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分贓結束(求訂閱)

第938章 分贓結束(求訂閱)

此刻的蘇宇,肆無忌憚的笑。

是的,肆無忌憚!

強者很多,天門地門都比他強,稷天、驚天也都比他厲害,可是……那又如何?

蘇宇笑容燦爛,沒有什麼后怕。

這時候的他,反而一點不怕。

他就這麼愉快地剝離著人祖的天地大道,笑容燦爛無比:「一群傻叉,合作聯盟,又互相擔憂彼此算計,彼此坑害對方,從萬界殺到了現在,一直如此!」

蘇宇哈哈大笑:「人心?人門?人門就在心中!」

此話一出,眾人忽然一驚!

蘇宇笑著,猖狂笑著:「人門,真的很強大嗎?反正我沒見過,我不知道,我知道,人心才是最可怕的東西!你們這群白痴,我就是當著你們的面罵你們,你們就算比我強……還不是怕我拚死了幾人,死也不敢對我出手?哈哈哈!」

又不是第一次了!

蘇宇對他們太清楚了。

一群聰明人聚在一起,太難了。

而蘇宇這邊,其實聰明人也不少,文王、人皇他們都不是傻子,可大家還是有合作基礎的。

另外一點在於,他們弱小。

弱小,反而容易團結一些。

稷天有些陰沉:「人門在心中?」

無數念頭浮現,他沒再說,只是冷冷看著蘇宇:「是不是該放人了?」

「你是白痴嗎?寶物呢?東西呢?」

蘇宇冷冷道:「我會相信你們嗎?你們這些人,我誰也不信,先把東西拿來再說,拿來一部分,我切割一部分周給你們,反正死不了!」

「……」

好狠!

眾人看著他,也是無言了。

切割一部分給大家!

這……無話可說。

蘇宇笑呵呵道:「地門分一片,天門分一片,稷天分一片,獄分一片……我把周切割成四片,分給你們如何?」

「……」

四方還是安靜無語。

片刻后,獄王冷漠道:「蘇宇,你到底要做什麼?」

蘇宇笑了:「沒做什麼,周不是你們的中間人嗎?我給你們一人掌握一片,彼此剋制一下,別真亂了,你們要是亂了……那多沒意思!」

蘇宇哈哈笑道:「你們可別亂,一亂,人門跑出來了,我現在又不想和人門合作了,因為我發現,我要撿便宜了,增強實力,那我就不和人門合作殺你們了,我們回頭合作殺人門啊!」

「……」

他就是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稷天默默看著。

蘇宇沒有立場!

是的,他沒有任何立場。

他就是純粹的攪屎棍!

他就是自己要做什麼,一定就要做,做完了,不管別人如何,他不會在意,他做不成,那就不給任何人做成。

蘇宇,就是這樣的!

蘇宇才不在乎他怎麼想,笑道:「先來萬道石,速度點,獄,再不送來,你爹要跌到35道了!」

沒說什麼,獄王一揮手,一枚石頭迅速朝遠處飆射而來。

蘇宇幽幽道:「萬道石啊,好寶貝,石、空,攔截啊,搶到手,你們馬上有進步!」

「……」

石和空臉色異樣,獄王在他們背後,所以,萬道石的確會經過他們。

蘇宇又道:「石,萬道石最適合你!吸收了,你馬上37道,甚至38道,那可是時光之主對大道感悟,形成的萬道之石!」

石想罵人!

老子瘋了嗎?

老子是想要,可此刻,他保證,自己去搶,會倒霉,大霉!

你蘇宇,真當我是白痴嗎?

蘇宇繼續道:「別怕,他們敢對你們出手,我保護你們!還有,待會他們可是要拿走你們手中的憤怒之道,嘖嘖,一無所獲,太慘了!和這樣的人合作,太慘了!聽天門的話,好處沒有,倒霉事一堆,看看穹哥,現在多舒服,馬上就有開天劍到手,回頭再殺個強者補充一下陽氣,一躍成為頂級存在!」

「……」

穹稍有不自在,但是沒吭聲。

石和空,都有些陰沉。

話糙理不糙!

