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 劫境 第4章 離別

第22集 劫境 第4章 離別

肉身修鍊到原初帝君,又吞噬煉化價值約『一千五百方』的原初之石,除了肉身越加堅韌宛如法寶,近戰方面比域外真身強的並不多。

在天地大殿內,再次確定實力。

元神劫境實力配合近戰,依舊屬於『四劫境層次』。

在劫境當中,一劫境二劫境差距較小,三劫境就是質變了,越往後每一劫境提升幅度就越大。孟川想要達到『五劫境戰力』顯然沒那麼容易

……

江州城,雖然入秋,可依舊炎熱無比。

孟府。

「岳父大人。」孟川正在陪著柳夜白。

柳夜白坐在椅子上,他頭髮稀疏,臉色倒是挺紅潤,臉上能看出許多老年斑,皺紋早就深如溝壑,此刻他笑呵呵的看著外孫和外孫女。

「孟川啊,我還清清楚楚記得,當年這兩個小傢伙出生。」柳夜白笑呵呵道,「那是在顧山府,他們倆出生后,你們夫妻倆需要對付妖族忙的很,大江也要在東寧府管理孟家主持地網……是我,是我一直帶著他們倆,他們倆也很粘我。」

「當年辛苦岳父大人了。」孟川微笑說著,他也記得那段歲月,那時候他還沒成封侯神魔。

「外公。」

孟安、孟悠也在陪著柳夜白。

「感覺都沒過去多久,時間過的真是太快了。」柳夜白搖頭,「這一轉眼,我都老的快不行了。人吶,到這時候總是回憶過去,回憶童年,回憶年輕時候。」

就在這時候,兩道身影從遠處走來,一位是白髮老者,一位是中年婦人。

「爹,娘。」孟川立即起身,而孟安、孟悠更是迅速起身最先去迎接:「祖父,祖母。」

白髮老者無比蒼老,老態盡顯,可作為大日境神魔,依舊神志無比清醒,也無需人攙扶,他依舊高大的體型,有些微胖,常年笑呵呵的,也越加慈祥。

「今天可是難得,我兒子,孫子孫女都來了。」孟大江笑呵呵的。

「悠兒越來越漂亮了。」白念雲也笑看著孫女,數年前,在孟川全心指點下孟悠終於成封王神魔,只是其修行方面明顯比『孟安』要差很多,成封王神魔……都是因為有一個將《雲霧龍蛇身法》推升到帝君圓滿的父親,父親全力指點,孟悠才艱難成封王。

「哎呦呦,大江,看看你,老成什麼樣了。」柳夜白笑道,他相對而言要好不少。

「我至少頭髮一點都沒少。」孟大江坐在一旁,看著老夥計,「你看看,你頭髮少的,要我說,乾脆弄個光頭算了。」

「來,吃點西瓜。」

孟川一揮手,桌上便出現了一個大西瓜,並且迅速分成一片片,瓜瓤很紅,一旁孟安、孟悠立即拿起一片片瓜送給祖父、祖母、外公。

吃著瓜,閑聊著。

孟川笑看著這一幕場景,母親壽命還有不少,可父親只剩下三年多壽命,岳父柳夜白好些可也只剩下八年的壽命。

這樣的日子過一天少一天。

當年自己年幼時,是他們撐起一片天,如今他們都垂垂老矣。

聊了大半個時辰,孟大江笑道:「川兒,今天是什麼日子,將一大家人召在一起。平常都是你偶爾來陪我們,孟安、孟悠這兩個小傢伙應該都很忙吧。」

「對,爹,今天有什麼事么?」孟悠也問道。

「嗯。」

孟川微微點頭,看向一旁孟安。

孟安說道:「是我,我將要離開人族世界,前往域外。」

「前往域外?」孟大江、白念雲、柳夜白彼此相視,沉默了下,他們三位雖然修行境界不高,可終究是孟川、柳七月的長輩,也知道域外的一些簡單情報。

「大丈夫,當志在四方。」孟大江笑呵呵道,「既然要去,便去吧。當初我也是義無反顧,去參軍,去城關和妖族廝殺。你爹和你娘也是剛離開元初山,就一直在和妖族廝殺,懷著你們倆的時候,你爹娘他們還經常在外廝殺呢,還殺了不少妖王。」

「想闖就去闖,但要小心。」柳夜白也囑咐道。

「凡事謹慎。」白念雲也道,「你爹也在域外闖蕩過時日,你多多向你爹請教。」

他們三位都是看多了血與火,也坦然接受了這事。

……

江州城外,夜空下,孟川、孟安這父子二人正並肩走著。

「今夜就走?」孟川問道。

「和祖父他們都告別了,該走了。」孟安點頭道。

孟川點點頭,一翻手取出一塊金色符令、一塊紫色符令:「這是虛空挪移符,這是時空傳送符,拿著。」

「虛空挪移符?」孟安看著面前兩符令,有些震驚。

他早知道,元初山表明上一份虛空挪移符都沒了,至少在尊者級能探查的寶庫中都找不到。

除非滄元祖師寶藏,更高層次才藏有。

「虛空挪移符,一念即可激發,可瞬間跨越數座河系。」孟川說道,「正常情況下都能保命。而『時空傳送符』則更是厲害,不管在何處,一旦激發……正常情況下都能逃離,你只管循著感應,逃回三灣河系就行了。」

「逃回家鄉?」孟安不敢相信,「從遙遠的河域,逃回家鄉?」

「再遠都能回來。」孟川又翻手拿出兩張黑色符籙,「這兩張都是『不死符』,正常可維持一個時辰的不死身,遭到致命襲擊可自然激發。激發后,你就可以藉助『虛空挪移符』或者『時空傳送符』逃離了。」

孟川看著兒子:「一份虛空挪移符,一份時空傳送符,代表你兩次逃命機會。」

「若是用到它們,代表你得趕緊逃回來,暫時不適合闖蕩域外。」孟川道。

「爹……」

孟安看著父親,他知道虛空挪移符的珍貴,在前往域外之前,他自然翻看了很多卷宗情報,也知道時空長河疆域圖。

可『時空傳送符』他卻沒聽過,而從描述來看,顯然遠超『虛空挪移符』。

「只有兩次機會。」孟川看著兒子。

「孩兒告辭。」

孟安沒有多說。

「記住,這是你的家鄉。」孟川輕聲道,「能回來,就經常回來,看看你的親人們,別在外面待太久太久,太久了,就看不到很多人了。」

「嗯。」孟安重重點頭。

他也不舍家鄉。

可他必須得去闖,闖出屬於他的未來。

撕拉。

世界膜壁撕裂,孟安直接沿著裂縫飛向域外。

孟川默默看著這一幕,兒子僅僅尊者級就要前往遙遠河域某個秘境,即便真成帝君,有了另一個真身。可若是不用『時空傳送符』,怕是要成劫境之後,才能跨過河域趕回家鄉。

那得多久?

數百年?千年?

孟川心中複雜。

衝出世界膜壁裂縫到了域外,看到域外虛空,看到『太陽星』『太陰星』有些震撼的孟安,回頭看向家鄉,看向父親,微微點頭。

「嗡。」緊跟著紫色光芒包裹住了孟安,瞬間一閃消失不見。

孟川和兒子的因果牽連很深,血脈感應更是清晰。

他能瞬間感應到,兒子已經抵達很遙遠的一處河域,比巫古河域還要遠很多很多,甚至有神秘力量在模糊孟川的感應。

「該修行了。」孟川轉身離去,他得為即將到來的第一次元神之劫做準備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集 劫境 第4章 離別

6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