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你們幾個小兔崽子,趕緊去練拳。」方大龍對那群姨娘身邊的孩童們吼道。

「是,爹。」立即有六個孩童連高聲應道,還是忍不住好奇看了看家族的長兄,長兄聽說可是朝廷大官,還是驅魔人。可老爹的威信太大,這六個孩童都一如往常跑去練拳了。

「岐兒,我帶你去你的房間。」方大龍對長子卻是和顏說道。

孟川倒是了解方大龍的發家史。

方大龍能從普通鄉下人爬起來,靠的就是能打。這個世界也是有拳法的,也有所謂的拳法大宗師……可拳法大宗師,也就千斤之力,仗著拳法精妙能以一敵百罷了。隨著火器興起,拳法地位越加沒落。畢竟十幾桿火槍一同開槍,拳法大宗師也得狼狽而逃,畢竟他們也是血肉之軀,稍稍跑慢了身上就得多幾個孔。

「這個院子是你的。」方大龍帶孟川來到一小院,「屋子的布置和老家一樣。」

說著推門而入。

孟川一眼看出,屋子經常打掃,很乾凈,擺放也和記憶中差不多。還放著一張相片,那是一對夫婦抱著兒女的照片。

夫婦,男人是年輕時的方大龍,女人卻是一位溫柔的婦人。

「你的東西,都從老家一同搬過來了,一件沒丟。」方大龍說著,走過去輕輕擦拭了照片,在他年輕時,照相是很奢侈的,他當初依舊帶著妻子兒女興高采烈去城裡照了相。

十六歲那年,他方大龍就成親了,妻子十七,大一歲。

他白手起家,在那混亂世道硬是創出了一番大家業,和叛軍勢力有交往,和當地朝廷官員也關係極好,威震周圍百里,曾有當地官員要對他下手,之後那官員就被叛軍刺殺了。

當地一群凶人都信服他,追隨他,甚至他也帶了不少同鄉來到濱海。

」我最後悔的,就是同意你去京城,去驅魔院。」方大龍放下相片,坐在床上嘆息道,這一刻這個老父親蒼老不少。

「是我當初想要當驅魔人,不怪你。」孟川說道。

年少時的方岐,聽說過驅魔人驅魔的場景,便心生嚮往。

「我不同意,你一個小崽子怎麼去得了京城?」方大龍瞥了兒子一眼,嘆息道,「還是我當初野心太大,想著火器這玩意太厲害,我們方家靠拳法傳家不夠靠譜,得學更厲害的手藝。所以我才讓你去京城驅魔院……在這亂世,就是金銀糧食都沒用,只有靠人,靠厲害的本事才能立足。驅魔人的手段,不管誰家都得敬畏三分。」