的確倒霉事一堆,好處那是一點沒看到。

「還有啊,當年為了蟄伏,天門、地門聯手演戲,不服他們的都給殺了,太慘了!否則,哪有現在這麼慘!我在想啊,當年死了那麼多人,大道之力是不是被他們分了,給吞了?」

蘇宇幽幽笑道:「這些年,說是養傷閉關,你們確定不是在侵吞大道?侵吞當年的好處和收穫?真狠啊!」

天門淡淡道:「蘇宇,到了這時候,非要如此嗎?」

又開始挑撥了!

他看向蘇宇,平靜道:「我們的初衷,都是好的,都是為了對抗人門,解救萬族,這一點,你無法否認!人門,是禍源,沒有人門,我們何必寂滅,何必和你作對,這些你都清楚!」

人門才是禍根,你蘇宇,真不懂嗎?

我們,也只是在求存罷了!

蘇宇冷笑一聲:「那你們找人門好了,你們真要和人門死戰到底,我還說一聲英雄,說一聲漢子,真爺們!可你們打的什麼主意,我不清楚嗎?時代滅亡,有好有壞,好處就是,萬界重生,你們來收割韭菜,陰陽相合,提升更快!」

「到了你們這地步,幾乎已經都到了極限,到了瓶頸了!死靈之主這樣的絕世天才,都要想辦法陰陽相合,才能進入39道,你們比他強嗎?不見得吧!可是,養一個時代,當成養料,就能打破瓶頸,不是嗎?地門為何比你強大,因為他在開天時代,吞了不少強者,補充了足夠的陽氣,現在他還想再來一次,你大概也是有樣學樣,跟著他學……」

蘇宇冷漠無比:「我在想,沒有人門滅世,你們是否會真的讓萬界再無災難?為了強大自己,你們會不會一次次地畜養萬界?每一次滅世,都是你們一個打破瓶頸,提升自己的好機會,不是嗎?」

「法侵吞文鈺,困住了文王和武王……當真是給法準備的?不是你想著最後復甦那一刻,去吞了法?法到了36道,你吞了法,法陰陽相合,你把他給吞了,你會不會再進一步?」

蘇宇聲音幽幽:「上個時代,你和地門可能都有進步,到底怎麼進步的,你們不清楚?我就不信,你們真比死靈之主更天才,打破了瓶頸,都跨入了40道以上,那麼輕鬆就進入了!」

蘇宇嗤笑一聲:「裝什麼救世主!對付人門是一點,將萬界當成你們的資源,提升的資源,難道不是事實?」

滅亡的時代,並非毫無好處。

比如,出了天門和地門,多殺點萬界強者,陰陽大道相合,很多瓶頸都可以打破的。。

看似時代滅亡了,那又如何?

真等他們強大到了極致,滅亡不滅亡,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到了時光之主那個境界,我一人開天地,開一個萬界出來,萬界,又不是原本就有,那也是人開出來的!

所以,蘇宇懷疑,這倆就是唱雙簧!

萬界這個時代能開啟,就是為了讓他們自己突破瓶頸罷了!

地門,也許從上個時代嘗到了甜頭,這個時代還想再來一次,否則,何必付出那麼大代價,一次次地搞事情。

說著,蘇宇又冷笑一聲:「文王、武王、人皇這些人,不都是你們養著的嗎?想養的更強大一點,又擔心太強了,所以在他們即將跨入巔峰的時候,再來限制一下,當年人皇進入了35道,即將跨入36道就出現了問題……36道比35道可要強不少!為何那時候出了事?」

「因為你們擔心,擔心他跨入36道后迅速進入38甚至40道!所以,才要想法設法地對付他們,若是人皇一直保持32道左右的實力,我看,根本不會出現上古覆滅的事!」

今時今日,蘇宇看透了太多東西!

