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不聽我的都是壞人(求訂閱)

第935章 不聽我的都是壞人(求訂閱)

亂!

這一刻,其實很多人都亂了,甚至一些參戰的強者,都不知所措。

驚天背刺惑天,稷天也在背刺惡天。

蘇宇更是聯手幾位強者,圍殺人祖。

而死靈之主,也在蘇宇的怒喝下,正在圍攻地門!

獄王迅速開天,正在纏住思天。

局勢大變!

此刻,稷天反手一劍,重傷惡天,見狀大驚,怒喝道:「蘇宇!」

他不復之前的從容,帶着一些怒意,怒吼道:「你既然看出來了,當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你這蠢貨!」

這一刻,蘇宇瘋狂攻擊人祖!

帶着冰寒之意,聲音震蕩天地:「看出來了,那又如何?」

自然是看出來了,當然,之前只是猜測,此刻肯定了而已。

是的,稷天、人祖、獄王、驚天、地門,甚至包括天門,這些人,是一夥的!

出乎預料!

但是,好像又在情理之中。

他們的目標,是人門!

是的,一場蔓延了無數歲月的局,就是給人門佈置的。

今日八大聖全部降臨,不是意外,而是在這些人的算計之中。

借蘇宇他們入侵地門,引誘八大聖全部降臨,除了稷天、驚天,他們要滅殺其他六位大聖,斬殺人門羽翼,從而聯手對付人門。

甚至,斬殺六大聖,還有別的意圖!

蘇宇他們,是局中人,也是局外人。。

這一切,其實都和蘇宇他們無關,但是,蘇宇他們又入了這個局,因地制宜,這些人不斷在削弱人門實力,在引誘人門強者降臨。

從一開始的三位大聖,到最後,八位大聖都出來了!

人門就八位大聖!

斬殺了八位大聖,天門和地門,就有把握對付人門了。

此刻,被死靈之主狂攻的地門,也是怒吼一聲:「蠢貨!人門之強,超乎想像,蘇宇,你們現在應該和我們聯手,剷除人門羽翼,聯手對付人門,而不是對付我們!」

「人門最少有45道之力!」

地門怒吼咆哮,這一刻,再也不復之前的茫然、震驚、驚懼、憤怒,唯有一些被蘇宇氣到了的怒火!

他咆哮著:「殺了惡天他們,才是你們該做的……」

蘇宇不管,繼續瘋狂轟殺人祖,帶着一些冷意:「是嗎?可是,你們聯手也不夠人門打的吧?先剷除了人門羽翼,再滅了萬界,陰陽合道,夠嗎?」

「若是不夠,生死輪轉,寂滅天地,吞噬天地,夠嗎?」

蘇宇聲音冰寒:「殺混沌之主,是為了什麼?到了此刻,還以為我看不出來嗎?真以為我蘇宇沒寂滅過嗎?好大的野心,吞噬七情六慾道,再吞生死之道,死靈之主也是你們囊中物吧?那樣的話,鑄就一位40道以上修者,輕輕鬆鬆……」

他算是知道,混沌之主這位地門強者,為何也在被殺行列之中了!

因為,你倒霉啊!

仙祖死了,現在這些人缺生命大道,誰讓你的不老根,生命大道強大呢!

為了鑄造一位頂級存在出來,對抗人門,那自然要殺了你才行!

殺了混沌之主,也能擺脫地門的嫌疑。

誰會想到,地門會參與其中呢?

因為,地門損失慘重,人都死完了啊!

蘇宇一刀劈的人祖倒退吐血,人祖臉色一變再變,蘇宇繼續強勢殺出,一刀又一刀,「斗王是你的人吧?什麼人皇的暗子,既然是你後裔,進來的時候也許就被你收服了!」

「也許當年是投效人皇的,可當人皇不再影響他,你這老祖宗,恐怕早就收服了斗王,用萬道石之事,故意引誘我們進來吧!」

「當然,之前我還沒崛起,算計的也許不是我,而是人皇他們。」

蘇宇一刀又一刀,穹這些人,也是一劍又一劍!

此刻,他們都在豎耳傾聽。

尤其是穹,他真的不知道什麼情況,管他呢,殺人,殺了,拿劍!

