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 第47章 時空長河各方的關注

第26集 第47章 時空長河各方的關注

高近萬億里的黑色岩石巨人俯瞰著渺小的魔眼會主,卻無比震怒。

孟川,是他的獵物!

孟川身上如今擁有一份八劫境秘寶陣圖『十方輪迴陣圖』,這本就是暗星會主的東西,同時孟川還有更珍貴的九煉塔賜予的寶物!暗星會主本以為,這些寶物都要落到自己手裡了,自己將狠狠賺一筆。如今魔眼會主突然插手……讓他的謀劃一下子成了空。

那麼多寶物!暗星會主怎會甘心?

「魔眼!」黑色岩石巨人聲音轟隆隆,回蕩在周圍一片時空,處處都在震顫,甚至較近處的一些荒蕪星辰,都直接震得粉碎。

巍峨的黑色岩石巨人,眼眸中滿是怒火,盯著魔眼會主,咬牙低沉道:「魔眼!你當真要阻我?」

「不是很明顯嗎?」魔眼會主咧嘴笑著,「我出現在這,自然是幫東寧的。」

「魔眼,我一直避讓著你,你卻來壞我的事!」黑色岩石巨人轟隆怒道,他是有自知之明的,雖然『物質規則』為根基修鍊的肉身,橫衝直撞。但他都會盡量避著那些頂尖七劫境們,因為那些頂尖七劫境們境界比他高,就算毀不掉他的肉身,也能欺負他戲耍他。

被當成傻子一般戲耍,是很丟臉的事,暗星會主自然會盡量避免衝突。

而論境界之高,早在八萬多年前,就已經是當代最強肉身劫境的『暗星會主』,那時候就是頂尖七劫境。雖然曾徹底銷聲匿跡,放棄一切勢力,復出后也低調的很。但對規則的參悟理解,是只會提升,不會降低的!魔眼會主境界方面,只會比八萬多年前高一大截。

就算他復出后,從來沒展露過頂尖七劫境戰力,但任何勢力依舊忌憚他。

比如這一次……

隔絕時空的陣法,足以攔截絕大部分七劫境,可魔眼會主一邁步,就進來了!『時空『方面的造詣讓暗星會主都有些心顫。顯然對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壞你的事?」魔眼會主搖頭,「是你在以大欺小,你明知道東寧和我有交情,你還以大欺小偷襲他,我怎能容忍?」

暗星會主震怒,一時間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什麼!

交情?

什麼鬼話!

整個時空長河,誰不知道魔眼會主不在乎感情,只在乎實實在在的利益。若說暗星會主陰險無恥,那魔眼會主都算是魔頭性子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手段要可怕得多。

這樣的魔頭,說交情?

……

七劫境大能們會透過因果,自然鎖定其他修行者的位置。這純粹是本能的感應。

平常他們是完全無視的,只有一些特殊情況,才會引起他們關注。

比如兩位七劫境相聚?

比如某位七劫境,進入宇宙的一處特殊之地?

只有類似的特殊情況,他們才會警惕關注!至於其他七劫境們召見六劫境們,這種事情不計其數,他們本能的就會忽略。所以像暗星會主和孟川相遇,即便是能感應到……七劫境們也會忽略過去,這種小事根本不值得他們關注。

但是……魔眼會主和暗星會主相聚了?

一個無利不起早,境界之高在時空長河絕對能排在前五的存在,另一個陰險無恥喜偷襲?他們相聚為的什麼?

「嗯?」

原界首領正觀察著面前懸浮的銀色立方體,有所感應,轉頭遙遙看了過去。

目光順著因果,瞬間抵達東太河域,窺伺到了東太河域正發生的一切。

「魔眼和暗星?」原界首領冷笑了下,「魔眼行事走一步算百步,狠辣之極,怎麼會理會暗星那蠢貨?」

界祖老去,等界祖一死。

原界首領便是時空長河僅有的一位『元神頂尖七劫境』,他憑藉元神劫境的特殊,野心膨脹,一直在和白鳥館、六方天斗。整個時空長河能被他放在眼裡的沒幾個……魔眼會主毫無疑問是其中一個,畢竟八萬多年前,魔眼就是頂尖七劫境了,誰敢小覷?

暗星會主,只會做些陰險卑鄙之事,原界首領是不太瞧得起的。

有本事,像他一樣直接去搶白鳥館、六方天的!只會算計一些六劫境,算什麼玩意?

「魔眼在幫那個六劫境?他叫……」原界首領一念便迅速了解到情報,「東寧城主孟川,是滄元前輩家鄉後人。」

……

「孟川?魔眼給孟川出頭?」一條盤踞的青龍,看著面前顯現的畫面。

青龍館主,雖然是半步七劫境,也無法憑自身實力隔著遙遠的時空觀看到東太河域發生的事,但他寶物多啊。

作為當代龍族首領,青龍館主就是寶物多!白鳥館的底蘊,一半都是靠龍族在撐!也讓萬星天帝很羨慕,他羨慕也沒用,青龍館主是無比忠誠於白鳥館主的。

「暗星會主沒能瞬間弄死孟川,孟川難道是巔峰六劫境?」青龍館主暗道,「得仔細查查。」

……

「魔眼會主和暗星會主鬥上了?」

時空長河中一位位強橫存在,或是靠自身實力,或是靠寶物,很多都注意到了這幕。

二十餘位七劫境,論人脈最強的百花府主,論靠山最硬的桃江主人,還有陰影之主、東冥之主、雪虹宮主……大半七劫境們都注意到了,他們很多都是第一次認識了孟川。

「哈哈哈,暗星啊暗星,做事又出了紕漏。」在一座秘境內,一位滿是皺紋的老農正在勤勤懇懇種樹,此刻抬頭瞥了眼,不由笑了笑,「說過他那麼多次,還是貪那些偷襲賺來的好處。」

「不過能讓魔眼出手。」

老農看向了孟川,「這個年輕小輩定是不凡。」

在他觀看時,很輕易看到了之前發生的一切。

「巔峰六劫境?」

「才修行了五千三百九十三年?」老農眉毛一掀,「潛力不凡吶。」

至於孟川施展『時空領域』,所證明他擁有的時空類秘寶,這老農根本沒放在眼裡,他指縫裡漏一點,都不止那些了。

「魔眼,走一步算百步的性子,狡猾之極,出手定有原因。」老農觀看著孟川,一眼看到孟川的過去,看到了滄元界的歷史,「滄元的家鄉?滄元界倒是出人才。」

跟著老農又隨意看向孟川的一個個未來。

「以他修行速度,怕是至少也是七劫境。」老農隨意看著。

可漸漸的,他臉色變了。

「什麼?」

老農臉色鄭重。

整個時空長河幾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唯一能威脅他的僅有白鳥館主,以及那些不在這時代現身的八劫境大能們。

「這個年輕小輩,潛力比陰影、原界他們兩位還恐怖?」老農心中發緊,陰影之主和原界首領,修行歲月都較短且如今都是頂尖七劫境,他們兩位都是和老農為敵的,陰影之主是徹底站在白鳥館主那邊,而原界首領卻是誰都不服!誰都敢斗!

如果說魔眼會主走一步算百步。

老農算計要恐怖得多,整個時空長河的大勢,都在他無形控制下,若非白鳥館主,一切都將他是棋子。

……

白鳥館主在靜室內修行,抵抗著元神傷勢的折磨,蒼白面孔微微抬頭看了眼,露出一絲笑意:「界祖前輩的眼光果真毒辣,轉眼,孟川都已是巔峰六劫境。以他的年齡……成七劫境也不遠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集 第47章 時空長河各方的關注

8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