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 獅爪之下(五)

第1923章 獅爪之下(五)

波莫納曾經把自己比作飼養員,包括西弗勒斯也是她飼養的,當時他們還在勃艮第的夜丘參加當地的節日慶典。

後來他們到了附近乘坐熱氣球,俯瞰夜丘的風景,無意中他們發現了一個被廢棄的魁地奇球場,最後的賽程安排是1831年。

那時候擔當法國魔法部長的是澤爾克·羅齊爾(zircorosier),羅齊爾家族和萊斯特蘭奇一樣,在英國也有分支。

純血家族成員之間彼此聯姻,有一張錯綜複雜的關係網,而這個魁地奇運動場被廢棄還是和當時英國有關。

1831年的英國魔法部長是奧塔來恩·甘布爾,她創新得使用霍格沃茨特快解決了學生上學的問題,這一個大膽的方案不只是引起了爭議,還引起了純血家族的警覺。

從1801年開始算起,奧塔萊恩得前任魔法部長都被認為是「無害的」,阿特米西婭·勒夫金與格羅根·斯頓普都是赫夫帕夫學院畢業,而約瑟芬娜·弗林特則是純血家族的成員,她非常不喜歡麻瓜技術,並且認為電報會影響魔杖的正常功能。

兩任赫夫帕夫的魔法部長都用魁地奇來促進和其他魔法部的合作關係,那個時候的法國魁地奇也就蓬勃發展,到了1831年就嘎然而止,因為政策改變了。

對於孩子們來說不過是少了些比賽,對於成年人卻不代表如此,同一年在巴士底修建七月柱的時候,發現了一些埃及的木乃伊,當時的人毫不懷疑,那肯定是拿破崙埋進去的。

後來發生了埃及與土耳其的戰爭,戰爭的導火索是奧斯曼帝國失信於埃及,沒有將敘利亞割讓。當時的法國已經插手干預「東方問題」了,拿破崙的私生子亞歷山大·瓦萊夫斯基在第二帝國時期曾經擔當外交官,不過他14歲時因為拒絕參加俄國軍隊逃亡倫敦,1830年跑到了巴黎,奧爾良公爵路易·菲利普將他給送往波蘭。

那時候比利時正在鬧獨立,俄屬波蘭發生叛變讓三國的注意力轉移了。門羅死了,里昂發生工人大罷工,奧地利軍隊開始進軍義大利,總之這一年沒有太平日子。

提高警戒后,一些平時沒注意的問題也開始浮現了,碰巧的是1836年一個名叫澤維爾·拉斯特里克的巫師表演家在三百名觀眾的注視下憑空消失了,此後下落不明。

他後來被認為是因為1899年一次時間旅行實驗導致的25個本應該存在的人變成「從未出生」,照道理1835年的人是不應該知道60多年後的事的,然而接任奧塔來恩·甘爾布的拉道夫斯·萊斯特蘭奇卻試圖關閉神秘事務司,如果他當年成功了,那麼後面也就沒有時間旅行試驗了。

時間實驗從何時開始只有緘默人才知道,還有魔法部長,有些實驗需要他授權,也許甘爾布部長不僅對麻瓜的技術,還被他們感染了「探索精神」和「好奇心」,在拉道夫斯·萊斯特蘭奇後接任的霍滕西亞·米里法特頒布了數目眾多的法律,其中關於時間旅行的就有上百條。

與時間相關的魔法是不穩定的,並且嚴重違背時間守則也會造成災難的後果,包括不僅限於男女巫師錯誤得殺死過去或未來的自己,或徹底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軌跡。

澤維爾·拉斯特克里(xavierrastrick)的名字「xavier」與葡萄牙傳教士方濟各·沙勿略的姓氏一樣,此人曾經在亞洲傳教,並且和修女貝爾納黛特一樣身體不腐,從榮軍院聖路易教堂,也就是拿破崙的棺槨停放處的延長線上,就有這麼一個以他為主保聖人的教堂。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秘密實驗,西弗勒斯似乎碰觸到了,雖然這不是他自己願意的。

