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

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

宇皇大殿。

眾人也不急着人皇印的事,而是先說起了空,文鈺相當興奮:「空那個傻子,還以為蘇宇真的要對付稷天,我看蘇宇出手的時候,氣勢倒是強,實際上就是空殼子……我都捏了把汗,嚇死了,蘇宇是真能騙!」

「空他們還以為是什麼特殊手段呢,結果,我突然爆發,他根本沒反應過來……」

說着,她就想笑。

這一次殺空,雖然很快,但是真的刺激!

的確刺激!

有一種偷襲,叫當面偷襲!

偏偏,敵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文鈺給殺了,此刻,文鈺興奮道:「蘇宇,我們合體,我看38道是肯定沒問題的!要不下次合體再戰!」

「……」

蘇宇就這麼看着她,文鈺說着說着,見大家都看着自己,有些無語了。

你們什麼眼神嘛?

我說的有問題嗎?

蘇宇一人,只是36道,我和他合體,足足38道,比36道可是要強不少的,都這眼神,啥意思?

她知道什麼意思,但是,此刻也只能翻白眼。

無語中!

蘇宇懶得說什麼,隨意道:「空的道,主要走肉身道、雷霆大道,算是雙道融合,給武王吧,不求進入36道,起碼34道以上吧!」

武王卻是搖頭:「不用,給老二吧!老二沒怎麼吸納過陰間大道,其實我之前突破的時候,是吸納過一些的,給老二天地融合,老二提升會更大一點,我覺得36道是沒問題的!」

他知道,空的道也許更適合自己,但是,論起提升,卻是未必,可能文王提升的更多一些。

一個從32道到34道,一個從34道到36道,那是不一樣的。

文王則是看向蘇宇:「你呢?」

蘇宇笑了笑:「我不需要!」

文王若有所思,開口道:「不急,等看過人皇印再說!」

蘇宇笑了笑,點點頭:「看看吧,也許人皇印中存在的寶物,更適合大家!」

此刻,倒是穹不急着看人皇印了,而是問道:「你說,石會回來嗎?或者乾脆來投奔你?」

他還是有些疑惑的。

當然,也在想,石要是來投奔蘇宇……我咋辦?

他現在還沒填充陽間大道呢,殺獄王或者人祖,才是他的機會,而他已經38道了,其實都給吃了更好,免得不夠。

可石要是來了,蘇宇接納了怎麼辦?

能殺的陽間強者,其實真不多了。

也就那倆了!

除非蘇宇和其他人翻臉,否則,都沒陽間強者可殺了。

蘇宇見他忐忑,笑了:「周和獄,都交給你來殺好了,殺了就吃,你看如何?」

穹尷尬:「獄好像也進入38道了!」

未必打得過兩人聯手!

別說殺人了!

蘇宇笑了一聲,也不多說,開口道:「天門和地門,現在為了保命,不願意出手,可真到了要死的時候,這倆比誰都強!所以啊,如今,還是無法匹敵他們的!」

蘇宇一方不弱,可真打起來了,還是不如的。

關鍵就在於,天門和地門又一直擔心成為蘇宇的主攻目標,怕死了一位,所以哪怕到了這一刻,都不想出手。

人皇聞言,也是一聲嘆息:「幸好你在!」

蘇宇不在,其實大哥不說二哥。

死靈之主會全力出手嗎?

不一定!

穹呢?

雖然是人皇影響的,可沒有蘇宇幫他奪取開天劍,他也未必會願意出手。

只能說,蘇宇利益平衡做的相當好。

但是,現在沒到最後時刻,一切都很難說。

而作為話事人的蘇宇,其實提升的反而不多。

包括這一次斬殺了空,蘇宇也沒要空的大道,而是給了文王和武王,至於誰要,那就和蘇宇無關了。

有時候,蘇宇的魄力,超乎想像的大。

蘇宇也不再提及這些,看向人皇。

人皇很快取出了人皇印,一枚大印懸浮在空。。

此刻,豆包也狐疑地看着人皇印,再看看文王,又看看人皇,最後看向蘇宇,沒覺得自己和這大印有什麼聯繫,不過看着看着,又覺得真親切!

好東西!

香!

