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我就是贏家(求訂閱)

第937章 我就是贏家(求訂閱)

(修仙,開通天竅去了)

神祖被殺,天門強行復甦。

這一刻,長河顫動,天門內,一股死亡滅絕的氣息,也迅速動蕩起來,朝萬界蔓延而去。

天門時代、地門時代,都在迅速朝萬界融合。

兩大時代強行復甦,這一刻,萬界的時光長河中,下游,也有一股力量漸漸朝萬界席捲而來,波濤洶湧,長河動蕩,好像人門也快降臨了!

天旋地轉!

天地動蕩,噬蝗橫行!

這一刻,天地間大量噬蝗出現,滅世,真的要來了。

遠處,空和石,瘋狂穿梭空間,不顧一切,終於在蘇宇他們追上之前,和空匯合了。

這一刻,天門也呈現出人形。

那是一位慈眉善目,白髮白須的老人,看起來像個好人。

他身邊,日月兩位超等,一男一女,如日月光輝璀璨,佇立天門左右。

等到空和石劇烈喘息著逃來,天門內超等強者匯聚。

5位!

也就只有這5位了,天門、空、石、日、月。

沒看到文,不知是不是因為實力太弱,沒有過來。

周天文明,日月星辰。

昔年的八部首領,如今蘇宇也就沒見過文明二人。

匯合了!

蘇宇正在強行吞噬神祖大道,此刻,也迅速趕到天門對面,看向對面五人,面無表情,不算遺憾。

空和石,畢竟是36道強者。

而天門又強行復甦,趕來的速度很快,沒能斬殺那兩人,倒也正常。

好事!

這一日,天門和地門都強行復甦,強行復甦,這些人戰力並未恢復到巔峰,也相當於自損戰力,能逼迫的兩門提前復甦,也是不錯的結果!

此刻,天門化身的人,嘆息一聲:「蘇宇,你這是在自取滅亡!我和地門若是正常復甦,實力都還可以,對付人門,更有把握一些!」

「而今,你非要逼迫我們強行復甦,如此一來……我和地門,實力都有損傷,人門本就強大,而今更是難以匹敵……蘇宇,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蘇宇笑了笑。

看著他們,輕笑一聲:「不是,這可不是我要的結果,我要去對付人門,需要幾十條超等大道,我百分百可以殺了人門,還請諸位,讓出大道和天地,給我吞噬掉!為了萬界和平,為何世界和平,諸位前輩,已經活的夠久了,有必要這麼做,成全我,去對付人門!」

蘇宇聲音宏大無比:「還請諸位前輩讓道!不讓,就是冷血無情!不讓,就是心存私心!不讓,就是自取滅亡!不讓,就是萬世之敵!不讓,就是畜生不如!不讓,就是狗雜種一個!」

蘇宇哈哈大笑:「我說的有沒有道理?這不就是你們的理論嗎?我不會嗎?一群狗東西,讓不讓道?過來,排隊給我殺!」

他笑聲席捲諸天,隨著天門復甦,天門時代也在降臨萬界。

此刻,他的話語,連地門他們都能聽到。

一個個眼神有些異樣。

蘇宇,有時候很難纏,言語上,他從不吃虧。。

道德綁架他?

還沒開始綁架,他就開始綁架你了!

蘇宇聲音再起:「諸位活了這麼多年,也活夠了,為了我們的未來,我這個年輕人,有必要承擔起對付人門的重任,諸位,你們還不讓道?你們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蘇宇怒斥:「你們還有良心嗎?你們還配當個人嗎?你們看看,多少人流離失所,可憐無比,你們就不願意讓道讓我成功嗎?」

蘇宇大吼一聲:「諸天萬界,請人族始祖讓道,請古獸始祖讓道,請諸老讓道!」

這一刻,天地之間,一陣陣暴喝聲響起。

「請諸老讓道!」

諸天響聲接連而起!

「請人族始祖讓道!」

「請古獸始祖讓道!」

「成全宇皇,還天地清明!」

「……」

呼喝聲響徹四方,震蕩長河,一股股大勢之力,磅礴無比,席捲天下!

請大家給我讓道!

