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走一遭未來(求訂閱)

第947章 走一遭未來(求訂閱)

時光長河之中,黑暗侵襲。

滅亡的氣息蔓延開來,長河中不斷有噬蝗誕生。

噬蝗是什麼?

此刻的蘇宇,就這麼靜靜地躺在河中,任由河水衝擊,他其實是在感應,感應河流中的那本書,時光長河的河流書籍。

當然,也是在打磨自己的萬道。

將萬道均衡起來!

蘇宇在尋找那本書,血之主的天地,讓蘇宇確定了,天地核心,任何人,應該都有一本書,他要找到這本書在哪。

除了書之外,他也在思考,這些噬蝗,又代表什麼?

之前,據說和人門有關。

可噬蝗,是一種破滅之力的體現,結果又說人門修七情六慾之道,破滅之力和七情六慾之道,有什麼關聯嗎?

「還是說,封印之門代表了七情六慾,而人門這個所謂的老七,修鍊的其實是破滅之道?」

「噬蝗的作用,便是破滅長河,解封他自己?」

一個個剛誕生的噬蝗,在蘇宇身邊遊盪。

這些噬蝗,誕生的這一刻,蘇宇看清楚了,就是長河中的破滅之力形成的,加上那種腐朽的黑暗氣息,造成了噬蝗呈現。

此刻的蘇宇,敞開了身心,甚至任由噬蝗進入體內,進入大道之中,腐蝕蘇宇。

但是蘇宇也發現了,這些噬蝗,好像對他不是太感興趣。

倒是對一旁的藍天,興趣不小,藍天附近,此刻已經聚集了許多噬蝗。

「對我興趣不大?」

蘇宇有些古怪,許久,有些明悟。

「因為,我的道,不在長河之中!」

蘇宇若有所思,手指蔓延而出,手指之上,一條大道之力迅速蔓延,朝長河兩側蔓延而去,漸漸地,這條脆弱的大道,和時光長河接觸。

下一刻,噬蝗朝他飛來,開始朝他剛剛誕生的那條大道腐蝕而去,要吞噬大道!

「還真是!」

此刻,蘇宇倒是有些明悟了。

這些噬蝗,其實是要吞噬掉長河之上的道……或者說,噬蝗是清道夫,清理長河之上,那些亂七八糟附着的大道之力。

「時光之主開天,讓人融入天地,開闢大道,壯大長河!而噬蝗的作用,便是解決這些大道,讓大道附着不再那麼多……那的確是有解封的作用!」

噬蝗吞噬很多東西,甚至吞噬空間,吞噬世界。

可此刻,蘇宇隱約有些明悟,其實噬蝗吞噬的並非這些,而是為了吞噬那些長河之上的大道之力,清理掉這些東西,讓時光長河保持單一。

當天地沒了人,沒了大道,只有一條孤零零的時光長河,那遲早會和血之主的天地一樣,進入寂滅之中!

「所以,解封,也許是真的!長河,可能真的只是封印!而人門老七,可能是真的存在的……但是,和封印之門,未必是一體!」

說噬蝗和人門有關,蘇宇有些明悟了。

但是,人門老七到底在哪,卻是依舊不好判斷,封印之門可能不是人門老七,兩者不是一體的!

此刻,蘇宇體內,大道之力漸漸平衡了起來。

他默默感悟著,體會著長河之力,隱約有些判斷,時光長河若是有核心書籍,可能在人門那一段,也就是開天時代,開闢的長河起點!

甚至就在人門內部!

而人門,按照蘇宇的推斷,可能還有10天左右降臨,本來這門戶就要降臨了。

「10天……」

一旦降臨,天門和地門,哪怕不想和蘇宇他們廝殺,也不會讓蘇宇輕鬆奪走人門,人門其實是佇立不動的,但是老萬需要人門!

人門,也許也和人皇印一樣,是一件寶物!