他冷笑一聲:「人皇真是被人門算計了嗎?笑話!我看,就是天門和地門,你們自己的想法,包括稷天你們,才是真正的惡人,壞人!」

他身邊,人皇嘆息一聲,輕聲道:「都在防著人門,到頭來……真正作惡的,反而是一群當年被譽為英雄的人!」

他也算看出來了,當年算計他的人,應該就是地門、天門外加稷天他們,至於人門,神秘無比,真的出手過嗎?

從始至終,人門好像都沒出現過。

唯一有些痕迹的,是幾位大聖說,人門讓他們殺了蘇宇,至於是本尊浮現說的,還是其他,又或者乾脆是稷天他們為了算計那些大聖編造的,誰知道呢!

天門微微皺眉:「人門滅世,這是事實……」

蘇宇淡淡道:「鬼知道是不是事實,人門在哪呢?我怎麼沒看到?都說人門神秘無比,神秘到我從未看到過他的存在,稷天倒是說,人門下令要滅殺我……反正現在死無對證,思天,別急著死,我問你,你見過人門本尊嗎?下令,是直接對你下的嗎?」

遠處,快死的思天,此刻都有些恍惚,忽然道:「沒見過……但是,感受到聖上的氣息,強大無比,至於聖令,也是直接通過人門傳遞而來……人門……是真的存在的……有門戶的……」

她不斷吐血,這一刻,她也恍惚。

那道門……是聖上嗎?

她不知道!

但是,她的確感受到了聖上偉岸的氣息,強大無比,以及前些時日的命令。

此刻,天門也淡淡道:「蘇宇,不需要懷疑人門存在不存在,人門,真的存在!上次我就和你說過,偉岸!人門,強大無比,強大到,當年的我感受到人門的氣息,知道必然不敵,只能選擇封印開天時代,蟄伏下來,等待機會!」

地門也冷漠道:「他是存在的!當年開天,我也看到過,他被封印在了那長河盡頭,強大無匹,當年的我,根本不可能和他交手!」

蘇宇此刻,居然在質疑人門是否存在。

地門覺得他瘋了!

人門若是不存在,那你當我們是白痴嗎?

這些年來和空氣鬥智斗勇?

那強大的氣息,偉岸的氣息,他們不會感應錯的!

蘇宇笑了:「行吧,若是人門不存在……那才是天大的笑話!能笑死萬界的笑話!」

眾人都沒吭聲。

而此刻,蘇宇一把抓住了萬道石,嘆息一聲:「居然沒人搶,一群垃圾!石,空,你們太垃圾了!明知道是寶物,居然不搶!」

石和空一聲不吭!

「蘇宇!」

獄王怒喝一聲,蘇宇撇嘴,你也知道憤怒?

他也不說什麼,哼哧哼哧的,半晌,從虛空中抓出了一條大道,揉吧揉吧,封印了起來,使勁朝獄王丟去:「其中一截,我說到做到!」

那光團,被他丟出去的瞬間,化為了人祖,只是氣息有些虛弱,大道之力被蘇宇剝離了許多,而且此刻,也不是全部大道之力,只是一小部分!

堪堪25道的樣子!

剩下的大道之力,在蘇宇手中擒拿住,不斷波動,掙扎,沸騰!

蘇宇也不說什麼,將萬道石丟給了人皇,人皇微微凝眉:「你用!」

蘇宇搖頭:「不用!」

不需要!

這萬道石,只是感悟,不是其他。

而蘇宇,需要的不是感悟,他有自己的路,時光師當日給他推演了自己的路,如今的蘇宇,108竅大道合一,達到了36道,他想達到37道,可能需要144竅穴合一,甚至180道合一!

而合一,感悟是一點,還有大量的規則之力才行。

所以,這東西給人皇更合適!