有點想吃的感覺。

此刻,大家都盯着人皇印在看,看着看着,大家其實都覺得,真親切,真溫暖啊。

人皇大道的影響,真不是蓋的。

穹看了一會,急忙扭頭,不能看了,這玩意,還真是越看越悲傷,看着看着,覺得人皇眉清目秀的,真是個好人!

我呸!

就連死靈之主,看了一陣,都微微點頭道:「星宇,你的道,的確獨樹一幟!不得不說,你的大道,感染力很強!看起來只是輔助之道,實際上,卻是極其可怕!這東西,蠱惑人心,是真的不錯!要是蠱惑人心,你和蘇宇,也算是不相伯仲了!」

蘇宇也盯着看了一會,面色倒是平靜,「人皇的大道,嚴格意義上來說,就是一種洗腦的道,責任……責任這東西,是靠自己去肩負,而非大道影響的!他這大道,其實邪門的很,算是一種傀儡之道,更高級的傀儡大道,操控人心,所以,人皇就是人門!」

「……」

人皇都無語了,看着蘇宇,半晌才道:「你看了半天,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我是人門?

蘇宇笑了:「人人都可能是人門,人門在於心!若是人門不存在,那人門就是一種人心,有什麼好奇怪的?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扇門,人之門!天門眼中的人門,不可敵,偉岸無比!地門眼中的人門,邪惡無比,也不可敵!稷天他們眼中的人門,強大無邊,偉岸無邊……」

千人千面!

大家說的人門,其實都不太一樣,包括和滅世有關,和噬蝗有關,都有不同的解答。

蘇宇也沒多說這些,再看人皇印,微微凝眉道:「到現在,你也無法控制人皇印內部嗎?」

「不能!」

人皇搖頭:「我撿到手很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是如此,根本無法深入探查,天古他們怎麼說的?」

「一條道,關聯三族的道!」

眾人心中微微一震,關聯三族的大道?

什麼道,可以關聯三族?

此刻,蘇宇手中呈現出許多鮮血,鮮血沸騰,而人皇印紋絲不動。

蘇宇看向人皇:「這是你的天地核心,若是真破開了,會有麻煩吧?」

人皇搖頭:「因為我無法打通內部,所以大道也只是表面附着,我本質上,還是以星宇印為基,人皇印只能說更強大,挪移表面大道就行了!」

「先挪移吧!」

人皇也不多說,迅速取出一枚大印,正是蘇宇之前一直掌握的星宇印,很快,人皇印上,大道核心,漸漸開始轉移,星宇印微微有些裂開,但是很快,又被修補完善。

而這時候,人皇印才清晰地呈現在眾人眼前。

這就是一個石頭……看起來有點像個蛋。

豆包瞪大着眼睛,看着這東西,鼻子抽動了一下,聞了聞味道,有些陶醉,含糊道:「感覺……有點香,但是又隔了一層!」

死靈之主此刻也上下端詳一番,微微皺眉道:「感覺像個蛋!」

「不會是什麼生物的蛋吧?」

眾人也都紛紛看去,蘇宇壓根不客氣,直接探手一抓,拿入手中,仔細觀摩一番,笑了笑道:「若是一個蛋,那才有趣!當然,更大的可能還是外面是一個空殼子,裏面才是精華!可能是一座完整的天地,可能一條大道!再猜的厲害點,裏面是一方有人存在的天地!」

蘇宇笑道:「就如萬界這樣的天地,有人在生存,但是,他們在內,我們在外!」

人皇搖頭道:「那應該不至於!按照你這說法,神魔仙三族的始祖,可能都是從蛋中走出來的……」

「為何不可能?」

蘇宇笑道:「一切皆有可能!萬界又不是唯一,這一點毋庸置疑!萬界只是時光之主開闢的一個世界,時光之主從哪來的?本來有沒有一個世界,一個宇宙?若是他們來的地方,並非混沌呢?」

這東西,其實不算什麼秘密,大家都知道,萬界只是時光之主開闢的,時光之主是這個世界的開闢者!

那時光之主這一身實力從哪來的?

還有,穹這些人的來歷呢?

