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幽王發怒

第688章 幽王發怒

衛玄麒的眼神變得陰沉至極,這副本是上天眷顧的俊逸面容如同湛藍的晴空突然覆上了一片烏雲,霎時醜陋的閃電撕開了它的偽裝,露出了最危險猙獰的那一面。

此時的衛玄麒是夏淺薇從未見過的樣子,哪怕當初在地牢里他勝券在握,用那副高傲的嘴臉面對她時,頂多只是個詭計得逞的卑鄙小人。

而這一刻,他像極了被踩到痛腳的骯髒野獸,眉目間英氣不再,只剩下無盡的戾氣。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本太子看得上你,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衛玄麒從未說過這樣沒有修養的狠話,可當一個人無所顧忌之後,就會逐漸暴露他的本來面目。

母妃出身不高,從小備受手足輕賤,在後宮那樣逢高踩地陽奉陰違的地方,他處處受人白眼,其實內心深處已經自卑到了極致。

所以他對權勢的渴望,如同野獸對鮮血的追逐,無比執著於旁人對他的奉承和討好,而夏淺薇對他的輕蔑終於到達他忍耐的極限。

「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夏淺薇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她清澈的眸底被一團隱隱的火焰席捲,可很快,這張絕美的小臉浮上了如花嫣然般的笑容。

衛玄麒眸光一閃,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明媚笑顏所驚艷,但很快卻又被一種難以言喻的冷意所取代。

只見眼前的少女緩緩跨進一步,她的聲音似有股別樣的魔力,讓他不由得心顫發寒,「衛太子覺得若人真有上輩子,那麼淺薇與殿下又會是怎樣的結局?」

「……」衛玄麒竟被她生生逼退了一步,腦海中竟是清清楚楚的浮現出了一張久違的面容。

只是那人眼底愛意不再,唯有失望厭惡以及濃濃的怨恨。

衛玄麒突然覺得有些頭疼,他抬手撫向自己的額頭,竟面露幾分痛楚。

「你……」

該死的,自從先前夏柔純對他下藥,自己就落下了這隻要開始深思熟慮就會頭疼欲裂的毛病。

為何偏偏是這一刻在夏淺薇的面前露出狼狽之態?

衛玄麒頓時惱羞成怒,正要呵斥對面那面無表情的少女,身後卻是傳來了一道淡漠的聲音,「太子殿下原來在這兒。」

夏淺薇抬起眼,驚訝的發現四皇子慕嚴竟從不遠處大步而來,他只是輕輕瞥了她一眼,便帶著幾分恭敬笑看向衛玄麒,「本殿已經命人備了好酒好菜,衛太子怎的在這兒耽誤?」

一陣沉默之後,衛玄麒已經恢復了平日里彬質有禮溫文爾雅的樣子,他輕輕笑了笑,「偶遇永樂縣主,便與她問候了一句。」

「衛太子果真是勇敢過人,這災星連幽王都剋死了,還是離她遠點為妙!」

這語氣里滿滿的嫌棄,讓人聽了立刻感受到慕嚴對夏淺薇極其不待見。

衛玄麒只是輕輕笑了笑,隨後朝著那少女語氣輕柔的說道,「永樂縣主,那麼衛某先行一步了。」

他的模樣好像方才的不快全然沒有發生過,看著那漸漸遠去的兩名男子,夏淺薇的心情已經漸漸平復。

方才……四皇子莫非是在替她解圍?

一陣清風拂過,夏淺薇很快注意到角落裡那一閃而逝的身影。

她收斂了神色四下觀望了片刻,確認無人之後就跟了上去。

「縣主,不好了,王爺他……」只見齊侍衛躲在角落裡,一臉焦急的望著夏淺薇。

「……」

當夏淺薇趕到的時候,真龍殿外一片人仰馬翻。

「永樂縣主來得正好,陛下受傷了,御醫還未趕到,永樂縣主快快隨奴才進去……」只見御前公公拉著夏淺薇就往辰皇的寢宮裡頭領,可角落裡不知是誰怯怯的提到。

「可是,陛下說過不想見永樂縣主……」

此話一出,這御前公公頓時一愣。

他怎麼忘記了?自從幽王殿下出了事,皇上就對永樂縣主心生不滿,好幾次都聽見他說縣主是紅顏禍水留不得。

若自己再自作主張把縣主請進宮內,等陛下醒了說不定還會要了自己的腦袋!

想到這,御前公公趕緊停下腳步,訕訕的笑了笑,「是奴才僭越了,永樂縣主想必還有要事在身,這兒有御醫伺候,就不勞煩縣主了。」

此時夏淺薇佯裝沒有聽見那句無心之言,只是捕捉到了這御前公公疑惑的嘟囔了一句,「真是怪了,那麼多人伺候著,怎會讓陛下滑倒呢?」

來之前夏淺薇便聽齊侍衛說了,慕瓏淵知道辰皇答應了衛玄麒的請求,頓時怒火中燒喬裝潛入了皇宮,那一身冷冽的殺氣,讓齊侍衛不由得心驚膽戰。

此時躲在暗處的人聽及此處,才鬆了口氣。

只是摔了?差點兒以為自家王爺要把他父皇大卸八塊!

卻不想很快,又有宮人匆匆而來,「黃公公,也不知怎的,前來真龍殿的御醫們途經花園的時候,樹上掉下來一團毒蛇,幾位大人都被咬傷了!這會兒正在全力解毒當中……」

來人的臉色異常古怪,在場眾人一聽,腦中頓時嗡嗡作響。

這叫什麼事兒?御花園裡哪來的毒蛇,還偏偏在這時候出來傷人!

此時夏淺薇暗自與角落裡的齊侍衛對視了一眼,不用想就知道這又是慕瓏淵的手臂,他當真是打算把皇宮攪得雞犬不寧!

必須趕緊找到人,否則還不知道他會鬧出什麼事情來。

等等,她知道慕瓏淵現在人在何處!

……

片刻之後。

一輛馬車快速的駛出皇宮,那車夫身形僵硬,只覺得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為何阻止本王?」角落裡,那易容過的男子用手支撐著自己的下巴一副壞了興緻的模樣,微眯著眼不滿的看向對面的少女,而夏淺薇的手中則揣著方才從他手裡奪過來的毒藥。

以慕瓏淵睚眥必報的性子,他剋制自己的衝動只讓辰皇受了皮外傷,還不足以澆滅他心頭的火焰,必定會去找始作俑者的麻煩。

若是讓衛玄麒就這樣死在辰國宮中,必定激化兩國矛盾,到時候正好給了雲國發兵的借口,金雲兩國聯起手來,受苦的只有辰國百姓!

「這是什麼?」夏淺薇指了指手中的瓷瓶,慕瓏淵則幽幽笑了笑,「穿腸散。」

服了之後,會讓人腸穿肚爛而亡,用來對付雲國太子那種衣冠禽獸最適合不過!

夏淺薇面色一沉,感受到這少女身上隱隱的怒火,慕瓏淵許久之後才輕嘆了口氣,語氣中飽含深沉的歉意,「讓你受委屈了。」

這句話,不僅僅是為他自己,更是為了他的父皇,他的皇祖母說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嫡妃驚華:一品毒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嫡妃驚華:一品毒醫 嫡妃驚華:一品毒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8章 幽王發怒

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