蘇宇,此刻也在為四方解惑,聲音巨大無比:「周,真的背叛了天門嗎?難道沒可能是天門當年覺得無法匹敵人門,無法度過難關,於是,才樹立了周這個叛徒的形象,從而讓人門覺得,周是可以拉攏的……所以,這些年他哪怕在地門,也沒任何關係,人門並未來人對付他嗎?」

「太多的秘密,已經葬送在了時光之中!我只知道,你們這些人,為了對付人門,犧牲可不小!引誘八大聖降臨,是為了奪取他們的七情六慾道嗎?再加上稷天的智慧文明,再加上生死之道……我想,你們都會有一次提升吧?」

「成為封印的門,便有了苟延殘喘的時間,便有了吞噬萬界強者,陰陽相合的機會,這樣,才可以跨越出一些難以突破的瓶頸,不是嗎?還不會引起人門的注意!」

蘇宇聲音很大!

而四方,只有悶哼聲,不斷的戰鬥聲,刀劍碰撞聲!

此刻,人門那邊,惡天強大無比,此刻,兇惡之氣,震蕩天地,怒吼一聲:「稷天,你背叛了聖上?」

「背叛?」

稷天冷哼一聲,一劍斬的他渾身龜裂。

「談何背叛?」

「一切滅世,一切混亂,都是人門製造出來的,只為了讓他自己復甦,他豈會在意其他人?他只需要滅世的氣息,只需要七情六慾之道,只需要萬界惶恐,害怕,驚懼,死亡……」

稷天聲音也是巨大無比,朗聲喝道:「蘇宇,所謂的滅世,不過是人門為了自己徹底復甦罷了!人門很強,強大的可怕,可是,他被封印了!被時光長河封印了,被時光之主封印了!只是多年來,他侵佔了時光長河,製造滅世之危,在腐蝕時光長河罷了!」

「長河原本不止這麼大,天門內的那一段,就是被他腐蝕掉的長河,那其實是封印!」

「所謂的開天……只是時光之主封印他的封印之物,這些年來,他一直在磨滅這一切,一旦萬界這最後一段長河徹底被腐蝕掉,他就復甦了!」

「當年可戰時光之主的魔頭復甦,所有人都只有死!」

他說出了一些秘辛,大聲咆哮:「蘇宇,到了這地步,你還要殺周嗎?聯手吧!」

蘇宇冷笑聲傳盪而來:「聯手?說的好聽!人門不是好東西,你們也不是!你們要的,也是萬界之道,要的也是強大自己,融合萬界之道!真想合作,早就暗中告知我們了,你們沒有!你們甚至故意安排人祖接近我們,不就是想反戈一擊嗎?」

「你們早早佈局,佈局多年,不就是為了今日,將人門大聖,一網打盡嗎?六位大聖,換成平日,你們哪怕聯手,也沒辦法全部擊殺,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一起走出人門!」

蘇宇聲音震蕩天地:「是,你們是在對付人門,是在掙扎求存,求一個自由自在……可你們,想將我們當成你們的資源補充物,也是事實!都不是好東西!」

沒一個好東西!

天門也好,地門也好,人門也罷。

他們不管怎麼斗,萬界都是他們要打下的!

人門要打下萬界,破掉最後的封印,徹底解封出來!

時光長河,居然只是封印。

蘇宇這一刻,有些理解了,理解這個封印的強大所在,萬界生靈修鍊,就是在強大這個封印,而人門製造滅世,就是在磨滅這個封印!

這是時光之主和人門的鬥爭!

時光之主,這開天手段太過厲害,哪怕你人門強大無邊,可萬界不斷有強者出現,不斷有人感悟大道,不斷壯大時光長河。

也就是說,萬界不滅,人門的封印,幾乎無法徹底解開!

人門唯有不斷滅世!

一次又一次,直到長河徹底被腐蝕掉,才有機會解脫出來。

顯然,稷天這些人洞穿了一些本質,也知道,長河覆滅之下,人門解封之後,他們未必有好下場,所以他們選擇了背叛人門!

時光之主去哪了?

這才是關鍵!

時光之主丟下了一道封印人門的長河,他就消失了,這才給了人門不斷滅世的機會。

而雙方,都把蘇宇他們當成目標了!

可以補充陽氣的目標,可以毀掉長河的目標!