蘇宇看向穹:「穹老哥,你算是早期的存在了,你和開天時代的強者一直打交道,你知道這些人原本生存在哪嗎?」

穹點頭:「就在這片混沌區域!原本,這裏就是混沌!這些人,一開始就生存在混沌之中,混沌中倒是有些殘破的山石大陸之類的,像石他們,都是混沌中的存在!至於時光之主……這個我真不知道,雖然我就是他的劍,可我成靈的時候,他都消失了!」

「時光之主消失多年,也許回歸了自己的天地呢?」

蘇宇笑道:「所以,萬界大概率不是唯一世界!包括你我,若是我的天地成長起來,以後也自成一方世界,那時候,從我的世界走出來,再看如今的萬界……大概也覺得稀奇!」

說到這,蘇宇又道:「按照稷天他們的說法,所謂的萬界,也不過是時光之主拿來封印人門的地方罷了!囚籠而已!」

穹沒忍住:「直接打開好了,猜測那麼多!是不是有人的世界,還是無人的世界,或者一條大道,你打開好了,廢話真多!」

蘇宇這傢伙,現在干點事就喜歡發表一番言論。

蘇宇也不再說,一滴滴血液,被他滴在人皇印上。

人皇印,並未有什麼動靜。

蘇宇微微皺眉。

是血脈濃度不夠,還是說開啟方式不對。

天古其實也只是猜測,可蘇宇覺得,猜測的還是有道理的,並非無稽之言,否則蘇宇也不會相信,而天古更不會冒險來送死!

蘇宇看向豆包,豆包被他看的害怕,急忙道:「我不會開啊,你要滴我血嗎?可我沒血的!」

它沒血的!

這個蘇宇知道,大道之靈,哪來的血液,當初蘇宇就沒吸收到毛球的精血,所以也從未開啟過毛球的天賦技,實際上,毛球本質就是大道,也沒什麼天賦技可言。

文王思考一下道:「豆包,你試試能不能進入!」

「我?」

文王點頭:「當年嘗試過,但是你能出來,但是進不去……」

說着,他看向蘇宇:「這東西,可能是能出不能進!這樣,你找魔族的摩多那來試試,使用天賦技,看看能不能從中汲取一些力量……然後,力量一旦被汲取了出來,豆包也許可以順着那縫隙進入其中!」

蘇宇眼神微動,這倒是有可能。

「我也會神魔仙的天賦技,要不我來試試?」

蘇宇笑了一聲,他也會的!

人皇幾人古怪地看着他,蘇宇失笑:「看我作甚,文鈺也會!」

文鈺咕噥道:「我可不會!」

「……」

蘇宇愣了一下,看向文鈺。

文鈺見蘇宇看來,鬱悶道:「看我幹嗎?我真不會!我是收集了神魔仙三族的血脈大道,可我也只會仙族的生機催發、血肉重生!魔族的魔焰滔天,烈焰焚天!神族的神聖光輝!這些,都是三族的天賦技,可三族老祖大道相關。」

蘇宇頓時皺眉看着她:「不可能!我學的天賦技,都是從你的時光冊中學的!」

文鈺委屈,無奈:「真的!我是真不會!你是怎麼學會的?」

蘇宇沉聲道:「汲取三族的精血,你時光冊自然呈現出來的!」

文鈺想了想道:「那應該在於血脈之中,而非我汲取的大道之中,我汲取提純的都是大道之力,可沒捕捉到這些大道之力!所以,你當初用精血,能借用,我倒是可以理解,可你現在不用精血,也能使用的話……」

她都吸氣了:「那你可能有三族血脈!你混血啊!」

蘇宇是混血?

蘇宇微微皺眉,很快無所謂了,坦然道:「第十潮汐混血的也正常,這麼說,可能真是我自己後來掌控了?前期血脈不足,無法激發,後期倒是激發出了三族血脈?」

「應該是!」

文鈺點頭:「不然,我都沒辦法用,你怎麼用出來的?應該是時光冊汲取血脈的時候,分析出來的,然後映射而成,你才能學會……可我當年汲取,壓根沒汲取到這些力量,代表我可能無法汲取,而你卻是可以……」

混血!

蘇宇倒是不太在意這個,第十潮汐,五百年前,各族進入人境,神魔仙和人族其實差不多,不特意表露出來,差別不大。

誰知道自家哪個老祖宗,和神魔仙有一腿。

如今的人族,搞不好大半人都有三族血脈。

當然,再追溯上去,都是人族,只是三族始祖修鍊功法和天門修鍊功法不同,後來出現了種族分割罷了,包括巨人族,還是周的傳承呢。

蘇宇也沒再說。

此刻,他嘗試了一下,哪怕文明志融入了天地,他照樣可以用出來的。

「神變!」

一聲低喝,蘇宇感受到冥冥中一股力量在迅速凝聚而來,他其實很久沒用了,因為用了也沒用,好像因為人皇印這邊,人皇回歸后,的確沒法使用了。

這些東西,不再給他增幅。

可此刻,人皇印外的大道之力,被人皇挪移走了,這時候,眾人臉色一變!

