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天古隕!(求訂閱)

第943章 天古隕!(求訂閱)

讓萬族來觀戰!

讓仇恨銘記,讓英雄長存!

每個種族,都有自己的精神,自己的信仰,蘇宇不鄙視那些為自己種族而戰的強者,他看不起的只是那些背叛種族,背叛信仰,不知為何而戰的傢伙。

在這個時代,萬界萬族,蘇宇不去分辨對錯,仙魔神與他而言,那是錯的,是仇人,與本族而言,這些領袖做的不算錯。

而大秦王他們這些人,也是英雄,這個時代的英雄,人族的英雄。

為人族征戰數百年,鎮守諸天,南征北戰。

這是大秦王他們和天古他們的對決!

蘇宇,只是意外。

喝聲洞穿世界。

這一刻,哪怕不明白的冥皇,其實也知道了什麼。

他看向天古,再看神皇,一時間無數念頭浮現,忽然悲從心來。

要死戰!

他看向天古,咬牙,「你換來了什麼?」

天古沉聲:「換來了你我各族被庇護!死戰,換一次萬古留名!換一次種族保全!換一次文明繼續!冥皇,願戰嗎?」

冥皇憤怒,絕望,深深看了一眼天古。

天古,你很好!

而此刻,人群中,摩多那倒是平靜,他早已知道這個結果,只是……此刻眼底深處還是隱藏著一絲悲哀。。

神皇妃抓住神皇的手,沒有說話。

下一刻,無數各族人群浮現,蘇宇一揮手,天地切割,那些人被鎖定在一片巨大的天地之中。

再揮手,人境上空,浮現出此地一切。

蘇宇聲如洪鐘,朗聲道:「天古、神皇、寂無眾人,願死戰人族三十六府主,戰死方休!換我蘇宇,庇護各族,保存文明!」

「我答應了!」

蘇宇聲音巨大,森冷無比:「所有人,銘記這一刻!銘記這一日!萬族和人族,上古之後,十萬年廝殺,今日便告一段落!」

「失敗者,便是如此下場!」

「戰!」

蘇宇一聲低喝,下一刻,大秦王眾人紛紛飛出。

此刻,大秦王手持長槍,看向對面,也是肅殺之氣衝擊天地,他環顧一圈,看向天古眾人,厲聲道:「人族秦廣,槍道15道,誰願迎戰?」

天古剛想出面,冥皇惡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帶著一些憤怒,傳音道:「天古……你這混蛋,你們三族,摒棄我冥、龍、鳳各族,私下來找蘇宇他們……可惡,可恨,可殺!」

他很憤怒,可這一刻,他知道,無路可走!

這位當日散道從蘇宇手中逃脫的強者,為了逃命,干出了其他人做不出的事。

他也是極少數,已經被蘇宇圍困,還從包圍圈中逃跑的人。

也許……是第一位?

蘇宇自己都不記得,是否還有第二人,被他圍困之下,還能逃生的了,冥皇絕對是少數人之一。

這是個精明、怕死、有手段的傢伙。

而正因為精明,他知道,自己無路可選,既然如此……也許在這生命最後一刻,他該做點什麼。

冥皇站了出來,輕吐一口氣:「冥族冥沄,16道,散道重傷未愈,大秦王,可敢應戰?」

大秦王只是15道,冥皇是16道,只是至今傷勢都沒痊癒。

作為一族之皇,萬界冥皇早已隕落,而今冥族還有少量族人存活,到了這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大秦王其實想戰天古,但是冥皇既然走出來了,他也不介意一戰。

「請!」

「請!」

轟!

一桿長槍,蕩漾天地!

一柄由冥河組成的長劍,瞬間浮現,冥土浮現,覆蓋天地,大戰瞬間爆發!

這一刻,就連地門那邊,都有一位位強者目光投射而來。

連人祖他們都沒想到,在這一刻,蘇宇這邊沒做別的,而是在急著解決萬族爭紛。

……

「幼稚!」

此刻,驚天一聲嗤笑,「萬界修者,到此刻還在內訌……果然,人心才是最難測的!」

稷天沒說話,只是默默看著。

而人祖他們都沒說話。

萬族爭鋒十多萬年,不,從上古就開始爭鋒,甚至是太古時期,就在彼此征戰。

只是今日……這蔓延無數歲月的萬族之戰,好像要結束了。

萬族敗了!

