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二十章 接連離開

第三集 第二十章 接連離開

玉陽宮。

「真沒想到,你們柳家竟然能有後輩覺醒鳳凰神體血脈。」南雲侯面白無須,笑容謙和,彷彿一個普通的讀書人,「說起來,公孫家都已經有五百年沒有人覺醒鳳凰神體血脈了,算上柳七月,如今天下間擁有鳳凰血脈的兩位都不是公孫家的,還真是世事難料。」

柳夜白坐在一旁,笑看著身旁的女兒柳七月一眼,隨即說道:「我柳家在我祖母一代曾和公孫家聯姻。」

「我知道。」

南雲侯點頭,「公孫家為了他們家的鳳凰血脈,過去都禁止和外界通婚,因為數百年沒後輩覺醒,加上妖族的威脅,公孫家才開始和外界通婚。哈哈,這一通婚……就給我人族帶來了兩位鳳凰神體的神魔。」

「我能成神魔嗎?」柳七月卻忍不住道,「我去年才悟出合一境。」

「十六歲悟出合一境,還算不錯。」南雲侯點頭道,「你儘管放心,元初山要栽培你成為神魔,你就一定能成。」

「七月,既然你覺醒出鳳凰血脈,就該成神魔。」柳夜白也說道。

南雲侯繼續道:「你覺醒鳳凰神體血脈的消息,早已傳到元初山,元初山已經派人正在趕來。今天就能抵達東寧府!到時候你就得離開,前往元初山了。」

「今天就走?」柳七月感覺一切太突然。

「對。」南雲侯點頭道,「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東寧府,元初山也不可能派遣強大的神魔保護你一人。所以你立即進入元初山,是最安全的。」

柳夜白也說道:「七月,覺醒鳳凰血脈,你就得好好修鍊,讓自己變得強大。」

「嗯。」柳七月鄭重點頭。

親眼看到妖族入侵時,她就極度渴望變強,去對付那些妖族。

……

孟川和父親來到了玉陽宮。

「孟公子,請在這邊稍待。侯爺正在見晏公子。」有老者引領,孟川、孟大江只能到一旁等待,也看到旁邊一座亭子內坐著的柳夜白、柳七月。

「阿川。」柳七月更是驚喜,妖族入侵后,她還沒真正和孟川碰面。之前孟川在烈陽道院斬殺了兩名妖族大統領后,又將毒潭妖王引走,一路逃竄……至於柳七月則是很快被帶到玉陽宮,他們倆一直沒能在一起說幾句話。

「七月。」孟川也開心連跑過去,「你還好嗎?之前在烈陽道院看你似乎受傷挺重。」

「就是施展禁術時間長了些。」柳七月微笑搖搖頭,「只要歇息一個月就能恢復了。」

孟川微微點頭。

「阿川,我,我……」柳七月有些不舍低聲道,「我今天可能就要離開東寧府了。」

「今天離開東寧府?」孟川驚訝,他回憶起來,柳七月曾經射出的那帶著火焰的箭矢。

「怎麼突然要離開?」孟大江也忍不住道,七月很小就來到鏡湖孟府,這麼多年來,七月就彷彿自家孩子一般,孟大江也很不舍。

柳夜白則說道:「七月她覺醒了鳳凰神體血脈,元初山要立即將她接走,以後她會在元初山修鍊。」

「覺醒鳳凰血脈,進元初山?」孟大江有些驚愕。

他當然知道鳳凰血脈。

神體有很多種,像『雷霆一類神體』普遍都很厲害修鍊也很難,其中最頂尖的雷霆神體修行堪稱苛刻。可是鳳凰神體卻更加苛刻,外人根本沒法修鍊,唯有覺醒鳳凰血脈者才能修鍊。這導致修鍊鳳凰神體的神魔極為罕見,被稱作鳳凰家族的『公孫家』都五百年沒有後輩覺醒血脈了。