就在這一刻,忽然,一股淡淡的力量,很微弱,從人皇印中微不可見地滲透出來,若不是大家都在注意,可能會無視掉!

「豆包,進去看看……」

蘇宇喊了一聲,此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很微弱的力量,滲透進入了自己體內,但是,對他沒什麼增幅,太弱小了。

而豆包,眼睛中滿是悲催之色:「那個……我進去了,出不來怎麼辦?」

我不想進去!

要是被困在裏面了怎麼辦?

蘇宇笑了:「沒事,強行打破,也給他打破了!真進去了出不來,你睡一覺就出來了,都到了這地步了,怎麼會出不來?」

好吧!

豆包無奈,文王笑道:「能進去,你就能出來,放心吧!大不了,我和當年一樣,再提取一次,也能把你給提取出來!」

算了,勉強相信老文一次吧!

豆包還是選擇了信任文王,畢竟是多年的老夥伴了,雖然現在文王移情別戀肥球了,但是豆包還是愛他的。

它開始嘗試着沿着那股力量滲透的地方朝蛋殼內擠入,卻是依舊不行。

蘇宇則是開始不斷嘗試,甚至開始燃燒天古這些人的血脈之力,瀰漫整個蛋殼,蘇宇自己也不斷召喚,使用天賦技!

一次又一次!

漸漸地,一股力量滲透了出來,比之前要強大了一些。

而豆包,此刻也漸漸將自己的大腦袋擠壓了半個進去,聲音傳來:「我看到了……黑乎乎的……」

它腦袋擠了半個進去,好像看到了什麼。

蘇宇幾人心中一動,看到了?

「黑乎乎的,是天地還是什麼?有活人嗎?」

蘇宇他們最擔心的其實是一旦有活人在內,那怎麼辦?

三族老祖的始祖?

那是什麼實力?

這才是可怕的地方!

「不知道啊!」

豆包大腦袋都擠進去了,聲音卻是可以傳出來,但是,很快豆包着急道:「快繼續,好像又要擠壓了,你得不斷召喚!」

蘇宇無語,只能繼續保持,不斷讓力量滲透出來。

漸漸地,蘇宇也感受到了,召喚次數多了,還真有點作用。

增幅不多,但是的確有點力量增幅!

而這一刻,豆包忽然驚叫一聲:「掉下去了!」

咕咚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掉進去了!

大家再看,豆包沒了!

而人皇印,也恢復了平靜。

蘇宇微微皺眉,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文王開口道:「問題不大,我當年以製造靈的方式,提取出了豆包,若是如此,若是天地,那豆包其實算是那個天地的天地之靈,或者是大道之靈!」

是內部的靈,那豆包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前提是,裏面沒活人,只是單純的道或者天地。

若是有活人,豆包可能要完蛋。

蘇宇凝眉:「打不開嗎?這外層的玩意,到底是什麼?」

太堅固了吧!

連蘇宇他們都無法打開,蘇宇丟給死靈之主,想讓死靈之主試試,可否能打開這東西。

這位39道的強者,難道也無法打開?

天古說,血脈之力夠多,也許就能打開。

可目前來看,天古他們的血脈不夠多!

此刻,文王忽然道:「你試試,不要將血脈混雜着燃燒,你用天古的血脈試試!」

蘇宇疑惑,微微遲疑道:「你的意思是……天古的血脈可能更純?」

「對!」

文王點頭:「豆包一直想吃天古,也許就是天古血脈更純一些!而天古的天賦,的確可怕,你要知道,那個時期,我和太山他們收的學生,天賦其實都不差,結果都敗給了天古!仙族也找不出這樣的天才……」

所以,天古可能是血脈返祖了。

蘇宇想了想,迅速將一堆血液全部剔除掉,免得讓天古的血脈被混雜了。

很快,一滴滴鮮血浮現。

金色的!

