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 第22章 安海王的落幕

第25集 第22章 安海王的落幕

「師尊。」安海王恭敬行禮。

秦五看著這個徒弟,曾經這個徒弟是他的驕傲,有望在李觀、洛棠、秦五他們三位之後成為元初山第四位尊者的,可卻是走錯了路。認為能吞下妖族的好處,不讓妖族佔到便宜。可最後依舊被妖族算計,若非孟川出手,安海王當初造成的危害還要更大。

「三百年期限已滿。」秦五冷聲道,「元初山允許你在人世間看一看走一走,三天後,你必須回到元初山,未得宗派允許,終生不得再下山。」

「是,弟子明白。」安海王微微躬身,接受了宗派的決定。

秦五看了看他,轉頭便走。

如今滄元界有孟川在,無形的領域便自然覆蓋整個滄元界,他不關注則罷,稍稍留心任何事都不可能瞞過孟川。安海王在人世間行走三天,秦五並不擔心會造成任何惡果。

「小七。」安海王看著晏燼。

晏燼卻冷漠看著安海王:「薛廷,我今日來,只是想問你,你可知錯,可後悔?」

直到此刻,晏燼都是不認這個父親的。

「哈哈哈。」安海王看著這個兒子,笑了起來,「我知什麼錯,后什麼悔?」

「你的子女們。」晏燼難掩怒氣,「還有我娘她們一個個無辜可憐人們,被你暗中刻意安排,淪落那般凄慘下場。我們所經歷的苦難,很多都是你一手造成,這些都是你的罪孽。」

安海王看著晏燼,淡然道:「如果你們從小享盡富貴,沒任何苦難,你如今能成封王神魔?你五哥當初能有那般成就?你能有如今成就,得感激年幼時的經歷。」

「感激?」晏燼氣急而笑,「真沒想到,三百年過去,你還如此瘋魔?我娘她們這些可憐人,你至今依舊不在乎?」

安海王平靜道:「你娘她們幾個凡人,犧牲自己,培養出你這個封王神魔,她們對人族是有貢獻的。比很多庸碌一輩子的凡人,貢獻要大得多。」

「真是死不悔改!」晏燼眼中有著怒氣,「薛廷,我苦修三百餘年,自創一套劍法,你且試試我這劍威力如何!」

話音一落,晏燼已然出招。

劍光耀眼奪目,劃過長空,已然出現在安海王胸口。

「哈哈哈。」安海王大笑著,赤手空拳接招。

晏燼也是頗有天賦,雖然無法在肉身生機巔峰期跨入尊者,但修行至今三百多年,恰逢元初山給弟子們的資源大大提升,又有孟川經常講道。晏燼如今實力雖然不及當初的『真武王』,技藝境界方面也是達到了洞天境中期。

他的劍法,汲取萬劍宗的經驗,又學了群星樓傳承,威力奇大。

然而交鋒片刻。

「嘭。」

晏燼撞擊在山腰上,山峰震顫,有宗派陣法守護才沒崩潰,卻也撞擊出了大坑,晏燼臉色蒼白躺在那,嘴角有著血跡。

「輸了?」晏燼有些難以接受。

安海王薛廷修鍊的時間,是比他長百年。但如今元初山的修行資源比過去強太多了,劫境大能『孟川』更是經常講道,在這樣環境下,晏燼認為自己應該能超越安海王。

「自創一門劍術,洞天境中期?能和我交手數十招已經很難得。」安海王平靜看著重傷的晏燼,淡漠道,「但我在世界間隙修鍊三百年,已達洞天後期,你依舊不是我對手。若是你五哥修鍊三百年,怕是能超過我吧,你還是差了些。」

「薛廷,你天賦是高,當初元初山也傾力栽培你,可你又做了什麼?」晏燼冷笑,「你鎮守城關是救了些人,可後來又被你殺了,甚至都殺了不少神魔。若不是孟川出手,你殺戮的神魔和凡人,還要多得多。」

安海王臉色微變。

這是他一直無法原諒自己的。

本以為能吞下妖族的好處,還能反擊妖族。最後卻真的中了『妖族』的招。

「你不擇手段,只為提升實力。」晏燼怒道,「甚至不擇手段來栽培你的子女們。可事實上,做人做事教導子女後輩,不能『不擇手段』。一切要走正道,若是走了歪道,道路都歪了,自然會偏差萬里。沒想到三百年,你依舊如此偏執。」

道路歪了?偏差萬里?

安海王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全身處處都猶如寒冰形成,已經不是正常人類的血肉之軀了。

「路偏了?」安海王默默自問,隨即沒說話,而是破空離去。

晏燼看著這幕,咬牙不甘,為他的那些親人們,為他的兄長姐妹們不甘,都因為這個瘋子,害了那麼多親人。

……

三日後。

行走人世間的安海王,又回到了元初山。

「師尊。」安海王又到了秦五面前。

「從今往後,未得宗派允許,你終生不得下山。」秦五冷漠看著他,原本安海王應該有大前途,卻落得如此下場。

「弟子在人世間走了三天,的確,這人世間比過去繁華多了,也精彩多了。」安海王微笑看著秦五,「這是我做夢都想要看到的世界,如今真看到了,師尊,你幫我告訴孟川,我很感激他,感激他完成了我最想要完成的夢。」

「師尊,還請告訴晏燼,我這一生,路的確走歪了。」安海王繼續說道,「甚至牽連了他,牽連了峰兒等很多人,或許我好好教導他們,他們也能像孟川一樣成長,一樣變得強大。」

「我這輩子,也走到盡頭了。師尊,辜負你的期待了。」

安海王恭敬行禮。

隨即抬頭,抬頭直起身子時,身體便已經開始潰散,化作塵埃徹底散去。

秦五默默看著這個徒弟,這個早就轉化為寒冰護衛的徒弟消散在眼前。

在庭院一邊,孟川憑空出現。

安海王的死去,孟川自然能感應到。

「安海王死了。」秦五說道,「臨死前倒是醒悟了。」

「他年幼凄慘,也見到人世間最黑暗的一面,性子變得扭曲。」孟川說道,「他自己性子扭曲,也影響了他的妻妾們、子女們,更害了大量凡人和神魔。他危害極大,不過鎮守安海關多年,也救了很多人。巡守世界間隙三百年,也有功。」

「有功,但有大過!」秦五道,「他辜負了元初山的栽培。」

「嗯。」

孟川看著秦五,「師尊,我近期會閉關,有重要事情你可以找我。否則不用打擾我了。」

「好。」秦五點頭。

「我給你準備的那份延壽寶物,你儘快服用。」孟川提醒道。

「不急。」秦五笑道,「我離壽命大限還有數百年,如果在大限前三年依舊不突破,再服用也不遲。」

秦五如今身份,雖然不清楚孟川準備的延壽奇珍準確價值,可也知道,能給尊者延壽的都無比珍貴。所以不願輕易使用。

「行吧。」面對師尊的固執,孟川也沒強迫。

他為族群,為宗派準備了很多,甚至為至交好友晏燼、閻赤桐他們都準備了禮物,為孫兒、外孫也準備了禮物。雖然遠不及『一萬方』珍貴,但也有大用途了。

當然這些也只是外物,不管是族群,還是個體,還是要看他們自己。

孟川轉身離去,開始更專心於閉關修鍊。

他有感覺,第六次天劫已經不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集 第22章 安海王的落幕

8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