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 第9章 山吳道君

第28集 第9章 山吳道君

「六筆之畫,竟然是秘法傳承?」孟川到了這一刻,一切都明白了。

畫聖山的其他三十二幅畫,都蘊含山吳道君修行的領悟,唯有這『六筆之畫』是一門秘法。

「如此不可思議的秘法,我聞所未聞。」孟川看著四面八方,他雙眸深處隱現六筆符印,「這一門秘法,超越了我所聽說過的一切秘法。」

大,可觀宇宙虛空,天體萬物。

小,可觀一花一草,微子構成。

孟川的觀察中,一切都成了畫卷!

即便是一滴水的『微子構成』,也成了一幅『六層畫卷』。

「時空長河內的一切,在我眼中,都可成為六層畫卷。」孟川心中震撼,「原本玄妙難以理解的規則,一下子容易理解多了。」

「開天規則。」

孟川的眼眸,觀看宇宙間諸多規則中的『開天規則』。

白鳥館為孟川在清泉島上早就準備了一座洞府,在清泉島洞府中的那一尊元神分身,觀看時空運轉規則中的『開天規則』,令開天規則都成了一幅六層畫卷,第一層畫卷是無數蝌蚪遊動,第二層畫卷是一道轟破黑暗的雷霆,第三層畫卷是撕裂一切的龍爪,第四層是無數條糾纏的線,第五層……

孟川只需分別參悟六層畫卷,即可參悟開天規則。

「參悟開天規則,一下子容易了十倍不止。」孟川僅僅觀看『開天規則』的六層畫卷,都覺得大量收穫湧上心頭,感悟突飛猛進。

「時間規則。」

孟川沒急著參悟,又試著觀看最重要的『時間規則』。

這一次卻是從時空運轉規則中艱難剝離,剝離出了浩瀚的時間規則,形成一幅六層畫卷,這六層畫卷也難解得多,第一層畫是一隻蠕蟲,在扭曲蟲道內前進。第二層畫是三片虛空,三片虛空中都有無盡蝌蚪,即便仔細看,也會覺得三片虛空似乎一模一樣。第三層是奔騰的河流,有無數支流,河流中更有幻影重重,生靈浮沉。第四層是一團光!這一團光,射出億萬光線,每一道光線都蘊含了宇宙萬事萬物。第五層……

「哦?時空規則六層圖卷?」孟川過去覺得時間規則很難,所以準備先悟出開天規則,由兩大對立規則為根基,再來慢慢參悟時間規則。

然而這一次,六層圖卷每一層似乎很難,可六層圖卷相互印證,讓孟川卻頗有收穫。

顯然有秘法相助,時間規則也比過去容易參悟了許多。

「如此秘法,任何一位七劫境都會為之瘋狂吧,但過去我竟然從未聽過?」孟川也意識到這門秘法的恐怖之處。

這門秘法,無法立即提升實力。

但卻讓修行容易許多,過去的』艱澀之處』會變成『淺顯易懂』,過去的『無法突破的瓶頸』也降低成『艱澀需用心參悟』。

」這樣的秘法,絕對稱得上時空長河內第一秘法,它毫無遮掩,就這麼公開留在畫聖山!一代代七劫境們,不知道多少大能瞻仰過畫聖山,但似乎學會的很少很少。」孟川暗道,如果學會的稍稍多些,就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甚至如此法門,一直公開在畫聖山,萬星天帝、白鳥館主也視而不見。

「嗯?」孟川臉色微變,天地間原本一直流動的微子全部靜止。

微子完全靜止,自然是萬事萬物都靜止,時間線都停止了移動,孟川本身卻依舊能活動,能修行,卻只能生活在這個時間點,無法抵達下一個時間點。

「我可是元神七劫境,竟然令我所在區域,時間線停止?」孟川很清楚自身的強大,一位七劫境降臨『混洞』核心,混洞核心都無法保持對時間的大幅度影響,甚至造成混洞核心的逐漸崩解。