既然都不是好東西……蘇宇自然不能讓稷天他們輕易成功,否則,一旦被他們成功了,那才可怕。

稷天38道,人祖36道,驚天37道,地門恐怕有40道,獄王開天成功,最少也有36道,加上一個不下於40道的天門,以及天門內的空和石……

那時候,蘇宇他們就是待宰羔羊!

一個死靈之主,如何抵擋?

何況,他們要殺六聖,是在圓滿他們的大道,這些人,目前是要完善稷天,還是完善獄王,蘇宇不清楚,但是這兩人,很可能有一人會掌握七情六慾道!

那時候,也許又一位40道強者會誕生!

他豈能看着他們成功?

也是直到這一刻,蘇宇才徹底洞穿了諸天萬界真正的勢力分佈,人門一方,地門和天門一方,而他們萬界,才是獨自的一方!

蘇宇冷喝一聲:「獄和人祖,都是萬界之人……人祖不說,獄,你為何要背叛,投效地門和天門?」

人祖畢竟是開天時代的存在!

而獄,她可是真正的萬界中人!

這一刻,還在開天的獄王,總算說了第一句話,聲音帶着一些清冷,「背叛?也許……你會這麼覺得吧!我從未背叛過……因為,從一開始,我就有立場!」

這時候,人祖被穹一劍洞穿臂膀,迅速恢復,崩斷劍氣,帶着一些喘息,笑道:「談何背叛?蘇宇,你是聰明,可是……誰告訴你,獄是叛徒了?」

蘇宇眼神微動。

人祖聲音宏大:「她是我女兒,真正的嫡傳,怎麼會是背叛?我們只是在搏命,搏一個未來!我們,只是想萬界不會再經歷時代的滅亡……豈會是背叛?」

這一刻,人皇聲音傳來:「她是你女兒?」

「不錯!」

人祖看着四周圍殺而來的強者們,身上浮現出一道道金色光輝,帶着一些冷意:「你們不是不知道天去哪了嗎?我來告訴你,天去哪了!」

這一刻,地門之外,忽然,萬界動蕩!

上界壁壘破碎!

下一刻,人境劇烈震蕩起來!

就在這一刻,天地動蕩,人境震動之下,忽然,蒼穹裂開,浮現出一張人臉,隱約可見,是一張女人的臉。

人祖聲音動蕩天地:「天,當然是你們看到的天!為了不讓她被封印,化成了我天地之靈!我想,蘇宇、星宇你們都知道,什麼是天地之靈!唯有如此,她才能不被封印,逃離三門,為我維持天地運轉!」

人祖冷喝道:「你們殺我,天崩地裂,人境墜毀!非要如此嗎?蘇宇,你們強大起來,強大速度如此之快,也出乎我們預料……不過也好,倒是給了我們機會,也讓人門八位大聖都有機會同時降臨……這樣的機會,我們等待了無數歲月,居然在你蘇宇身上完成了!」

沒有蘇宇,哪怕天門地門聯手,八大聖也未必會一起降臨。

不降臨,那就沒辦法對付!

無法對付,那就無法抽取對方的七情六慾之道!

所以,這一次,機會太難得了,等待了無數年,才等到了這個機會。

「星宇當年,也沒能引起人門的注意,沒能讓多位大聖一起去殺他……蘇宇……我們不是還得感謝你嗎?」

人祖笑了:「果然,我當年就說過,唯有這個時代,出現一個真正集齊萬界氣運的修者,才能讓人門重視,果然……我說對了!」

此話一出,人皇幾人微微變色!

人皇怒火中燒:「你是說……當年我們氣運動蕩,便是你們做的?你們將萬界氣運,全部抽離,集於一人?」

誰?

當然是蘇宇!

人祖平淡道:「氣運分割,那就只能和上個時代一樣,是無法誕生讓人門忌憚的存在的!那最終的結果,也是和開天時代一樣,無人可以逆轉!而今,不是很好嗎?蘇宇,的確讓那位忌憚了,不是嗎?」

若不是集氣運於蘇宇,豈會有八聖降臨的一幕?

人祖沉聲道:「蘇宇不死,萬界氣運不滅,長河不會破滅!蘇宇化為第四門……那又會持續一個時代,人門等不及了,我們也等不及了!」

一個又一個時代!

大家都等不及了!

蘇宇的出現,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唯一不妥的就是,蘇宇……不太受控!

