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 第7章 紅鴝洞主

第23集 第7章 紅鴝洞主

「就在這座太陰星辰上。」孟川踏著虛空,遙看著這座太陰星辰,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座陣法隱藏的洞府。

以他對虛空『域』的感應,能察覺到那一處藏匿著一座龐大洞府。

「嗡。」

孟川一邁步,便已然到了那洞府近處,同時一副浩瀚的畫卷世界瞬間籠罩周圍四面八方。

元神世界,降臨!

「嗯?不好。」

在洞府中的紅鴝洞主陡然睜開眼,掌控洞府陣法的他,發現虛幻的元神世界虛影強行侵襲進洞府,瞬間掃過整個洞府,在這一剎那,紅鴝洞主毫不猶豫激發了貼身攜帶的護身之物,有無形波動籠罩了他,令他彷彿和世界隔離開。

元神世界虛影,籠罩整個洞府。

一名名帝君們無聲無息倒下,毫無反抗之力。

黑袍老者『波嵐洞主』遭到元神世界虛影侵襲的剎那,便無法控制自身了,都無法開口說話,只能無比乞求抬頭看了眼,都沒看清來者,便徹底失去意識,軟倒在地。

整個洞府,兩名劫境大能以及一群帝君們,僅有四劫境的『紅鴝洞主』還維持清醒,也是依靠護身寶物抵抗著『侵襲』。

紅鴝洞主還不知道,孟川施展的元神世界,同樣附帶著『星辰波動』秘術,這是源自於八劫境大能的傳承《元神星辰》,便是四劫境大能面對孟川的『星辰波動』秘術,能保持清醒就不錯了,實力十分也難維持一兩分。

「是誰?」

紅鴝洞主臉色難看,抬頭看向上空。

上空,黑袍白髮的孟川站在那,平靜俯瞰下方。

「東寧城主。」紅鴝洞主認出來了。

白髮,人族?

黑魔殿傳給他的情報中,便有東寧城主模樣的影像。

「這東寧城主下手好快,甚至都沒聽到任何消息,早知道如此,我就放棄族群,帶著波嵐逃到其他河系了。」紅鴝洞主這一刻有些懊惱,但也不慌。

「黑魔殿,紅鴝,拜見東寧城主。」紅鴝洞主躬身行禮,隨即才站直開口道,「東寧城主想要掃清三灣河系,只需傳令三灣河系,紅鴝定會帶著手下乖乖離開,何必東寧城主親自出手?」

掃清,並不代表著『滅殺』。

劫境大能們擁有分身,保命能力都很強。來自生命世界的劫境們,有真身在家鄉世界,想殺也難。

所以『掃清』的意義,是將這些劫掠勢力的域外真身全部滅殺,又或者將它們驅逐出三灣河系範圍即可!

「尋常爭鬥廝殺也就罷了。」黑袍白髮孟川在高空,俯瞰紅鴝洞主,淡然道,「像你這等專門劫掠的,屠戮弱小修行者的,我最是不喜。所以,專門來送你們一程。」

話音一落,孟川便是一拂袖。

呼!