孟川看得出,方大龍的確是梟雄人物。

在家鄉,帶領一群凶人威震百里。來到如今最繁華的濱海城,能買下如此大宅子,護院便有十幾位,可見依舊頗為地位。

「我愧對你娘,我在你娘墳前發過誓,一定照顧好你們兄妹倆,我食言了。」方大龍聲音有些無力。

在外界他依舊兇悍,可終究過四十歲了,他能感覺到身體大不如以前。

「不過你回來就好。」方大龍看著兒子,「回來就找幾房女人,生幾個娃娃,好好過日子。」

「小妹呢?」孟川卻轉移話題。

「你妹妹她又在外野著呢,太過寵她,越來越管不了了。」方大龍搖頭道,雖然後來娶了些姨太太,也有了其他孩子,但也只有方岐、方倩這一對兄妹他最為寵愛,也最是管不住。

孟川點頭。

在記憶中,妹妹方倩,是方岐同父同母的親妹妹。

繼承了這一肉身,便是欠了方岐因果,孟川對方岐最關心的人自然也很重視。

……

僅僅半個時辰后,妹妹方倩便趕回來了。

「哥,哥。」波浪捲髮的方倩飛奔著,沿著走廊跑到了孟川的小院。

孟川聽到聲音,從屋內走了出來,一眼便看到一名活力四射的年輕美貌女子,妹妹方倩容貌有照片上母親的幾分模樣,但更為年輕,眼神都很亮。畢竟是從小練拳長大,精氣神很足。

方倩也看著眼前的布衣青年,袖子空蕩蕩,顯然斷臂了,氣息內斂沉穩,完全不像二十歲出頭,更像是四五十歲經歷過風霜的老一輩。

方倩看著哥哥模樣,哥哥離家已是少年,完全能看出當初的模樣,只是更成熟了。

只是這氣質……

方倩知道,斷臂對哥哥的打擊一定很大。

「哥。」方倩跑去,緊緊擁抱住兄長,淚水都浸濕了孟川的衣裳。

******

「三姐,如今這位大少爺回來了,老爺不會讓大少爺掌家吧?」

「老爺對那對兄妹可寵的很。」

五個婦人聚在一起,吃著點心討論著。

「放心,如果方岐這位大少爺不是殘疾,又有驅魔本事,十有八九是會掌家。但他是個殘疾,我們方家也是大戶人家,讓殘疾掌家會成為濱海城的笑話。我聽說殘疾之後,驅魔本事都廢了,用火器都不行,如今這世道,根本沒資格掌家。」三姨娘自通道。

如今三姨娘在方家後院中,隱隱是地位最高的,畢竟她本是跟隨老爺的數十位凶人之一,一手槍法也是精準的很,手下也有不少人命,嫁給老爺后,其他姨娘自然畏懼她一頭,她的見識也要廣不少。

她的推測很有道理,原本只是普通驅魔人的方岐,數名同伴合力才能對付一頭詭魔。斷臂后實力怕是只剩下一成……連和同伴聯手去對詭魔的資格都沒有。驅魔本事說廢了,也相差不遠。

只是孟川降臨,自然不同了。

……

讓這群姨娘們放心的是,這位大少爺』方岐』回來后,根本不摻和家裡任何事。老爺給他銀子,大少爺都拒絕了,反而隨手拿出一顆『寶珠』安排府里人去買下驅魔材料,這讓方大龍鄭重幾分,自己這長子看來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啊,那些姨娘們則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們大多目光短淺,為了錢財為了生存才嫁給老爺的。

那拳頭大的寶珠,價值得有萬兩吧!這位大少爺在京城待了那麼多年,也很『肥』啊,當即就有些年輕姨娘態度變了,討好了幾分。

孟川自然看不上方家的積累,以他的本事,在皇宮大亂的時候,憑藉幻術,順手撿一撿,掉包了皇族的一些奇珍,撿了半包裹的『寶貝』,就超方家財富百倍了,絕對稱得上整個濱海城頂尖巨富。

沒辦法,孟川要煉法器,越是珍貴材料,越是價格高昂。甚至不一定買得到。他公開拿出的價值萬兩的寶珠……僅僅是他包裹內寶物幾乎最便宜的了。

「如今,雷法、五行之法都修鍊到天師之境,陣法煉器之法還需鑽研。」孟川在屋內盤膝坐著,表情平靜。

雷法,分諸多戰鬥秘法、遁法。

五行之法,也分諸多秘法以及五行遁法。

打不過,得能逃!畢竟自己如今是凡俗之身,失敗丟了性命,那就渡劫失敗了。

所以孟川很重視遁法,最快的雷遁,以及能應付種種險惡環境的五行遁法他都學了,在驅魔院的時候,他雷法就達到天師境!五行法相對複雜得多,得到皇宮三本驅魔寶冊,回到濱海城修鍊半年方才盡皆達到天師境。

「我修行的第一步,是將驅魔之法、煉器、陣法,都達到天師境界。如今第一步都還差不少。」孟川想著。

要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按照他計劃,先循著這世界的體系,修鍊到最強地步,包括煉器、陣法。

有足夠豐富經驗后,第二步,進行開創,試著創出更強手段。

第三步,煉製最適合自己的『法器』『法陣』。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為擅長用工具!這個世界原有的法器、陣法,一來時間太久,很多都損壞。二來保存的孟川也看不上,畢竟那些煉器驅魔師境界也有限,自己去煉製出最強的法器、最強的陣法,配合自身諸多驅魔秘法,才有望達到前所未有之境。

「即便那樣,能殺源魔嗎?」孟川不知道。

因為源魔從未死過。

「找幾頭魔練練手。」孟川每修鍊有所成,都會順手找魔試驗一番,翻手取出一法器羅盤:「魔氣尋蹤。」

這羅盤,乃是法器,控制它能感應三十里範圍內的魔氣。

」嗯?」看著羅盤上亮起的黑光,孟川驚訝,「如此強魔氣,是大魔?濱海城出現大魔?」

「我降臨這方世界,還沒碰到過大魔呢。」孟川心動了。

漫長歲月,源魔僅有九頭,卻都被封禁。一旦破封禁出來一頭,都是滔天大禍。

大魔雖然要多些,可依舊罕見無比,或許如今這時代天下間有數十頭,但分散在天下……孟川想要碰到一頭,除非刻意去找,否則還挺難的。

待在濱海城,碰到一頭大魔?

