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第23章 天妖門的乞求

第二十一集 第23章 天妖門的乞求

元初山,正月初六,山上依舊有著過年的氣息。

洞天閣內,秦五負手而立,微微皺眉,略顯苦惱。

「孟川,你可是元初山如今的執掌者,說閉關就閉關,將事情都扔在我頭上,明明有那麼多元神分身,就不能分出一尊元神分身主持事務?」秦五頗為無奈,他遙遙看了一眼旁邊一間屋子,那屋子通往著一座洞天世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關。」

在他苦惱的時候,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正是孟安。

「孟安。」秦五看著孟安露出笑容,孟安天資雖然沒辦法和孟川那等妖孽相比,可也很是卓絕,如今實力之高,怕是比他秦五還略高些。

「師尊。」孟安謙遜道。

孟安拜入元初山的時候,秦五還主持元初山,也在洞天閣講法。

秦五在洞天閣可是足足三百年,不少都是祖父、父親、子女幾代神魔聽秦五講法,都共同稱呼其為『師尊』的。

三百年時間,秦五有太多的徒弟了,這些徒弟之間有父子、夫妻等各種關係。

「孟安,何事?」秦五問道。

「我有事找我爹,也聯繫不到他。」孟安問道,「聽說如今是師尊主持洞天閣,我想問問,我爹他現在怎麼了?我找他都不理會?」

「你爹在閉關。」秦五解釋道,「外界事物一概不理會,除非是有頂天的大事。」

「閉關了?」孟安忍不住道,「要多久?」

「你爹只是和我說一句,一年之內應該會出關。準確時間,我就不清楚了。」秦五道。

「一年之內?」孟安暗鬆一口氣,「還來得及。」

這時,有一名弟子小心翼翼來到了這裡,恭敬行禮:「拜見兩位尊者,天妖門門主來拜山,想要見東寧帝君。」

「哦?」

秦五有些驚訝,「走,前面帶路。」

「是。」那弟子恭敬道。

孟安卻沒有跟著去,天妖門門主,有一位尊者去見就很難得了,怎麼可能幾個尊者一起見?

……

元初山的一座大殿內。

秦五步入大殿內。

「師尊。」當代元初山主『劍九王』立即起身,秦五則是在主位坐下,劍九王乖乖坐在一旁。

「天妖門門主?」秦五看著眼前一名風度翩翩的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有著少許白色鬢髮,整個人都略有些幽暗,正是元神分身。

「拜見秦五尊者。」天妖門主微笑行禮,他的笑容自然帶著邪異的魅惑。

「真沒想到,一個天妖門主竟也能達到元神六層。」秦五驚詫說道,他在劍道天賦頗高,但元神方面就相對遜色些,一直到這次戰爭獲勝,九百多年目標一朝功成的心靈圓滿,才讓他達到元神六層。

而這位神秘的天妖門主,竟也達到元神六層了。

天妖門主,修行殘缺的『天妖體系』硬生生達到五重天天妖境,元神天賦更是高,一直坐穩門主的位置。

「我身體有缺陷,神魔體系我無法凝丹。」天妖門主微笑道,「反倒是天妖體系格外適合我,不過我也只是一個五重天天妖,只剩下不足百年的壽命罷了。」

「你來,所為何事?」秦五看著他。

「東寧帝君呢?」天妖門主問道,「此事關係到整個天妖門眾多天妖的命運,還是希望能見一見東寧帝君,聽到他的親口承諾。」

「說。」一旁的劍九王卻是皺眉怒喝。

對天妖門,整個人族三大宗派都是敵視的。

這是背叛人族的勢力!

這麼多年來,給人族造成太多傷害,因為天妖門,死了很多神魔以及凡俗,還有些稚嫩的年輕凡俗天才們死在天妖門手裡。

如今蹬鼻子上臉,嫌『秦五尊者』還不夠,想要見東寧帝君?

「我說。」

天妖門主沒再苛求,微笑道,「我是代表眾多天妖,來乞求活命的。」

「活命?」秦五看著他,「可以,全部投降,我可以保證你們活命。」

「我們若是投降,怕是會立即被囚禁,日日受折磨,這樣的活命我們可不敢要。」天妖門主微笑道,「我們眾多天妖,想要的活命,是希望人族神魔們能夠既往不咎,我們天妖門修行者們能夠安然生活在陽光下,三大宗派能夠將我們和普通神魔一視同仁。我們若是再惹下大罪,三大宗派也可嚴懲。可若是沒有再犯……不可再追究。」

秦五聽的皺眉,擺擺手:「犯下的罪孽,必須承受代價。想要什麼懲罰都免去,你可以滾回去,看能不能逃脫我們元初山的追殺。」

天妖門主淡然道:「我們天妖門駐地,這麼多年,神魔都未曾發現,以後也發現不了的。若是不饒過我等,天妖無路可退……就只能繼續和神魔為敵,那樣,死去的人會很多很多。」

「哦?」秦五看著他,「接著說。」

「其實我離壽命大限只剩數十年,不投降,我一樣能繼續逍遙。」天妖門主說道,「我只是代眾多天妖傳個話,眾多天妖們很想活命,神魔們不給活路……天妖們只能瘋狂反撲了,所以我勸勸秦五尊者你多想想。」

「想的很美。」秦五盯著他。

「天妖門,如今有過千名天妖,達到五重天的有三位。」天妖門主接著道,「至於未成天妖的普通弟子就更是數不勝數,都是凡俗,融入在一座座城池。三大宗派確定不給我們活路?我覺得這事,還是得問問東寧帝君,由東寧帝君決斷。」

秦五看了看他,冷漠道:「這事會轉告孟川,也需三大宗派商議。因為牽扯太大,一年後,給你們天妖門答覆。」

「好,那就等候神魔們的答覆了。」天妖門主微微一笑,轉頭便離去。

秦五看著對方飛離遠去。

「師尊?」劍九王看著秦五。

「天妖門和妖族不同。」秦五皺眉擔憂道,「天妖門根系滲透天下處處,大城池乃至一些普通村落,都可能有天妖門的人。如是完全爆發起來,破壞力的確會很大。這事得好好想想,怎麼降低損失,還能除掉這群人族叛徒。」

劍九王點頭。

……

又一月。

有妖王拜山。

在人族世界的妖王們,特別是躲在小型洞天的四重天妖王、五重天妖王,能容納它們回妖界的都是大型城關、超大型城關……防守嚴密,根本沒法回。

戰爭失敗,留在人族世界就只能永遠躲著,這樣的日子簡直是噩夢。

所以只能來『談判』。

……

春天過去,夏天來了,孟川已經繪畫了足足五月零九天。

依舊是那座殿廳內。

孟川還在盤膝坐著,認真繪畫著。

「呼。」伴隨著提筆,孟川看著眼前的畫卷,這是超長的畫卷,以孟川準備的畫紙,畫紙最長也就三十丈,這已經是孟川刻意準備的了。

然而卻是動用了三份畫紙連接起來,形成這麼一幅超長畫卷。

畫卷的最末尾,畫的繁華盛世,是如今繁華太平日子。

「諸位。」

「我們沒有讓你們的犧牲白費,這場戰爭,我們贏了。」孟川說著,這是對戰死的眾多神魔、數以億計的戰士們說的,隨後便在畫卷最右側寫上了兩個字——「脊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集 第23章 天妖門的乞求

6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