下方躺著的一群帝君們個個化作齏粉,消散在天地間,並且透過因果還遙遙擊殺了帝君們的分身。

紅鴝洞主見狀臉色大變,這些帝君們都是他的同族後輩們,他清晰確定這些後輩們所有分身盡滅。

「東寧城主,你未免過分了!」一直保持克制的黑魔殿『紅鴝洞主』臉色難看,盯著孟川。

孟川俯瞰下方,目光卻是落在黑袍老者波嵐洞主身上,波嵐洞主徹底失去意識,躺在那一動不動。

「東寧城主。」

紅鴝洞主見狀急了,連道,「我願臣服東寧城主。」

孟川驚訝看了他一眼。

在域外虛空,普通劫境們追隨『五劫境』很常見,但四劫境追隨五劫境大能的就很少了,一位五劫境大能麾下一般也就一兩位四劫境,都是有特殊願意才追隨。

因為四劫境們,已經能夠加入一些門檻低些的『時空長河頂尖勢力』,而且論實力,他們並不是太畏懼五劫境,五劫境們能擊殺他們一具真身……卻無法透過因果擊殺另一具真身。

「是的,我願臣服東寧城主。」紅鴝洞主連道,「只求東寧城主饒過波嵐。」

他們族群當代僅有兩位劫境。

紅鴝洞主還是很在乎波嵐性命的,並且在三灣河系的真身,因為是在家鄉河系,所以也攜帶著不少寶物。

另一具真身是參加黑魔殿的任務,經常在外闖,經歷的危險更多。寶物大多轉移到家鄉河系這邊。

「能保住這具真身,保住我多年積累的寶物,還有波嵐的性命……臣服於這位東寧城主,也能忍受。」紅鴝洞主的確是如此想的。

咻。

黑袍白髮的孟川,一拂袖,一道黑色流光飛下。

看著飛出,實際上瞬間已經落在黑袍老者『波嵐洞主』身上。

嘭的一聲!黑袍老者身體一震,便化作齏粉。更有恐怖之威遙遙透過兩具真身的因果聯繫,傳遞到波嵐洞主的另一具真身上,即便威力只殘存一成多些,可代表著『寂滅刀』的五劫境規則殺招,便是一成多威力,依舊讓波嵐洞主的另一具真身湮滅。

「不。」在遙遠的另一座星辰上的波嵐洞主,絕望中也徹底湮滅。

在三灣河系,縱橫兩萬餘年的波嵐老賊,自此徹底斃命。

「東寧!」紅鴝洞主臉色大變。

他都願意臣服追隨了,對方竟然還殺了波嵐。

「你也一起去吧。」孟川一拂袖,又是一道黑光襲向紅鴝洞主,瞬間已然落在紅鴝洞主身上,他體表波紋震蕩起來,卻依舊沒破。

紅鴝洞主狠狠盯了孟川一眼,卻是瞬間激發了虛空挪移符,嘩,已然破空消失不見。

作為特殊生命『四劫境大能』,因為沒有生命世界可以逃,他加入黑魔殿後早就不惜代價弄到了『虛空挪移符』,讓家鄉河系的這具真身攜帶著。因為這具真身擁有的寶物更多,以他的身份實力……至今也才弄到一份虛空挪移符。

「逃了?」孟川遙遙鎖定了一處位置。

原本紅鴝洞主只是名單上目標,又沒見過面,因果感應很淡。

而如今親眼見到紅鴝洞主,掌握了對方的氣息能精準鎖定目標,再加上斬殺了紅鴝洞主同族的一群帝君們,又斬殺波嵐洞主后,彼此因果也大了許多,因果感應就強太多了。

「瞬間便已逃到了貝遊河系,虛空挪移符的確很厲害。」孟川有些讚歎,「不愧是劫境大能的保命至寶。」

比虛空挪移符更強的,就是時空傳送符,孟川就給了兒子孟安一份。

……

「嘩。」

虛空扭曲變幻。

從扭曲虛空中恢復正常后,紅鴝洞主便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片黑暗虛空中,和另一具真身彼此感應對照位置,和時空疆域圖對照,至少能確定所在的『河系』。

「這裡是……貝遊河系?」紅鴝洞主暗鬆口氣,他激發虛空挪移符是選定一個方向最遠距離挪移,虛空挪移符,雖說號稱是在河域範圍內跨越,但每一份虛空挪移符蘊含的力量是固定的,所以實力越強的劫境大能,對虛空挪移符負擔越大,能跨越的距離也相對越小。

若是五劫境大能使用,僅僅能遁逃出幾座河系罷了,紅鴝洞主使用,跨越也算很遠了。

「這裡離三灣河系很遠,東寧城主只是一名五劫境,不可能憑藉的自身虛空造詣趕來。除非他捨得動用一份虛空挪移符。」紅鴝洞主暗道,「即便他是五劫境,能買到的虛空挪移符也很少很少,為了擊殺我一具分身,應該還捨不得使用。」

「貝遊河系,是永恆樓地盤。」

「去旁邊另一座河系,去安昉老祖那。」紅鴝洞主做出決定,「估計三天時間就能抵達。」

三天時間跨越一座河系抵達另一座河系,是四劫境趕路正常的範疇。

安昉老祖,是貝遊河系的五劫境大能,也是黑魔殿成員。

紅鴝洞主和安昉老祖也是有些交情,暫時託庇於他的洞府還是可以的。

「呼。」

紅鴝洞主在時空長河中趕路,趕路片刻也就徹底放鬆了,「果真如我所料,東寧城主捨不得虛空挪移符,沒追來。」

一個多時辰后。

時空長河中行走的紅鴝洞主,驚愕看到一道巍峨巨大身影走來,他紅鴝洞主只相當於對方一隻腳的高度。

那黑袍白髮男子,僅僅一步就已經到了近前,一伸手,巨大的手掌便抓向紅鴝洞主。

「怎麼追來了?」紅鴝洞主蒙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集 第7章 紅鴝洞主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