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 第27章 繪畫

第26集 第27章 繪畫

洞府內,最主要的是一座靜室,靜室窗戶大開著。

盤膝坐著的孟川,透過窗戶,目光越過洞府院牆能清晰看到巍峨入雲的整個畫聖山。

「我參悟的圖,先以混洞一脈為主。」孟川很清醒,這方面積累最深,自然得花費更多心力。

三十三幅圖,蘊含混洞規則的一共有六幅,其中純粹混洞規則的僅有一幅。

孟川便觀看著那幅純粹的混洞圖。

從空間多層次角度觀看……

從平面角度觀看……

從雷霆一脈角度觀看……

不同角度的觀看這幅圖,孟川本身也是畫道天賦極高,能隱隱明白『山吳道君『為何這麼畫。至少在繪畫方面,孟川和山吳道君是有一些共鳴的。

這些感悟,和清泉山修鍊、觀看永恆秘寶大印相互印證,由在坤雲秘境『界府』的那一尊佔據大半元神本源的元神分身在十倍時間下進行推演,不同感悟的碰撞,自然衍生出許多感悟。

「這幅畫,畢竟是平面作畫。」

「我也試試作畫。」

孟川一念,元神世界凝練能量為物質,形成了一幅佔了大半靜室的白色紙張。

孟川伸手便握住一支筆,筆端自然凝墨,略一思忖,便落筆作畫。

先嘗試臨摹,然而臨摹時孟川卻感到很憋屈難受,繪畫了盞茶時間后,孟川便皺眉收起畫筆,面前巨大紙悄無聲息粉碎湮滅。

「境界差太多,不適合臨摹。就繪畫自己的感悟吧。」孟川又開始作畫,這一次將對混洞圖的感悟繪畫出來。

空想太多,和真正繪畫區別還是很大的。

孟川親手繪畫,對混洞圖理解也在加深。

「對,就是這樣。山吳道君就是將對混洞規則的感悟畫出來,才成了混洞圖。我也將自己的感悟畫出來。以畫比畫,更有助於參悟。」孟川越畫越來勁。

「分開畫。」

「不同角度的感悟,分成一幅幅。先畫虛空之域角度。」孟川沉浸在其中。

虛空之域的角度,孟川繪畫是盡情的大片大片塗抹,畫作彷彿一片多層次幽暗深淵。

虛空行走角度,繪畫是一道道線,無數線條詭異讓人心悸,彷彿引領走向絕望寂滅。

虛空掌控角度,卻是一段段的分割圖,越是往後,越是混沌幽暗。

粒子態角度,孟川掌握雷霆規則后是能進入粒子態,那是另一個角度觀看世界,從這一角度繪畫,畫卷是是無數的黑點。

雷霆規則角度,繪畫的是無數雷霆匯聚成的漩渦,漩渦欲要將一切吞噬。

這五幅畫第一次繪畫出來,孟川就耗費了三年時間,卻讓他有一種脫胎換骨之感,對混洞規則理解也更深,對空間規則感悟也透徹許多。

「沿著這五個角度,可以繪畫的更深入。」孟川沉浸其中。

……

暗星會,暗星空間的一座殿廳內,有一群成員在此處理情報。

「查一查東寧城主孟川,如今在哪?」一位高瘦長袍身影吩咐道。

「好。」

有擅長因果的六劫境成員進行查探。

孟川,作為暗星會名單上的第二等狩獵目標之一,每年都會查一次鎖定他所有分身的位置。通過位置,就能推測出孟川大概在做什麼。

是閉關修鍊?還是探索遺迹?還是進入某個神秘寶地?

一旦認定有劫掠價值,暗星會便會立即行動。

「他的諸多真身分身,分別在三灣河系、清泉島、時空之谷、山吳秘境,還有一尊分身一直在泰東河域的某座神秘之地,未曾移動過,泰東河域之前查探過,懷疑應該是坤雲秘境。」一位胖乎乎的大能者說道,在暗星空間內他身材還算正常,外界他真實肉身要龐大千萬倍不止,也邪惡得多。

「一直在修行,沒去任何遺迹、藏寶之地?」高瘦身影微微皺眉。

在各地修行的真身分身,肯定不會攜帶重寶,不值得他們動手。

「再查一查倉離。」高瘦長袍身影繼續吩咐。

倉離,也是暗星會盯上的狩獵目標,同樣位列第二等,暗星會無比確定倉離擁有大寶藏,只是倉離太滑溜,暗星會從未成功圍殺過,暗星會懷疑……倉離應該擁有推算未來的某種規則。

那位胖乎乎的大能者感應片刻,說道:「倉離的域外真身,已經離開時空之谷,如今……應該是在鳳巢祖地。」

「鳳凰一族的祖地?」廳內的其他成員們聽了都很吃驚。

「他一個外族去鳳巢?」

「鳳凰一族這麼看重他?」

這些成員們又羨慕又嫉妒,龍族和鳳凰一族是整個時空長河底蘊最深的兩大特殊生命族群,讓一個外人進入鳳凰一族祖地,肯定是主動送機緣。

「我的因果感應受到影響,但依舊能確定,他所在區域和鳳巢非常近,鳳巢祖地周圍是禁止外來者靠近的,所以十有**他就在鳳巢祖地內。」胖乎乎的大能者無比確定。

「鳳凰一族的『鳳鈺之主』和倉離關係非同一般,你的推測應該是對的。」高瘦長袍身影點頭道。

……

時間流逝,孟川自抵達畫聖山真實修鍊時間已有一百二十五年。

孟川一直沉浸在修鍊中,清泉島參悟時空運轉規則、滄元界內參悟永恆秘寶規則,二者印證,令孟川從各個角度參悟《混洞圖》。

每個角度的感悟,都繪畫出來。

坤雲秘境界府的環境,令元神空靈,十倍時間讓孟川有更多時間參悟琢磨。

一幅幅畫,孟川樂此不疲。

「從粒子態角度,世界也同樣變化莫測。」坤雲秘境界府內,孟川的元神分身變化作了一道閃電,以粒子態模樣存在,並且將自身當成一個微小的粒子觀看世界。在這種角度,房屋變得比太陽星還龐大百倍千倍,是由無數粒子構成。一粒塵埃都宛如星辰,塵埃星辰也是無數粒子組成。

「所以筆畫應該再變一變。」畫聖山腳下的洞府內,靜室中的孟川再度落筆。

這一次的每一筆,看似一個點,但每一個點都有『遊動』的感覺,都帶了一點尾巴。

一個點,多點尾巴,就宛如蝌蚪。

和畫聖山『混洞圖』上的無數蝌蚪就很相似了,只是孟川沒『混洞圖』上的無數蝌蚪複雜,他繪畫的變化要少些,一個簡化的蝌蚪,僅有一個點和一個尾巴構成。點或大或小,彼此距離可近可遠。尾巴也或細或粗,或長或短,方向也有變化。

無數簡化蝌蚪組成的圖畫,開始逐漸影響時空,也隱隱化作黑暗漩渦。

孟川卻恍若未覺,沉浸在繪畫中。

這幅圖隨著創作,對時空影響越來越大,無數簡化蝌蚪彷彿在遊動,形成的黑暗漩渦開始吞噬周圍。

「嘭。」畫作徹底炸開,普通畫紙已經無法承載這樣的圖了。

孟川愣愣坐在那,眼眸中卻有無數蝌蚪在遊走。

「這是……另一種六劫境規則?」孟川腦海中轟隆作響,一種六劫境規徹底成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集 第27章 繪畫

8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