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金手指成精啦!

第1章 金手指成精啦!

傳承百萬載,曾是此界道門源頭的樓觀道已經是一片火海,一團團雷光肆虐,炸碎了這終南山上的古樸樓觀。

再悠久的傳承,數百萬年的風風雨雨過來,也會有起有落。

樓觀道如今只有幾位道門羽士潛修,全宗上下,不過十數人,早已沒落,今日更是給人殺了個乾淨。

兩道血光從樓觀道祖地衝天而起……

這兩道遁光中的一人,渾身裹在血光中,只露出一雙陰鳩三角眼,渾身魔氣森森,不似好人,他咬著牙,心疼的從懷裡掏出一張金色的符籙,上面的符文古樸晦澀,靈光凝結。

「現在不是捨不得的時候!」另一道血光中有人疾呼。

「說的容易,這可是老子三百道德兌換的縱地金光遁符……花盡了我準備用來煉製本命法寶的全部功德。」雖然口中如此說,但那人還是果斷捏碎了那張金色符籙,登時縱起一道金光,挾著兩人遁入虛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樓觀道上空,才有幾個身影趕到。其中一位白髮長眉,下頜五縷長須飄蕩胸前的老者看著已經是一片廢墟的樓觀道,怒吼一聲。

「賊子爾敢!」

老者一揮袖袍,登時無量慶雲滾滾升騰,只是一壓,便滅去了下方熾烈的魔焰。

那青色慶雲翻滾激蕩,攜著無窮之威,足以毀山摧城的一團團雷光和無物不燃的九幽魔火被這慶雲一沾,隨即磨滅,竟然沒有激起絲毫的聲息。

那慶雲本是祥和之氣,如今滾盪的如同劫雲一般,可見老者心中之怒。

另一位中年道人也是面色凝重,對左右道:「樓觀道乃是我們太上道三宗之一,道祖昔年講道親傳的道統,地位非比尋常。今日這兩個魔頭修為低微,卻膽大包天,將樓觀道滅門。又能拿出前古真符遁走,此事十分蹊蹺。」

「待我以太乙六爻遁法推算這兩個賊子的下落,定要挖出幕後主使!」

「我等太上道統,定要同心協力,就算把天桶一個窟窿,也要報此仇!」

一眾元神真仙具是極怒,紛紛點頭應和,就算幕後主使者是魔道兩個頂級魁首——血海道、九幽宗。也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說罷,那中年道人便掐指起卦,右手爆出無數複雜的指訣,讓人眼花繚亂的指影重重,最終如承托著什麼般,豁然攤開,向上一抬。

「轟~」

無量靈光湧現……

這中年道人已是此界天機術算的大宗師,隨手起卦推算,本應是輕描淡寫,不漏痕迹,有返璞歸真之相。但今日樓觀道滅門,他竟然毫無所覺,已經是怒極。當下不再收束法力,全力施為,千里之內天地元氣翻騰,大道顯化。

一眾元神真仙,皆映照在這一抹靈光之下,透過光華望去,神色都顯得朦朧了起來,強橫的氣息掃蕩八方,遠在千萬裡外,一處氣息如淵的深邃所在,八臂魔神憑空顯化,仰天怒吼,欲與這般氣息平分秋色。西極靈山之上,無數廟宇林立,那滾滾威壓橫掃而至的時候,靈山頂上,一朵金蓮盛開,囊括須彌,將威壓輕輕擋在外面,護住了西方一片凈土。

一張太極圖顯現,將那八臂魔神一卷,砸到九幽之下,又要強行破開金蓮。

靈山頂上,一座僅能容納一身的小廟中,傳出一聲悠長的嘆息:「太上道諸位道友,此事與我佛門無關。」便主動放開了金蓮,讓那太極圖查看氣息。

南方蠻荒大山……

東海三座仙島……

中土皇朝氣運所在……

四方顯化無數異象,都隱隱抗衡著這股橫掃天下的氣息,這時候昆崙山上有白玉如意顯化,海外諸島之上浮起一柄仙劍,與太上道一眾元神真仙聯手所化的太極圖合在一處,將四方異象全數壓下……

三脈氣運居高臨下,猶如俯瞰此界眾生一般。

一眾元神真仙氣息凜然,藉此之威,窮搜天下所氣機,化為天機脈絡顯現。

那無量靈光,緩緩聚攏起來,最終化作了八卦符文,相互交感,衍生無數金爻。一眾元神真仙紛紛攝取金爻,推算未來大衍天機,此次太上道如此大張旗鼓,甚至請動元始道,靈寶道兩宗元神真人出手,非但要抓住兇手,更是要藉機卜算未來五百年天機。