這一刻,天門化身的老人,眉頭緊皺,輕聲嘆息,沒再說什麼。

蘇宇,比他們會玩!

這還沒開始綁架蘇宇呢,蘇宇把諸天萬界都給拉上了戰車,反而用大勢壓他們去了!

這一刻,蘇宇氣勢勃發,看向四方,哈哈笑道:「承蒙厚愛!若是幾位前輩讓道與我,必然可以擊殺人門,萬界太平!若是幾位前輩怕死,不想死,只想獨霸天下,為了野心,那就不讓道!」

「什麼人族始祖,什麼獸族始祖,什麼前輩高人……都是笑話,真正的高人,有德之士,此刻就該退位讓賢!」

「成全我,我來承擔起這個責任!」

蘇宇聲如洪鐘,震蕩四方,「諸天萬界,誰不知我蘇宇,是我敵人,我必殺之!諸位成全我,人門就是我唯一敵,我必殺之!」

「……」

這一刻,遠處的地門,也是一聲不吭。

得,別再用大家聯手對付人門那一套去和蘇宇說話了,這位,可不是那種吃了悶虧不說的傢伙。

他蠱惑人心,比他們可不差絲毫。

他在請你讓道,讓天地,你讓不讓?

不讓……你還說個屁。

天門也沉默了下來。

死靈之主幾人則是笑呵呵地看著四方,你們還綁架蘇宇?

這些傢伙,出來都喜歡來一句,蘇宇,你犯下大錯了,因為你,我們實力受損,無法對付人門……現在好了,蘇宇比他們更能說!

蘇宇再次大笑起來,朗聲道:「我在大明府期間,大明學府牛府長告訴我,有些人,他不會說,明明是做好事,最後桃子卻是被別人給摘走了,你還得被千夫所指!」

「我蘇宇,征戰多年,殺戮四方,誰不知我蘇宇功蓋天地?我才是這個時代唯一的救世主!你們這些老東西,戰敗了一次又一次,敗者還有資格再戰嗎?出來了,就給我蘇宇戴個大帽子,擾亂了對付人門?可笑至極!一群失敗者,對著一位成功者咆哮,責怪救世之人,為何不給你們殺了吞噬陽氣,也虧你們有臉開口!」

蘇宇聲音巨大無比,萬界皆能聽清!

「我蘇宇,也用計,用的都是陽謀!正大光明!我說殺你就殺你,我說你是敵人就是敵人!不像你們這群東西,恨不得馬上殺了我,偏偏還要裝出一副我是好人的姿態,欺騙誰呢?萬界生靈都是白痴嗎?會被你們欺騙?三門降臨,必須要吞噬陽氣,殺戮萬界所有人恢復,誰不知道?」

「像你天門,人族的始祖,你想保持陽氣充足,殺不了我們這些人,也許需要殺戮百億生靈才能保持陽氣充足!」

「你們這群傢伙,屠戮了萬界所有生靈,也許才能保持陽氣補足!」

「萬界的白痴很多,比如神皇這群人,為了一己之私,出賣了萬界所有生靈,還自詡為了反抗人族暴政,都是扯淡,就是背叛罷了!出賣了萬族利益,只為了自己給你們當狗!神皇,你說對吧?」

蘇宇眼如利劍,陡然朝遠處長河中飄蕩的那些人看去!

神皇想開口反駁,還沒來得及說話,一股滔天意志就鎮壓席捲而來,壓根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你說個屁!

我說是,你就是!

這一刻,天門嘆息一聲,不再說什麼,說不過蘇宇。

何況,萬界現在不是他們的主場。

說多了,也毫無意義!

轟隆!

一聲巨響,響徹天地,天門時代,徹底降臨萬界!

時光長河被壓縮,萬界的混沌深處,一座滅亡的世界,和混沌接觸,轟隆隆,一座巨大無比的天地,開始和萬界接壤!

天門時代,降臨了!

提前降臨!

而上空,地門時代也在降臨,或者說,早就接壤了,本就處於一個空間

這一刻,那如拱橋般的時光長河,一端是已經降臨的天門時代,中間是降臨而來的地門時代,唯獨人門時代,人門並未到來,並未提前出現。

時光長河,此刻被滅亡氣息纏繞,不復之前的光明。

而就在此刻,轟隆一聲巨響,惡天一聲怒嘯:「稷天,你們不會贏的!」

轟!

