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青燈殘滅,一聲呼喚萬劍來

第629章 青燈殘滅,一聲呼喚萬劍來

說著,青燈主吹了一口氣,手中的人皮驟然膨脹起來。

那人皮薄的幾乎透明,使得皮下的青燈透了出來。

人皮膨脹成潘劍萍的樣子,唯有九竅處是九個窟窿,兩個眼窩裡空空蕩蕩,映照著人皮內的燭光。

整張人皮彷彿猶如充了氣一般,皮下隱隱透著細竹條的影子,潘劍萍有些微微變形,手腳直愣愣的豎著,僵硬無比,就像一個人皮燈籠一般。

被青燈主掐著脖子,渾身血肉裸露的潘劍萍看著自己的人皮膨脹成一個燈籠,慘笑數聲。

但轉眼間,她的神色就變了!

潘劍萍摸樣的人皮燈籠,袖子中飛出數條微不可查的絲線,這是義體改造的特殊武器單分子線,被她淬上了劇毒!

任務世界中神妙的神通無數,奈何大部分都無法在這個宇宙使用,因此用毒這等在道法顯世的任務世界威力不小,在現世也能正常使用的手段,便成了她的主要手段。

單分子線在早期武道橫行的劇情之中很好用,只要提前謀划,在特定的地方布下單分子線的陷阱,甚至不用動手,施展身法高速運動的武道高手便會自己把自己的頭割下來。

而且這等奇門武器掌握在手中,也能當成某種無堅不摧的鞭子和奇門兵器使用。

後來任務世界修行之士漸多,神通妙法無數,也可以藉此布下陣法,施展毒術神通,配合瘴氣毒霧蠱蟲,妙用無窮。

在人皮燈籠手中,單分子線甚至比潘劍萍手中更為靈動。

有的被攝入土中,有的被布設在周圍的空氣中,還有的被以各種手法藏著,瞬息之間散布在了燕殊周圍,這些絲線都被鉤在人皮燈籠的手上,猶如操控傀儡的傀儡師。

只聽一聲輕笑,燕殊聽見背後傳來一聲蜂鳴似的輕響,他將劍匣一橫,便看見一條細的看不見的絲線,擦著他的后心彈過去。

「噹啷」一聲撞上了他的劍匣!

太乙分光劍的劍匣乃是以合金打造,猶然出現了一條被勒出來的裂隙,隨之而來的大力也將燕殊推得退後了幾步。

潘劍萍臉上浮現一絲苦笑,這是她費盡了心思,找到頂尖的義體工作室定製的單分子線,採用的是石墨烯夾鎢絲編製高分子材料,在做到最細的同時,強度異常的高,更被她在任務世界用百毒隕元煞洗鍊,加強了強度的同時,更附帶了一層劇毒……

「旁門左道!看劍!」

燕殊穩住劍匣,冷笑一聲,手中便有一道劍光出匣,於瞬息之間挑斷了人皮燈籠手中的單分子線,有向身周散布的絲線斬去。

被青燈主提在手上的潘劍萍一臉絕望,幾欲驚呼出聲!

這單分子線散布的法門有個名頭,喚作千蛛絲網陣!乃是她結合了奇門陣法開創的法門,為的就是後期此旁門之法對付高手乏力,因此便以緊繃有彈性的單分子線,按照奇門陣法,布置成陣網。

只要切段一根,絲線崩飛,牽一髮而動全身,比任何暗器都要可怕。

觸動一根絲線,便有千絲亂彈,將陣中之人割成肉片,猶如千刀萬剮,狠毒非常!

燕殊斬斷空氣中隱藏的一根單分子線,被劍刃切斷飛彈起來的兩根線頭甩出去,又切斷了其他絲線,如此一個切兩根,兩根切四根,不一會,整個絲陣近千根絲線盡數彈起,讓整片區域無數利刃一般的絲線交織。

但這些絲線都擦著燕殊的身體,在他身前身後,嘣嘣的響聲不斷,猶如無數琴弦亂彈一般,卻偏偏沒有一根觸及他分毫。

燕殊從容步行,穿梭在這千蛛絲網陣中,猶如閑庭信步,竟再未出一劍。

潘劍萍緊張的屏住呼吸,這才明白過來這般資深的輪迴者,就算封印了法力神通,一人一劍,僅憑眼力便能破解她苦心參悟出來的法門。

這青衫仗劍的青年劍客,只怕早就看清了方才人皮燈籠那花里胡哨的手法,心中對每一根絲線都瞭然於胸,於是只出一劍,斬落一根絲線,剩下的無論如何牽動,都在他掌握之中。

燕殊手中劍影再落,於人皮燈籠空蕩蕩的眼窩中刺入,洞穿了那一點燭火。

整張人皮驟然塌陷下來,而人皮未損分毫!

青燈主冷冷一笑,那持著燈籠的白影里飛出數十張人皮,猶如一隻只厲鬼一般,朝著燕殊撲了上去。

這些人皮之中都燃燒著青色的燭火,猶如一個個燈籠,環繞著燕殊旋轉。

而青燈主剛要出身嘲諷幾句,就看到燕殊背後的劍匣飛出一道又一道的劍光。

那些各懷詭異神通的人皮,有的化為影子,要落在燕殊的身上;有的幻化成紅色嫁衣,蓋頭下似乎有女子在低聲啜泣;有的化為燕殊的摸樣,詭異的氣機似乎要將燕殊的身軀凝滯,但這些伎倆在劍光面前皆是虛妄!