人皇感悟和實力都是夠的,他早在很多年前就差點跨入36道了,現在只是大道之傷還沒痊癒,萬道石有利於他恢復全部傷勢,跨入36道。

人皇沒再說什麼,萬道石瞬間融入自己天地,他盤膝坐下,整個人被五彩斑斕包裹。

蘇宇淡淡道:「還要繼續換嗎?不換,周也還活著!25道,也夠用了!」

換嗎?

現在不換,周也照樣活著,就是實力弱了許多罷了。

稷天嘆息一聲,不換嗎?

不換,要一個25道的周做什麼?

都到了這地步了,毫無意義!

稷天平靜道:「蘇宇,讓藍天撤離!將天地還給周!此刻,你已經贏了,既然贏了,還要拿人族億萬生靈,去賭嗎?之前你是沒辦法,現在,你可以讓藍天撤離了,天會帶著周的天地,撤離回來!」

「那個不急!」

蘇宇笑道:「現在撤離,周一下子恢復到了36道,那不是拿不到後面的東西了?少廢話,開天劍拿來!我讓藍天撤離!再遲點,來不及了!」

一柄小劍,洞穿天地,直接被獄王丟出!

獄王沒討價還價,既然做了,那就做到底,沒必要再和蘇宇多說什麼。

穹一臉興奮,我的劍!

下一刻,長劍飛射而來。

穹一把抓住,下一刻,氣息大盛,原本暗淡的小劍,甚至有些裂痕存在,可這一刻,一瞬間就爆發出璀璨光輝!

穹的本體浮現!

那是一枚神文,就叫穹!

穹字神文,瞬間烙印到了長劍之上,在劍柄上,留下了一個字,一柄長劍瞬間復甦,好像復活了一般,穹的狂笑聲響徹天地!

轟隆隆!

氣息不斷強大,一眨眼,穹的氣息就達到了37道,帶著無匹的氣勢,劍氣縱橫天地!

「哈哈哈!」

穹大笑,「蘇宇,你可以!」

歡喜,興奮!

劍回來了!

這一柄長劍,如同撒了歡一般,貫穿天地,四處飛盪,蘇宇也不在意,喊道:「藍天,放了獄的媽媽,別騎著打了,再打,周要生氣了!」

這話一出,那虛弱的周,都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蘇宇,帶著一些憤怒之色!

蘇宇笑了起來,擠眉弄眼!

而此刻,人境那邊,幽幽聲傳來:「現在放了?我沒騎著她打,是她騎著我打……姐姐,別打了,饒命啊!」

轟隆隆!

天地震蕩!

人境當中,從地底,好像憑空浮現出一座天地,天地迅速抽離。

下一刻,天地中浮現出兩道人影。

一個是天,是個看起來較為冷肅的女人,一個是藍天,此刻化為一個小白臉的模樣,的確被天騎著打!

可是,天的臉色不斷變換,一會變成冷肅,一會變成瘋狂……

藍天,可不是在打架,他一直在強行融合進入!

這一刻,天臉色難看無比,也不說話,帶著一些凄厲:「讓他退出天地……」

下一刻,嘴中忽然傳出一聲妖嬈嫵媚之聲:「不要,讓他留下好不好,我捨不得他……」

四方死寂無比!

蘇宇輕咳一聲:「藍天,我們要言而有信!雖然天捨不得你,可是……你還是退出去吧!人家畢竟是有家庭的,有道侶的,你這麼做不合適!」

「蘇宇!」

一聲厲喝響起,周怒髮衝冠:「你夠了嗎?」

這厲喝聲,帶著極端的憤怒!

蘇宇笑了:「夠了夠了,別生氣,氣大傷身!你天地之力,將人境給我穩固下來,徹底平息動亂,另外,再將肉身道剝離掉,我讓你天地回歸!」

周冷哼一聲,下一刻,看向人境,沉聲道:「剝離掉肉身道!」

他不想和蘇宇再說什麼。

下一刻,天怒喝一聲,一條大道被徹底剝離開,片刻后,一座天地,化為虛影,貫穿萬界,朝人祖飛去!