倫敦地鐵出現神秘失蹤聽起來就像聳人聽聞的都市傳說,但失蹤者是911倖存者,並且還是在國王十字車站附近失蹤的。

如果法國的亡者世界延伸到了英國,那麼那個紐約人本來就該在911中死亡了,卻因為某種原因逃過一劫,後來被彌補了這個「錯誤」,是時間旅行造成的「糾錯」方式。

聖日爾曼德佩地下有一個廢棄的古靈閣金庫,它被布置成了一個極其複雜的迷宮,它可能和英國的神秘事務司差不多。裡面應該有工作人員,不過隨著法國魔法部衰弱,這些工作人員沒有去上班,造成了裡面無人的假象。

法國魔法部的入口也位於聖日爾曼德佩,它是個優雅的藤蔓植物組成的電梯,即和英國魔法部的紅色電話亭,也和衝下水道似的廁所入口不同。

哈吉不是保密人,但他知道那個雪山小屋在什麼地方。吸血鬼喬萬尼和他的血液供應人也一樣知道馬爾福酒庄在什麼地方,喬萬尼也去過那個魁地奇球場,當時他已經受了重傷,他們將他給收留了,帶回了馬爾福莊園,後來他自己離開了。

也許他被吸血鬼獵人抓住了,又或者是別的原因,總之西弗勒斯冥冥中有一種感覺,那個莊園不再安全,將波莫納給轉移了。撲了空的某人一怒之下將莊園夷為平地,也許是用的魔法,也許使用的導彈,反正盧修斯和西弗勒斯看到的是一片烈焰籠罩下的廢墟。

他們有占卜師,通過詢問幽靈和水晶球知道消息,但他們得到的消息不準確,直到他們抓住了龔塞伊。

他知道不少內幕,不過對法國來說西弗勒斯·斯內普還是個外國人,而且還有可能是個破壞分子,即便他被搶走了妻子,但在更大的利益面前,龔塞伊選擇了招供。

對法國人來說他不是叛徒,為什麼蘇珊娜要厭惡他呢?

在別人的主場作戰,客隊往往會吃虧。如果西弗勒斯動用阿不思留下的「財富」,他可以遏制龔塞伊的哥哥率領法國部成員圍剿他,但這樣一來他就和那幫「聖人」扯上了關係,他就要保護巴黎了,他會陷入更大的麻煩里。

手稿里往往藏著很多秘密,沒有讀過《獨立宣言》手稿的人不會知道國父們曾經做了怎樣的更改,絕大多數人只會知道人人生而平等(createdequal)。

只記住了枯燥的萬有引力公式,不知道天體音樂以及牛頓出於為了讓自然與上帝的和諧,而非對抗,那麼他也就不會知道什麼是通過上帝的作品來認識上帝,更不會知道國父們是怎麼用自然代替了上帝的權威,實現了「天賦人權」。

在卡爾斯勒的記憶里,波莫納的手上不只帶著一個麥穗顫抖花腕錶,還有一個火歐泊戒指。

它應該具有某種魔力,周圍布滿了金色的光,看著就像火焰。

有時麻瓜會得到一些魔法道具,比如被詛咒的項鏈什麼的,而且戒指本身就有不一樣的意義。

它可以是誓約,也可以像教皇的漁夫戒指一樣,被視為是聖保羅的繼承者,每一個教皇去世后都要在樞機主教們的見證下將之擊碎。

擊碎后新的漁夫戒指要重新鑄造,這是因為新的教宗要定好自己的牧徽,如果魔法部長不需要決定徽章,那枚戒指就可以視為傳承的信物了。

西弗勒斯也說不清為什麼會想到這裡,可能是因為他看到了蘇珊娜的蓮花腕尺。

不然為什麼混血媚娃會得到那麼多的優待呢?

「他的遺囑里有那枚戒指嗎?」西弗勒斯憑著直覺問。

「什麼?」蘇珊娜莫名其妙得問。

「一枚火歐泊戒指,你有沒有見過它?」

「他留下了很多東西……」

「你可以問一問你的朋友,你不是拿破崙基金會的成員嗎?」西弗勒斯提醒道。

「為什麼你會忽然想起它?」蘇珊娜問。

「它讓我想起了另一枚戒指,有佩弗利爾徽章的戒指。」西弗勒斯說。

「那有什麼特別的?」蘇珊娜問。

「你照做就行了,不過是打個電話的功夫。」西弗勒斯拿起了咖啡杯喝了一口。

蘇珊娜有點不明所以,卻還是拿出了手機,在通訊錄里找到了個號碼,然後按下了接聽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哈利波特之晨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哈利波特之晨光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23章 獅爪之下(五)

98.31%
目錄
共19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