一道劍光刺入地下的影子里,一抹淡淡的血色化開成暈。

一道劍光斬落蓋頭,紅蓋頭裹著新娘頭顱掉落,身軀飛散化為無數黃紙。

一道劍光刺入『燕殊』的眉心,見到人皮下一聲凄厲的慘叫,驟然化為飛灰……

一張張詭異的人皮同時炸裂,就連提著燈籠的詭異人影,也被那驟然相合,磁流體化為一道丈許長,赤紅如等離子體,猶如內力一把火焰燃燒的劍光穿胸而過。

白影驟然炸裂,那白霧炸開之後卻又如時間倒流一般縮回白影之內,伴隨著一陣蠕動,恢復原樣。

「嗬嗬……」白影一陣抽動,詭異笑道:「劍法不錯,可惜你們古修永遠也不懂得,如今已經不是誰駕驅的天地元氣越多,誰就越強的時代了!你可以刺破燈籠的皮,但你怎麼斬得滅燈光呢?虛室有光,你斬一萬劍,十萬劍,能滅光否?我等詭修,已如這光一般,深入更深層的世界,你就算有天大法力,劍刺的也不過是我的影子!」

「更何況,你還能發幾劍?」

燕殊刺穿白影的太乙分光劍上,一顆顆人頭猶如燈籠一般系在劍光上,搖搖晃晃,沖著燕殊在笑。

那些詭異竟然已經感染了斬殺他們的劍光,隨著詭異侵蝕,磁流體漸漸沉重起來,要收回劍匣重新洗鍊,才能出劍。

但這些纏繞在劍光之上的詭異,在燕殊收劍的那一刻,必將發難。

如今,燕殊已經無劍可用了!

他微微嘆了一口氣,搖頭道:「我那一口性命交修的飛劍沒有帶來,不然定能斬破萬邪,不似這些飛劍一般,易受爾等的污穢!」

青燈主覺得自己已然克制了那古劍修,太極紀元氣不存,縱然那劍修不知如何恢復了幾分法力,但想要施展,依然要遵循太極紀的法則。

這些古修乃是從太素紀來到這方宇宙,就算設法恢復了幾分神通,又如何比得過他們這些在太極紀修成神通的詭修?

一應詭修,皆在信息上下功夫,他將自身的信息化為病毒,污染了磁流體的信息結構,不消多時,這些磁流體便會被他染化成分身,劍修沒有了劍,何足為慮?

後世的劍修,無不是鑄就一口性命相交,凝練了太極物質的本命飛劍。

用一口臨時的飛劍,面對他們詭修,就是送菜的!

「我教你個乖,面對詭修,且不可再以劍斬之……」青燈主一聲冷笑。

燕殊低聲感慨:「還好師弟給我準備的劍夠多!」

「什麼?」

燕殊伸手一招,低聲厲喝:「劍來!」

頭頂天穹驟裂,一顆同步武裝衛星突然墜落,那猶如巨大陀螺圓錐的衛星驟然展開,周身無數磁流體,電磁劍丸,導彈飛劍等可控物質體化作無數流光飛散,朝著中央區帝都落去,、。

中央區的天基導彈防衛陣列警笛聲大作,但在周天星斗大陣的全面壓制下,完全無法鎖定那無以計數的飛劍。

漫天的劍光化為暴雨一般,籠罩了崑崙研究院所在的這片山區。

潘劍萍的眼睛驟然瞪大,不成人形的臉上浮現一絲駭然,那漫天如雨,遮天蔽日的劍光,只是入眼,便覺得一股凌厲之氣撲面而來,直讓人頭皮炸開,滿腦嗡鳴。

青燈主一聲凄厲哀嚎,那白燈籠中的青色燭光驟然閃爍,憑空消失在了燈籠中。

那似乎才是它的真身!

面對這劍光如雨,還有漫天飛劍之下的絕世劍仙,縱然是傾天妖魔也只有退避。

因為那道道劍氣,絲絲鋒芒都匯聚在了劍仙的眼中,以及那一聲劍來的神意里。

劍意鋒芒,透過那白影,鎖定了那一點遁逃的青燈,青燈內里一團黑暗翻湧,透出無數凄厲的慘叫和哀嚎。

黑暗蔓延,侵染了一切,朝著燕殊襲去。

燕殊卻只是冷笑:「你以青燈為名,說話也從燈籠中發出來,那提燈的白影更是無面無目,似乎都在暗示你的真身乃是燈籠中的那點燭火!但……我不信!」

「那盞青燈的確是關係你的真身,但青燈只是你的影子!青燈投射的倒影,那一點燭火的倒映,才是你的真身!」

燕殊的瞳孔反射之中,一點微弱的青燈,正在燃燒。

此時漫天劍氣已經覆蓋了方圓數十里的每一寸空間,燕殊卻倒卷劍氣,朝著自己的眼瞳刺去,眼中的青燈哀嚎,慘叫道:「想殺我,你眼睛不要了嗎?」

瘋狂搖曳的燭火,在燕殊身上染青了三盞燈,頭頂一盞,肩頭兩盞,如此福壽祿,精氣神的三盞燈,都染上了一層青色。

但隨著燕殊瞳孔中流出血淚,一點劍氣刺入,那三盞燈猛然搖曳,褪去青色,歸復橘黃。

青燈主劍意臨身,一股無物不斬的劍意貫穿了他的真身,更有劍意從瞳孔中迸發出來,穿透了那一點燈火。

它化身的詭異本源崩散,青燈主在劍氣劍意貫穿下竭力掙扎,發出凄厲哀嚎,但最終還是無力閃爍,只留下劍尖上的一抹淡淡的火焰。

「陰神詭修,也算是一個棘手角色了!好死不死,竟敢往劍修的眼睛里鑽!」

錢晨在外太空冷笑道:「不知他們眼裡容不得沙子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尊 明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9章 青燈殘滅,一聲呼喚萬劍來

9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