而人境,也迅速平定了下來。

人祖的天地,就埋藏在人境中,人境,並非他的天地。

而此刻,人境上空,藍天一臉不舍,巨大的臉龐覆蓋萬界,帶著一些不甘心,不情願,幽怨無比:「姐姐,我下次再找你玩!」

這一瞬間,人祖天地顫動了一下。

片刻后,人祖天地回歸,飛到了人祖身邊,周迅速將天地納入自己大道之中,大道融合天地,之前25道之力的人祖,氣息瞬間上升,眨眼間,轟隆隆,大道之力達到了32道!

可是,到了這,也就停止了!

他看向蘇宇,帶著一些憤怒,「剩下的大道之力,還我!」

原本,他若是融合天地,也許能達到38道之力的。

現在,被蘇宇剝離了太多天地之力!

人祖身邊,也浮現一個女人,雍容華貴,不過卻是多了一些痛苦之色,有時候眼神都有些變化,大家都看的出來,看樣子是被藍天折磨的不輕!

此刻,天門也淡淡道:「剩下的,都釋放了吧,用憤怒之道換取!」

一邊是憤怒之道,也是一條36道的大道,一邊是人祖剩下的大道之力,主要以肉身大道為主。

其實,力量都差不多。

其實七情六慾道,對他們更好,現在不要就不要了。

可是,哪怕稷天此刻也沒阻攔換取。

因為,人祖的道,是帶著陽氣的。

再給穹給吞了,那才是大麻煩,穹現在正在朝38道進發,再吞了人祖的陽間道,可能會和死靈之主一樣!

這位,可不是靠開天得來的實力。

這位,完全壓根靠底蘊!

時光之主的劍!

萬界之中,誰比他底蘊深厚?

他是時光之主拿來開天的劍,這才是可怕的地方。

所以,他們寧願用憤怒之道去換,起碼,憤怒之道,不會出現一下子提升太多的情況。

蘇宇笑道:「要不算了?周不是還活著嗎?都到32道了,何必在乎這麼一點大道之力……要不不換了?」

天門冷冷道:「你要毀諾?」

他有些不快道:「蘇宇,如今只是在防禦人門,不是真的奈何你不得,你既然說了換取,東西都給你了,你非要如此做?」

蘇宇笑道:「也不是,我只是看石和空捨不得!你們非要拿憤怒之道換,這是他們殺的人,他們冒險得來的,你們有些過分啊!」

天門微微一震,後方,石和空,也是陰沉無比。

是的,憤怒之道,此刻還在石手上呢。

這些人,也沒問過他們的意見,就要拿走去換!

蘇宇挑撥的手段,那是真的一次接連一次。

蘇宇又道:「這樣,人祖的道,用憤怒之道換的話,那我把這些大道之力,給石和空!」

蘇宇幽幽笑道:「可都是陽間大道呢!」

石和空眼神微動!

這個……真的是寶物!

一旦吞噬,石或者空,任何一人吞了,都最少會有一道之力的提升,那是真的可以進入37道了!

甚至雙雙進入37道!

一下子,兩人心動了。

蘇宇笑眯眯道:「給你們,你們晉級,沒人敢動你們,此刻,他們得罪兩位37道,我再打個醬油……天,真可怕,他們會倒霉的!」

「靠人不如靠己!再強的實力,依靠別人,都是虛的!唯有自己強大!你們不強,剛剛就被我殺了,看看神祖和刀祖他們的下場!」

「現在大道在你們手上,換還是不換,自己考慮!錯過了這一次,沒有下一次了!」

下一刻,石陡然道:「換!」

「你敢!」

周怒喝一聲,看向那邊,怒吼道:「你們敢!」

天門也是臉色微變:「石,空,蘇宇是在挑撥,你們不懂嗎?」

石沉聲道:「憤怒大道,是我們殺了擎天得到的!現在換,自然讓我們來換,有何不可?」

自己的實力,才是真實力!