「而且,人門中還有一些超等存在……人門降臨后,哪怕所謂的老七不出現,那些超等也許會出現,會降臨!」

之前來的,只是八位大聖。。

如今六位隕落了!

剩下的兩位,也許可以掌控那些傢伙。

人門36道以上的都有8位,那32道到35道的有多少?

31道,其實不懼。

32道以上,就是一次蛻變了,三五個超等,打你36道也不是不行,當初穹36道,對付神祖和仙祖兩位34道,還有些為難呢。

「所以,哪怕我不動,10天後,可能也有一次麻煩!」

「除非我不管,任由他們出入,另外,地門和天門說是一個月恢復,可是……真的需要一個月嗎?」

忽悠人,蘇宇拿手本事。

他說一個月,有時候也許只需要一天。

地門這些傢伙,不會老實的說多少天就多少天,三天前,地門的話蘇宇其實也聽到了,說是需要20天,也許……十天呢?

就是在人門降臨的那一刻,也就是他們正常情況下,應該降臨的時刻,也許就恢復了呢!

一個個念頭浮現,一隻噬蝗被蘇宇粉碎。

破滅劫難之力,湧入蘇宇體內。

劫難之道,稍微強大一絲絲。

蘇宇眼神微動,其實他不太希望吞噬太多的劫難之力,總覺得未必是好事,可若是地門和天門真的提前復甦,那可就不是39道了,而是40道以上!

那時候,死靈之主都對付不了。

如今的蘇宇,提升自己的手段有,他之前不太願意用噬蝗之力提升自己,這也是蘇宇說的,能提升,但是就在於願不願意的手段。

噬蝗,是滅世的徵兆!

也是人門老七的關聯物!

蘇宇其實怕……怕什麼?

怕自己成為那滅世的人門!

很正常的想法,人門在蘇宇想法中,也許只是大家心中的惡念,破滅、滅世、破壞、毀滅!

人門就在心中!

也許,每個人心中都住着一道人門,就看你會不會打開這道門,讓自己成為這萬界最大的敵人,人門!

當年,時光之主,封印的也許只是一種惡念!

讓萬界更光明一些!

然而,這種惡,卻是在不斷滋生,不斷強大。

蘇宇很聰明,他一直在想,什麼樣的東西,時光之主殺不了,還要特意開闢一條長河來鎮壓?

血之主不弱了吧?

照樣被殺了!

那人門老七再強,時光之主殺不了嗎?

「也許……他也只是在封印心中的惡?」

封印心中的魔!

而這種東西,也許是殺不了的!

「還有,時光長河,按照說法,是三門匯合后,才有希望吞噬掉……三門聚,核心現?」

蘇宇一怔,三門聚,書籍才能現?

又或者,更麻煩一點,幹掉三門,才能出現那本書?

一個個念頭,讓蘇宇頭疼!

「過去、現在、未來……未來身借的力量,到底是封印之門中的力量,還是人門老七的力量,又或者乾脆就是時光長河的力量?」

蘇宇有很多辦法,去提升自己的。

但是,哪怕他瘋狂,也不會貿然去找死。

比如未來身!

上次,蘇宇只是融合了一點點未來身之力罷了,他對這玩意,不太放心,這好像是抽調自己接下來的瞬間力量為代價,倒是有些時光逆轉,將接下來的力量,借給自己的感覺。

「人門……未來身……這兩者之間的聯繫又是什麼?難道和血天地一樣,其實,只是借用了血天地的力量,但是借了要還的那種?」

「還是說,借用的其實是時光長河書冊中的力量,借了一陣,過了一段時間,書冊會抽離回去?」

「……」

哪怕蘇宇到了36道,對這些東西,了解的也不夠深。

「也許,到了這地步,我不該顧慮太多!」

蘇宇盤算了一陣,「也許該不顧一切,去瘋狂提升自己!劫難之道強大,當成一個殺手鐧!未來身凝聚,當成一個殺手鐧!關鍵時刻,也許可以用……借用未來身之力,就算反噬,也許也可以解決!」

是不顧一切的瘋狂一次,還是再慢慢打磨一下自己,想辦法融合大道?

