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 第19章 孟安這些年

第24集 第19章 孟安這些年

孟川看著兒子,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回到家鄉還嫌不安全,還要躲進天地大殿,安兒是惹到了強敵?

「爹。」孟安看著父親,眼神中有著疲憊,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口。

「坐下慢慢說。」孟川在一旁坐下,天地大殿佔地極大,又有諸多殿廳靜室,孟川和兒子此刻是在最外圍一廳內,透過窗戶都能眺望外界。

孟安坐了下來,看著窗戶外的景色,恍惚走神了。

「安兒?」孟川再次開口。

孟安醒過神來:「爹,你知道的,當年我按照師尊的安排離開家鄉,前往了一座秘境。」

「嗯。」孟川點頭。

「那座秘境,叫做坤雲秘境,因為這座秘境對修行助力也很大,師尊他當初發現后,也動了心,施展手段是想要將這座秘境留給滄元界後輩的。」孟安說道,「我來到坤雲秘境后,因為有師尊當初的布置,擁有著最好的修行條件,一路突飛猛進。而且我還找到了我分別多年的妻子。」

「分別多年的妻子?你什麼時候成親的?」孟川疑惑。

孟安解釋道:「爹,我少年時期經歷的『九世輪迴煉心』,就是坤雲秘境的其中一大機緣,藉助師尊的異寶,在時空長河任何一處都能進入九世輪迴煉心。」

孟川聽的心中一動,這讓他想到了蒼盟空間,也是相隔再遙遠都能夠一念進入蒼盟空間。

「我妻子當初也經歷過『九世輪迴煉心』,那時便和我定下終生。」孟安微笑道,「我知曉『九世輪迴煉心』的秘密后,一直想著去坤雲秘境,我也感激上天,真讓我找到了她。」

「我們夫妻倆一同修行,她的悟性潛力很高,雖然滄元祖師布置下的機緣,無法讓她也分享,這麼多年她也修鍊到帝君中期。」孟安說道。

孟川聽著,讚許道:「是很不錯。」

滄元界要出一個帝君多麼艱難。

坤雲秘境修行環境可能好很多,但成帝君依舊不容易。

「我得師尊栽培,才僥倖帝君圓滿突破到劫境。」孟安說道,「短時間渡過三劫,成為三劫境,只是困在三劫境也有數百年了,進步卻越加艱難。」

「安兒。」孟川安慰道,「劫境層次修鍊,是在黑暗中摸索,是會越來越難。這過程中,會遇到許多挫折,發現許多次走錯路,走進死胡同。但每一次錯誤都會讓我們有收穫,需要有大毅力大決心,才能在劫境走得更遠。」

孟安點頭。

他知道他和父親的區別。

他修行道路,一直是長輩安排好的,父親才是獨自摸索出來的。

達到劫境后,滄元祖師也很難幫孟安了,只能靠自身,孟安也越加覺得艱難。

「之後發生什麼事了?」孟川問道。

「妻子他有了身孕。」孟安說道,「我和妻子闖蕩坤雲秘境的天界多年,也是有些敵人的。為了保護好孩子,我們便悄然來到坤雲秘境的凡俗界,孩子出生后,我們也隱藏身份好好栽培,教導他近百年,我倆才回到天界繼續修鍊。」

「孩子的事,我們誰都沒說。」

「甚至……孟御這小子都不知道我和他娘一個是劫境大能一個是帝君。」孟安也難得浮現一絲笑容,回憶起了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美好歲月。

「孩子叫孟御?」孟川詢問道,「還有你妻子叫什麼?」

「我和妻子給孩子起的名字。」孟安說道,「至於我妻子,它叫龍菡。」

聽到這個名字,孟川立即感應到遙遠之地,除了血脈感應的孫兒『孟御』外,還有另一個因果感應。

孟川之前從未見過『龍菡』,又沒血脈感應,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自然沒生出因果感應。如今知道『名字』就截然不同了。