我管你們!

人祖的道,比憤怒之道要強的多,不是實力上的強大,而是對他們的作用要大的多。

此刻,人祖臉色一變再變,而天門,也是沉聲道:「那不用憤怒之道,蘇宇,我們用別的道換取!」

不能撕破臉!

可是,也不能讓周的道,被這兩位奪走,否則,損失就大了,周無法恢復到36道之上不說,這兩位強大了,不見得是好事!

蘇宇笑了:「也行,我又不是非要憤怒之道不可,不過好歹幫石和空,保住了憤怒之道,二位可要小心一些,獄十分需要此道的!二位留在身邊,吞了沒太大好處,不吞吧,又小心被人暗算了!」

石臉色陰沉,蘇宇繼續道:「他們需要七情六慾道,完善獄的天地!所以這憤怒之道,幾乎是他們必須的!」

石臉色一再變幻,但是也沒說話。

因為,此刻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之前蘇宇說換,現在又不換了,那這東西就成了燙手山芋了!

麻煩很大的!

此刻,天門再次嘆息一聲,開口道:「這樣,周的大道之力,二位分食一半,憤怒之道交給我吧,真和蘇宇換,你們也知道,哪怕我不介意……二位也要考慮一下其他人的意見!」

遠處,周有些憤怒,可是,這是天門的決定,而且,此刻也唯有如此,才能順利交接,他沒再說什麼。

這下子,加上被蘇宇偷取了一些,以及被他們分食一些,那他天地之力,算是搭進去了,白開這天地了!

然而,這也許是最好的結果了!

石和空對視一眼,也許……這樣才合適,否則,真把其他人得罪死了也不好。

就是還有些不甘心!

分食一半,兩人可能都無法提升,還是36道,只是在36道中更進一步罷了,顯然,天門其實也有一些壓制他們的意思。

可此刻,也無從選擇。

蘇宇笑了:「這也行,我好歹幫二位爭取回來了一半,二位可要謝謝我,下次請我吃飯是!」

「……」

石和空一聲不吭。

蘇宇這東西,真的壞的流膿!

大家都知道他要做什麼,都知道他壞,可你就得順著他來,石和空不知道是挑撥嗎?

太知道了!

可是,我能提升,我幹嘛不提升?

36道也不是弱者!

真翻臉,地門和天門也得考慮一下,何況,擎天本來就是他們殺的!

就在此刻,人皇天地震蕩了一下,下一刻,一股責任大道之力,席捲四方,天門微微皺眉,一揮手,攔下了那股特殊的大道之力!

那東西,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毒藥一般的東西!

人皇睜開眼,此刻的人皇,跨入了36道。

他深吸一口氣,看向其他人,笑了笑:「多謝了!總算是跨入了此等地步,也算是得償所願了!」

而蘇宇,也不廢話,直接將大道之力,分成了兩半,淡淡道:「憤怒之道呢?」

石取出憤怒之道,如同七彩斑斕的彩虹,看向蘇宇,蘇宇笑了笑,一揮手,一半的大道之力朝他們飛去,而憤怒之道,也很快被石拋出!

剩下的一半,蘇宇則是隨意一丟,那股大道之力,瞬間朝地門飛去。

地門眼神一動。

周卻是臉色一變,暗罵一聲,蘇宇!

混賬!

蘇宇這傢伙,到了這時候,還要搞點事出來,他的大道之力,此刻陽氣十足,不斷勃發,地門的鼻子微微抽動了一下,好想吃了!

吃了,應該很不錯!

周迅速朝那股大道之力飛去,天門也是臉色微變:「地門,周得恢復36道戰力!」

沒了這股力量,周連36道都無法恢復!

地門有些訕訕:「知道,我又沒動心思,你們這麼著急做什麼?」

搞的我好像會下手一樣!

真是的!

蘇宇這傢伙,實在是太壞了!

