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 第19章 東寧城主和黑魔殿主

第27集 第19章 東寧城主和黑魔殿主

孟川觀察著眼前這位俊美男子,他是當代七劫境中最俊美的一位,生命氣息帶著自然的魅惑,任何看到他的都會情不自禁生出好感,孟川達到元神七劫境層次,甚至一眼能夠看到他身上滔天的血色罪孽,可依舊受到影響,生命本能產生好感。

即便血色罪孽籠罩,離虹之主也彷彿罪孽中的『潔白』。

「這麼詭異?明明是整個時空長河罪孽最深重的,連我都會受影響,對他產生好感?」孟川能清醒意識到被影響了,越加警醒,「不愧是執掌黑魔殿超過十萬年的最可怕魔頭。」

孟川初見黑魔殿主很吃驚。

但離虹之主情緒更加複雜,本來是要動手的,可看到孟川竟然是元神七劫境,所有計劃作廢。

「前些年,東寧你還是巔峰六劫境,這一轉眼竟已是七劫境。」離虹之主表面上絲毫不亂,笑容中的魅惑更加驚人,「當代第四位元神七劫境,真是了不得!」

「堂堂黑魔殿主,來我這,就為了誇我幾句?」孟川卻是冷聲道。

「我並無惡意。」離虹之主笑道,頗為親切。

「沒惡意?」孟川看著他,「黑魔殿主你剛才隔著數億里喚我出來,聲音響徹整個千山星,千山星上所有生命都聽到了,一片恐慌。你現在說,沒有惡意?」

離虹之主輕輕搖頭:「不瞞你,我這次來是為了我黑魔殿『火雲魔主』,他沒得罪你,甚至討好你,都被你斬殺了域外真身。這未免有些欺負我黑魔殿了,所以我來瞧瞧,到底是誰這麼大膽。這一瞧,卻發現東寧你竟然已經成為元神七劫境,既然是元神七劫境動手,殺一個六劫境自然是不值一提。」

……

滿是皺紋的老農坐在果樹下,啃著果子,遙遙看著千山星一帶時空區域,看著孟川和黑魔殿主。

對他而言,整個時空長河需要警惕的修行者排序,孟川是有資格排在第二的,黑魔殿主在老農心中地位更是特殊,如今二者碰面……老農自然立即遙遙觀看。

「離虹之主,可是很能隱忍的。」老農啃著果子,笑眯眯,「當年我那麼逼他,他都隱忍,還給我賠禮。」

黑魔殿主崛起太早了。

成七劫境都超過十萬年,早早站在時空長河頂端,他成七劫境時,萬星天帝、白鳥館主還沒出生呢。

萬星天帝在六劫境時,也是頗有天賦,也得到像界祖、百花府主等前輩的栽培,自身也有大機緣。黑魔殿主對待同層次的『七劫境』們溫和親切隱忍,但是對待弱小們卻是狠辣無情。他當時曾派一名『巔峰六劫境』出手,劫掠了萬星天帝,奪了萬星天帝的一份大機緣好處。

自此,雙方結下仇怨。

等萬星天帝成為七劫境后,雙方依舊關係很僵。等萬星天帝成半步八劫境后,全面威逼……離虹之主從頭到尾沒有任何反擊,按理說堂堂七劫境大能,有真身在家鄉世界,域外真身也可以躲在黑魔殿總部,真逼急了,翻臉又如何?原界首領不就一個斗白鳥館、六方天兩大勢力?離虹之主就是忍著,並且還登門去賠禮……

面對怎麼欺負都不還手,還各種賠禮的七劫境,萬星天帝在壓榨了離虹之主大半財富后,也就罷手了。

……

「孟川成七劫境了?」魔眼會主一直很關注孟川,隨時準備再結『善緣』。

所以當感應到孟川和黑魔殿主在一起,便立即透過時空遙遙一看,好準備出手相助。

這一看,才發現孟川成了元神七劫境。

「最近些年,孟川一直在白鳥館,在混沌濁河修行,我都沒法窺伺,誰想成元神七劫境了。」魔眼會主很驚嘆,混沌濁河環境太特殊,他也無法窺伺。至於白鳥館總部,他也只知道孟川一直在那,同樣無法窺伺。

數十年沒注意,再一注意,成元神七劫境了?

「嘖嘖,以孟川的性子,定是厭惡那黑魔殿,黑魔殿主這次怕是得吃癟。」魔眼會主樂滋滋看著。

魔眼會主,行事狠辣魔性,只看利益,連手下都畏懼他,其他七劫境們也忌憚他。但他對時空長河無數弱小修行者,真沒在意過。

黑魔殿主卻是截然相反,充滿驚人的親和力,手下們都很敬畏信服他,結交一位位七劫境,輕易不會為敵。但他對弱小卻是殘酷無情,透過黑魔殿,肆意屠戮無數弱小,黑魔殿成員們也是要層層上交好處,最終大量資源也到了他的手中。