稷天默默看著,想起了當日被殺的百戰,百戰被殺,沒有這麼大的場面,那一日,若不是最後時刻,他們融道蘇宇天地,百戰連死,都不會死的太安詳。

而今日,蘇宇卻是給了天古他們最高的禮遇,在這萬界矚目之下,以三十六府主出戰。

蘇宇這人……有時候的確看不透!

而天古他們,用什麼換來了蘇宇的庇護?

稷天不知道,但是稷天覺得,若是沒有足夠的好處,天古不敢去找蘇宇,而蘇宇也不會給天古他們機會。

……

轟!

一桿長槍洞穿天地,大秦王雖然連一等都不是,可殺氣此刻卻是撼動天地!

有人比他殺氣更強嗎?

不見得!

一人獨自坐鎮諸天戰場四百年,四百年來,統兵作戰,殺戮無數,從很早之前,大秦王就將生命置之身外,他能活到今日,若不是蘇宇,早在星宇府邸就已戰死!

一桿長槍,一柄利劍,雙方在虛空之中,殺的你來我往,大道碰撞,血液橫飛。

冥皇手段多,往日以詭異為主,今日,卻是硬拼大秦王。

轟!

長槍和長劍再次碰撞,這是生與死的較量。

上一次的人山之戰,半路結束,強者並未參戰,今日,延續了上一次的戰鬥,戰到萬族領袖隕落為止!

沒有任何花哨,唯有死戰!

大道與大道的碰撞!

長槍和長劍的碰撞!

一人16道,一人15道,然而,卻是大秦王一直佔據優勢,因為冥皇當初傷勢的確太重,至今也沒痊癒,也沒機會去痊癒。

大秦王殺到極致,暴吼聲不斷,好像要將五百年來的恩怨全部殺出!

大秦府征戰諸天五百年,死傷最重,每年隕落軍士都有數萬。

大秦府人員最多,軍士最多,境內億萬生靈,三分之一都是兵士,一個大秦府,兵士數千萬,也是人境各府,兵員最多的大府。

從人族第十潮汐開始,他就統兵作戰,殺戮四方。

今日,種種仇怨、戾氣,紛紛爆發。

安靜。

唯有兵器的碰撞聲,雙方廝殺到極致的喘息聲,刀劍入體的沉悶聲。

「殺!」

一聲厲吼,同時從兩人口中傳出,砰地一聲巨響,大秦王一槍扎出,天地唯有一桿長槍,一槍扎穿冥皇的頭顱,而冥皇一劍洞穿大秦王的咽喉!

轟隆!

炸裂聲傳出,冥皇頭顱炸裂,大秦王脖頸被切斷!

慘烈!

第一戰,就出人預料,以最為慘烈的方式,雙方廝殺到兩敗俱傷。

冥皇頭顱恢復,大道略顯殘破,忽然回頭看向後方,看向那少量的冥族,帶著一些說不出的嘆息,這一戰,註定會敗!

沒有勝利的戰爭!

征戰無數歲月,最終,便是如此收場,他有些遺憾,有些不甘,有些不願。

可他,無從選擇!

「我走後,好好的!」

冥皇笑了,「既有文明傳承,那就好好活下去……希望……期待……有朝一日,我冥族,也可崛起於這諸天萬界!我非好的領袖,牆頭草,今日追隨人族,翌日追隨三族,冥族只能隨風而動……此生,沒帶領冥族崛起,甚為遺憾!」

轟!

下一刻,一聲巨響傳出,大秦王一槍再次殺來,而冥皇,一劍洞穿天地!

轟隆隆!

巨響聲傳出,冥皇大道,被這一槍直接掃的斷裂,大道崩潰,而大秦王,也被這最後一劍,直接洞穿了大道之力!

大秦王吐血,然而,破碎的大道,卻是瞬間恢復如初。

他看向遠處的蘇宇,蘇宇一臉平靜,淡淡道:「不要覺得不公平……這就是公平!」

大秦王的道,就在他天地之內!

他想恢復,不難!

是的,這就是公平。

沒有什麼不公平的,我已經給了他們公平,否則,我一人便可屠殺他們。

大秦王沒說什麼。

冥皇大道崩斷,肉身開始崩碎,帶著一些遺憾,笑了一聲,看向蘇宇那邊,點頭:「很公平!」

公平嗎?

的確很公平!

只是最後時刻幫大秦王恢復了大道而已。

轟!

冥皇炸裂,四分五裂,徹底隕落!

後方,冥族還有百來萬修者,此刻,紛紛跪倒在地,匍匐在地,仇恨的種子埋下,無數萬族,眼睛發紅,下一刻,聲音暴起:「送冥皇!」

「送冥皇!」

一聲聲吶喊,響徹天地!