地門和稷天,圍殺了一陣,終於在天門降臨的一刻,斬殺了惡天!

一條大道呈現,很強大,但是有些殘破,惡天選擇了一直拖延,到最後,也就沒時間沒機會去自爆了。

不過,畢竟是一位38道的強者。

此刻,稷天也是氣喘吁吁,而地門,也有些喘息,他算是倒霉的,計劃剛開始,按理說,不該此刻強行復甦的,可他被迫之下強行復甦。

此刻,也有些損耗嚴重!

那邊,驚天和獄王圍殺思天,思天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這時候,人皇幾人紛紛看向蘇宇。

強行逼迫天門開啟,沒能斬殺兩位36道,反而讓天門這邊,出現了5位超等,再加上稷天、地門、驚天、獄王,對方反而有了9位強者!

反觀蘇宇這邊,蘇宇、人皇、文王、武王、死靈之主、穹、文鈺,滿打滿算,也才七位!

關鍵在於,對方的質量更高!

這反而比之前還要難纏了!

這可如何是好?

蘇宇沒說什麼,一掌捏的掌心的人祖爆裂開,一條大道蔓延天地,被他強行抽離,人祖在地門中,也開了大道,甚至隱約有些天地雛形的樣子。

看樣子,也有開雙天的想法。

當然,這個蘇宇不管。

也不管人祖的咆哮聲,帶著冷漠:「既然獄不讓出大道,那就讓周,為我人族大業,為我諸天大業,付出一些力量!穹,有功於天地,周的天地雛形,穹,你吞噬了吧!強大之後,為諸天大業,多多出力!」

穹哪在乎這些,頓時大喜,急忙道:「好好好……」

我他么還在乎這個?

你隨便怎麼說!

我只知道,我有一條陽間大道可以吃了。

就在這一刻,一直沒吭聲的獄王,忽然喝道:「我用開天劍換他!」

「……」

四方皆寂!

稷天這些人紛紛變色。

就在此刻,獄王陡然探手,一把抓住了虛空中多條大道,悲天大道、惑天大道、鴻天大道,以及一枚五彩斑斕的石頭和一把小劍!

此刻,惡天大道在稷天那邊,擎天大道在石手中。

獄王一把抓住三條大道和兩樣至寶,看向蘇宇這邊,看向混沌深處,喝道:「蘇宇,我用開天劍換他!你快住手!」

這一刻,她天地震蕩,剛開的天地,劇烈震蕩起來。

她的天地,主要核心,是有的,不是萬法道,不是七情六慾道,而是法道!

法道森嚴!

公平公正!

可她,此刻交出這些,換取人祖的性命,她並不公平!

核心大道起了衝突,這才是大麻煩!

稷天忍不住想罵人!

該死的,獄還是出了問題了,當蘇宇真要殺人祖的那一刻,她還是出了問題。

獄再次喝道:「還有,讓藍天撤離,萬道石可以給你!」

她要用萬道石和開天劍來換,換她父母的性命。

獄王聲音巨大:「三條大道,並非我獨有,我無法換給你……蘇宇,你若是不答應,那便作罷!」

這一刻的獄王,天地開始崩塌。

核心大道不穩!

一旁,驚天也是驚怒不已:「獄,你敢……」

該死!

他怒道:「周和天,只是將你當傀儡罷了,並無父母之情,你……」

你獄,無情無欲,周和天,對你也只是當傀儡對待,你為何會選擇這樣做?

獄王恢復了平靜,看著天地中剛剛建立的大道混亂一團,不斷有大道崩塌,關鍵在於核心大道在坍塌,不由一聲嘆息:「既然是人……哪怕為惡,豈能……真的無情!」

一瞬間,眾人失聲!

完了!

獄王此舉,會導致之前很多算計,都化為一空,甚至會導致她天地徹底崩塌的!

獄王卻是平靜:「非我有情,只是,你們自己不曾考慮過……我與星宇幾人相處數萬年,和炎火相處數萬年……」

自嘲一笑。

無情無道!