在這夜晚,孟川悄然離開了方府,手持羅盤循著魔氣,一路追蹤。

走了足足十餘里地,來到一處繁華地段,孟川抬頭看去,一座豪奢府邸前有大量軍隊護衛,更有一位位貴客乘坐汽車到來,這『汽車』是和火器崛起幾乎同時出現的新鮮事物,一輛汽車需上千兩銀子,在濱海城是身份地位的象徵。

「萬會長,請。」

「馬幫主,大帥沒有請你,你不能進去。」

「巫先生,請。」

「柳少爺,請。」

濱海城一位位有頭有臉人物接連進入府邸。

「娘希匹,我們血斧榜好歹也有上百號人,我堂堂幫主竟然不讓我進,忒看不起人了。」一位穿著體面的漢子頗為不甘心,看著燈火輝煌眾多貴人進去的府邸,那可是大帥府,如今整個濱海城最炙手可熱的人物。

孟川在府邸外遙遙看著這些。

「嗯?」孟川看到了。

連續三輛汽車抵達,三輛汽車內出來六人走向府邸,六人中就有方大龍。

「父親他也去了?」孟川若有所思,方大龍當初帶著同鄉來到濱海城,加入了好友的幫派『金銀幫』,金銀幫是濱海城三大幫派之一,方大龍在金銀幫排行第五。

孟川也走了過去。

他這斷臂青年走過去,卻絲毫沒引起各方注意,似乎本能的就忽略了他。

「請。」大門前的迎客也沒攔截,反而笑吟吟放孟川入內。

孟川走進了府內,走過前院,便來到一座燈火輝煌的大廳,大廳內已經坐了很多賓客,大廳最前方有一高台,高台上正有歌女在唱歌,僅僅穿著幾片薄布的一群舞女跳著惹火舞蹈。這歌女也是濱海城有名的歌姬,但今天大廳下坐著的眾多賓客們卻沒幾個注意她。

「大帥佔下大半個濱海城,今日召整個濱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來此,怕是來者不善吶。」

「哼,他也未曾徹底佔下濱海城,若是惹怒整個濱海,各方合力,他怕是哪來的,得逃回哪去。」

「各方合力?哪有那麼容易。」

賓客們悄然議論著。

方大龍坐在那,也眉頭微皺。

「老哥幾個,大帥來濱海城一直沒有召見我們金銀幫,第一次召見卻是公開見,感覺不對勁啊。」為首的瘦削老頭聲音陰冷。

「看形勢吧。」旁邊雄壯男子說道。

「之前拜訪,都閉門不見,所求甚大啊。」一位皮膚白皙男子柔聲說道。

「看看他胃口有多大。」方大龍說道。

……

孟川則是坐在角落桌旁的一位置上,同桌也有兩名賓客,都笑著和孟川點頭示意,只是略有些困惑,似乎……不認識此人。

「一位軍閥,府內竟然有十六頭詭魔、一頭大魔。」孟川有些驚訝,如此近距離他已經能感應到了,那大魔氣息深沉浩瀚,遠超孟川。只是驅魔人本就是借用天地之力對敵……不能從表面來判定實力。

片刻后,歌舞結束。

終於在兩名副將簇擁下,一位穿著軍服身材筆挺,眼神銳利的中年男子走到了舞台中央,頓時台下所有賓客們都安靜了下來,眼前這位就是如今濱海城最有權勢的人物。

「諸位,石某率軍征戰十餘年,如今大虞王朝終於被推翻了,但軍中兄弟很多都倒在路上,打仗,打的是銀子,石某連撫恤老兄弟們的銀錢都拿不出啊,愧對和我出鄉的老兄弟們啊。」中年男子慨嘆道,「石某知曉濱海城乃是豪傑之城,諸位更是其中佼佼者,今日望諸位支持銀兩,石某自然感激不盡。以諸位之巨富,若是還吝嗇,便是我石某之敵人。」

這位中年男子目光看向了坐在前排的一位胖子。

那胖子連高聲道:「大帥帶領大軍征戰,我等自然得出力,我願出十萬兩銀子。」

「萬會長,謝謝了。」大帥微笑點頭。

下方許多賓客都臉色變了。

萬會長,在濱海城上層算不上什麼大人物,他都要拿出十萬兩。那地位最高的勢力,不得拿出』百萬兩』為單位?這不是吸血,是要割掉大腿啊!