弱小修行者寶物或許很少,可整個時空長河收割,層層上交到了他手裡,就很驚人了。

……

「黑魔殿主,到了千山星?」白鳥館乃是孟川所屬勢力,青龍館主第一時間關注。

「離虹之主和東寧城主?」影魔之主成為七劫境后,是如今白鳥館最主要戰力,他自然遙遙關注,好出手幫助自家人。

「元神七劫境?」

青龍館主、影魔之主都發現了這點,又驚又喜,驚喜白鳥館實力大增,多了一員元神七劫境大將。

「館主,東寧成元神七劫境了。」影魔之主立即傳音聯繫白鳥館主。

「我早知道了,只是東寧未曾渡劫,沒讓我公開。」白鳥館主回應。

「還沒渡劫?」影魔之主瞭然,現在高興還是太早了啊,「他和離虹之主的事,我們要插手嗎?」

「東寧足以應對一切,如果需要我們插手,我們再插手。」白鳥館主說道,「只是以我對離虹之主的了解,他太能忍了!東寧又是元神七劫境,離虹之主一定會盡量緩和,盡量隱忍。」

影魔之主也笑了:「我怕東寧會吃虧。」

離虹之主隱忍陰險,又執掌『黑魔殿』,黑魔殿和永恆樓可是同層次的,隱忍不代表離虹之主手段弱。他手段太陰狠,所以很多七劫境們也忌憚,不願真和他斗下去。

「元神七劫境,沒那麼容易吃虧。」白鳥館主說道,「真吃虧了,還有我們。」

「嗯。」影魔之主遙遙看著,臉上浮現笑容,白鳥館多一位元神七劫境,應對萬星天帝的威脅,他也覺得輕鬆不少。

……

「成七劫境了?」和孟川結怨的暗星會主,也關注黑魔殿主和孟川的碰面。

這一看他嚇得一跳,這麼快成元神七劫境?

「最近氣運不佳啊。」暗星會主暗暗嘀咕,「得謹慎些了。」

他倒是不怕。

成元神七劫境,能奈他何?能讓他忌憚的,只有那兩位半步八劫境。

******

孟川和黑魔殿主相遇,剛開始也僅僅萬星天帝、魔眼會主、青龍館主、影魔之主、暗星會主等少數幾位關注,然而隨著『孟川成元神七劫境』這爆炸性的消息傳播,七劫境大能們一個又一個開始遙遙關注,連界祖也得知了消息。

新的一位元神七劫境誕生了?這消息太有震撼性,一位元神七劫境對時空長河局勢影響太大了。

「一位位七劫境大能,都在關注這裡?」孟川透過本源領域,能感知到一些透過時空遙遙的窺伺。徹底掌握時間、空間的白鳥館主、萬星天帝的窺伺,孟川還無法感知。但其他的七劫境們的感知,在本源領域範圍內還是會留下痕迹。

來自時空長河各地的,孟川能感知到三十五道窺伺!其中應該有七劫境、半步七劫境。

離虹之主同樣能感知遙遠時空的一道道窺伺。

「我身為元神七劫境,殺黑魔殿一個六劫境成員,不值一提?」孟川看著他,「那如果我沒有突破,依舊是巔峰六劫境呢?」

「時空長河,生命本就分不同層次。」離虹之主微笑解釋,「一名六劫境,就敢隨意殺我黑魔殿成員,自然得付出代價。至於七劫境出手,自然不同,那火雲魔主冒犯到你,是他該死。」

孟川點頭:「我明白了,如果我今天依舊是巔峰六劫境,就得付出足夠代價了吧。」

離虹之主微微皺眉。

他在緩和,孟川卻是故意挑釁。

「六劫境,是得付出代價,這是規矩。」離虹之主皺眉說道。

「我一個元神分身,滅了也不心疼,算不上代價。」孟川看著離虹之主,「你堂堂黑魔殿主,大張旗鼓過來,你想讓我付出什麼代價?」

「沒有做的事,沒必要多說吧。」離虹之主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是能魅惑心靈意志的,如果不是心懷敵意,一般都會和他關係緩和。

「當然得說。」

孟川盯著他,「你大張旗鼓來挑釁,要懲戒我,讓我付出代價。如今發現我實力強了,就當沒這麼回事了?有這麼好的事?」

離虹之主看著孟川。

「孟川,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離虹之主臉色沉下來。

「面子?你堂堂黑魔殿首領,整個時空長河罪孽最深重的大魔頭,和我談面子?」孟川說道,「你這種魔頭,在我這,從來沒面子。」

離虹之主臉色陰沉如水。

他是能忍。

但指著他鼻子罵的,還讓他忍的只有那兩位半步八劫境。

而且『萬星天帝』當初的欺辱,離虹之主這麼多年一直沒忘。他憋屈了太久了,特別在『時空規則』掌握了過去、現在、未來,達到最終突破的瓶頸后,他更不想忍了。他覺得……一些刺激,能夠讓他更有望突破瓶頸,掌握時間規則。

到時候他就是整個時空長河,新的半步八劫境!

「你在挑釁我。」離虹之主看著孟川,「我勸你清醒點,你只是一個新晉七劫境。」

「終於忍不住了?」

孟川嗤笑一聲,「那你就試試我這新晉七劫境的手段。」

說著孟川遙遙一伸手,一幽暗巨大手掌出現,直接拍向了離虹之主。

離虹之主見狀,眼中泛起一縷血光,殺意第一次顯現:「看來我低調太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集 第19章 東寧城主和黑魔殿主

9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