送他一程!

送這位和人族征戰多年,阻攔人皇他們,從蘇宇手下死裡逃生的強者。

冥族的皇者!

今日,他們不知,還要送走多少人!

冥皇隕落了!

下一刻,虛空中,一道身影浮現,龍皇,此刻,鳳皇也瞬間浮現!

龍皇輕聲道:「我和鳳皇,想迎戰明王夫婦……可否成全?」

人群中,明王眼神微動,看向他。

龍皇平靜道:「明王可否成全?」

明王沉聲道:「我乃26道修者!」

人皇晉級后,他實力也提升了不少,足足26道。

龍皇笑了:「迎戰強者,隕落了也甘心!我和鳳皇,與你們交手多年……實在不願隕落於小輩之手!你26道,也是你的能耐……既然宇皇願意成全吾等……你便成全一二,可否?」

明王看向蘇宇,蘇宇平靜道:「可以!」

明王微微皺眉,但是還是站了出來,下一刻,明王妃也嘆息一聲,從人群中走出。

龍鳳二皇,的確和他們糾纏多年。

龍皇化為本體,一頭巨大無比的巨龍!

而下一刻,一聲鳳凰之鳴,響徹萬界!

龍鳳二皇此刻翱翔九天,鳳凰之火覆蓋天地,龍鳳和鳴,火焰滔天!

明王大陣浮現,席捲天地!

轟!

龍鳳合體,火焰升空,大陣動蕩!

然而,差距就是差距。

明王本欲留手三分,龍皇厲喝聲卻是響徹四方:「我是你的對手……需要你們留手嗎?明王,你優柔寡斷,果然是人族四王中最廢物的那位!」

明王冷漠,大陣爆發,萬劍齊發!

明王妃也是一揮手,百萬星辰墜毀!

天地之中,火焰燃燒虛空,一龍一鳳,爆發出璀璨金芒,大道燃燒,天崩地裂!

強者之戰,真到了這一刻,雖然遠遠不敵,這兩人也爆發出了最強大的實力!

交戰不到三分鐘,龍鳳虛影黯然,無數星辰砸落,轟隆隆!

龍鳳本體被砸的粉碎!

龍皇一聲厲吼,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強大,轟隆一聲,撕裂了大陣,鳳皇一口噴出一股火焰,砰地一聲,點燃了明王的長袍!

轟隆!

兩大皇者,相視一笑,下一刻,兩道虛影墜毀,天崩地裂,萬界之中,龍鳳二界,山崩海嘯,天地變色!

明王撲滅了身上的火焰,略顯狼狽,卻是沒有吭聲。

明王妃飛到他身邊,默默看著那焚毀殆盡的龍鳳二皇,也是沉默無比。

轟隆隆!

炸裂聲爆發,二皇徹底隕落!

無數龍鳳,紛紛鳴叫嘶吼,血淚縱橫,億萬生靈,再次怒吼咆哮:「送龍皇!」

「送鳳皇!」

萬族之戰,以這樣的形式落幕,無數人不甘。

然而,這就是結果。

持續至今的戰鬥,最終,以送走一位位皇者為結局。

三位一等境,先後戰死。

明知必死!

然而,無從選擇。

這一刻,天古走了出來,笑了笑:「一對一,太麻煩了!神皇,皇妃,寂無,魔戟……」

他一一點名,笑道:「群戰吧!三十六府府主,還活著的,都來!送走了一位位老前輩……坐看下去,太難受!」

他回頭看向人群中唯一還留下的摩多那,笑了:「摩多那!我便將仙族交給你了,其他各族,也是如此……你要記住了,活著……更難受!但是你還年輕……比我們年輕的多……」

他手中浮現出一柄金色長劍,帶著笑意,看向蘇宇:「多謝宇皇成全!仙族……不臣服!只是暫求宇皇庇護,我族,非人族附庸!我要留下的,是仙族的精神,不是仙族的名義……望宇皇成全!」

蘇宇宏大聲響起:「我若戰勝四方,各族無需臣服於我!我不需要!」

此話一出,四方震動。

天古哈哈大笑,看向對面那些府主,一位位府主浮現身影,此刻,也是肅殺之氣衝天!

天古再看神皇,笑了:「賢伉儷,要聯手作戰嗎?」

神皇妃微微點頭,笑著,攥著神皇的手。

十萬年離別!