蘇宇陡然睜眼!

一睜眼,眼前的藍天,面孔浮現在眼前,帶着一些笑意,蘇宇就這麼看着他,藍天笑呵呵道:「醒了?下面的傢伙出來了!」

「幾天了?」

「五天!」

蘇宇微微凝眉,五天了!

一眨眼的功夫罷了,真的一眨眼,距離天古他們隕落,足足五天了。

在這個時候,五天,可不是個短時間。

也許自己不該再有什麼顧慮了!

人皇他們,蘇宇能做的都做了,此刻的他,要為自己考慮一下了。

「府長呢?」

「還在經歷人生!」

藍天笑容燦爛,「他現在一定很愉快,剛剛才當了一回女人!」

蘇宇不感興趣,你這變態,又折磨府長了,府長真可憐。

蘇宇不說這個,迅速道:「你做好準備,和我萬道融合的準備……」

「進入你體內嗎?」

藍天忽然笑了:「就和上次對付天一樣,和你相融合嗎?這種感覺……很美妙的!」

蘇宇翻白眼,忽然道:「藍天,到了這時候,你有理想嗎?」

「理想?」

藍天笑了:「當然有!打造屬於我的聖土!打造屬於我的那聖潔之地……」

開玩笑嗎?

未必!

藍天創建了萬族教中的原始魔教,不過這傢伙,非要自稱聖教,收攏了許多聖教徒,蘇宇是見過的,在大夏府之戰中,這些聖教徒,其實都很瘋狂。

都飛蛾撲火一般,自殺式襲擊敵人,喊著口號,打造聖土!

的確是魔教!

但是,這教派的理念,未必不是藍天的真實想法,打造一個聖土!

對藍天的過往,蘇宇其實還是有些興趣的,也知道一些,此刻,就這麼躺在河流之中,問道:「藍天,當年萬府長讓你潛入始魔教……」

「錯了!」

藍天笑了:「不是讓我潛入,而是我想去完善我的真理,和天聖,也只是合作罷了!那個時代的大夏府,其實也很動蕩,葉霸天隕落,夏龍武剛執掌大夏府不久,人境內亂,各府府主不聞不問……再加上多神文的動蕩,大夏府對外征戰諸天,對內殺戮萬族教眾,還要抵禦其他各府……」

「外憂內患,看似強大,實則大廈將傾!萬天聖、夏龍武、夏小二、柳文彥,包括大夏王,那個時期,其實都已經癲狂!他們要以大夏府為核心,展開一場清洗之戰!當然,這一戰,準備了許多年,最後你還參與了進來……」

蘇宇點頭,那個時期的大夏府,其實已經是亂到了極致!

夏家不管不問,任由各府強者進入,任由萬族教滲透,任由諸天萬族搗亂。

可以說,那個時期的大夏府,看似平和,早已是千瘡百孔!

大夏王他們,那個時候已經下定了決心,以大夏府為核心,進行一次大清洗!

而藍天,也就是在這個計劃執行途中,選擇了加入魔族,接掌了始魔教。

藍天笑道:「所以,那個時期,我加入,不是為了聽誰的,而是為了打造屬於我的凈土!進行一次大的清洗,原以為很難,九死一生,結果因為你們的加入,倒是讓這個計劃順利了許多,人境被清洗了一次!」

也是那一戰,才讓人族這邊,團結了起來。

鎮壓一切不服!