名字,在因果當中,是很特殊的。

甚至僅僅一個名字為憑依,即可施展『咒殺』。

孟安說道:「就是今天,我的一尊真身正在坤雲秘境的『界府』內修鍊,誰想坤雲秘境出現了一位六劫境大能,他竟然憑藉自身實力來到界府,欲要煉化界府,在抵達界府的剎那,我就發現了他,他也發現了我。」

「隔著界府重重陣法,我立即毀滅那一尊真身。」孟安說道,「另一尊真身則和妻子在一起,我也告訴了妻子此事。妻子是帝君中期,家鄉就是坤雲秘境,她沒辦法逃到任何生命世界。所以一旦對方要殺她,即便查到名字,一位六劫境大能都能一念殺她。」

「我妻子沒法逃,所以她切割了部分記憶,將有關孩子孟御的記憶全部切割,承載這部分記憶的元神碎片由我帶著,我也逃回了滄元界。」

孟安說道,「我是三劫境,回到家鄉生命世界,還在天地大殿內!即便有一具真身做憑依,那六劫境大能都不一定能殺我,更何況他沒抓到我任何分身,也沒有血肉頭髮做憑依。」

「找不到我,殺不了我,妻子反而生機大增,對方應該會將我妻子當人質。妻子也可以和他們談判,如果談判有好的結果……對方應該會送消息到滄元界。」孟安輕聲道。

孟川問道:「那位六劫境大能,是誰?滄元祖師既然有了布置,外界修行者應該進不去。」

「是進不去。」

孟安說道,「在坤雲秘境,只有修行達到劫境,才能離開坤雲秘境。但離開的分身……根本找不到回秘境的方法。出去了,就回不來了。」

孟川微微點頭。

自己也曾去找過,明明感應到血脈因果,但就是找不到那座秘境。

「那位六劫境,自然是坤雲秘境本土的。」孟安說道,「從滄元祖師留下手段至今,漫長歲月,坤雲秘境雖然每代都有數位五劫境,但過去一直沒有六劫境誕生過。」

孟川還是了解的。

秘境,不是正常誕生的世界,是八劫境大能創造的世界。

八劫境大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創造,甚至自己制定規則,所以有些秘境格外適合修鍊,但修行就是如此,前面太順利,反而會令後期阻力越來越大。因為這些修行者們沒經歷足夠的磨練,是靠秘境的種種機緣才修行順暢。當秘境幫不了時,他們突破就變得無比艱難。

坤雲秘境,成劫境難度比外界低,可越往後,比外界還要更難。

「這位六劫境,叫三石老人。」孟安說道,「是坤雲秘境最強大的五劫境,也是最神秘的一位,沒想到悄悄的成了六劫境。」

「界府,關係到一座秘境的歸屬。」孟川說道,「他發現你在那,一定會想方設法抓你。」

「嗯。」孟安點頭,有些疲憊道,「爹,拋下妻子孩子,獨自逃回來,我覺得我好像鎮守城關時的逃兵。」

「安兒,你應該明白,你這麼做才是生機最大的。」孟川說道,「你若是被抓,你們全部都完了。你逃回來,對方不會輕易殺你妻子。而如今孟御的身份,暫時還是秘密。」

孟安點頭。

他也鎮守城關多年,知道該怎麼抉擇,不會婦人之仁。

只是明知這麼做是最正確的,可依舊痛苦煎熬。

「你是靠時空傳送符回來的?」孟川看著兒子。

「是。」孟安點頭,「否則不可能逃出三石老人的追殺。」

「也就是說,他抵達界府至今,還不足半個時辰。」孟川若有所思,「正常煉化一座秘境,需要十年左右,而坤雲秘境還有滄元祖師留下的手段,怕是需要更久。」

孟安點點頭。

「他沒有掌控坤雲秘境,那麼……」孟川說道,「我就可以去闖上一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集 第19章 孟安這些年

7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