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 第7章 再抵畫聖山

第28集 第7章 再抵畫聖山

「天帝過譽了。」孟川平靜道。

萬星天帝看著孟川,搖頭道:「東寧,別拒絕的那麼乾脆。時間是很有魔力的,今日你做出決定,在一萬年後、三萬年後,你的想法恐怕就不一樣了。」

孟川微微一怔。

是,時間在變,修行者也會變。

「將來你有需要了,比如修行道路上需要我幫忙了,儘管開口。」萬星天帝依舊熱情,「每個七劫境都不是為了其他大能而活,都是有自己的修行路。白鳥館主即便對你有恩情,恩情終有一個限度,不可為了些許人情,耽擱了自身修行。」

「我這番話,你仔細思量便是。」萬星天帝微笑道,「我的洞府,隨時歡迎東寧你前往。」

「謝天帝了。」孟川客氣道,對方主動示好,還是要給對方面子的。

萬星天帝微微點頭,這尊化身已然離去。

孟川站在原地若有所思,他能感覺到萬星天帝的結交之意,善意很明顯。

「送上如此重禮,圖謀怕是不小。」孟川面色鄭重。

凡俗都語: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萬星天帝主動送禮,僅僅只為『交友』?萬星天帝可是能看到未來的,七劫境大能的一條條未來線他都能看到,他送『上千萬方』的禮物,圖謀肯定遠遠超越『上千萬方』。

白鳥館主是己方勢力首領,當初送重禮時說的很清楚——不會讓孟川為難,有這一前提,孟川才會接下。當時自己還僅僅只是六劫境,白鳥館主所贈寶物都是元神一脈的重寶,價值比萬星天帝送的要高不少。

萬星天帝說得含糊不清,要求都沒明確,孟川豈敢收?

人情債,最難還。

「白鳥館主行事光明磊落,萬星天帝看似熱忱,實則欲以因果來束縛於我。」孟川單單因為這點就不喜萬星天帝,「也罷,無需想太多,自身實力越強,便能抵擋更大的風雨,該去畫聖山修行了。」

******

山吳秘境,畫聖山。

「見過東寧城主。」黑袍瘦削老者頗為恭敬行禮,他便是負責鎮守山吳秘境的元神六劫境毒眸大師。

「毒眸大師。」孟川觀察著對方。

「城主稱呼我毒眸即可。」黑袍瘦削老者謙遜道,「上次城主來山吳秘境還是六劫境,轉眼已是七劫境大能,毒眸佩服。」

毒眸大師早就掌握三種六劫境規則,困在最終瓶頸。然而東寧城主修行歲月短暫,先悟空間規則,再執掌混洞規則,都已然成七劫境大能了。這讓毒眸大師頗為羨慕,他遭到黑魔殿瘋狂報復,即便諸多元神分身聚散由心,依舊異種之力滲透每一個元神分身,除非自身元神蛻變到七劫境層次,元神強大後主動排斥異種之力,否則除了黑魔殿誰都沒法救他。

孟川如今實力大增,所在之處,本源領域自然蔓延開,第一眼就察覺到黑袍瘦削老者元神分身上糾纏的詭異之力。

「你的傷勢?」孟川看著他。

「是夢魘殿主親自出手。」黑袍瘦削老者說道,「動用的是傳說中『夢魘殿』蘊含的詭異之力,百花府主幫我請界祖幫忙……也無法驅逐這夢魘殿詭異之力。」

「哦?可否讓我瞧瞧?」孟川問道,他知道夢魘殿是傳承之寶,恐怖非凡。

「謝城主。」黑袍瘦削老者也有些期待,界祖是元神七劫境,東寧城主也是,或許就有法子救他?若是異種之力被驅逐,他徹底恢復完好,還是能有數萬年壽命的。

孟川一縷元神之力滲透黑袍瘦削老者的元神分身中。

「嗯?」一滲透,孟川就清晰發現了。

有一種詭異規則,已經影響毒眸大師元神處處,這種詭異之力是規則化存在,很玄妙,已然影響毒眸大師元神處處,甚至應該能影響其他所有真身分身。

「這就是夢魘之力?」孟川知道的要比毒眸大師多得多,白鳥館給的情報早就記載夢魘之力的可怕。幸好那位夢魘殿主境界不算高,動用傳承之寶,只能發揮出少許力量。如果夢魘殿主達到頂尖七劫境,施展傳承之寶,恐怕毒眸大師傷勢要重得多,怕早就斃命了。