蘇宇笑了笑,又道:「那現在呢,還有這想法?打造屬於你的凈土?」

藍天也笑了:「不好嗎?」

「那你的凈土,是什麼樣的呢?」

藍天忽然笑的嫵媚:「有你在,有天聖在,關起門來,過我們的小日子啊……」

蘇宇就這麼看着他,看着他,繼續看着他。

看的藍天都有些鬱悶了,不太自在。

蘇宇那眼神,就跟看白痴似的,特別明顯,格外清晰。

蘇宇笑了笑:「別算我,你把滅蠶王帶上,把那些被你傷害的人都給帶上,你們過你們自己的小日子去!」

藍天鬱悶了,「我可沒傷害人!」

蘇宇嗤之以鼻。

忽然坐起,笑了起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守!行吧,有些懂了!不說這些,我在思考一個問題,藍天,你說,我一旦借力未來,但是我忽然失控,被提取走了力量……那時候,你瞬間帶着長河天地之力,接掌我的肉身,你能做到完美操控嗎?」

藍天微微揚眉:「你要再次勾勒未來身?」

「嗯!」

蘇宇微微點頭:「試試看!」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的肉身,我不太熟悉啊!」

藍天頓時笑了,笑的格外的妖艷:「那你把肉身給我把玩幾天,我玩的習慣了,就不會有生疏感了!」

「哎!」

蘇宇一聲嘆息,遇到這麼個人,真讓人頭疼啊!

但是,藍天的確是最合適的人選。

蘇宇已經在思考了!

如何應對危機!

首先,借力未來,這是一個最容易,最簡單,也最好的辦法。

但是,很可能會在關鍵時刻出現意外,比如力量忽然消失,這時候,藍天若是帶着天地之力,瞬間掌握蘇宇天地,掌握蘇宇肉身,那這時候,藍天還能幫蘇宇融合萬道,順帶着再次爆發一波!

等蘇宇度過了這個時期,那這一劫就過去了!

未來身要不要融?

要!

蘇宇還是下定了決心,不融未來身,也許接下來三門匯聚,蘇宇可能會沒辦法執掌天地,拿到那時光長河中的書冊。

「時光長河,可能真的需要三身匯聚才能拿走!」

「現在不融未來身,遲早還是要融的!」

蘇宇看了一眼下方眾人,再看看藍天,開口道:「找個沒人的地方,進入記憶長河,去融合未來身!我現在的實力,融合一些強大的未來身問題不大!」

藍天忽然沉重起來:「真要融?這玩意,還是要小心一些的,小心在你力量失控的那一刻,被人侵佔了你的肉身!未來身,也許不單單是借力,還是一種侵奪……就和天門中存在,降臨萬界之前,會提前打下本源印記,而未來身,也許是一種本源印記,就和周稷、摩多那他們一樣,是一種奪舍的準備!」

蘇宇點頭:「所以,我需要你幫我!」

蘇宇看着他:「你若是在我最虛弱的時候,幫我掌控,以你那混亂的意志,將我的意志隱藏,我就不信,對方還能奪取我的意志!」

蘇宇眼神閃爍:「而且,真要有這樣的傢伙存在,想侵奪我的肉身……也許還能坑死對方!你把他給融了!」

蘇宇帶着一些冷意,冷笑道:「若是有這樣的存在,不外乎三個人!」

「三個人?」

藍天看向蘇宇,蘇宇點頭:「第一,時光之主!第二,人門老七!第三,天地之靈!」

藍天心中一震。

蘇宇幽幽道:「所有人都只知道時光之主,知道人門,但是,為何從未有人提及過天地之靈?我有,因為我就是!人皇有,人皇就是!文王有書靈,現在文鈺有豆包,死靈之主其實也有就是我取名亡靈之主的那個傢伙……」

「時光之主,不可能自己融身天地的,那我問你,這時光長河,這萬界,有天地之靈嗎?」

藍天頓時吸氣!

他看向蘇宇,別說,真的有可能存在,很有可能!

