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 第17章 鵬皇和孟川的再相見

第22集 第17章 鵬皇和孟川的再相見

孟川一步步行走,化作迷濛幻影,在巢穴通道內速度極快,只是他也警惕萬分。

畢竟疑似至少七劫境大能建造的洞府,大意那是找死。

「嗯?」孟川隱約感應到前方傳來威脅感,不由越加小心,元神世界也仔細探查著前方,很快發現了威脅的源頭。

「那是什麼?」

孟川很快看到了。

前方通道壁上,有著一根根慘白色的鋒利牙齒,這些牙齒的根端是插入通道壁深處,鋒利的牙尖則是對外,密密麻麻的三十八根牙齒,有如尖刺,有如彎刀,有長有短,插在通道壁兩側,令整個通道僅僅留下約莫兩三丈的可通過寬度。

「這應該是某種生命的牙齒。」孟川觀看著,這些牙齒表面有層層符紋,慘白色牙齒蘊含的邪異力量侵蝕著周圍虛空。

「這生命早就死了,這裡只有些牙齒,卻讓我感到威脅,這牙齒蘊含著奇異力量的確可怕。」孟川心念一動,元神世界全力鎮壓這些牙齒,在修鍊出『世界秘寶』后,孟川的元神世界足以鎮壓死四劫境大能!這鎮壓之力自然極強。

嗡嗡嗡~~~

這些牙齒遭到鎮壓,表面符紋越加顯眼,也微微顫動著,可因為整體插在通道壁內,並無多大晃動。

「這些牙齒蘊含的邪異力量,是這一處的考驗?」孟川邊看邊從這些牙齒之間的兩三丈寬度穿了過去,行走在中間縫隙,也收到邪異力量的影響。估摸著得是三劫境大能層次才能抵抗這種邪異力量的影響,當然對孟川而言,元神世界就徹底隔絕影響了。