這是一個不受控的瘋子!

這才是唯一麻煩的一點。

比如現在,都說了一起對付人門,人門威脅最大,好不容易將大聖們都給釣出來了,蘇宇這瘋子,居然阻攔他們!

否則,地門出手,早就成功了!

而現在,卻是不同了。

蘇宇困住了人祖,地門那邊也受到了阻礙,稷天他們雖然佔據了優勢,可一旦地門和人祖出事,那就虧大了!

他正說着,蘇宇卻是不感興趣,而是笑了起來:「天化為天地之靈了,這麼說,獄是你和天的女兒?那獄才該叫周天才對,害得我一直在想,大周王是你兒子,居然不是嗎?」

大周王笑了:「我的後裔,一定就要叫周天嗎?這萬界,就是個地獄囚籠!只是為了困住人門的地獄牢籠,獄,才是萬界的本質!」

蘇宇不懂!

人祖覺得他太淺薄了,周天?

不覺得很幼稚嗎?

獄,才是萬界的真相!

才是這幾個時代的真相!

蘇宇感慨一聲:「耗費這麼多歲月,獄……七情六慾之道……無情無道,再去填充七情六慾,好算計,好算計!這麼說,這一次,你們要打造的強者,就是獄了?給她的天地,填充萬道,填充七情六慾,填充生死,完善她這獄的本質?」

「然後,用無情克制人門?因為後來填充的道,不是她一開始掌握的,所以,獄,其實也只是工具人罷了,你們對付人門的工具人?」

蘇宇笑了:「她是真的無情無道,對嗎?她的本質,其實就是你們用來對付人門的!」

因為人門擅長人道,七情六慾之道,現在,培養一個無情無道的獄,那可能會對人門有一些針對性作用!

人祖也不多說,只是遙看遠方,輕聲道:「放了我,否則……蘇宇,你所守護的人境,會徹底化為廢墟!」

遠處,人境上空,那張大臉呈現了出來!

之前,蘇宇他們就判斷過,人祖的天地,是否藏在了人境。

人祖,一定開了天!

沒開天,他沒辦法逃過封印。

現在證明了,他真的把天地藏在了人境中,還有天地之靈存在,只是一直在沉眠中,今日卻是復甦了!

而人祖,此刻沒帶天地,有36道之力。

他也許不能和死靈之主一樣,陰陽天地合一,但是,他拿到了天地,也許可以進入37道,甚至38道之力!

蘇宇笑了:「不急,你和稷天,又是什麼關係?這一點,我很好奇!你們看起來都是老奸巨猾之輩,稷天他們,就樂意成全你女兒?」

這麼多大道之力,稷天這聰明人,捨得放棄?

這些人的合作,蘇宇相信,一定經歷了無數曲折,當然,他不是太感興趣,他只對稷天和人祖的關係,有些興趣!

遠處,稷天先是重傷了惡天,此刻,也在迅速想要創造戰果,擊殺惡天,可惡天畢竟是一位38道的頂級存在!

一時間,還是沒能完成斬殺!

聽到蘇宇的話,稷天輕聲笑道:「什麼關係?沒太大關係,周,這不算是我老祖宗嗎?」

蘇宇微微一怔,再看人祖和稷天,頓時笑了:「有些懂了……難道說,你和周稷,真的徹底融合了,人祖為你提供一具完美的身軀,你當年是大道之力降臨,將大道融入了周稷體內?」

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奪舍,但是手段更高明一些。

這是擺脫人門身份?

人門的修者,進入萬界,一定還是有些限制的,稷天,便是因為這些,和周達成了協議,完成了這一次的合作?

「所以,你既是周稷,又是稷天……」

蘇宇笑了:「那算不算萬明澤?」

「也算是吧!」

蘇宇幽幽道:「萬明澤……萬府長走上了七情六慾之道,和你們也有些關係了?有意思,是你無意中影響到了萬府長,還是說,你們將萬府長,也當成了一個容器……容納七情六慾道的存在?」

和獄一樣!

獄,其實也只是容器!

稷天笑了:「我那二爺爺……在我看來,他才是這個時代的命運匯聚之人才對!當年,我降臨的神文,乃是運字神文,氣運最強者,才能吸引這枚神文的注意!我神文降臨萬家,應該是受到了他的吸引才對,我很疑惑,為何最終是你?」

萬天聖,氣運最強者?

