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 第20章 機緣和命令

第25集 第20章 機緣和命令

「跳出時間長河,回到過去,前往未來?」孟川喃喃低語,滄元祖師所遺留的寶藏、卷宗等等,至今依舊有部分是自己沒資格探查的。

關於八劫境,滄元祖師記載就極少。

顯然在滄元祖師看來,連六劫境都沒到,了解八劫境是沒任何意義的。

「過去已發生,自然不可更改。」界祖說道,「所謂回到過去,也只是旁觀者,比如觀看宇宙的誕生,觀看一些死去的八劫境大能的歷史。」

「死去的八劫境大能?」孟川疑惑。

「活著的八劫境大能,掌握自己過去未來,徹底跳出時空長河,旁人是無法觀看他過去的。」界祖說道,「而一旦死去,便沒了未來,自身也徹底落在那一段時空長河中,自然可以窺探他的過去。當然我們七劫境,是無法回到過去的。」

「相對於過去不可更改,未來卻是有無限可能。所以八劫境大能們更多是前往未來,或者前往其他宇宙。」界祖慨嘆道,「和他們相比,我們七劫境只是時空長河中的一條魚,依舊在河中游著,八劫境卻已經在岸上,可以選擇在未來進入河中,又或者直接前往其他河流。」

孟川微微點頭。

劫境之路,的確越往後差距越大。

自己面對七劫境,毫無反抗之力。而七劫境和八劫境,更是本質的區別。

「我很看好你。」界祖笑看著孟川,「天賦比刀劍客還高一籌,此生有望七劫境。將來你或許和我一樣,也要衝擊八劫境。」

「八劫境,晚輩如今還差得很遠。」孟川說道。

整個時空長河,一個時代都出不了一個八劫境,甚至十個時代也出不了一個,按照如今了解的支離破碎的訊息,誕生八劫境非常難。

孟川只想一步一個腳印,儘力做得最好,自己最緊要的是先度過第六次天劫。

「是很難。」

界祖輕聲道?「便是再給我十倍壽命,我也沒把握。」

一翻手界祖手中出現了一片金色葉子,一揮手?金色葉子飛向孟川。

「送你的?這是一位元神八劫境的傳承?名為《永恆之路》。」界祖說道,「受時空長河規則限制,你學了?這片葉子也就粉碎了。」

「元神八劫境傳承?」孟川吃驚?「這,這太貴重了。」

「對你貴重,對我不算什麼。」界祖不在乎道?「我曾刻意搜集過元神八劫境傳承?自然搜集過多種?贈與你一份只是小事。將來若是有機會?幫一幫我的兩個小輩『雨溪』和『風瀟』?幫一幫我的家鄉世界『永山界』。」

界祖要求很含糊?有機會就幫一幫,要幫到什麼樣的份上也沒要求,顯然全憑孟川心意。

如此要求,算很低了。

「謝前輩。」孟川依舊收下這份傳承,這恩情他自然會記下。

將來定會尋機會回報。

這份傳承?對自身還是很重要的。滄元祖師畢竟是肉身七劫境?元神一脈修行知之甚少?連《元神星辰》法門也是偶然得之。自己得到新的傳承?那麼便是兩門元神八劫境傳承在手,自己能得到更多指引。

「我也給你一點建議。」界祖笑看著孟川,「元神八劫境的傳承?可以學習,但不可完全遵循。每一個元神八劫境……都是開拓出自己的八劫境道路。」

「可以學習,不可完全遵循?」孟川有些明白了。

「也不知你將來能走多遠,我是看不到了。」界祖笑著,「罷罷罷,你我緣分便到此了。」

說完一拂袖。

孟川情不自禁跌入一旁的湖泊中。

「噗通。」

時空變幻。

……

千山星,依舊是靜室內。

時空扭曲,孟川憑空出現在這。

「我回來了?」孟川看著一切,靜室內的蒲團、燈盞、燃香……一切都沒變,彷彿剛才經歷的是一場夢。

孟川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金色葉子,這是界祖前輩贈與的一份傳承,顯然不是夢。

「真沒想到,我在靜室內修鍊,卻能得到一份機緣。」孟川有些感慨,機緣有時候就是如此,苦苦追尋不一定得到,踏實修鍊一樣機緣天降。

孟川這份機緣,有和界祖同為蒼盟成員的關係,更主要是他自身潛力得到界祖認同,臨近壽命大限的界祖,才願意結一份善緣。

「聽界祖意思,有機會讓我幫忙照顧他的兩個後輩和家鄉世界,界祖臨近大限了?」孟川微微點頭,「外界公開資料,界祖都已活了超過十八萬年了,是當代最年老的七劫境,的確可能離大限不遠。」