相逢不過數日,她不想再分開了。

種族,該做的都做了。

今日,她只想和眼前這個男人,一起走向黃泉,哪怕死。

神皇也露出了一些笑容,也緊緊握住神皇妃的手,他看向大周王,三十六府主中,也就只有大周王,可以戰他!

另外,還有神族的寂無,魔族的摩天尊、魔戟幾人,還有龍天尊、鳳天尊、聖侯、元聖侯、荒天尊、道天尊……

一位位頂級修者,紛紛走出!

三大一等先出戰,幾乎就是送死去的,讓三十六府主,不至於無法匹敵。

送死,有時候也需要考慮如何送死。

這就是弱者的悲哀!

天古則是看向大秦王,笑了笑:「你我也來斗一場?」

大秦王看著他,此刻,傷勢已經幾乎痊癒,平靜道:「那就來!早就想和你來一場了!」

「其實……更想在這一刻,和蘇宇切磋一場,可惜……實力差距太大,甚為遺憾!」

天古露出笑容,長發飛舞,手持金色長劍,「作為修者,最大的遺憾,也許也在於此!連和對手廝殺的資格都沒有,秦廣,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也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殺!」

雙方暴喝一聲,下一刻,大戰爆發!

轟!

長槍,長劍,長刀……

這是一場終結萬界之戰的戰鬥!

無數人都在觀戰!

整個萬界,整個人族,包括上一個時代,上上一個時代,都在觀戰。

也許,對於超等而言,他們很弱。

可是,這群人的戰鬥,依舊如此熱血。

廝殺聲不斷!

天古幾人,最為顯眼,14道的天古,一柄長劍,長生之道縱橫,生命之力交錯,不單單在對付大秦王,還在援助其他人!

其他人受傷,他一次次救援,這就是仙族!

未必擅長廝殺,但是在任何一場戰鬥中,仙族之皇,往往都是核心。

天古大道爆發,但凡有人受傷,就會迅速救治!

36府主,並非人人都強!

不斷有人重傷!

可重傷之後,蘇宇迅速恢復他們的大道之力。

這是一場不公平,卻是又很公平的戰鬥,蘇宇也不隱藏,每一次恢復,都毫不隱瞞,讓所有人看到,這就是勝利者和敗者的區別。

我的人,我可以隨時恢復他們的傷勢!

而萬族的強者,只能被動等待死亡!

能堅持多久,才是他們這一戰的意義。

在戰鬥中隕落!

轟!

一聲巨響傳出,大秦王一槍殺出,天古剛要避退,卻是來不及了,就在這一刻,一道身影浮現,被一槍殺的四分五裂!

元聖!

那位天古的師兄,一直和他爭奪仙皇之位的傢伙。

此刻,元聖被一槍掃的四分五裂,頭顱依存,他看向天古,忽然露出笑容,齜牙,有些悵然若失,「師弟……我便先走一步了……師兄不如你,黃泉路上先走一步,有來生,再給你當師兄……」

天古點點頭,眼中帶著笑意。

轟!

元聖侯徹底炸裂,這位和天古爭了無數歲月的修者,這一刻釋然了,放開了。

天古倒退,避開了大秦王的下一槍。

而此刻,身邊陡然浮現出一刀,天古再次避讓,大夏王浮現,他剛剛的對手正是元聖侯,此刻,元聖侯被殺,兩人聯手,一起朝天古殺去!

並未選擇觀戰,那才是對戰爭的不尊重!

以全力,格殺對手!

……

萬族陣營。

摩多那紫發飛舞,默默關注著,當元聖侯隕落,摩多那有些悵然,下一刻,喝道:「送元聖!」

「送元聖!」

萬族跪拜,跪拜這些為他們爭取一線生機的強者們!

仇恨,憤怒,眼淚!

……

此刻,人族這邊。

人皇幾人也是微微動容,忍不住看向蘇宇,給萬族埋下這樣的仇恨種子,卻是不滅萬族,蘇宇……真是……無話可說!

當著萬族的面,以公平而又不公平的方式,斬殺了一位位萬族強者,蘇宇就真不怕被反噬嗎?

這樣的場面,這樣的結果,最容易激發出一位位強大無比的修者!

而蘇宇,也朝他們看來,好像不在乎這些。

他看向人皇他們,再看看人族,再看看萬族,蘇宇聲音宏大,帶著漠然:「萬族若是能出至強者,我蘇宇等著你們來殺我!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即可!」

仇敵滿天下,那又如何?