「竟有大劫將至之兆!莫非傳承百萬年的樓觀道滅門,便是量劫將起之先兆?」

「五百年內,卻有大劫將至的跡象,但量劫酷烈,肆虐甚久,一場劫數綿延萬年都只是小可,來勢緩緩,去勢洶洶,縱然有些兆頭,數千年內,也未必能掀起劫數。而且每逢四百九十年一次四九小劫,每逢萬年一次群仙大劫。這未必是量劫之兆,也許只是四九小劫或群仙大劫……」

一眾元神真人議論之時,中年道人驀地睜開雙目,竟然有些驚疑不定。

「怎麼可能?竟然算不到這兩個賊子的因果。」

「好似不在此界之內,不入天機之中。」中年道人面色凝重道:「樓觀道滅門之事也天機紊亂,似乎有大神通者遮蔽因果。」

「不過這股屏蔽天機之力,只有一個時辰。」

廣陵城中一處普通民居內,先前兩個兇手望著那橫掃天下的恐怖氣息,又驚又怕,其中一身黑袍的道人對一臉兇橫的三角眼說道:「妙空,你不是說樓觀道已經沒落,全派修為最高的,不過一結丹修士,還是一個道行之士,輕易就能拿下嗎?」

「結果居然引來這麼多元神真仙,這氣息之強,怕是比我們那一界所有元神加起來都多!」

「通神老道,你怕什麼。我們不是已經拿下了樓觀道?元神真仙神通再廣大,難道還能算清輪迴之主屏蔽的因果嗎?諸天輪迴之主是何等大能,派遣我們降臨此界完成任務,早就鎮壓了我們的一身因果。就是天仙道君也算不出來……」

三角眼的妙空雖然也有后怕,但還是硬著嘴道。

「我不管這些,你答應我的東西,別忘了就是。」通神老道想起輪迴之主的大能,也稍稍平復了心境。

「而且,你自身的因果被輪迴之主鎮壓。但你從樓觀道搶走的東西可沒有,待到一個時辰后,任務完成。輪迴之主蒙蔽的天機就會逐漸明朗,怕是下一瞬,便會有元神真仙來取你性命,到時候在元神真仙手下,你求死都難。」

「我勸你,還是早早丟掉那件東西。苟全性命為先罷!」

「該死……」妙空心裡一陣無能狂怒:「這樓觀道滅門,掀起的動靜怎麼會如此之大,我原先準備鎮壓天機的那件東西,在這麼多元神真仙面前,只怕連一張廢紙都不如。原以為樓觀道早已沒落,雖然祖上闊過,但如今宗主都只有結丹修為,若是有這麼大的後台,何至於此!」

「所以原先準備遮蔽元神推算的那件東西,就遠不夠用了。」

「就算我能想到樓觀道這個馬蜂窩,能惹出這麼多元神,我也找不出能屏蔽這等宗師衍算天機的東西。」

「如今這東西,已經是燙手山芋了!」妙空摸著懷裡的珠子,暗想道。

通神老道還在那裡冷嘲熱諷道:「也不知是什麼寶貝,值得你下這麼大本錢,一身身家,怕是都賠了進去。如今功虧一簣,你要心疼的吐血了罷!」

「什麼東西!」妙空在肚子里暗笑:「這可不是什麼東西,這是太上三寶之一。若不是我早年翻過一卷上古筆記,上面有用的法門沒記載什麼,卻寫了樓觀道中興的一段傳說,上面提到這個時代樓觀道已經沒落,還是五百年後,中興祖師自樓觀道的傳承之寶——太上道塵珠中,悟出遺落已久的太上真傳,才成就元神。甚至在大劫之中,一蹴而就,成就道君果位,大興樓觀道。」

「在上上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居然讓我來到了這個時代。」

「我辛辛苦苦,放棄了任務獎勵,留下再入此界的機緣。後來費盡全部身家,算計了一切,才滅了樓觀道滿門,謀劃到了此寶。」

「而且……」妙空心中火熱:「如果我後來查到的線索沒錯的話,道塵珠來歷大的驚人……傳說太上道祖未成道時,只是鄉間的一個牧牛小童。一日上山放牛,見到流星橫空,意外得到了一縷異界靈光。他從這靈光之中,參悟出了太上道根本經典《道德經》。歷經千萬劫數,而證得大道。開闢道門,提拔另外兩位道尊。」

「太上成道后,那一縷靈光早就對他可有可無,為了紀念他成道之途,太上在證道時,將靈光斬出,化為一顆靈珠。便是代表太上道統的三件至寶之一,太上道塵珠。持著此珠,便能悟性大增,參悟無上道妙。」

「乃是樓觀道歷傳承傳之寶,太上真傳道統的象徵。若是我能得到此珠,元神已是坦途,道君也並非絕路!」

妙空心中顫抖,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這個機緣,而且,他也砸下了太多的血本,為此甚至下手暗算過幾個自己根本惹不起的大人物,失去此珠的機緣,照樣是死路一條,只不過死的晚一點罷了,照樣慘不忍睹。