周迅速抓住自己的大道之力,暗暗鬆了口氣,迅速融合進入天地,帶著一些無奈,氣息雖然不斷在強大,可是,很快,到了35道巔峰,有些無法進步了!

他帶著一些惱怒,看向蘇宇那邊,再看看石和空,他們分到的,明顯比自己多一些,這也是導致他連36道都無法恢復的原因!

而這時候,天門嘆息一聲,再次嘆息,無奈嘆息,「石,你們讓出一些,讓周恢復36道!」

石有些不滿意!

本來一條大道換半條,就不夠爽了,現在還要分走一些,天門有些憋屈,「蘇宇故意分多了一些給你們,二位,大局為重!」

我們知道!

可是,憤怒大道,是我們讓出去的,一條換大半條,有問題嗎?

石和空,都是不情願!

而蘇宇,壓根不管他們,笑了一聲,憤怒大道,他壓根沒留下來,直接朝自己天地中融入!

而這一刻,穹也迅速恢複本來的樣子,迅速回歸,看著蘇宇,有些期待,有些失望:「周的道,還了?」

說好的,給我呢!

此刻的穹,氣息動蕩,已經是達到了38道之力!

再吸取大量陽間大道,可能真的會和死靈之主達到一個層次!

蘇宇笑道:「沒辦法,再等等吧!等獄開天成功,等她吞噬七情六慾大道,到時候,少說也是一個38道,還有人祖不是還活著嗎?也是一個36道!反正我們這邊,暫時沒人需要陽氣大道才能活命……都是你的!你爽不爽?沒有競爭力的!」

說著,他看向石和空,笑眯眯道:「二位,要不來一位?周和獄,可是兩塊肉,穹分一塊,你們還能分一塊!」

稷天淡淡道:「蘇宇,別忘了,你們都是陽間道!」

說什麼呢!

蘇宇嗤笑:「我不怕死,死也不會留下大道,我一看不行了,我就砰地一聲自爆!炸死你們這些龜孫子!你們為何不敢自爆?都帶著僥倖,我能活,我不會死……你看周,都到了那地步了,也不見他自爆,這不,果然活了嗎?所以啊,你們熬到最後也許是對的,可是……我可不陪你們熬!我要是覺得我不行了,我馬上爆掉,讓你們玩去!」

眾人臉色變幻!

是的,為何其他人自爆的少,倒是蘇宇這邊自爆的人不少。

因為,蘇宇他們一旦感覺不敵,快死了,很可能馬上就自爆了!

而其他人,都帶著一些僥倖,我還能活下來!

而蘇宇,再次道:「思天,沒人幫你了,你不自爆,還等著誰救你不成?」

轟!

一聲巨響,思天爆了!

驚天吐血而飛,帶著一些憤怒,死死盯著蘇宇那邊,好在思天消耗太大,到了此刻,自爆威力也不算太強,大道都沒爆乾淨。

可是,大道也被爆掉了大半,只剩下小半了!

至此,人門八聖,兩位反水,六位全滅!

而石和空,還是無奈之下,再次分出了一些大道之力,給了周,周這才勉強恢復到了36道,比起之前,他融合了天地之後,反而沒任何提升,還有一些虛弱。

倒是石和空,在36道上都前進了一步,距離37道都不算遠。

而蘇宇這邊,人皇進入36道,穹進入了38道。

蘇宇自己,則是在吞噬憤怒之道,卻是沒能晉級,他只是在強化自己的七情六慾道,倒是沒有再合竅。

蘇宇這邊,七人,39道一位,38道一位,36道兩位,34道兩位,32道一位。

而對面,地門和天門現在實力不明,沒達到巔峰。

稷天38道,驚天37道,空、石、周都是36道,獄王還在繼續開天中,隨著周和天被救回來,她好像又恢復了之前的冰冷,大道沒再崩潰,此刻,也在朝36道進發。

另外便是日和月兩位32道修者。

而蘇宇,不止在吞噬憤怒之道,還有神祖大道,還有刀祖大道,三條大道都在被他吞噬,但是他沒晉級,他只是在強化自己天地中的三條大道。

這一戰,到了這一刻,算是落幕了!