孟川看到了。

一位黑色長發的長須老者出現在了外面院子內,正抬頭看著畫聖山山壁。

「我感覺不到他任何氣息,他彷彿不存在於這時空之中,即便是萬星天帝、白鳥館主,也不可能超脫於時空。」孟川有所猜測,當即走出了自己的書房。

長須老者依舊抬頭看著巍峨九萬里的山壁,笑道:「這些畫,你覺得如何?」

「山吳道君的畫,是我所見過最玄妙的畫作。」孟川發自心底地說道,那三十二幅複雜的畫很了不起,那『六筆之畫』更是堪稱冠絕時空長河的秘法。

長須老者轉頭看向孟川,他眼神很亮,微笑開口道:「我就是山吳。」

「孟川,拜見前輩。」孟川即便早猜中對方是八劫境大能,依舊震撼無比,當即恭敬行禮。

八劫境大能啊!

孟川豈能不震撼?

很多七劫境大能一生都在追求,能見八劫境一面!滄元祖師一生也只見過一位八劫境,自己修行七千餘年,便有幸見到山吳道君。

而且他從小喜好繪畫,甚至對繪畫的喜愛,還在刀劍等之上,遇到這方時空長河畫道成就最高的八劫境大能『山吳道君』,孟川自然無比敬仰。

「我這些畫,只能算一般。」山吳道君說道。

「晚輩卻覺得玄妙難測,特別是中央這一幅,更是了不得。」孟川指向巍峨九萬里山壁中央那一幅六筆之畫,這一幅畫修鍊成的秘法,令孟川對山吳道君愈加欽佩,真的很了不起啊!

「山壁之上,三十三幅畫,唯有這一幅不是我畫的。」山吳道君笑眯眯看著孟川。

孟川眨巴下眼。

不是他畫的?

怎麼可能?

「這三十三幅畫,明明氣機連成一片,宛如一體。」孟川說道,即便如今時間線停止,孟川和山吳道君存在於這個『時間點』,其他事物都變得普通,但那三十三幅畫宛如一體,依舊對孟川有無盡之壓迫感。

「這就是師尊的厲害了。」山吳道君慨嘆道,「我成八劫境后,有所感悟便將感悟以繪畫落在山壁之上,這也是我的一個愛好。當我畫出十九幅畫時,師尊路過這一方宇宙,看到了我的畫,興之所至,以我十九幅畫的氣機為引,畫出了這六筆之畫。」

「我的畫聖山,竟然有修行者能落筆,我生出感應降臨這時間點,也有幸見到師尊。」

「六筆之畫,本是以我之前十九幅畫為源頭,我看了便已立即悟出,當即跪拜感激師尊。」山吳道君眼中有著追憶,「因此,我有幸拜入師尊門下,成為他的一名記名弟子。」

「記名弟子?」孟川震驚。

山吳道君可是八劫境大能,僅僅只是當個記名弟子?

「無需驚訝,這已是我莫大的機緣了,很多八劫境苦求一生,也見不到師尊一面。」山吳道君看著孟川,「我當初問過師尊,這六筆之畫可要遮掩,師尊卻說,這是他為畫道所創的秘法,可任由一切生靈觀看,若是有學會這門畫道秘法的,便可前往乾源山走一趟,度過考驗,便可成師尊的記名弟子。」

」然而自師尊留下六筆之畫至今,除了我,漫長歲月一直沒有誰能悟出,直到今天!」山吳道君看著孟川,「終於有學會這門畫道秘法的了。」

孟川暗暗吃驚,漫長歲月自己竟是山吳道君之後唯一一個學會這門秘法的。

「走了,隨我去一趟乾源山。」山吳道君說道。

「乾源山在哪?」孟川問道。

「自然是宇宙之外。」山吳道君抓著孟川的手,嘩——

時空扭曲化作光影,這一方時空長河再也約束不住,他們倆已然出了這一方宇宙。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集 第9章 山吳道君

9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