是,她的確比其他人要冷血,要冷酷,可要知道,這不是一日兩日,而是動輒萬年!

她進入地門十萬年,地門中也度過了萬年,萬年來,炎火言聽計從,日日夜夜的和她談人生,談理想,談笑風生,足足萬年!

最終,更是為她而死,義無反顧,哪怕知道,他被算計了!

或者說,一開始,他就明白!

道,不是一日被破的。

而是日積月累,一日又一日!

周和天,的確只是生了她,未盡父母責任,甚至只是當成了對付人門的工具,可是,終究還是父母,何況,周除了培養她無情無道,剛剛那一剎那,卻是並未向她求救,而是讓她不用管自己……這反而讓獄王動搖。

而天的凄厲慘叫聲,更是讓她心神動搖。

藍天太過變態,天這麼下去,下場太過凄涼。

哪怕最後活著,也是一個瘋子,一個意志混亂的瘋子。

當她看到蘇宇真的要殺她父親,要被穹活活吞噬,她還是大道動搖了!

獄看向其他人,帶著一些嘆息:「我,我父,我母,都為諸位付出許多!難道此刻,都要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去?」

稷天有些惱火,手持長劍,長劍染血,帶著一些惱怒之色,沉聲道:「你可知,開天劍給了穹……」

獄王平靜道:「他吞了我父,提升的實力,和拿到了開天劍的實力有區別嗎?那樣一來,我們反而少了一位強者,救下我父,還能多出一位強者,稷天,不是嗎?」

這一刻的獄王,倒是能說了,之前,那是一聲不吭。

可當大道開始崩塌,有些東西,被打破了!

她無法維持之前的狀態了!

而稷天,眼神冷厲。

麻煩了!

獄王的無情道被破了,法道不再森嚴,這代表,他哪怕不答應,獄王也會交易,而且,他拒絕,一旦周被救回來了,那反而多了兩位敵人!

並非蘇宇破了獄王的道,而是這無數歲月來,一點點的累積,最終,在周快被殺的這一刻,獄王徹底無法維持這條法道了!

怎麼辦?

此刻,獄王還掌握著三條大道呢。

之前,為了引誘蘇宇他們上鉤,好東西可都是丟到了獄王那邊。

還有,現在獄王忽然罷戰,驚天一人想殺死思天,難度開始增加,稷天和地門想過去,可獄王卻是眼神冰寒地看著他們,顯然,是擔心他們去強行奪走大道和寶物!

她還需要用這些換取周和天的性命!

而此刻,天門也是一聲嘆息:「地門,罷了,獄要換,那就換吧!蘇宇,放了周!」

周當年所謂的背刺,也不過是一場大戲罷了!

人族八部首領,並未真的出現叛徒,當年只是明知不敵人門,無法匹敵,天門才選擇了在那時候蟄伏。

遠處,地門沒說話。

周,畢竟和天門關係不一般。

稷天和他不答應的話,人祖周算是中間人,沒了中間人……也許合作會出現一些問題,周還是很重要的,他不單單是地門和天門的中間人,還是稷天、驚天和大家合作的中間人。

沒了周,接下來的合作,也許還會出現一些麻煩。

……

他們在糾結,在掙扎。

蘇宇卻是不管他們,繼續剝離天地雛形,之前大家還沒在意,此刻,天門頓時皺眉:「蘇宇!」

我們在說換人了!

你還想怎麼樣?

蘇宇一臉意外,看向四方:「我答應了嗎?誰跟你說開天劍和萬道石就行的?奇怪的傢伙!我說了,我會答應嗎?我白痴嗎?就這兩東西,我放了一個36道,然後給你們來殺我?有時候,命更值錢,不懂嗎?」

蘇宇平靜道:「這兩東西要換,也能換,換周成為一位1道修者,嗯,我準備把周納入我天地,我夠意思吧?保他一命!」

「……」

眾人憤怒不已!

廢話!

周真成了一道修者,那還有救他的意義嗎?

「你想如何?」

遠處,獄王也是語氣冰寒!

