接著往前走,又拿起了一份卷宗。

這是一份外門弟子的卷宗。

外門弟子,類似於『孟仙姑』這種,都是沒在元初山上長期修鍊過的。

這名外門弟子,名叫『安通』,是八百多年前生人。

安通,十九歲時就是無漏境的『凝丹』層次,在凡俗中算頂尖了,那時候鎮守城關的兵役還沒普及,因為人族鎮守壓力還不算大,是屬於『自願報名』類型。

安通,便是十九歲拜別父母,意氣風發前往城關,成為一名兵卒,和妖族廝殺。

和妖族廝殺六年,多次立下大功,期間城關被攻破一次,城關士兵死傷大半,在救援神魔趕到后,剩下士兵們才能活命,安通便是僥倖活下來,這也是他成神魔前最大的生死劫。

二十五歲那年,因為功勞足夠,換得闖生死關機會,成功成為一名神魔。

奉父母之命,回家待了三年,娶妻生子。

三年後他又繼續參軍了。那時候並不強迫每一個外門神魔必須參戰,可安通又接著戰鬥。

如此……便一直鎮守了城關六十五年,直至妖族一次謀劃下的全力衝擊,安通為了阻擋妖族,最終戰死於城關。

「安通。」孟川默默低語。

一名最終也只是不滅境神魔的外門弟子,外門弟子沒在元初山上長期修鍊過,可實際上他們數量更多。

人族無法給它們足夠多的資源,連闖生死關的資源都是靠功勞換取的!之後更是讓他們自生自滅,可這些外門弟子們……實際上在和妖族戰爭中,做出的貢獻卻很大,他們戰死的數量,遠遠超過三大宗派的神魔。他們的重要性,非常大。

地網神魔,便是需要大量普通神魔。

許多城關,在宗派神魔外,還要很多普通神魔輔助。

……

孟川一本本卷宗看著,也不斷往後走著。

終於走到了後面。

孟川拿起了一份卷宗。

「王夫、王昌玉、王二狗、王三毛……」

密密麻麻的名字,孟川陡然心頭一顫,他一張張翻看著。

全部是名字,一頁頁密密麻麻的名字。

這一份卷宗翻到後面,才有幾句話。

「大夏天安十九年四月初九,曲陽關破,城內凡俗士兵一萬九千三百零二人,無一倖存。」

孟川手微微一顫,合上了這份卷宗,又拿起了另一份卷宗。

又是密密麻麻的名字……

……

一份又一份。

一堆又一堆。

以『億』計。

幾乎都是名字,孟川看著無數名字,感覺被無數目光盯著。這無數的人們在看著自己。

孟川走到後面,終於不是名字了,是很多戰場遺留的物品。

「爹,娘,我來沁陽關了。」

「你們別擔心,我刀法很厲害的,那些妖族根本威脅不了我。我答應你們,一定會回去的……」這是一封信,信紙只剩下一半,應該是一位兵卒沒來得及寄回去的信。

許多物品放在架子上,架子上還刻著字:「大夏淳平三年,沁陽關被破,遺留之物。」

很多遺留之物,不知道主人是誰,也沒法送回去。地網都會全部收妥當,在元初山分類歸類放好。

……

孟川默默看著無數遺留物品,轉頭看向那無數的卷宗,彷彿跨越時空,看著數以億計的無數人們。

他們在微笑看著孟川,微笑點頭,都在笑著。

孟川這一刻終於明白戰爭獲勝至今,自己在顫慄什麼,到底在想什麼。

他盤膝坐下,就坐在這裡。

彷彿被數以億計的人們圍觀著,孟川一揮手,面前懸浮著一面長長畫卷,他拿起了筆,毛筆已然點墨,已然開始動筆。此刻那強烈的讓元神,讓生命都在顫慄的力量讓他想要傾訴出來,便是要歸於『寂滅』的心境也無法壓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21章 顫慄

6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