這就是天古的血脈,天古被殺后,也沒焚燒這些,因為他和蘇宇達成的條件就是這個,血脈之力留下,真給焚燒了,那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無用功了。

當提取出天古的精血,蘇宇將一滴精血滴在那蛋殼之上,忽然,心中微動。

其他人也紛紛看來!

這一刻,那堅不可摧的外殼,好像出現了一條小小的裂縫!

幾人對視一眼,都是意外無比。

人皇也是震驚:「還真是!」

而死靈之主,此刻也盤玩了一下,緩緩道:「這東西……應該是天地薄膜!只是,我們形成的天地薄膜,不算太厚重!這東西應該是很多歲月了,然後自封天地,無人出入,時間一長……形成的天地薄膜!和界域壁壘差不多性質的東西!」

「這東西是無法打破的!」

死靈之主解釋道:「不是無法打破,而是打破了,很容易導致整個天地崩塌!這麼說來,這裏面,還真可能是一座天地!」

說着,也略顯興奮道:「一座開天前的天地?」

他看向蘇宇幾人,此刻,文王和人皇他們,也略有興奮:「開天前的天地……不說能不能繼承,看一下開天前的天地是什麼樣的也不錯!會和萬界一樣嗎?也存在一條時光長河?還是和我們的一樣?」

開天前!

還在時光之主開天之前,這就很有研究價值了!

開天前的大道,倒是見識了,人門大聖的大道,應該就是那個時期的,都是獨立存在的,並非連接時光長河的大道。

可開天前的天地,還真沒見過,最早的天地,就是萬界了。

隨着天古的精血滴入,那蛋殼之上,出現一道道裂縫,與此同時,豆包的聲音忽然傳出:「聽得到嗎?我害怕,好黑!」

眾人無語,你這傢伙還怕黑?

不過這是好事,能聽到豆包的話了,蘇宇迅速道:「豆包,你可以出來嗎?」

「好像可以……看到天都裂開了……」

那是蛋殼上的裂縫!

顯然,豆包說天裂開了,代表這裏面,大概真是一座開闢出來的天地。

誰開的?

此刻,大家也沒心思去想,先打開了再說!

一滴滴精血,不斷滴入,下一刻,整個蛋殼之上,出現一個小小的坑洞,豆包忽然喊道:「完了完了,我的大道要斷了……」

眾人一驚!

什麼情況?

豆包急忙喊道:「完了完了,真要完了,這鬼地方,吸我大道,我好像要掛了……」

文王心中一動,頓時開口:「不是……應該是後天給豆包續接的大道有點問題,排斥?」

豆包只是靈,後來文王給它續接了一條幻化大道。

可能是這條道,和裏面的天地起了排斥反應。

蘇宇則是懶得多說,直接身軀瞬間縮小,化為螞蟻大小的人,直接就朝那裂縫走去,人皇幾人一驚,人皇急忙道:「別急……」

蘇宇這傢伙,是真的虎啊!

你就直接要進去了?

大爺的,這要是待會再封閉了起來,你怎麼出來?

要是裏面沉睡了強者,你被幹掉了怎麼辦?

這小子,是真的虎!

蘇宇卻是無所謂,開口道:「要不一起進來,要不我就進去了,危險還是不危險,對於此刻的我們,沒什麼差別,若是這裏真沉睡着強者,挖出來最好!」

就這麼簡單!

這諸天,哪裏不危險。

要是自己這36道都被輕易幹掉了,那放出來這魔頭,讓對方和天地二門干去!

人皇暗罵一聲,迅速縮小:「一起進去!」

一個人,多危險。

蘇宇這傢伙,最近愈發瘋狂,可能也是被逼急了,一聽能提升實力,壓根不管了!

死靈之主和穹對視一眼,也微微搖頭,眾人紛紛化為小人,一起朝那裂縫飛去。

都進去看看好了!

至於出不來……真要這麼厲害,這麼多人都被封印了,那就厲害了,代表別人也打不進來,咱們一起閉關沉睡算了。

可能性不大,而且隨着天古精血滴入,其實裂縫開啟后,都沒有合併的趨勢了。

……

當蘇宇一步踏入裂縫,再出現,好像出現在了一個新宇宙之中。

這一刻,蘇宇忽然笑了!

「天地!」

後方進入的人,紛紛點頭!

天地!