他再次看向人境,聲音帶著冷厲:「敗者就是如此下場!人族五百年來,內訌不斷,戰死將士無數,滅族之危幾次瀕臨,此戰,便是警世之戰!沒人是你的救世主,你的救世主,只有你自己!」

「若是懈怠,若是高傲,若是自大……萬族便是下場!」

轟!

一聲爆鳴再起,荒天尊力拔山兮氣蓋世,可這一刻,一座巨山擒拿在手,卻是沒能砸下,心臟被一拳打爆,大唐王劇烈喘息著,看著對方,荒天尊口吐鮮血,鮮血不斷噴涌……

大道也在斷裂!

這一戰,都在用道在戰,最本質的戰鬥。

非死即傷!

荒天尊看了看大唐王,最終,手中的巨山沒有砸下,而是陡然朝大秦王砸去,轟隆一聲巨響,將大秦王砸的後退一步,讓天古避開了危機!

荒天尊土黃色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下一刻,灰飛煙滅!

「送荒天尊!」

萬族齊喝!

虛空中,血淚縱橫。

再次送走一位!

……

這一刻,稷天長嘆一聲。

獄王睜眼,人祖嘆息:「不曾想,萬族之戰,以此落幕!」

空巨眼中閃爍著光芒:「這些傢伙,到了此刻,還在廝殺……還真是……不知死活!」

遲早都要死!

稷天幾人沒說話,空不懂。

空又道:「蘇宇他們也是閑著沒事幹,一群弱者,連一位20道之上的都沒,換成我,早就全部格殺了了事,弄的大張旗鼓……有必要嗎?」

稷天他們更加不理了!

而就在這一刻,震撼人心的一幕發生了!

遙遠的地方,蘇宇好像感受到了什麼,忽然一聲冷喝:「狂徒!萬族之戰,也是你可質疑的?」

就在這一瞬間,天地輪轉!

一瞬間,蘇宇一群人,紛紛浮現!

虛空轉換!

在稷天他們幾人震撼的眼神下,蘇宇帶著一群絕世強者,挪移天地,瞬間浮現在眾人眼前!

而蘇宇,冷喝聲響徹天地:「天古,有人看不起你們!在我看來,這些人,還不如你!今日,本皇殺一尊至強,給你們送行,讓他們知道……在我眼中,他們還不如你!」

這一刻,天古都震驚了!

而蘇宇,更是冷笑一聲:「希望你堅持久一點,別死的那麼快,免得看不到這一幕,看不到我蘇宇勝利,也免得你們覺得,我蘇宇庇護不了你們!本皇便讓你們知道,這些人,都只是土雞瓦狗之輩!」

蘇宇氣息爆發,瞬間浮現在稷天面前,36道的他,擋在了稷天眼前,氣勢勃發到了極致!

稷天臉色一變!

蘇宇這瘋子,瘋了吧?

殺一個至強,為他們送行?

說什麼呢!

而這一刻,死靈之主擋在了天門和地門之前,面色如常,死氣滔天,地門忍不住怒罵:「你們真的徹底瘋了嗎?」

搞什麼東西!

不是在和萬族作戰嗎?

忽然來這……想幹什麼?

你們覺得,你們是我們的對手?

開玩笑!

而這一刻,人皇擋在了獄王和人祖面前,身旁,還有文王。

文王面色如常,人皇也是平靜無比,兩人看著人祖和獄王,主要看獄。

獄王臉色變幻,沒有出聲。

而穹,瞬間浮現在了驚天面前,和蘇宇一起擋住了稷天和驚天。

文鈺和武王,則是浮現在石和空面前,石和空都是有些意外,這是真的瘋了?

文鈺卻是笑道:「二位不要參戰了,等蘇宇搏殺了稷天,再考慮如何站隊,你們看如何?」

此刻,人皇聲音也淡淡響起:「獄,周,二位也是觀戰吧!蘇宇既然要殺一尊至強者,為萬族送行……二位何必擾了蘇宇雅興!」

眾人都是一臉震動!

蘇宇,要搏殺稷天!

36道,搏殺38道!

他怎麼想的?

蘇宇聲音再起,「天古,撐久一點……別讓我失望!」

遠處,天古喝聲響徹天地:「那……我便等著!」

這一刻,天門地門他們都想笑了,真的瘋了!

這時候,蘇宇的天地,劇烈動蕩!