蘇宇暢笑一聲,也不再說什麼,迅速帶著人消失在原地,朝人境飛去!

此刻,上界壁壘已經徹底破碎。

天門時代和地門時代的融入,讓整個萬界,有些灰沉沉的,大量噬蝗出現,也有大量天門中散修和大量的地門古獸,悄悄地離開自己的地盤。

強者之戰,他們不敢參與,但是,此刻大量的過去時代修者,都在躲入萬界,尋找機會!

亂世,徹底到來!

天門、地門、稷天幾方,迅速匯合,一個個看著獄王開天,許久,稷天淡淡道:「悲天、思天、惑天、惡天、鴻天五道都還在,雖然思天、悲天大道稍弱,可也足夠開闢出一條強大的七情六慾之道……不過……還要填充給獄嗎?」

獄王此刻已經達到了35道,但是,這已經是極限了!

幾條大道,不填充進去,那就到此為止了!

向36道進發失敗!

可填充進去,獄王之前的舉動,讓幾人都有些不安心,獄王,不再是之前那個無情無欲的傢伙了!

稷天平靜道:「我也可以納入這些大道……」

地門忽然道:「還是獄來吧!」

天門也點點頭:「讓獄來吧!」

「……」

稷天暗罵一聲!

這些混蛋,還是不信任自己,否則,他38道,此刻再吞噬這些大道,達到40道是沒問題的!

一群混蛋,果然和蘇宇說的那樣,聰明人多了,不是好事。

蛇無頭不行!

可一群人中,都是話事人,那更不行!

能開天地,能封印時代,能成為一個時代的主宰者,哪有白痴,天門和地門,都心裡明白著呢。

獄,再怎麼反,也就那樣。

倒是稷天……那才要小心一些!

稷天無奈,此刻,一條條大道,被丟入獄王天地,被獄王迅速吞噬,眨眼間,獄王跨入了36道,可在場之人,也沒太多興奮,哪怕獄王還在繼續提升。

37道,38道……

一直到了38道,獄王才有些後繼無力,並未達到之前的預期,少了憤怒之道,少了一半的悲天之道,少了一半的思天之道。

否則,都聚齊了,獄王自己也不崩潰,還是有希望達到40道的!

很可惜!

可惜的,也許只有周,其實,稷天他們反而不太可惜。

38道,也行!

真要到了40道,就獄王之前那個表現,大家反而會有些膈應!

稷天看向遠處的人境,緩緩道:「這一次,蘇宇他們可沒吃虧,不但沒吃虧,蘇宇和人皇都到了36道,穹到了38道,反而賺了個大便宜!」

進來之前,那倆只有35道罷了!

而穹,還在天門活躍呢,結果,現在穹都快成走狗了,屁顛屁顛地跟著蘇宇跑了,連丟在天門中的天穹山都給拖走了!

這是徹底不打算回歸天門區域了!

否則,何必將天穹山都給拖走,這個家,搬的可是很徹底的!

地門也是嘆息:「別說,這幾個傢伙,吃虧是少,這情況……我以為他必輸,必死……結果反而賺了一筆跑了!」

到哪說理去!

「二位需要多久恢復?」

稷天沒多說什麼。

地門思考一番:「恐怕,最少最少,也得一個月,最少!」

天門微微點頭:「雖然原本就距離復甦不遠,可提前復甦,還是有些損傷的。」

稷天皺眉,半晌才道:「希望不要再出現變故!」

幾人都沒說話,變故已經很多了好吧!

「恢復了,便攻打萬界!」

稷天丟下這話,人已消失,必須要打,打下了萬界,才能吞噬蘇宇他們陽間大道,讓大家都強大,否則,沒法和人門斗!

可他,很擔心這個期間,再次出幺蛾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8章 分贓結束(求訂閱)

96.72%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