是的,一座荒蕪寂滅的天地。

主人要不死了,要不就是徹底放棄了這個天地,就和時光之主一樣,開闢了時光長河,其實若是無人修鍊,也就和這座天地一樣,進入寂滅了。

萬界有生機,那是因為不斷有人修鍊!

而這時候,蘇宇一掃而過,這是一座龐大的天地,很大很大,比蘇宇的還要大不少,昔日,可能是住了人的,因為在黑暗中隱約看到了一些建築物。

而這時候的豆包,蘇宇幾人看了一眼,都有些異樣。

豆包正在被一本書吞噬!

書!

是的,天地核心,一般都是一本書,這裏的居然也是!

蘇宇一看就知道什麼情況了,而文王,也是一臉古怪,「豆包還真是這天地之靈,昔年應該是這本書的靈,被我弄出去了,現在書要和它合一了……」

蘇宇也笑了,探手一抓,而那本黑乎乎的書籍,忽然爆發出一股淡淡的力量,將蘇宇的手給擋住了,蘇宇眼神微動,笑了:「無人操控的天地,沒了靈的天地核心,居然還能擋住我的手,這天地……不弱啊!主人在的話,最少也有38道!」

死靈之主皺眉:「不止,我一個39道的開天者,天地書籍其實沒這個強,對方恐怕有40道,或者更強,只是這天地……荒廢掉了,不知主人死了,還是離開了!」

豆包着急,它都快被吃了,這些人還聊天呢,它急忙道:「這書要吃我……」

蘇宇笑了:「吃什麼?沒事,你把自己的大道之力給散了,排斥而已,你本是這天地之靈,被文王抓走了而已,現在算是回家了!」

是嗎?

豆包對蘇宇的話,還是相信的,蘇宇很牛的!

有些忐忑,能行嗎?

下一刻,它散去了自己的大道之力,果然,那本黑色書籍,不再強行吞噬豆包,而是迅速和豆包開始融合!

豆包只覺得天旋地轉!

過了一會,忽然眼睛睜開,帶着一些古怪之色,「天亮了!」

轟!

死寂的世界,忽然從黑暗轉向光明,這一刻,一輪大日浮現,天地化為白色,一座新天地,呈現在所有人眼前!

而蘇宇,迅速探查了一番,半晌才道:「有點意思……的確是完整的天地!和萬界稍微有些不同,倒是更像是老死的天地那種感覺……」

死靈之主也顧不得許多了,點點頭,有些異樣:「沒有時光長河完善的感覺,沒那麼萬道平衡,倒是……有些像是一道壯大的感覺!」

是的,就和死靈之主差不多的那種感覺,一道壯大!

至於核心大道,幾人也有些感受。

下一刻,幾人對視一眼,喃喃道:「生的力量?對嗎?」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很快,人皇判斷了一下,仔細感應了一番:「還真有點生命之道的感覺……但是又感覺不全是!」

而文鈺,她見識也不少,感應了一番,搖頭:「不算是生命的力量,而是一種……血脈生機之力!」

下一刻,文鈺明悟了:「懂了!此人開天,應該是以血之力為主,哪是什麼生之力!當然,血之力中蘊含一些生機之力!如此倒是可以解釋,為何天地封閉,都有天賦技傳承給三族了,三族之祖,應該就是此人!開血之天地!」

話落,豆包好像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一下子,激發出了天地中一條長河,血色長河!

血之大道!

果然,這是血之力鍛造的長河,以血之力為主的天地!

眾人都是一驚,這是血脈構造的長河?

而蘇宇,卻是眼神異樣,忽然,一枚沉寂許久的神文浮現,那是一枚「血」字神文!

轟!

這條神文,在萬界,一直沒化為大道,此刻,卻是瞬間化為一條大道,連接上了虛空中的血色大道!

一群人,紛紛看向蘇宇。

而蘇宇,也是古怪的很,半晌才道:「我第一枚神文!第一枚神文,一般情況下,都是最契合自己的大道之力,可我的血之力……其實很少用!對了,我的血之力,其實也有些幻化之力,而豆包……」

蘇宇看向豆包,更加古怪了,作為天地之靈的豆包,其實也擅長幻化之力。

血之力,幻化之力!

血天地,可以幻化的天地之靈!