妙空心裡百般糾葛,眼看實在沒得辦法了。他咬咬牙從屋子後面拎出來一個昏迷的少年。

那少年莫約十四五歲年紀,粉雕玉砌,眉清目秀,一看便知道出身富貴之家。

看到妙空如此施為,那通神老道連忙上前攔住他:「你瘋了!這可是我們的任務目標。」

妙空根本不理,他面上閃露一絲狠色,反手將一道靈光打入這少年的體內,通神老道面色奇怪道:「你會這麼好心,把東西送給他?」

「還是想藏到他身上,等到未來有機會再回來取出?」通神老道譏諷道:「別忘了,一個時辰一過,此界的元神真仙便能推算出你奪取的那件寶物的下落。這個少年身世清白,或許不會有什麼事,可能還會被太上道的真人看上,帶回去悉心教導,收為弟子。」

「但他身上的寶貝,肯定會被太上道收走。」

通神老道話音未落,就看見妙空面露嘲色,拿出了一枚玉符。

「輪迴引……妙空,你可真下血本,居然將能把人帶入輪迴之地的輪迴引都舍了出來,這東西在諸天輪迴之地萬功難求,你居然用在一個無關之輩身上。」

妙空冷笑道:「一入輪迴,因果全消。」

「我以秘法將這少年和靈珠融為一體,成為輪迴者后,他因果全消,一切前因都無法推算。這靈珠化為他的一部分,自然也無法推算,等於成為了我這寶貝絕妙的包裝,待到時機成熟之時……撕開包裝,東西不就到手了嗎?」

「你給予他輪迴引,便是他的領路人。其它都無所謂,領路人卻有一項許可權,便是能跟隨自己所領之人,一併輪迴三個世界。」通神老道讚歎道:「妙啊!但你這般在老道面前施為,真不怕老道先你一步。」

「時間緊迫,我再怎麼做手段都瞞不過你。而且找你幫忙的時候,你不已經在輪迴之主面前立下道誓,不得以任何手段謀奪此物了嗎?」

通神老道暗道:「若不是立下誓言,我早就動手了!而且你這小人定然還會不放心,日後我還得小心你對我下手呢。」

通神老道面上卻不露聲色道:「成為輪迴者后,三日後便要接受考驗任務,若是這小子死在了哪個世界,你哭都來不及。」

「我可以查找他的試煉世界,然後想辦法進去。」

妙空臉色木然,從懷裡掏出了一個乾坤袋,他面目逐漸猙獰:「靈符放進去,這幾件法器可是老子冒了天大的風險……也罷!比起至寶,這些都不算什麼,還有保命靈丹……老子剩餘的身家都便宜你了。這些道書不能給你,若是你真的有大福緣……奪了老子的機緣,修為突飛猛進怎麼辦?」

「不過這些殺伐法術倒是可以留給你。」

妙空裝了滿滿一袋的寶物,看著少年昏迷的小臉獰笑道:「你小子最好給我活著回來……還有,為了以防萬一……」

妙空逼出了一滴精血,化為一捧五色絲絛,異彩絲絛之上纏繞著種種惡毒咒力。

「秘魔劾魂三生禁。」通神老道咂舌道:「對付一個全無修為的凡人,用得著如此嗎?」

妙空將禁制打入少年體內,狠狠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小子人在家中坐,寶從天上來,怎麼看都像是有些氣運的,為了防止老子也成為送寶童子,須得給他來個狠的。」

一個時辰后,妙空和通明老道在神識中確認了什麼,終南山處搜天檢地的元神真人瞬間算得樓觀道傳承至寶的因果,遁光來到了廣陵城。此時妙空和通神老道早就遠在萬里之外的荒山野嶺之中了。

他們等待了三刻,身影才瞬間消失,從此世中離去。

廣陵城外,所轄廣陵郡的一個小縣之中,少年睡了半天,才從一處宅邸中幽幽轉醒來,長長吐出了一口氣道:「諸天輪迴之地,輪迴之主……我終於又轉世成人了!可憐我堂堂穿越者,居然給一個土著做了金手指,成了沉睡的老爺爺……」

「這具身體也是一身騷,被人當成了封存寶物的包裝不說,還被下了禁制。」

「那個輪迴者把我與他融為一體的時候,秘法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他的本我靈識被我替代,結果這惡毒的禁制也歸了我。當時我就醒了,兩個兇徒在側,卻只能把靈識沉入靈珠裡面,不敢亂動。現在他們應該已經走了吧!」

錢晨摸了摸肚子,感覺一天水米未進了。

他強自忍耐,此時還不能用食。查看了識海中原主殘缺的靈識后,錢晨暗自皺眉,除了一應常識,其它記憶皆已殘損。

「臨走之前,為了怕我聯繫家人,還以禁制毀去了這具身體的一應記憶。搞的我連這具身體姓誰名誰都不知道。若非我本身靈識並非來自這具身體,只是這一手,就叫我此生大道無望,真是好生惡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尊 明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金手指成精啦!

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