蘇宇笑了:「不想如何,現在除了思天沒死,你們有五條大道,都給我就行!對了,思天你們殺了,可以留下她的大道,我這人夠意思,不會全部都要!」

「你在做夢!」

稷天冷冷道:「蘇宇,你真的覺得,我們會答應?」

蘇宇搖頭:「肯定不會啊!但是……又有什麼關係呢?破了獄的道,讓獄恨你們,諒你們也不敢再相信她,不敢讓她吞道!如此一來,誰吞?你稷天?大家相信你嗎?如此一來,你們就無法製造出一位可以匹敵人門的強者了,那樣的話,我們完蛋了……你們也死定了,結果是一起死!」

蘇宇笑了,笑的開心:「一起死,我吃點虧,活的少一點!算了,便宜你們了!當然,若是救回了周,我可以將周交給你們看管……獄雖然動了私心,可一旦周被救回去了,也許還能挽救一下,你們控制了周,還能繼續利用一下……到了此刻,死馬當活馬醫吧!」

蘇宇笑的開心,笑的放肆:「別拿死亡威脅我,沒用的!我蘇宇,若是懼怕死亡,我就不會走到今日!當然,你們可以威脅一下老死他們,嗯,試試看!看看他們會不會背刺我!」

蘇宇笑的玩味!

稷天森冷地看著蘇宇。

蘇宇卻是無所謂,也看向他,帶著笑容:「看什麼?老同學,我什麼性格,你在萬界也有段時日,不懂我嗎?」

稷天緩緩道:「你也有親人……」

蘇宇點頭:「那就都寂滅吧!」

蘇宇笑了:「目前來看,我沒勝利的希望,既然如此,我有資格讓你們也絕望,那我就跟你們一起斗到底!」

地門開口了:「蘇宇,何必呢?我說過,我們的敵人,是人門!明明是有機會合作的……至於陽氣不足,我也說了,我們會想其他辦法解決!」

蘇宇不理,只是自顧自道:「你們現在厲害了,我現在沒辦法,只能想辦法弄死了周,把獄的大道弄的崩潰,還有,我們畢竟還有這麼多人,聚在一起不動了,就等你們來,來了,乾死一個算一個……我看你們還有多少實力去對付人門!」

蘇宇嘿嘿直笑:「我喜歡這種三足鼎立!你們殺我,就得考慮,付出多大代價,老死還是很厲害的,說39道,你們倆提前復甦,恐怕也就和老死實力相當!穹吞了周,可以匹敵稷天了!我呢,打打驚天還是可以的!文王,你們幾個就受累一些了,對付一下石和空他們……玩不過,就自爆,這麼厲害,自爆的話,多少有點用……然後把人門接引出來……嘿嘿……兩敗俱傷給人門撿便宜好了!」

四方再次安靜了下來。

天門和地門這邊,因為兩人提前復甦,實力下滑,不具備直接碾壓蘇宇他們的實力。

蘇宇提前打破天門和地門,雖然麻煩很大,可是,也給了大家機會,否則,死靈之主一個都鬥不過,可現在,39道的死靈之主,真拚命,這倆可能會有一個要完蛋。

大概率是地門,他消耗太大!

這時候,天門輕嘆一聲:「都是人族……」

蘇宇打著哈欠:「人門可能也是人族,不然,你們怎麼修鍊出人門的?時光之主還有可能也是人族,怎麼著,人族就該成全你?你要不要成全我?天門,你是老前輩了!別那麼幼稚好不好?你們的什麼大義,對我有用嗎?若是有用,我早該自殺成全你們了!」

說著,蘇宇又笑道:「還有,地門可不是人族!石和空也不是,也是啊,天門,我們可都是人族,要不我們聯手怎麼樣?我比地門靠譜一些吧?地門算個屁啊,他現在孤家寡人一個,我這邊不比他強嗎?」

蘇宇忽然來了興趣:「文呢?他可是我老祖!還有啊,我修鍊出了天門,天門,咱們可能都是你後裔啊,我們才是自家人啊!對,我都差點忘了!我們一家人啊,自己人打自己人?聯手吧!你把石和空打死,我吞了道,絕對更強,合作吧!」

「……」

這一刻,天門無聲。

蘇宇迫不及待道:「合作不行嗎?你剛剛不是說要合作的嗎?我答應了!咱們打死外族,合作啊!」

「……」

天門再次沉默。

而他身邊的石和空,卻是有些忌憚,稍微遠離了一些,此刻,石和空,也是忌憚無比,天門不會真突然給他們來一下吧?