蘇宇想了想,笑了,點頭:「算是吧,在我沒出生之前,或者說,我六歲之前,應該是萬府長氣運最為昌盛吧!」

他遍觀那個時代,蘇宇仔細想了想,要說氣運最強……好像的確是萬天聖!

絕世天驕!

短短几十年,跨入了那個層次,能殺永恆的存在,而永恆,在那時候,是無敵的象徵!

之後,開道便殺合道!

萬界風雲,都源於大夏文明學府,而萬天聖,是學府之長,聚焦於萬界動蕩的中心!

連大周王化身的葉霸天,在當年一些人看來,天賦都不如萬天聖。

大周王覺得,柳文彥是氣運的聚集者。

而柳文彥,比萬天聖還要晚幾十年了,在這之前,萬天聖就是和葉霸天同樣的存在了。

就在這時候,稷天一劍斬出,殺的惡天瘋狂咆哮,血流如注,稷天再次道:「蘇宇,我那二爺爺……可不簡單!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這個天地之間,能開闢七情六慾之道的,好像沒人可以做到……我不行,獄王不行,人祖不行,若是可以,我們何必奪取其他人大道之力?而我那二爺爺,好像獨自開闢了,他和人門,恐怕有些關聯……我們在找氣運聚集之人,人門真的沒在意嗎?」

稷天大聲笑道:「人門,無處不在!你可小心了,我那二爺爺……也許早就被人門侵佔,甚至就是人門化身,而今更是侵入你天地之中,你還強化七情六慾之道,小心最終被反噬!」

而這一刻,因為地門洞開,所以,萬界修者,是可以聽到這一切的!

就在地門之外,上界之地,此刻,一群規則之主匯聚。

當聽到稷天的話,強者們紛紛變色,朝人群前方的萬天聖看去。

萬天聖卻是淡然,並未在意。

他的氣息,卻是在攀升!

之前,接近16道之力的他,此刻,卻是迅速攀升到了20道以上,因為蘇宇吞了半條悲天大道,那是一位36道修者的大道,半天,也足夠強大了!

36道強者的一半,甚至足以支撐一人成為32道修者。

當然,需要感悟。

而萬天聖對七情六慾的感悟,好像極其精通,雖然沒直接達到那個層次,可眨眼間,也達到了24道這個界限!

24道修者!

這就是此刻的萬天聖,一股悲傷之意,在他身邊瀰漫,比他弱的人,此刻看着他,忽然都想哭!

這時候,明王、武皇這些一等強者,都是臉色變幻,紛紛圍繞在萬天聖身邊。

萬天聖,有問題?

他是人門化身?

人門,在萬界也有安排?

雖然稷天的話,未必可信,可七情六慾道,好像的確是人門強者的象徵,同時執掌的,更是一個都沒,整個萬界,好像也只有萬天聖開闢了此道!

哪怕蘇宇,其實也只是萬天聖融入之後,天地中才有此道!

這一刻,大家都很複雜,一時間,圍住了萬天聖,卻也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大家都很擔心,擔心萬天聖出現問題。

自從蘇宇將家人和老師們藏匿起來,整個諸天萬界,他最親近的,其實就是萬天聖!

這是一位亦師亦友的友人,道友。

從蘇宇進入學府的那一日,他就默默在保護著這位新生代,意志化身進入蘇宇體內,進入他心臟,一直陪伴着蘇宇,保護著蘇宇。

幫蘇宇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難關,幫蘇宇解決了一個又一個強敵,幫蘇宇化解了一次次心結。

哪怕此刻,人境被人祖天地轄制,大家都不是太擔心蘇宇,因為蘇宇這人……有時候很無情!

可萬天聖出現問題……那是蘇宇無法接受的結果。

這一刻,包括大周王,都有些複雜。

萬天聖,他化身葉霸天的時候,最喜歡和這位論道,這位名義上的小師弟,在大道之上,總有驚人的見解。

哪怕他是一位規則之主,有時候,也喜歡聽這位談論一些大道,討論一些人性。

哪怕那時候的萬天聖,其實很弱。

但是,大周王也經常和他討論一些,甚至是產生一些分歧。

如今再去想……的確驚艷!

