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 第18章 垂釣

第25集 第18章 垂釣

幽暗域外虛空中有一道身影顯現,他一身深紫色衣袍,眼神陰冷遙遙看向遠處的千山星。

「千山星。」鬼墨之主低語。

他做夢都渴望進入傳說中的『魔山』,所以聽聞到消息便立即趕到了千山星。

「真的如傳聞所說,東寧身為六劫境,依舊進入了魔山?」鬼墨之主心癢難耐,「他能進,我也應該能進!」

修行到了他這般境界,越加覺得從六劫境到七劫境當真是天塹!這劫境修行越往後實力差距越大,可同樣突破難度也會越來越大。

六劫境大能,一座浩瀚河域也能數出幾個來。

可七劫境呢?那是傳說!

鬼墨之主也是有追求的,也是想要成七劫境的。

「呼。」

鬼墨之主朝那千山星飛了過去,卻陡然停下。

周圍虛空有雷霆凝聚,凝聚成為一名白髮白衣男子,正微笑看著鬼墨之主,開口道:「原來是鬼墨之主,我三灣河系一偏僻河系,鬼墨之主怎麼會來此?」

孟川的雷霆規則領域範圍足夠廣闊,任何其他生靈侵入這範圍,他都能察覺。

過去那些普通修行者就罷了,鬼墨之主可是六劫境大能,孟川自然吃驚,立即降下一尊元神化身。

「東寧城主。」鬼墨之主看著孟川,陰冷眸子卻是亮了起來,露出喜色,「你果真達到了六劫境。」

孟川看著對方。

鬼墨之主名聲並不好,陰狠毒辣、做事不擇手段,是蒼盟空間的六劫境當中名聲最差的,孟川自然心懷戒備。

「東寧城主,你成了六劫境,如今又再次進入黑山遺迹?」鬼墨之主說道。

「是。」孟川點頭。

果真是為了魔山而來啊。

「你怎麼進去的,我問了伏遂,伏遂說和他無關,說是你靠自身手段進入的黑山遺迹。」鬼墨之主聲音中都有著幾分急切。

「我能進,但我幫不了別人。」孟川也猜出對方來意,直接說道。

鬼墨之主眉頭一皺,問道:「東寧城主,我只想問問你,你自身是怎麼進的?是有秘術,還是有信物,還是其它?」

「如此隱秘之事,我為何要告訴你?」孟川看著他。

情報都是有價值的。

魔山的存在,自己在永恆樓都沒查到,成為『魔山普通成員』的情報更是珍貴,自己怎麼會輕易外泄?

鬼墨之主勸說道:「你告訴我,我也算欠你一份人情。你我同為蒼盟成員,這點忙不能忙?」

「沒法幫。」孟川淡然道。

鬼墨之主看著孟川,點頭:「是我過分了,那邊按照交易來談。告訴我你怎麼進的黑山遺迹,這份情報,三萬方域外元晶,如何?」

「不賣。」孟川拒絕道。

魔山的來歷,孟川自己都沒摸清。

那一個個瘋魔的禁忌生物,踏上魔山帶來的種種後患,還有那山頂傳下的神秘聲音……甚至那處地方的名字『魔山』,都讓孟川很警惕。按理說這樣的地方,不應該默默無名!但就是查不到它的任何情報,孟川自然不願對外傳播更多情報。

「買賣都不可以?」鬼墨之主眼中有著冷色。

「真想買,當然是我開價,二十萬方,告訴你詳細情報。」孟川看著他說道。

「哼哼哼。」鬼墨之主氣急而笑。

二十萬方?

他修行這麼多年的積累也就過五十萬方,很多都是對自身有用的寶物。拿出近一半換一個情報,他瘋了么?

