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 第7章 界祖和白鳥館主

第26集 第7章 界祖和白鳥館主

白鳥館主微微點頭,他依舊平靜坐在那,但他身後卻有虛幻的白色飛禽出現,正是外顯的元神。

這一隻巨大的白鳥氣勢磅礴,但仔細看去卻有些萎靡不振,它的羽毛上沾染了很多黑點,一個個黑點猶如蝌蚪般扭動著欲要擴散,卻也遭到強行壓制。

「對我近戰實力影響不大。」白鳥館主平靜道,「我依舊能發揮出近乎巔峰實力,可時時刻刻的折磨,痛苦不堪,而且隨著時間它會緩慢擴散,即便我想盡辦法壓制,估計最多撐五六萬年。」

界祖聽了點點頭。

五六萬年?

白鳥館主非常年輕,修行至今也才過五萬年。以他的境界自然將肉身修鍊的很完美,壽命正常在十八萬年左右。如今因為元神之傷,活的時間都大減?

界祖仔細看著元神白鳥上的一個個蝌蚪般的黑點,雙眸更是隱隱有光芒流轉,許久才開口道:「館主,我曾見過類似的力量,但我無能為力。館主怕是得肉身達到八劫境,憑藉肉身孕養元神,輔助元神驅逐。又或者元神達到八劫境,才能自我驅逐這外來力量。」

「你也沒辦法?」白鳥館主輕輕嘆息,「整個時空長河,元神劫境以你為最強,你都沒辦法,怕是在時空長河內也找不到法子。」

「第八次天劫,考驗的也只是館主你的肉身。」界祖說道,「館主你即便元神之傷,應該也能渡劫。」

「嗯。」

白鳥館主點頭,「三萬年內,傷勢我能壓制,也有近乎巔峰實力,也有望渡劫成八劫境。但三萬年後……傷勢越加擴散,我實力降低,更開始影響肉身,渡劫都無望。只能苟延殘喘。然而僅僅三萬年內要成八劫境,實在是難。」

界祖微微點頭,是啊,太難了。

按照正常壽命,白鳥館主成八劫境希望都較低,更別說必須三萬年內突破了。

「或許找到一位元神八劫境,也能幫你。」界祖說道。

白鳥館主搖頭:「八劫境大能太過罕見,我的另一真身遊歷各地,至今也才遇數位,唯一遇到的一位元神八劫境還是敵人,就是中了他的招才如此。」

這一刻白鳥館主心情也有些複雜,能有機緣離開這一方時空長河,被攜帶著前往其他宇宙,甚至其他特殊之地……這本是好事,他也的確大開眼界,見識到更多,積累也更深厚。可也遇到更可怕的敵人,患了這元神之傷。

「館主,你的那位八劫境大能好友怎麼說?他的辦法應該更多。」界祖問道。

「他說的和你相似,靠自身成為八劫境,便可自我驅逐這力量。」白鳥館主說道,「靠外在,就需元神八劫境大能,又或者永恆存在。」

「永恆存在?」界祖聽的精神一震。

「即便對八劫境大能而言,永恆存在也只是傳說。」白鳥館主說道,「在其他宇宙等地方,都有永恆存在留下的一些傳說。八劫境大能們跨越時間,跨越宇宙去尋找永恆存在。但永恆存在若是不願見,便是永遠都見不到。」

「永遠都見不到?」界祖喃喃低語。

「眾多宇宙,一切時空,永恆存在也只寥寥數位。」白鳥館主說道,「眾多宇宙的八劫境大能們苦苦追尋,一生能見一次,都算是幸運了。」

界祖輕輕點頭:「原來所有宇宙時空,永恆存在也僅僅寥寥數位,我到今日才知道這些,也算解了些困惑。」

「對了,我們這一方時空長河,有哪些傳承確定是永恆存在所留嗎?」界祖問道。

「只知道《無量宇宙》《虛空圖錄》疑似永恆存在的傳承。」白鳥館主說道,「畢竟我們時空長河,以及其他宇宙的不少八劫境都看過這兩門傳承,都認為應該是永恆存在才能寫得出來。至於是不是?終究沒有得到永恆存在親自認定。」