天下間,如今僅有一位鳳凰神體神魔,柳七月也將會是第二位。

「能進元初山,是我們都夢寐以求的。」孟大江緊跟著就反應過來,笑看著柳七月,「我們得為七月感到高興。」

「阿川。」柳七月很不舍孟川。

「今年臘月我也會進元初山的。」孟川笑道,「到時候我們就能相見了。」

「嗯。」柳七月點頭,只是心中還是有太多不舍。

……

孟川和柳七月在聊著的時候,而廳內,南雲侯正在和晏燼說著。

「這次,安海王在你身上封下的劍印,拯救了整個東寧府。」南雲侯感慨道,「這就是緣分,你若是不在東寧府,東寧府怕是真的要被妖族屠滅了。」

晏燼站在那,乖乖聽著。

「但是妖族這次入侵失敗,定會仔細查探原因。」南雲侯說道,「安海王一直坐鎮安海關,加上那『天劫劍』的威勢只有安海王親自施展的一兩成。所以妖族那邊很容易推斷……這應該只是安海王的一道劍印。而封印劍印很艱難,需要付出很大代價。安海王也僅僅在幾個子女身上封印了劍印。」

「安海王七個子女,五個都成了神魔。只有年齡最小的兩個還是凡俗,老六在安海關內修行,唯有你來到了東寧府。」南雲侯說道,「雖然你身份保密,但以妖族的力量還是有可能查出來的。一旦查出你是安海王的兒子,派遣天妖門來刺殺是很正常的。所以你必須得離開東寧府。」

「離開?」晏燼一愣。

「你在這可能會死。」南雲侯說道,「你可以隨我去州城,在我的地方,自然能保你安全。你也可以返回安海關!在安海關就更無須擔心了。」

「不。」

晏燼搖頭,「我不去安海關,也不想去州城。」

南雲侯皺眉:「你怎麼這麼不懂事?」

「侯爺放心,我會離開東寧府。妖族沒那麼容易找到我。」晏燼說道。

「你……」南雲侯搖頭,想起書信中記載,這位安海王家的七公子性子孤僻偏激,還真是如此。

「這樣吧,你今年應該要參加元初山入門考核吧?」南雲侯問道。

「是。」晏燼點頭。

元初山規矩森嚴,除非真的是絕世奇才,才會被邀請進入。其他一律都是要參加入門考核。甭管是安海王的孩子,還是大周王朝的皇子,一律如此。實力不夠一律被淘汰。

柳七月的『鳳凰血脈』是如今這天下間第二位擁有鳳凰血脈的,自然無需考核,元初山立即收入。

而晏燼,還是得考核。

「這樣,你直接去元初城,等臘月的時候,可以直接參加元初山考核。」南雲侯說道。

晏燼思考了下,點頭道:「好。」

他不喜安海關,更不喜州城。

因為這兩個地方……都有安海王家的大量族人。

「今天就有元初山的人來接柳七月,到時候你可以順道一起去元初城。」南雲侯微笑道。

「是。」晏燼點頭。

……

片刻后。

孟大江、孟川父子倆來拜見南雲侯。

「南雲侯。」孟川一看到南雲侯,心頭就暗驚。

他的感應無往不利,可是在他感應中,『南雲侯』竟然完全不存在!甚至同處在一廳內,在十丈範圍之內,十丈範圍領域都根本『感應』不到南雲侯。

唯有肉眼能看見。

如此詭異情況,讓孟川心驚,也明白一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的感應雖然特殊神秘,但顯然在南雲侯面前就毫無用處了。」對方終究是吳州數一數二的恐怖神魔,自己的『感應』手段完全失效也能理解。

「拜見侯爺。」孟大江、孟川都行禮。

「都坐。」南雲侯吩咐道,同時好奇看著孟川,待得孟川坐下后,他才問道,「孟川,我聽說你在烈陽道院,接連斬殺了兩名妖族大統領?」

「是。」孟川立即應道。

「你可是達到了『刀意』之境?」南雲侯追問道。

身心技合一,為第一重『合一』境。

刀劍等技藝形成獨特的『勢』,威力大增,更能引領天地之力,『勢』境也是第二重大境界。

而若是更進一步,刀勢渾然一體,孕養出屬於自身的『刀意』,刀意玄之又玄,神秘莫測,許多神魔一輩子都是在追求『意』境的力量。而『刀意』也是刀法的第三重大境界。

「沒有,我還沒悟出刀意。」孟川連說道。

「哦。」南雲侯略有些失望。

聽說東寧府有一個年輕人孟川,一刀就斬殺妖族大統領,還接連斬殺兩位。

南雲侯第一反應,就是孟川應該悟出了『刀意』,達到刀法第三重大境界。十八歲就悟出『刀意』,那的確是驚動元初山的絕世奇才,可以立即召入,都無需參加入門考核。

可惜……

自己想多了。

「那你怎麼殺的妖族大統領?」南雲侯疑惑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集 第二十章 接連離開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