「李老爺,你呢?」大帥目光落在那位萬會長身旁一位老者。

「我,我願出……」老者咬牙道,「我願出三萬兩!大帥,這已是我所有流動銀子了。」

「太吝嗇了。」

大帥搖搖頭。

砰!

老者眉心便出現一血窟窿,咕咕血往外冒,正是站在廳內邊上眾多軍人的其中一位開槍射擊。

這讓整個廳內一片風聲鶴唳。

「我說了,吝嗇便是石某之敵人。」大帥銳利的眼神中有著殺意,「敵人,自然得殺了。」

「出多少銀子,看各自意願。就算大帥不滿意,也可商量。何必談的機會都不給,直接開槍呢?」坐在前排的一位眉心有著肉瘤的老者臉色陰沉,淡然說道。

「如此要銀子,大帥是要搶整個濱海城,不怕崩掉了牙?」另一位帶著夫人的年輕男子也嗤笑道。

孟川倒是知曉這兩位,這兩位都是頗有些威名的驅魔師,濱海地界有兩大驅魔宗派『魂鈴派』以及『海魔派』,驅魔宗派傳承久遠,以驅魔師、驅魔人為核心,在亂世也是有槍有人……還有種種施展天地之力手段,這才是濱海城真正的頂尖勢力。

大帥看著那兩位,知道這兩位代表背後的宗派,不由笑了:「石某很是敬佩驅魔宗派為無數人們做出的貢獻,魂鈴派和海魔派只需拿出一百萬兩銀子,石某便很滿足了。」

「憑你數萬軍隊?」年輕男子輕輕撫摸著夫人的手,淡然道。

海魔派,自身就有數千裝備精良的人馬,更是駕馭一頭頭『海魔』,正面鬥起來,海魔派都不懼那所謂的三萬大軍。只是傳承久遠的宗派,很少去火拚。

論廳內戰鬥,數量少的戰鬥,驅魔師從來沒怕過!驅魔師是這個世界唯一能對付魔的存在,連魔都能對付,更別說凡人了。

「大帥征戰四方,海魔派、魂鈴派的同道當體諒大帥的辛苦啊。」一位灰袍老者從虛幻中顯現,站在大帥的身旁。

「風宗主?」

「風宗主?」

年輕男子、肉瘤老者臉色都變了。

眼前灰袍老者,乃是天下間排在前十的大宗派『煉魔宗』的當代宗主,煉魔宗一脈,以控制魔為主!煉魔宗歷史上可是煉化過一共三頭『大魔』,這三頭大魔至今還有兩頭活著,雖然驅動很難……可驅動一頭大魔,便是媲美驅魔天師的實力了。風宗主便是能驅動宗派內『大魔』的,是驅魔界真正的大人物。

「魂鈴派,海魔派的同道,各拿出一百萬兩銀子,我相信他們是願意的。」灰袍老者笑道。

年輕男子、肉瘤老者彼此相視一眼。

「風宗主開口,我們願給大帥這面子。」年輕男子、肉瘤老者只能忍了,畢竟濱海城兩大宗派加起來,比之煉魔宗都要遜色些,煉魔宗宗主都現身了,煉魔宗定還有其他驅魔師也跟隨。