「這兩門傳承?」界祖笑著點頭,「看來《虛空圖錄》都要多留幾份在家鄉,《無量宇宙》卻是整個時空長河也僅三份原本,沒法買了。」

《虛空圖錄》主要是講述空間規則,其他方面只是點到為止,所以七劫境大能看過的,就能重新書寫一份。所以數量還挺多。

《無量宇宙》不同,是以『無量』為核心,講述整個宇宙一切規則,要細緻磅礴百倍千倍,原本價值也高的匪夷所思。

除了第一份原本是從宇宙外而來,後面兩份原本都是漫長歲月,這方時空長河誕生的八劫境大能中,僅有的一位存在參悟后,付出極大心血才成功寫出,其他八劫境大能雖然都看過,但無法寫得出來。

「界祖,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白鳥館主說道,這次他來拜訪一是為了治療傷勢,二也是看望這位老前輩。

「沒什麼,將來有需要的時候,稍微幫幫我家鄉還有我那兩個小輩即可。」界祖笑道。

白鳥館主點頭。

「對了。」界祖鄭重道,「我必須提醒你,你必須小心萬星天帝。」

白鳥館主點頭:「界祖放心,我明白的,而且他威脅不了我。」

「也幸虧有你在,否則這個時代不知道變成什麼樣。」界祖想到什麼,「對了,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很有天賦的年輕人。將來或許也能成為你們白鳥館的一員大將。」

「哦?能讓界祖你如此誇讚,定是了不得。」白鳥館主笑道,「此人是誰?」

界祖一拂袖。

旁邊湖泊立即浮現了種種畫面,孟川在滄元界、千山星、坤雲秘境的畫面。

「他還有一尊真身在永恆樓時空長河總部,我無法窺伺。」界祖說道,「他是新晉的元神六劫境,修行至今僅僅兩千六百年。」

「兩千六百年,成元神六劫境?」白鳥館主也很驚訝,「當初我都花費了兩千九百年才成六劫境,而後得大機緣頓悟,方才早早成七劫境。」

「是啊,他成七劫境把握非常大。」界祖笑道,「推薦你一個七劫境種子,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

「謝了。」白鳥館主點頭。

「他如今還沒加入任何勢力,對各方勢力都提出要求——要去時空之谷,暫時還沒任何一方答應他,他修行歲月還是秘密,各方不太清楚他真正的潛力。」界祖笑道,「而且這小子還是滄元界出來的,滄元前輩的寶藏定會贈予他部分,他不缺寶物。所以沒足夠好處,他並不急著加入任何勢力。」

白鳥館主點頭:「原來如此,有如此天賦潛力,有滄元前輩的寶藏,定會一飛衝天。我今天就會去安排,邀請他加入我白鳥館。」

******

孟川的域外真身,這段時間一直在永恆樓時空長河總部參悟修行,並沒有急著回去,就是因為這裡更適合接待各方勢力邀請者。

「嗯?」

作為這座星辰洞府的主人,孟川生出感應,感應到有一位暗紅色皮膚高大男子降臨這座星辰,這高大男子有獨眼豎瞳,暗紅皮膚如岩石般粗糙,披著寬鬆衣袍,眼神俯瞰下彷彿看清一切奧秘。

「白鳥館副館主『熾陽館主』?」孟川大吃一驚。

白鳥館的真正主事人,便是熾陽館主。

至於『白鳥館主』乃是最高首領,是很少管事的,一心在修行上。熾陽館主則是辛苦管理所有事務,雖然如今只是半步七劫境,但藉助寶物足以匹敵真正的七劫境大能。以他擁有的實際權勢……更是時空長河權勢排在前十的大能者。

「如此大能,來見我?」孟川有些吃驚,立即出了靜室,來到洞府外。

熾陽館主站在那,觀察著孟川。

「東寧,見過熾陽館主。」孟川行禮道。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集 第7章 界祖和白鳥館主

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