「牙齒的主人,應該是五劫境乃至六劫境層次的生命。」孟川有所猜測,卻感到不對勁,「建造洞府巢穴,卻將其他生命的『牙齒』也融在洞府當中?這種做派,有些特別。」

孟川繼續快速前進,也琢磨著洞府主人的布局。

在半個時辰后。

孟川眼睛一亮,看著前方的通道:「鵬皇就在前方。」

「終於要抓到你了。」孟川這一刻無比期待。

等這一天,等太久了。

……

巢穴的一處空洞中,有昏暗狂風呼嘯。

鵬皇頂著狂風艱難往前走,剛走了一步,狂風裹挾著它又倒飛了十餘步才站穩。

「這風,威力太大,我連一半都沒走過去,根本無法穿過這一處空洞。」鵬皇有些狼狽的在風中,看著空洞中洶湧的狂風,越是往前,風威力越大。

鵬皇又嘗試了幾次。

每次艱難前進,便被狂風又卷著倒飛。

試了數次后,它終於選擇放棄。

「怕是四劫境大能才能穿過,這裡就是我的極限了。」鵬皇也清楚,這座古老洞府就算真強者走到盡頭,也是雪玉宮主等幾位五劫境大能去爭,它一個三劫境能弄點寶物便算不錯了。

鵬皇轉頭往回走,走到空洞的邊緣,狂風微弱之處,選了一處大石,當即坐在上面悠然等待。

這裡的風很小,吹在它身上的金色毛髮上都頗為舒服。

「我這次闖蕩洞府,到此結束,就等一年期限到,離開洞府了。」鵬皇心情極好,「我闖蕩這座巢穴,故意放慢速度,在我後面的應該都是比我實力弱的,不太可能碰到四劫境。」

雪玉宮主和黑風老魔的麾下,也只是各有一位四劫境。

四劫境層次,願意追隨五劫境大能的還是比較少的。

時間流逝。

「咕咕咕。」

坐在大石上的鵬皇,正拿著一壺酒,悠然喝著酒,酒水沖的很,卻很符合鵬皇口味。

忽然——

有元神世界虛影侵襲到這片空洞,那呼嘯的昏暗狂風都被壓制的安靜下來。

「嗯?」鵬皇看到元神世界虛影,便一個激靈,「元神劫境?」

特別是空洞的狂風都被徹底壓制,讓鵬皇惶恐萬分,連喊道:「前輩,晚輩已經放棄……」

話還沒說完。

鵬皇便失去意識了。

「鵬皇。」

這一刻,時間靜止。

孟川在這一時間點內行動,周圍一切都在靜止中,昏暗狂風都在停止中。

孟川瞬間便出現在鵬皇身邊。

鵬皇還一副惶恐模樣,焦急說話的模樣,只是徹底靜止著,宛如雕塑般。

「終於,抓到你了。」孟川看著鵬皇,令人族陷入妖族入侵九百餘年的三大罪魁禍首之一,也是領頭者。

孟川一揮手,便將鵬皇收入了囚魔牢獄內。

******

囚魔牢獄中。

「我,我在哪裡?」鵬皇恢復了清醒,看向周圍,這是一片幽暗的空間。

跟著它發現自身被鎖鏈綁縛著,雙手雙腳被鐐銬鎖著,乃至脊椎都有鎖鏈滲透進體內綁縛,它的肉身徹底被封禁,沒法動用一絲妖力,肉身也變得虛弱。

「我的寶物,都沒了。」鵬皇跟著就發現了,什麼寶貝都沒了,連衣袍都沒了,幸好它的毛髮遮掩了身體。

「肉身被封禁,元神也被封禁?」鵬皇有些不安,這種狀態想自殺都做不到。

此刻的它,完全處於任由宰割的狀態。

只是多年修行,讓它冷靜面對如今惡劣形勢。

「我成三劫境沒多久,沒得罪什麼厲害的劫境大能。」鵬皇暗想,「囚禁我,應該是有什麼特殊目的。」

跟著它抬頭看去。

元神世界虛影籠罩而來,一道身影從遠處走來。

「前輩,前輩。」鵬皇連說道,「晚輩寶物都願獻給前輩,能幫到前輩的,晚輩一定竭盡全力。」

該低頭時,就乖乖低頭,鵬皇非常有自知之明。

「妖族世界的當代最強者。」那走來的身影說道,「想要捉拿你,可真不容易。」

「你?」鵬皇只覺得這聲音很熟悉。

元神世界虛影散去,顯現出了一名白髮男子。

白髮男子看著他,眼神複雜。

「可認識我?」孟川看著他。

「孟川?」鵬皇只覺得眼前一黑,恐懼、難以置信、不甘,太多混亂情緒讓它都無法思考。

鵬皇漸漸恢復清醒,恢復了理智,卻又覺得眼前一切彷彿笑話。

人族世界的那個『孟川』,竟然能夠讓它毫無反抗之力,便直接活捉住它?

一個是妖族世界的最強者,一個是人族世界的最強者。

差距已經這麼大了?

「你要做什麼?」鵬皇盯著孟川,「要殺你只管殺。」

孟川只覺得好笑。

殺?

殺掉一個域外真身,鵬皇很快就能再修鍊出來。

要的就是『活捉』,活捉住讓對方無法自殺!這一具『域外真身』就是媒介,一旦有十足把握,就可以斬殺這一具域外真身,藉助這具域外真身和其他分身的因果聯繫……一舉滅殺所有分身。如果沒有媒介,純粹藉助因果?威力是要大大下降的。

血液、毛髮,是很好的媒介。

一具域外真身,擁有完整肉身、完整元神,更是最好的媒介。

「你們三個罪魁禍首,我人族一天都沒忘。」孟川看著被囚禁的鵬皇,說道,「欠人族的,你們都要一一償還。今天我先殺了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讓它們倆先走一步。至於你?會輪到你的。」

以孟川五劫境大能的實力,藉助因果殺普通帝君,早就能輕鬆殺死那兩位了。

只是避免打草驚蛇,在活捉鵬皇前,一直忍著沒動手而已。

現在,是時候了。

「星訶、玄月。」鵬皇心頭焦急,卻沒任何辦法,它救不了那兩位妖族帝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集 第17章 鵬皇和孟川的再相見

7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