蘇宇繼續道:「這萬界,只是時光之主開闢的一片天地,他本人可能早就走了……所以,這萬界的一切,也許就是天地之靈在掌控!我們假設,若是存在天地之靈,你說,對方想做什麼?」

藍天思考一番,開口道:「想當萬界真正的主人!」

蘇宇笑了,點點頭:「之前,穹問我,蒼穹劍的蒼,是不是沒了?我就在想,若是有一本時光之書在,而蒼化為了這天地之靈,你說,對方想不想徹底將整個天地,整個長河,都化為它自己的?」

藍天再次點頭!

此刻,有些凝重,看向蘇宇。

蘇宇笑道:「所以,我現在就在想,若是存在這傢伙,那事情其實有些複雜!你說,人門老七若是也存在,這傢伙也存在,一個希望打破封印,也就是斷了時光長河!一個卻是希望長河永存,最好乾掉人門老七……這倆暗中在對峙呢?」

藍天繼續吸氣!

蘇宇這麼一說,他倒是有些覺得不是不可能的感覺了!

「你覺得,可能存在?」

蘇宇點頭:「我覺得有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而所有人,沒人去想,時光長河,為何不可能誕生天地之靈……大家都有,就時光長河沒有嗎?一個寂滅的天地,都能誕生豆包,雖然是文王促成的,可也代表,天地存在,其實還是需要一個意志去掌控的!」

此刻,蘇宇不斷推演着,思考着,繼續道:「還有,稷天他們說,人門存在,真實存在……那為何沒人見過?一會說是偉岸,一會又說是滅世……你不覺得偉岸和滅世,其實完全是兩種截然相反的情況嗎?」

藍天不斷點頭。

想了想,藍天開口道:「還有一件事!」

「什麼?」

藍天開口道:「你可能疏忽了一點,地門其實是時光之主親自封印的!而非人門導致的!」

蘇宇微微一怔,是啊,我知道,有問題嗎?

「也就是說,地門在開天之前,他其實就已經被封印了,那地門有什麼理由,一直說人門是壞人,是敵人,是滅世之人……你要知道,人門按照他們的說法,其實是時光之主封印的,而地門也是,所以地門和人門,按理說,其實是一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蘇宇頓時一動,看向藍天。

藍天笑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若是地門,我被時光之主封印了,我巴不得解封了人門,讓人門去找時光之主麻煩,我還幫着大家一起對付人門?」

蘇宇沉聲道:「對,是這個道理!當然,地門忌憚人門的強大……也想殺了我們,讓自己更強大!」

殺蘇宇他們,其實和地門的立場不衝突。

藍天繼續道:「我們假設一下,存在兩位,一位是天地之靈,一位是人門!人門其實是希望破開封印的,而天地之靈,是不允許他破開封印的,因為天地之靈需要長河存在!」

「假設,這兩位一直在鬥爭,彼此糾纏了!」

「而現在,這兩位都需要藉助外力,一個希望人破壞萬界之道,一個不希望破壞萬界之道……」

藍天看向蘇宇:「站在你的角度,你應該幫助誰?」

蘇宇想了想,「都給幹掉!」

「……」

藍天忽然有些無力,無言以對,我去,我還以為你會選擇幫天地之靈,結果你給我來了這麼一句,你還真是小天才!

藍天苦笑:「為何都要幹掉?」

「都不是好東西!」

蘇宇無所謂道:「現在情況很複雜,若是我們推斷的成立,那情況超乎想像的複雜!甚至天門和地門之間,也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無害,而是各有盤算!若是我們假設,地門、人門、噬蝗是一個陣營,那天門和天地之靈,是否是一個陣營?」

「稷天他們呢?他們其實也很複雜!」

「當然,無論複雜還是不複雜,我們都會倒霉!」

蘇宇笑道:「如果地門和人門是一夥的,希望破滅萬界,那地門一定會對付我們!」

藍天點頭。

蘇宇繼續道:「如果天門和天地之靈是一夥的,也會對付我……因為我們這些開天者,把時光長河的羊毛薅走了太多,他們也不允許大量開天者存在,帶走了大量修者,帶走了大量規則之力!」

也是!