「這份傳承。」

孟川看著金色葉子,當即盤膝坐下,非常鄭重的取出一玉瓶,取出一枚丹藥服用,眼神都亮了些。

而後一縷元神念頭立即滲透進金色葉子。

「轟——」

頓時大量訊息湧入孟川腦海。

一門和《元神星辰》截然不同,但絲毫不遜色的傳承在孟川面前顯現。

******

在孟川接受元神八劫境傳承《永恆之路》時,伏遂正待在自己的那艘大船的一座殿廳內。

「黑山遺迹的名氣越來越大,消息傳到蒼盟之外,吸引到更多修行者了。」伏遂頗為興奮,消息一傳十十傳百,蒼盟內僅僅就那些修行者參加,可消息傳到外界后,外界也有修行者們慕名而來。

「我的家鄉真身,在生命世界,誰也無法徹底殺我。」

「這份大財富,我賺定了。」

伏遂很謹慎,每次賺一筆域外元晶都送到家鄉世界內,在外的真身攜帶寶物少的可憐。

賺點就送回去!除非八劫境大能出手,否則根本威脅不到家鄉真身。

「嘩。」

大船內時空發生扭曲。

伏遂臉色一變,有些驚慌看著前方,一道身影強行穿透時空,穿過這艘大船層層陣法壓制,直接來到了伏遂所在的這一殿廳內。

這是一名高瘦男子,有六臂,眼神冰冷。

他走到這裡,無形中便影響了整個大船,甚至影響到周圍萬億里範圍,萬億離範圍都變得幽暗了許多。

他目光落在伏遂身上,伏遂便感到莫名驚恐畏懼。

「許帝君。」伏遂恭敬萬分。

時空長河頂尖勢力『六方天』六位天帝之一的許帝君。

六方天,共六位天帝,許天帝排名最末,掌握了七劫境規則,沒修鍊出七劫境肉身。但依舊是時空長河排在前一百名的恐怖存在之一,伏遂連真正的六劫境都不是,且元神還是重傷,許帝君怕是一個眼神就能殺死伏遂了。

便是那位鬼墨之主,許帝君怕也是一拂袖,鬼墨之主就得化作齏粉。

「伏遂。」許帝君看著伏遂,冷漠道,「你所發現的黑山遺迹禍患無窮,根據『星樓會』共同簽訂的約定,我來傳達命令,從今天起,你不得送任何修行者進入黑山遺迹。」

「不得送任何修行者進去?」伏遂有些發矇。

那些修行者們很多還待在他的大船上,只有送一批進去,才會收到一批的域外元晶。很多域外元晶還沒收呢。

雖然他畏懼許帝君,可是這些域外元晶,是他活命的依靠啊。

「這是我發現的機緣,憑什麼不讓我進?」伏遂低聲道,面對許帝君,為了活命他依舊反駁。

「我來傳令,顯然下令的可不是我。」許帝君看著他,「是星樓會簽訂約定的那些大能們。」

「星樓會是什麼?」伏遂不甘心。

「整個時空長河超過一半的七劫境大能,共同簽下的約定。」許帝君淡漠道,「你可以不遵令,但你拒絕那一刻起,你的所有真身分身休想在生命世界之外出現,出現的一剎那……便會湮滅。」

伏遂有些發矇。

時空長河超過一半的七劫境大能?

這樣的決定,他能反抗?

以後出生命世界,就是死?

「我,我……」伏遂很不甘心。

「給我,你的答覆。」許帝君看著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集 第20章 機緣和命令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