只是那個時期,他主要精力,不在這些上面,柳文彥的出現,讓大周王發現,柳文彥和自己極其契合,而且還年輕,也有足夠的人格魅力。

然而對萬天聖,他也是一直很關注的。

今時今日,這位……會是人門的化身嗎?

人門,到底有沒有徹底復甦?

按照稷天的話說,人門無處不在,但是他沒徹底復甦,因為萬界不滅,長河不滅,他就無法擺脫時光之主的封印,人門的目標,就是徹底滅絕時光長河!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有些事,一旦被點破,很難去深想。

萬天聖,是修鍊過未來身的!

只是,未來身被打破了,後來他就不再修鍊未來身了,他的未來身很強,沒了三身之後,萬天聖依舊可以輕鬆遊走時光長河。

他在一段時間內,被稱為人魔!

而人門……稷天他們也稱之為魔,最大的魔!

萬明澤,也就是稷天的神文,是一枚運字神文,會被氣運強者吸引,誰的氣運,會壓過那個時候的大周王他們,而萬天聖壓過了!

萬明澤,降臨在了萬家!

因為萬天聖沒娶妻生子,否則,也許就不是降臨他大哥家,成為他的侄孫,而是親孫子了!

一個個念頭,在眾人腦海中浮現。

今日這一切,讓他們震撼。

震撼於無數強者現身,震撼於地門和天門可能是一夥的,震撼於人門的內訌,震撼於……萬天聖的身份!

此刻,天地長河已經越來越黑暗了!

這代表着,天門和人門降臨的時間不遠了!

而人境,此刻也被挾持了。

萬天聖再出問題……那蘇宇為之奮鬥的一切,都會化為泡影!

此刻,大周王他們,都很擔心蘇宇!

擔心他會瘋狂,會出事!

大周王臉色變幻不定,人祖……居然挾持人境,威脅蘇宇,這也是他沒想到的。

……

而這一刻的蘇宇,默默聽着,聽完了,繼續悶悶轟殺人祖!

人祖在幾人的圍攻下,已經有些力不從心,怒吼道:「蘇宇!你真要殺我?殺了我,人境毀滅,你以為對你真的沒有任何影響?你是這個時代的氣運之子,人境毀滅……你也會被重創!你的一生,已經和人族無法分割……」

蘇宇一刀洞穿了他的咽喉,人祖金身浮現,迅速恢復,不斷倒退,血液溢散,720竅穴爆發出強大的光輝,不斷反抗!

此刻,人境天崩地裂,那人境上空的大臉,露出一抹怒色,「蘇宇,你要看着人境覆滅嗎?」

那是一張女人的臉!

那是周的道侶,天,化為了天地之靈,為周守護他的天地,鞏固他的天地,就如書靈一般,在文王不在的時候,為文王梳理天地!

蘇宇一聲嘆息:「十萬年,你的天地在,有天地之靈,就在人境……卻是從未現身!」

人祖怒道:「現身?一旦現身,一旦被人門發現,你可知是什麼後果?如何現身?十萬年……死的都只是一些弱者,正因為他們的死亡,才會誕生你們這些人族強者,蘇宇,你是在指責我嗎?你沒資格指責我!」

蘇宇沒資格指責他見死不救!

因為,這是必須的!

不到時代滅亡的一刻,如何誕生蘇宇他們這些存在,不到這一刻,萬界本身也不會誕生蘇宇這樣的氣運之子!

「啊!」

這一刻,一聲凄厲慘叫傳出,不是稷天那邊,而是驚天那邊!

驚天一劍將重傷的惑天直接格殺!

一條璀璨大道浮現,被獄王天地瞬間收攏,此刻,獄王氣息還在變強,而驚天和獄王,此刻聯手包圍了思天!

八大聖,第四位隕落了!

一位36道,被一位37道偷襲成了重傷,註定沒有機會了!

這一刻,被包圍的思天,一臉的哀傷和憂愁。

一聲嘆息,無奈而又悲傷。

人門,最團結的人門,原來,也只是虛幻,驚天可能早就叛變了,甚至是他聯絡了人祖和天門這些存在,稷天和驚天,應該早就在謀劃了!