一股股氣息,洞穿天地。

大道蕩漾,天地縱橫,竅穴閃爍,蘇宇好像要強行融合竅穴,天地之中,浮現出一條條大道,在迅速融合,蘇宇看向稷天,平靜道:「敢單獨和我戰一場嗎?」

稷天臉色變幻,看了看四周,蘇宇這邊,嚴重落入下風!

穹這邊,倒是稍微佔據一點上風,可日月兩位強者,也迅速趕到,兩位超等在,配合驚天,穹也落不到任何好處。

此刻,若是敢一起出手廝殺到底,蘇宇這一方,可能會滅!

他看向蘇宇,深吸一口氣:「你要和我決戰?」

蘇宇平靜道:「不錯!你若是殺了我,這個脆弱的聯盟就崩潰了!你們贏了,不需要付出太大代價!天門、地門,這是你們的機會!我一死,你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他們!甚至他們自己會逃離……就看稷天,能不能殺我了!」

蘇宇帶著一些蔑笑:「老同學,我不太喜歡你,你話太多!我還是喜歡萬明澤,他話少!敢嗎?你若是能殺我,殺了我,其他各方,我這邊必然潰敗……你們贏了!我成全你,送你大禮,你敢收下嗎?」

蘇宇天地劇烈波動起來!

此刻,一座座天地縱橫,人皇他們的天地,也紛紛呈現,人皇聲音帶著冷漠:「殺了蘇宇,我們便認輸了,敢來一次嗎?否則……想殺我們,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死靈之主也是淡漠無比:「二位傷勢都沒痊癒……以蘇宇性命為代價,贏了,你們安心療傷,輸了……稷天被殺,那今日……恐怕便是一場死戰了!」

天門和地門都是驚訝。

你們玩真的?

此刻的蘇宇他們,實力可不是太強,任何一方,他們都處於優勢,蘇宇這邊,都不知道在搞什麼!

還是說……蘇宇覺得,他真的能殺稷天?

稷天也是震撼,看向蘇宇:「你真的想殺我?你覺得你可以做到?」

蘇宇笑了:「試試不就知道了?稷天,你敢嗎?」

稷天看了看四周,甚至想探查一下,有沒有強者隱藏,他有些狐疑:「和我那位二爺爺有關?還是和藍天有關?」

難道,是這兩位突破了,所以蘇宇有把握?

所以,這兩位隱藏在虛空,等待著和蘇宇聯手,給自己致命一擊?

與此同時,時光長河中,好像有點微弱的波動,稷天眼神一動,迅速傳音幾人:「小心一點,這傢伙不打沒準備的仗,忽然發瘋,不太對勁!可能和人門有些關係……長河波動,你們盯著一些,難道……人門要降臨了?」

眾人紛紛心中一凝!

難道就是這樣?

所以蘇宇這瘋子,才敢主動殺來!

實力差距還是很大的!

大家不想付出太大代價,不代表不能殺蘇宇他們。

可是,蘇宇也知道這些,他為何主動殺來?

一下子,大家都想到了人門,紛紛將注意力投入時光長河,而此刻,長河的確有股微弱的波動,天門和地門都是心中一凝!

人門!

好像是人門在波動!

而此刻,蘇宇人主印浮現在手,無數力量席捲天地,所有人都朝蘇宇看來,帶著一些震動,蘇宇天地顫動的厲害!

此刻,人主印好像在汲取時光長河的力量!

時光長河中,好像也有大道之力在回應!

花里胡哨的,總之,動靜極大!

稷天迅速退後,帶著警惕,不斷看蘇宇,也不斷看時光長河!

危險?

是嗎?

蘇宇是不是和人門達成了一致?

其他地方都還好,他這邊其實也佔據了優勢,可是,他對上36道的蘇宇,一時間居然有些驚懼!

一股股劫難之力,在蘇宇身上爆發!

劫難當頭!

此刻,甚至無數噬蝗,從時光長河中浮現,朝蘇宇這邊飛來,稷天臉色再變:「你……你是人門?不可能!蘇宇……你到底是誰?」

他帶著震動!

其他人,也一個個震撼莫名,蘇宇到底要發動什麼大殺招?

而稷天,幾次想先出手,可是,都有些無從下手,蘇宇動作太大了,攪動的天地都在顫動,長河都在顫抖!

四面八方,都被蘇宇的天地之力覆蓋,席捲!

一股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溢散出來!

而此刻,藍天的身影,隱約在長河中浮現。

稷天愈加警惕!

甚至是有些害怕!

蘇宇人主印上,光芒愈加璀璨,好像隨時都會迎來致命一擊!