「你應該剛成六劫境,不太清楚。」鬼墨之主看著他,「我如今追隨的乃是七劫境大能『麟祖』,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三萬方買你一個情報。」

「鬼墨之主,恕我不奉陪了。還有,我這千山星陣法座座,未有我允許禁止陌生六劫境靠近三千萬里。」孟川說完,身影便直接消散了,他都懶得理會。

恐嚇的招數都用出來了。

自己可是來自滄元界,滄元祖師關於時空長河頂尖勢力的一些暗中規則都是有記載的,孟川也算心裡有譜。

六劫境們,的確很多都有『七劫境』靠山。

放眼整個時空長河,六劫境雖然較多,但七劫境就很少了,一共也就二三十位!所以每一位七劫境都算是一方『派系』,六劫境們大多都會依靠在某一個派系。如此有七劫境照顧,有整個派系照顧……行事也能更順,修行上也能得到種種助益。

對於七劫境大能而言,六劫境屬下也是很重要的幫手了。

在鬼墨之主看來,東寧城主一個新晉六劫境,應該還沒徹底追隨某位七劫境,沒大靠山,應該底氣不足,能嚇他一嚇。

「按滄元祖師所說,永恆樓雖然鬆散自由,但六劫境成員依舊稀少,永恆樓還是在乎每一位六劫境成員安危的。」孟川明白這點,等他渡劫功成,自然會上稟永恆樓,在永恆樓地位提升,也成為骨幹之一。地位提升,永恆樓是必須確定『渡劫功成』的。

「走了?」

鬼墨之主驚愕萬分,東寧城主就這麼消失了,將他扔在這了?

他可是六劫境大能。

「好,很好。」鬼墨之主盯著遠處的千山星,他再莽也不會衝進對方的老巢動手,對方老巢有陣法相助,去是送死。

「我記住你了。」鬼墨之主惱怒卻沒任何辦法,一揮袖,當即踏入時空長河離開三灣河系。

對鬼墨之主這等作風的,就該直接翻臉。若是好言相對,反而會有更多麻煩纏上來。

……

竹林,湖泊前。

一位白髮老者坐在那垂釣。

釣鉤之下的湖水中,隱隱顯現著不同時空,一位位修行者的畫面出現在湖泊中,但都不值得一釣。

「呼。」

遠處一名青衣女子飛了過來,降落下來後走了過來,臨近數丈外停下恭敬道:「界祖。」

界祖,整個時空長河威名遠播的恐怖存在。

「雨溪來了。」白髮老者笑看了眼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暗嘆。

界祖對她,如父親,如師尊,在她眼中是最偉大的存在,然而卻也臨近壽命大限了。

整個時空長河的元神七劫境僅有三位,界祖是其中之一,但他也抵擋不了時間。『壽命大限』的到來,他也只能接受。

「界祖,你讓我辦的事都已辦妥。」青衣女子恭敬道,「只是三少爺依舊有些不聽勸,所以我只能強行動手將他抓回去。」

「我庇護他數萬年,但我沒法永遠庇護他。」白髮老者點頭,「等我一死,怕就種種反噬而來。」

「界祖你一定能突破到八劫境的。」青衣女子連道。

「八劫境?」

白髮老者笑看著青衣女子,外界都傳說界祖臨近八劫境,可他自身才清楚看似已經很接近,實則依舊差的很遠!他隨意擺擺手,「好了,你退下吧。」

「是。」青衣女子乖乖退去。

白髮老者坐在那,依舊悠然垂釣,湖水中有無數時空無數人物。

「蒼盟的最新情報,有六劫境進入了魔山?」白髮老者有些驚訝,他年輕時也進入了蒼盟,也是如今蒼盟唯一的七劫境。

蒼盟,一個無比鬆散的組織,卻有七劫境大能,所以在整個時空長河都頗有名氣。

界祖實力太強大,蒼盟空間他都擁有部分掌控權,蒼盟空間內發生的一切事,蒼盟空間會主動記載,定期傳給界祖。

「東寧城主孟川,成魔山成員了?」白髮老者猜測,手中的釣竿,釣鉤卻是連接向一方時空。

湖水中,出現了千山星的孟川,出現了滄元界的孟川,出現了魔山中的孟川。

「還和我一樣也是蒼盟成員。」白髮老者輕輕一拎釣竿。

嘩。

一名白髮白衣男子直接從湖水中飛了出來,落在一旁地面上。

孟川有些茫然看向四周,看到了一名坐在那拿著釣竿的白髮老者,白髮老者普普通通,彷彿凡俗老人,笑吟吟看著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集 第18章 垂釣

8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