驚天,便是這其中的中間人,否則,人祖是沒有渠道聯繫到稷天的,起碼在開天時代,是沒有辦法的。

「驚天……何必呢?」

思天一聲嘆息,而驚天面無表情,手持染血的長劍,看着她,過了一會才道:「你真不懂?七情六慾之道,乃是人道,人道毀滅,吾等必死!而聖上的目標,便是摧毀萬界,摧毀時光長河,人道毀滅……我們誕生於人道,隨着人道毀滅,我們也會隕落!」

「聖上,要的只是他自己解脫,而不是帶着我們一起!思天,你看不明白嗎?」

自救罷了!

驚天淡淡說着,他不想死,不想被毀滅,所以,他要反抗!

此刻,四位大聖都死了!

只剩下思天和惡天了,這兩位一死,人門這邊,除了人門本尊難以對付,其他的隨從,還有一些,但是也不足為慮了!

這麼多年,這一次,是最好的機會!

……

而此刻,蘇宇這邊,人祖再次怒吼:「蘇宇,你真要看到人境滅亡?」

「放了我,聯手對付人門……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蘇宇嘆息一聲:「可是……你們是想殺我們的!你不說,地門、天門,包括驚天,他們不殺人,如何能在萬界長存?」

蘇宇笑了起來:「就算稷天現在不需要殺人補充陽氣了,可是,我算算,天門、地門、驚天、空、石,最少也得殺五位頂級存在才夠!我、死靈之主、人皇、文鈺、文王、武王……殺光了,大概也才勉強夠你們用罷了!」

蘇宇笑了:「所以,你說,聯手可能嗎?」

不可能的!

因為這些傢伙,為了能生存下去,為了能強大起來,為了能和人門對抗,可以說,一定會殺蘇宇他們的,至於合作,無稽之談!

真有心合作,不會等到現在的。

「你們一直說那麼多,包括稷天之前的那番話,不就是為了讓我作出決定,去和惡天他們戰鬥,保護獄王嗎?然後,給我們來一次背刺……將我們一網打盡嗎?」

蘇宇笑了:「欲擒故縱倒是玩的不錯,稷天生怕我不去,連萬道石、開天劍都給送到那邊去了,不就是為了引誘我上鈎嗎?」

此刻,人祖沒再吭聲。

倒是稷天,再次一劍,斬的惡天渾身冒血,笑道:「蘇宇,我更好奇,你怎麼判斷出,我們會聯手?風馬牛不相及,地門和天門,當年可是死敵……你如何會判斷我們是一夥的?」

蘇宇笑了,幽幽笑道:「我要是說,都是你的鍋,你會悲傷嗎?」

稷天一愣。

蘇宇嘆息一聲:「因為……我討厭比我還能說的!你這麼能說,一看就不是好人,我的老師曾教過我,對待你這種人,不用說太多,聽太多,能殺……就一劍給殺了!所以你在說話的那一刻,我就想着,如何一劍殺了你!順帶着……除了我的人,都是我的敵人!你們,天然被我歸為一夥的,懂了嗎?」

簡單來說,只要不是我的人,都是敵人!

都是一夥的!

所以,任由你說的天花亂墜,說的越多,我越要殺你,順帶着,都給你們安排到一起,然後再去推導,你們怎麼可能才是一夥的!

是的,蘇宇先下結果!

他就是這樣做的!

我先斷定,你們是一夥的,猜錯了無所謂,猜對了……其實也無所謂!

因為,都是敵人!

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哪怕文鈺,都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太草率了?」

穹也是目瞪口呆:「就這麼推斷他們一夥的?」

這麼簡單?

蘇宇有些心累,「是不是一夥的,有那麼重要嗎?凡是我看到,我見到,我聽到,不聽我的,都是敵人,都是一夥的!目之所及,我說的話,才是真理!不聽的,都是孽障!」

「……」

四方皆寂!

這一刻,眾人才徹底明白,蘇宇到底有多瘋狂!

只要不聽他的話,那都是一夥的。

所以,任你算計再多,對他而言,沒用!

沒有任何的中立者存在!

沒有任何的合作者!

只有敵人和自己人!

這一刻,連穹都有些無言,「那我……」

蘇宇笑了:「穹前輩,好人!喜歡你!」

「……」

艹!

穹心中大罵!

你才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

老子不需要你喜歡!

因為蘇宇這話,充滿了……嘲諷的感覺!

蘇宇幽幽笑着,「不想人祖死,將所有大道和開天劍、萬道石全部拿來!」

嗡!