稷天臉色徹底變了,沒有先出手,而是一道道防禦呈現,他要擋住蘇宇這一招,蘇宇這一招,好像是超級大殺招,甚至隱約有時光輪迴之道在呈現!

異象紛呈!

強者出手,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那麼多異象,因為力量都在控制之中!

可這一刻,蘇宇的力量好像超過了負荷!

這一幕,看的其他人也是驚駭。

蘇宇,真能一招格殺稷天嗎?

而蘇宇,聲音幽幽,帶著笑意:「你儘管防,稷天,你防住這一招,我就無力了!擋不住……你死!剛好,為天古他們送行,也算我蘇宇對得起他們了!」

稷天此刻真的有些緊張。

蘇宇如此自信!

這一招,難道借用了人門之力?

很有可能!

萬天聖不在這,對方可能……可能去人門那邊了?

越想,越是警惕和驚恐。

稷天不斷布置一層又一層的防禦,而天門和地門,也不斷傳音:「你覺得他能做到嗎?」

「不好說,蘇宇這人,經常出其不意……何況,這次他主動殺來,你也看到了,他們實力根本不如我們!」

「可蘇宇也不是找死的人……顯然,他是有把握對付稷天的!」

「稷天真要被殺了……那可如何是好?」

「做好準備……準備出手阻攔,不能讓稷天被殺!」

「……」

二門迅速傳音商量。

而此刻,石和空也在商量著什麼,而對面,文鈺氣機爆發,帶著一些警惕:「你們可別想插手!我雖然只有34道,阻攔你們一陣還是可以的……蘇宇一旦殺了稷天,看到你們出手,你們覺得,你們比稷天更強?」

石和空沒說話,出手個屁!

我們只是在商量,稷天真要掛了,是逃還是戰!

誰要出手了?

不過,文鈺為了不給他們機會,看向武王,咬牙道:「太山哥哥,你攔住石,我攔住空,要做到他們無法出手,哪怕死,也要糾纏一會!」

武王凝重點頭,迅速和文鈺飛向兩方,切割開了石和空。

石和空也不在意,都很無語。

一個34道,一個32道,是不弱。

可是……我們真出手,你們也未必攔得住!

算了,先看看蘇宇那邊再說。

鬼知道什麼情況!

他們有些心驚膽戰的,尤其是空,覺得很危險,別不是稷天真的會被蘇宇秒殺吧?

秒殺38道,那太讓人恐懼了!

而此刻,蘇宇動靜越來越大了,驚天都有些驚懼了,吼道:「稷天,出手打斷他的蓄勢!」

搞什麼呢?

你一直防禦,一直給蘇宇蓄勢,他看的都有些心驚了!

而稷天,卻是沉重無比,打斷?

我擔心,蘇宇需要的就是我去打斷!

以不變應萬變!

防禦,才是最好的應對!

我38道全力防禦,哪怕蘇宇突然爆發出40道之力,他也別想輕鬆殺我!

一直蓄勢了許久,陡然,人主印爆發出無比璀璨的光芒,好像要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人主印陡然朝稷天飛去,不快,甚至感覺氣勢都不算太強。

但是,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轟隆隆!

那人主印打破虛空的聲音,夾雜著空間破碎的聲音,震耳欲聾!

這一刻,諸天萬界,好像都只能看到這一枚大印!

無匹璀璨的大印!

稷天臉色微變,陡然看向時光長河,此刻,長河之中,一張臉浮現,好像萬道連接上了人主印,稷天臉色一變:「本座就知道!」

知道你們真的有辦法對付我!

「文明!」

一聲厲喝,他四周迅速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環,將四方天地都給籠罩了,帶著一些厲色,「本座看你如何打破封印……」

蘇宇一愣,震撼道:「自我封印?」

稷天冷笑,你打破看看!

蘇宇震撼莫名,我去,你真行,老同學,我謝謝你啊!

你封印了自己,我……我好開心啊!

而就在所有人盯著人主印的瞬間,好像在吃東西的文鈺,也扭頭朝蘇宇這邊看來,空也朝蘇宇這邊看來,空壓根不擔心文鈺如何。

34道和36道還是有差距的。

文鈺這邊,和他有差距,他也不敢主動出手開戰,所以,直接無視文鈺好了!

而就在此刻,文鈺手中浮現出一抹火焰。

焚燒天地的火焰。

萬道之力齊聚的火焰!

就在空他們所有人,都朝那邊看去的時候,還真沒人在意文鈺!