那才可怕!

天門嘆息:「無法合作的!」

蘇宇哈哈大笑:「打臉不?之前不是叫囂著合作嗎?怎麼又無法合作了?切!」

蘇宇一聲鄙夷,天門也不在意,看向死靈之主,平靜道:「陰,你要和他一直這麼瘋下去嗎?」

蘇宇一愣,看向死靈之主。

死靈之主微微皺眉。

蘇宇一臉震撼:「啥玩意?」

「……」

死靈之主看著蘇宇,皺眉,有些惱火:「怎麼?」

有問題嗎?

「不是,他喊你什麼?」

死靈之主有些無語了,「你有問題?」

陰,怎麼了?

老子當年先修陰死之道,之後才徹底轉換成了死亡大道,當年大家的名字,一開始很多人都沒名字,後來修道有成,有的根據大道給自己取了名字,有問題嗎?

蘇宇急忙搖頭:「沒問題,陰!」

去你大爺的!

死靈之主都快氣笑了,「這時候了,你小子還敢招惹我?」

此刻,他若是不站蘇宇這邊,蘇宇這邊沒了他……絕對完蛋!

你小子,還敢這時候嘲諷我?

「爺爺!」

「……」

死靈之主瞬間語塞,看著蘇宇,又一次見識到了蘇宇的無恥!

半晌,硬是沒能說出一句話!

一旁,人皇他們都笑了。

在這一刻,大家卻是笑的開懷,蘇宇,有時候不要臉起來了,那是真不要臉!

到了這時候,天門看他還在剝離周的大道,無奈,開口道:「蘇宇,放了周吧!開天劍、萬道石、憤怒之道給你,至於其他的,無能為力!你要明白,我和獄也許想救……不代表大家都願意去救!」

蘇宇笑了:「也行!這樣,你把開天劍和萬道石先拿來,我讓人皇用萬道石進入36道,讓穹用開天劍進入37道或者38道,然後我放了周,你再給我憤怒之道!」

你當我們白痴嗎?

此刻,稷天見天門和獄都是這意思,再看地門沉默不語,大體上知道了他們的心思,此刻,他們還沒恢復到巔峰。

顯然,這兩位不願意此刻和蘇宇他們開戰。

可是稷天明白一點,不能給蘇宇太多時間,他看向幾人,沉聲道:「諸位,東西給了蘇宇他們,讓他們更加強大,那我們的麻煩,只會更大!等到二位恢復了傷勢,那蘇宇他們,也許……無法剋制了!」

蘇宇懶洋洋道:「切!你覺得天門和地門,願意在沒達到巔峰的時候,和我們死戰?若是死在了非巔峰期,大概腸子都能悔青了!稷天,老同學,你了解我,你知道的,我可沒嚇唬他們,真打起來,我就逮著地門打,打死了地門再說……你覺得地門願意在這時候和你並肩作戰?」

蘇宇嗤之以鼻:「你們這些人,我早就看透了!再怎麼合作,也只是面和心不和!」

稷天沉聲道:「蘇宇,你說的好像只有我們不和,你這邊,穹呢?死靈之主呢?」

「我們若是只針對你……」

他話都沒說完,蘇宇嘆息一聲,打斷道:「你傻啊,我找的合作夥伴,都不是那麼聰明,武夫當道的那種,聰明人才喜歡想太多!我可喜歡穹了!」

「……」

這一刻,穹瞪大了眼睛,看著蘇宇,半晌沒說出話來!

諸天安靜一片!

死靈之主幾人也是嘴角抽搐,半晌沒吭聲。

稷天一瞬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他懂了!

蘇宇的意思太簡單了,我不怕,因為我找的人,都是莽夫,莽夫算計不多,所以我不太擔心,而你們,天門、地門、稷天、人祖,可沒一個善茬!

這人多了,都喜歡算計,湊合到了一起,這問題就多了!