藍天也是點頭,看向蘇宇:「那這情況,的確有些複雜了!你確定嗎?若是確定的話,那天聖、封印之門,又代表什麼?」

「代表時光之主!」

蘇宇笑了:「封印之門,也許真的是封印存在!萬府長,也許代表的是時光之主!只是他自己未必清楚罷了,時光之主是不希望自己的天地之靈,產生奪取天地的想法的,也不希望人門老七解封……那就需要一個中立點存在,封印之門!」

理,越辯越明!

說到這,蘇宇看向藍天,藍天也看着蘇宇,這一切,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若是如此,其實反而更明朗一些!

蘇宇頓時笑了:「大體上猜測一下,具體的不清楚,也無所謂了!不管誰要對付誰……我們就一個目的,全部幹掉!」

藍天笑着點頭。

「那我就需要更強大才行!」

蘇宇起身,「天門和地門,也許各有盤算,那他們一門心思地躲著,藏着,不願意出手,其實就有原因了!不單單是怕死,沒恢復,也有可能這倆各懷鬼胎,各有想法!」

「甚至,他們希望三門匯合……又或者,其實他們根本不是那些傢伙的安排,而是他們自己有想法,也想成為贏家!」

「他們其實在等,等待人門出現,等待時光之書出現!」

到了此刻,蘇宇愈加明悟起來。

起身道:「走,去記憶長河!我很少去未來,今日倒是可以去看看,未來都是虛幻的,但是,可能是時光長河對自己未來的一種推演,還是有點借鑒意義的!」

蘇宇笑道:「你看一下,我融了多少未來身,借力了多少,是什麼時候去借力,也許能用得上,關鍵時刻,可能就在那些節點,我會倒霉!」

「那時候,就靠你了!」

藍天再次點頭,看向人境的那些人,問道:「其實文鈺也能配合你,最近你好像並不是太親近他們,包括文鈺,文鈺的時光冊,才是你起步的根源!」

蘇宇考慮了一會才道:「不一樣的!我簡單說個事實,我若是死了,明知無法匹敵他們了,人皇這邊,你猜他們大概率會怎麼做?」

藍天思索一下:「帶着他們的人撤離,逃離此地!」

「你們呢?」

蘇宇笑了:「我若是戰死了,你們又會怎麼做?」

藍天嫵媚笑道:「當然是和宇哥哥一起長眠地下,做一對快活的……」

砰!

蘇宇一拳打飛了他,原地再次浮現一個藍天,蘇宇也不在意,笑道:「這就是區別!說句現實點的,幾萬年的交情,還不如你幾天的交情嗎?當然,不是說他們不好……我若是和幾萬年後的一位強者聯手對付強敵,結果那傢伙死了,我還管其他人?當然是帶着我的人跑路了,難道為了守護那些人,我把自己兄弟們都給搭進去?」

這才是人性,才是現實!

蘇宇拍了拍藍天,笑道:「這是人皇自己教我的,其實,我想和他們交心,可人皇自己將這最真實的一面,血淋淋的現實,告訴了我!我知道他的意思,能提前告訴我,其實已經很好了!」

這些,不是蘇宇自己去猜的。

而是人皇和文鈺他們,用最誠懇的態度,告訴了蘇宇,他們的一些真實想法。

藍天這一刻不再說什麼了。

而蘇宇,帶着藍天,瞬間消失在原地。

……

片刻后。

兩人出現在一個隱蔽的小界之中。

蘇宇一揮手,一條長河浮現在眼前,這就是記憶長河,其實也是時光長河的一部分,但是相當特殊。

蘇宇其實從未去過未來,哪怕上一次,他也只是在下一瞬間,捕捉了一個未來身罷了。

今日,他卻是想走的更遠一點,去看看未來如何!