「看來這亂世,煉魔宗支持石大帥爭天下啊。」廳內各方也明白了這點。

如今天下軍閥並起,石大帥的實力不算顯眼,都算不到第一流,可第一流軍閥背後同樣有強大驅魔勢力支持。

石大帥,能令煉魔宗支持,各方想法也有變化。

「我李家願支持大帥二十萬兩。」

「我傅家願出二十萬兩。」

各方都比照著第一個的萬會長,根據自身實力咬牙出價。

僅僅大帥的軍隊並不可怕,但若是加上天下間頂尖驅魔大勢力『煉魔宗』,就有些可怕了。

「我金銀幫願出一百萬兩。」金銀幫幫主也開口道。

「金銀幫,可是濱海城三大幫派之一,又是以金銀多出名,一百萬兩,太少了吧。」石大帥微笑道,「石某覺得,五百萬兩比較符合你們金銀幫的地位。」

金銀幫幾位高層臉色大變。

金銀幫的確勢大,可那麼多幫眾,每天消耗也很驚人。幫派表面看著光鮮亮麗,但實際底子是不及一些大商號的。拿出一百萬兩,已經是抽干幫派流動現銀,幫派接下來運轉都要抵押資產。至於五百萬兩?已經不是割大腿了,而是要命了。

石大帥微笑看著,眼神卻很冷。

驅魔勢力、背景深厚的大家族,他都能手軟些。

至於所謂的三大幫派?一群泥腿子聚集成的幫派,他一個都沒打算放過。

「三大幫派,地位相當,每方拿出五百萬兩,我覺得挺好。」石大帥道。

「這——」

「大帥!」

另外兩大幫派高層也急了。

幫派幫眾看似多,但遠無法和數萬軍隊相比,所以一聲令下,三大幫派高層都得過來,可沒想到石大帥這麼狠。

「你們兩大幫派別急,我先和金銀幫談一談,相信他們都是愛軍愛民之輩。」石大帥看向了金銀幫的高層,其他兩大幫派高層臉色發白。

「大帥,是要吃掉我們三大幫派啊。」金銀幫幫主瘦削老頭說道。

「大魚吃小魚,不是天經地義嗎?」石大帥看著老頭。

「五百萬兩拿不出來。」瘦削老頭搖頭,旁邊雄壯男子也道:「整個金銀幫都交給大帥,也湊不足五百萬兩啊。」

「幫派內當然拿不出,畢竟幫派銀子很多都在你們家裡,你們家裡搜一搜,就湊夠了。」石大帥笑道,「要麼你們當我的敵人,我殺了你們,派兵去你們家裡搜一搜。要麼當我的朋友,主動拿出五百萬兩。」

真的殺了這些高層,幫派大亂,幫眾帶著銀子跑了,他還真很難搜到那麼多。

逼這些高層自己去湊,反而能湊更多。

「這些泥腿子。」

大廳內其他人們冷眼看著這幕,幫派和大家族、大商會、驅魔宗派本就有很大區別,幫派是從底層崛起,在亂世才形成如此之龐大。

沒看到,石大帥對其他勢力逼迫雖狠,但對三大幫派簡直是要命嘛。

「金銀幫是要當我的敵人嗎?」石大帥看著金銀幫六位高層,頓時有軍人舉槍指著他們。

方大龍此刻也非常憋屈。

叛軍勢弱時,還要和地方勢力結交,當初在家鄉就是如此。

可朝廷徹底完蛋后,叛軍就凶多了,方大龍見勢不妙早早賣掉所有田地,舉家來濱海城,投奔老友,加入金銀幫。

誰想,金銀幫也被逼迫。

「亂世,大魚吃小魚,金銀幫也是小魚啊。」方大龍明白這點。

「嗯?」方大龍忽然有所覺,轉身一看,一名斷臂青年走到他身邊。

「岐兒?」方大龍吃驚,兒子怎麼來這了?

孟川雖然驅魔手段高明,但終究是凡俗,如果距離遠,一顆子彈射向父親,他也來不及攔截,所以站在身邊!他在此……便是軍隊再多,也難以威脅到方大龍了。

「你趕緊走。」方大龍連低聲催促,人家是槍指金銀幫高層,本沒有對付他兒子,兒子跑出來,不是自陷絕境嗎?

「沒事。」

孟川安慰一聲,抬頭看著那位石大帥,開口道,「石大帥,我很疑惑,京城是在北方,朝廷大軍大多匯聚北方。你要推翻朝廷,怎麼大軍一直往南跑,還跑到了濱海城?」

大廳內安靜一片,都驚詫這位斷臂青年好大膽子,連金銀幫其他幾位高層都驚疑無比。

「你是誰?」台上的石大帥冷漠道,那位灰袍老者風宗主袖內單手結印,雙眸泛著紫光看著孟川,不由臉色微變。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