偏偏,稷天一時間還無法反駁,只好冷冷道:「死靈之主,穹,你們也聽到了……」

蘇宇回頭,笑眯眯地看著死靈之主:「爺爺!」

死靈之主訕訕,艹!

無言以對!

穹有些憤怒,蘇宇齜牙笑道:「穹哥,我幫你要好處呢!」

「……」

穹有些無語,也沒吭聲。

一時間,諸天安靜的嚇人。

蘇宇嘿嘿笑道:「老同學,還有什麼要說的?來,你繼續挑撥,看看能不能把人皇給挑撥走,人皇和我不和很久了,我早就說殺獄,他一個勁地阻攔,你要不把人皇拉回去?」

蘇宇看了一下目前的局勢,又笑道:「行了,石和空現在還一頭霧水,我要是不追殺他們,他們都為你願意搭理你們,還幫你們?真以為你們吃定我們了?休戰吧,咋樣?好東西送一些來,咱們都修養生息,回頭再戰?」

幾人憋屈無比!

這一次,他們也沒損失什麼,可是,拿到的好處,卻是要讓給蘇宇,還是有些憋屈的。

真正損失慘重的,還是人門那邊!

就是有些不太舒服!

不太爽!

這一次,其實計劃大半都完成了,思天一死,人門六位大聖全軍覆沒。

可是,戰利品卻是要讓給蘇宇!

這讓稷天他們有些無法接受!

合著,最後給蘇宇打工了?

蘇宇也不著急,繼續剝離大道之力,人祖悶哼聲不斷響起,對面,天門微微皺眉:「要不現在出手斬殺蘇宇他們,要不……換人!」

他帶著一些憤怒了!

馬上抉擇!

因為稷天在廢話,蘇宇不斷抽離大道之力,周都快跌落36道了。

稷天打的主意,他清楚,可此刻,他和地門都沒做好全面開戰的準備。

蘇宇有句話說的對,不死在巔峰期,死在這衰弱期,誰都不甘心!

稷天嘆息一聲,「蘇宇,你又贏了!」

蘇宇得逞了!

只能換人!

他不太願意,他知道,這是資敵,還不是一點點,可是,天門和地門都不願意現在死戰,那他一人願意有什麼用?

再反對下去,他們這聯盟,都要破碎了!

原本以為堅固無比的聯盟,大家都會對付人門,結果人門還沒出來,這個聯盟就被蘇宇攪合的快崩潰了。

打生打死了半天,戰利品被蘇宇他們拿走了大半……真的不甘心啊!

憋屈無比!

而蘇宇,還火上澆油,笑呵呵道:「稷天,我能贏,不得謝謝你嗎?要不是你叭叭叭個沒完,我能想著你們這些人都是一夥的嗎?我能想著你和人祖一夥的嗎?你好端端地,跑到人祖的碧華山不走,他還不殺你,你還之前跟我展露過人門……話說,你故意的吧?」

「……」

安靜無比!

稷天有些憋屈的厲害,廢話,他不是非要在碧華山不走,而是他需要人祖給他強大肉身,他那時候走,反而有些欲蓋彌彰!

可此刻,在蘇宇口中,完全就是他暴露了一切!

蘇宇又笑道:「不過別說,你叭叭叭的,給我爭取了好多時間,不愧是萬府長的孫子,我的老同學,讓我進入了36道!現在又和我叭叭叭個沒完,你看,我都快把人祖剝離到35道了……」

「這一次我能有這樣的收穫,都是老同學的功勞,回頭我請你吃飯!」

「……」

稷天氣機動蕩,有些憋屈的厲害,甚至想吐血了!

下一刻,喝道:「換!一手交人,一手交寶物!」

不能拖了!

再拖,這聯盟真要破碎了,關鍵是,蘇宇這瘋子,還在繼續剝離大道,再搞下去,他收穫更大!

稷天有些無力。

我知道不能換,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不得不換!

地門和天門不想此刻開戰,換人,也只是為了不現在廝殺。

獄是為了救人,她是非要換不可。

到了這地步,他反對也沒用。

蘇宇,又贏了!

強行打破天門,讓天門提前解封,這一步,看似讓他們強大了,實際上,卻是加大了他們的分歧,蘇宇賭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7章 我就是贏家(求訂閱)

96.62%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