蘇宇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大到,這一刻,諸天只有蘇宇的聲音!

文鈺不得不感慨……蘇宇會挑對象,他說了,他選擇稷天,稷天這傢伙喜歡自作聰明,一定會全力防禦,一直會聯想到人門,一定不敢輕舉妄動……人心啊,都在蘇宇掌控之中!

蘇宇,才是真的可怕!

而就在蘇宇出手的這一刻,文鈺動了,這一刻的文鈺,吸納了蘇宇天地中超過九成的力量,蘇宇此刻其實只是個樣子貨!

嚇唬稷天罷了!

一位36道修者的九成力量,加上她文鈺的全部力量,加上大哥天地的五成天地之力……

她和蘇宇,天地是可以融合的。

這一刻的文鈺,實力陡然暴漲!

沒人在意文鈺,哪怕在意,也是該在意穹,在意死靈之主,在意人皇!

可就是沒人在意的文鈺,這一刻,出手了!

一擊打出,天地鎮壓,火焰焚天!

轟!

一聲巨響,一瞬間壓過了蘇宇。

空感受到了,下意識地抵擋,36道的他,還會怕文鈺?

文鈺瘋了吧!

老子還會怕你?

笑話!

而就在接觸的那一剎那,空巨眼瘋狂縮小,帶著一些震撼,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

巨大的尖叫,直接被文鈺一掌拍斷!

火焰焚燒天地,轟隆一聲,肉身被焚燒殆盡,這股火焰太強大了!

38道!

絕對是38道!

出其不意的,幾乎是當著你面偷襲,一位38道修者,偷襲了一位36道,偏偏這36道的傢伙,還沒太在意!

幾乎是一瞬間,最強的獨角被打斷,肉身被焚燒!

轟!

大道呈現,下一刻,大道被文鈺的火焰焚燒的意志崩潰,文鈺對付這些超等,也有針對性,她的火焰之力太強大了!

「啊!」

一聲凄厲慘叫,響徹四方!

超乎想象的偷襲!

一次無法預料的偷襲!

一瞬間,文鈺將對方的意志力焚燒殆盡,一把抓住大道,下一刻,包括蘇宇在內,瘋狂咆哮:「撤!」

轟!

一群人,就在這一瞬間,紛紛匯合,眨眼間撤離!

天門和地門想阻攔,卻是臉色微變,紛紛看向稷天,稷天此刻瘋狂破開自己的封印,帶著憤怒,帶著狂怒,咆哮起來!

「蘇宇!」

轟!

直到這一刻,天地才劇烈震蕩了一下,空的絕望吼聲傳盪而出!

「不……我不想死……」

轟隆隆!

整個世界都在顫動,一尊36道強者,開天第一頭古獸,居然就這麼被文鈺殺了!

「蘇宇!」

一群人紛紛怒吼,天門和地門想要追殺,可對視一眼……下一刻,兩人止步。

再下一刻,天門沉聲道:「匯合,不要再分散!」

稷天瘋狂破開封印,直到蘇宇他們遁逃,他才將封印破開,雙眼血紅,瘋狂嘶吼起來!

他帶著憤怒,咆哮道:「追上去,殺光他們!」

然而……無人行動!

石甚至遁逃了!

因為空的死,讓石嚇得夠嗆!

他都怕,武王也會突然爆發出38道之力,所以,石跑的最快。

剩下的幾人,縱然聯手,也未必可以擊殺蘇宇他們。

一下子,天地安靜了!

空,被殺了!

……

遠處。

天古其實也一直在看著,這一刻,忽然笑了!

瘋狂大笑!

蘇宇!

好一個蘇宇!

厲害,真的厲害!

以差距不小的實力,硬是在所有人眼前,搏殺了一位36道,不可思議!

「哈哈哈……蘇宇,我相信你……相信你可以庇護萬族……多謝你送我一程……多謝了……」

以一位至強者,為我送行,我天古……值了!

這一刻,天古大笑一聲,轟隆一聲巨響!

被大秦王、大夏王幾人聯手,刀槍齊出,殺的四分五裂!

天古笑聲響徹天地,和空的慘叫聲截然不同,他是笑的開懷!

「我天古,此生不虧,臨死,還有至強者為我陪葬……不虧!」

「哈哈哈!」

轟隆隆!

巨響聲響徹四方。

「送……天古仙皇!」

天地震蕩,無數人吶喊,無數仙族血淚縱橫,也在笑,我族之皇,死的不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3章 天古隕!(求訂閱)

97.3%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