一刀斬出,噗嗤一聲,人祖再也撐不住了,被這一刀劈斷了頭顱,瘋狂咆哮道:「蘇宇,你不要萬界生靈了?」

「與我何干?」

蘇宇聲音帶着笑意:「殺光了萬界生靈,沒了足夠陽氣,我瘋狂起來,連人皇他們都給殺了,自爆了所有陽氣……你們陪我玩下去就是了!我會怕你威脅?哈哈哈!」

蘇宇笑的癲狂:「好好笑!到了36道以上了,你們還拿人境來威脅我?拿萬界來威脅我?你們……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轟!

蘇宇大手探出,一把抓住人祖,強大的實力爆發,天地之力爆發,磨滅人祖那強大的肉身!

人祖頓時慘叫起來!

蘇宇生死之力輪轉,淡淡道:「交出所有大道和我要的東西,我饒了他!否則,殺了他之後,接下來,我會圍殺了地門……稷天,考慮一下吧!」

轟!

這一刻,人祖也瘋狂了,人境劇烈動蕩,他怒吼道:「你想的美……蘇宇……破了人境,你的末日也到了!」

「愚昧!」

蘇宇撇嘴,一拳打出,打出千萬道重影,砰地一聲巨響,人祖肉身被徹底打爆!

而遠處,人境,他的天地瘋狂震蕩起來!

山崩海嘯瞬間爆發!

無數人族頓時絕望嘶吼起來。

蘇宇漠然,一臉的無所謂。

而就在這一刻,人祖天地中,人境之中,那巨大的大臉,居然傳出一聲尖銳的叫聲,下一刻,有些癲狂的笑聲傳來:「好吃,好好吃……我喜歡!」

轟!

人境瞬間暴動,那天地中,忽然浮現出了另外一張臉,瘋狂吞噬著那張屬於天的臉!

此刻,整個萬界,一條條大道呈現,匯聚成了一張人臉,一會男,一會女,一會孩童,一會獸類……

「和我融為一體吧!」

「蒼生道,蒼生皆是我!」

那張人臉,瞬間融入了人境,帶着瘋狂,帶着笑意:「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雖強大,可你的主人不在,這天地……還是給我吧!」

兩股天地之力爆發,而其中一股,並非侵佔,而是直接融入!

被蘇宇打爆肉身的人祖,瞬間恢復了肉身,帶着一些震動,瞬間驚怒道:「該死……你要做什麼?」

藍天笑聲帶着嫵媚:「沒做什麼啊,親愛的,我要把我自己融入天的體內,和你融為一體,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藍天無法匹敵周,也無法匹敵天,但是,他不是匹敵,不是吞噬,而是融入他自己,將自己融入人境的人祖天地!

融入后,兩種結果,人祖天地更強!

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天的意志,會被藍天攪的破碎不堪,從此以後和藍天融為一體,不分彼此,徹底化為一個瘋子!

而藍天,本就是瘋子。

一個集合了萬界意志的瘋子,他自己到底是誰,他都不知道,他可能是藍天,也可能不是,吸納了太多意志,破碎了太多次,分裂了太多次……

這樣的人,對付天地意志,才是最好的選擇!

無論勝負,天的意志,都會混亂!

而此刻,人祖終於變了臉色!

他哪怕被蘇宇在這殺了,都有希望在天地中復生,可是,一旦天地被藍天這混亂的瘋子執掌了,那天地就徹底失控了!

「蘇宇,你讓他住手……」

人祖咆哮一聲!

蘇宇一臉漠然,巨大的手掌,緊緊握住了他,不斷捏爆他的肉身,待他重生,再次捏爆,重生,捏爆,重生,捏爆……

這一刻的蘇宇,只是看着獄王他們那邊,我要寶物!

寶物給我,我們再說!

不給,那就殺人祖!

而正在開天的獄王,眼神微變。

隔空觀望的蘇宇,笑了。

「無欲無求?無情無道?」

「呸!」

一聲呸,震蕩天地!

蘇宇嘲諷:「所謂無欲無求,無情無道,只是……感情不到位罷了!殺你爹,殺你娘,你也得動容!呵呵!」

嘲諷聲響徹天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5章 不聽我的都是壞人(求訂閱)

96.43%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