這一刻,眾人紛紛看向蘇宇,死靈之主都有些無語了:「這麼說,你小子……其實是存在天賦技的!或者說,你的第一枚神文,就是你的天賦技,之所以沒能強大起來,因為這天地被封印了!所以,你小子和這座天地的主人,是有一些關係的?」

蘇宇哭笑不得:「關係個屁!我家不會有個老祖宗,是天古一系的吧?天古血脈之力倒是不算弱,別他么我有個老祖宗,能和天古扯上關係!」

那就讓人無奈了!

「別說,也不是沒可能!」

人皇也是苦笑:「不是說,當年仙族和人族聯盟,仙族不少人進入人境嗎?你家,也許還真有個仙族老祖宗……哎!」

很無奈的!

蘇宇其實不太在意,只是有些好奇:「這麼說,我差點能繼承一個天賦技,血字天賦技,只是可惜,這天地被封印了,所以沒辦法形成……也不對,其實還是形成了!形成了血字神文!」

第一枚神文,往往都是最契合自己的道,蘇宇當初其實也想過強化血字神文,可到了後期,他發現,提升難度太大。

而且時光長河之中,血之道,幾乎沒人開啟,沒人用,還得自己另開,也沒幾個人修鍊這條道。

後來,蘇宇也就放棄了。

今日,血字神文,卻是在這化道了!

「你天賦強大,也許還和這天地主人有些關係……」

人皇忽然道:「時光冊對你的改造是一點,你繼承了一些血脈,也是一點!這座天地可不算弱……」

說着,幾人都看向這座天地中,一座巨大的宮殿之中。

血紅色大殿!

也許,這大殿的主人,這天地的主人,會在這留下點什麼。

而豆包,此刻也迅速飛來,好奇地看着蘇宇,一臉的好奇,滿眼的好奇。

我和蘇宇,是親戚?

蘇宇也不多說,只是看向豆包,笑道:「你能操控這天地嗎?」

「不行!」

豆包解釋道;「只能一點點,因為我很弱!這天地,好像死掉了……沒辦法復甦,死天地!這本血道經,也好像死掉了,只有一點點威能了!我知道我為何進不來了,隔着天地壁壘,它又快死掉了,根本沒辦法把我吸進來!」

死掉的天地!

蘇宇來了興趣,笑道:「去大殿看看,也許會留下一點什麼,看看能否知道這天地主人的身份,或者知曉更多一些東西,是否和時光之主有點關聯。」

這天地,也許是天地間第一座天地,也許是第二座!

反正,很早就是了!

甚至比時光長河天地還要早!

眾人也不再耽誤,紛紛朝那天地飛去,這座天地已經算是半廢了,那血色長河,也只是稍微有些流動,蘇宇其實知道是什麼情況。

大家都明白!

天地隔絕,沒了外面的能源進入,無法轉換混沌之氣,這天地時間長了,消耗掉了所有能量,接近半廢了。

但是打開天地壁壘,再去吸收混沌之力轉換,其實還是可以恢復新生的。

下一刻,一群人進入了那座血色大殿。

血色大殿中,沒留下太多東西,只有一面牆壁之上,刻着不少神文,或者說是意志之文,和上古時期,通用的意志之文一樣。

眾人瞬間被吸引了目光。

這大概也是天地主人,唯一留下的一些訊息了。

而蘇宇幾人,一眼掃過,紛紛看向其中幾個字,他們都認識。

「耍劍的太強,鬥不過……」

眾人紛紛看向穹,這耍劍的,你家主人?

時光之主?

好傢夥,還真是超級老古董啊,這是和時光之主斗過的人?

而穹,卻是沒在意這些,他盯着那些字在看,許久,喃喃道:「蒼穹劍……說我嗎?我還有個蒼兄弟不見了?」

「……」

大家看着他,這話說的。

人皇安慰道:「可能碎了,我說哪把劍會叫穹劍,感情是蒼穹劍,別傷心,碎了你也是把好劍!」

去你的!

穹一臉無語,卻是陷入了沉思,我還有個兄弟啊!

丟哪去了?

能找回來嗎?

找回來了,我是不是會更強?

「蒼……」

他開始回憶,開天時代,有個蒼嗎?

而其他人也沒再理他,紛紛繼續看了下去,大家一副看八卦的姿態,紛紛看向這些文字。

開天之前,對他們而言,的確也只是八卦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

97.49%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