黑魔殿的兩件傳承之寶,對七劫境的助力,是不亞於永恆秘寶的。

「夢魘之力雖然只是一絲,但太過玄妙,我怕是掌握時空規則,達到半步八劫境,方才可以試著破解。」孟川能察覺夢魘之力的詭異可怕,由此更加明白八劫境存在的強大。

「城主可有法子?」黑袍瘦削老者忍不住問道。

「沒辦法。」孟川思索著搖頭,「將來若是有破解法子,我會來找你。」

「城主……」黑袍瘦削老者有些感激。

孟川對這位嫉惡如仇,和黑魔殿結下大仇怨的毒眸大師還是很欣賞的,可惜,如今幫不了他。

「你不用管我,我在山吳秘境,只會在畫聖山前修行。」孟川說了句,便已經一邁步到了畫聖山腳下。

揮手便是一座佔地數里的洞府降臨。

孟川這一尊元神分身,隱居在這座洞府,抬頭眺望高九萬里的畫聖山山壁,看著那一幅幅震撼的巨作。

三十三幅畫,盡皆不凡。

「開始繪畫吧。」

坐在書房,孟川面前放著一空白畫卷。

這一幅空白畫卷,是孟川親手煉製,消耗八百方的材料煉製,畫卷足有長寬百萬里大小,它的特殊就是夠大以及材質非凡,足以承載一些強大畫作。

孟川先開始繪畫『混洞一脈』的畫作,以混洞規則入手,更能理解這些畫作的精髓之處。

……

時間流逝,轉眼便過去三十年。

三十年時間,時空長河也是風起雲湧,諸多頂尖勢力的衝突一直存在,半步七劫境們都廝殺過數場,白鳥館也參與了諸多爭鬥,但都沒有讓孟川出手!因為很多爭鬥,都是麾下六劫境們的紛爭,半步七劫境出手就很難得了。七劫境們也是要參悟修行的,不到真正重要之時,七劫境並不會現身參戰。可一旦現身,也將吸引時空長河各方頂尖勢力的目光。

孟川這三十年,一直在繪畫。

在六劫境時他眼界還淺,成為七劫境后,掌握空間規則、本源規則『混洞規則』后能夠深層次理解這些繪畫,感悟自然不同。

「三十年,三十二幅畫。」孟川在書房內,覺得這三十年收穫太大。

三十二幅畫,每一幅他畫得都很認真。

收穫大的,甚至繪畫第二遍、第三遍……

三十年時間,孟川對時間、空間以及十大本源規則都有了更深程度認知。十大本源規則如何配合運轉?時間、空間如何衍生諸多規則?至少都有了模糊的了解。

「還有第三十三幅畫。」孟川抬頭,目光透過書房的窗戶,越過洞府院牆,看著高九萬里的畫聖山山壁,看著三十三幅畫作中唯一的一副——簡單的繪畫。

其他三十二幅畫都非常繁雜,蘊含至少一種本源規則。

唯有最中央的那一幅畫,僅僅只有六筆!

非常隨意的六筆,每一筆都不同,每一筆都彷彿撕裂了混沌,開闢了宇宙。六筆彼此交錯,更衍生不知道多少玄妙。

孟川本能覺得,這一幅畫要高明得多,也難參悟得多,所以他放到了最後。

「試試看吧,這六筆之畫。」孟川抬頭仰望巍峨山壁,仔細觀摩六筆之畫的『每一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集 第7章 再抵畫聖山

9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