哪怕這個未來,很不真實,只是一種推演。

億萬種可能中的一種罷了!

蘇宇和藍天,一起鑽入長河之中。

過了一會,滔滔大河浮現。

今時今日的蘇宇,對這些感應更明顯,這條記憶長河,其實有些特殊,處於時光長河之中,但是又好像不屬於時光長河。

那很可能,是這長河書冊中的一種能力,推演!

就和萬天聖當初使用通天鏡,推演未來一樣,只是那時候,萬天聖推演的未來,太過短暫,而且推演起來,也只能推演一些弱者。

上方是過去,下方是未來。

過去,蘇宇不在意!

過去的就過去了,過去身也就那樣,但是未來身,有無限可能。

這一刻,蘇宇帶着藍天,踏上了記憶長河,朝下遊走去,浪花滔天,剛進入下游,巨大的浪花,席捲天地,浪花越大,代表事情越大!

一朵朵浪花,拍擊天地!

蘇宇前行了一段距離,一個巨大的浪花呈現。

蘇宇和藍天瞬間進入。

進入的一剎那,蘇宇看到了未來一刻的自己,一柄長刀貫穿天地,一刀斬殺了一位強者……

蘇宇瞬間朝對面看去,這應該是不久后的未來,他一刀斬殺了周!

蘇宇微微揚眉,我在不久后殺了人祖周?

這就是未來的可能性之一嗎?

而此刻,蘇宇抬頭看去,空中懸浮着一道巨大的門戶,好像就是人門,一群人就在人門附近廝殺,而戰爭就發生在這時候。

人門降臨的時候!

光影一閃而逝,蘇宇和藍天承受不住那巨大的衝擊力,被擠出了浪花。

藍天看向蘇宇:「人門降臨,大戰爆發,你殺了周!」

蘇宇點點頭,笑道:「繼續!這東西,誰知道真假!」

藍天點點頭,繼續朝第二個浪花鑽入。

這一次,浪花聲更大,蘇宇剛進入,就聽到了一聲怒喝:「找死!」

這一刻,蘇宇再次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藍天,還看到了萬天聖,萬天聖好像真融入了人門,強大無比,這一刻,幾人聯手,沒多久,光影一閃而逝,驚天被殺!

蘇宇看到了!

自己好像又贏了!

帶着萬天聖他們,好像延續了之前一戰的勝利,再次將驚天斬殺!

「先是周,接着驚天……」

蘇宇喃喃一聲,倒是符合自己的一些想法,不過他依舊沒說什麼,也沒捕捉未來身,此刻的未來身,感覺都有37道甚至38道之力了!

蘇宇瞬間離開,繼續朝前走,越往前,越難!

浪花也越來越強!

蘇宇繼續走……進入第三個浪花!

轟!

他一進入,就看到了多道門戶碰撞,天門地門人門甚至包括蘇宇自己,都化身成門,在空中鏖戰,天地渾濁一片!

死靈之主幾人,好像受傷了,甚至是隕落了,他好像看到了武王的屍體……

蘇宇皺眉,他再看,又好像看到了人皇他們,正在逃竄,帶着一些人,逃離了此地!

而蘇宇,正在鏖戰天地二門!

藍天聲音在耳邊響起:「還真跑了?」

蘇宇沒說什麼,看着天空,劇烈的戰鬥聲,強大的餘波,席捲天地,自己好像比之前更強大了,正在和門戶作戰!

藍天又道:「不捕捉?」

蘇宇搖頭,轟隆一聲,浪花破碎,蘇宇和藍天再次跌落出來,蘇宇微微喘息一聲,還真夠強大的!

他繼續進入下一個浪花。

這一刻的浪花……黑暗!

無邊的黑暗!

世界,好像被毀滅了!

屍橫遍野!

虛空中,好像只有蘇宇一人,白髮飛舞,手持長刀,其他人,好像都隕落了!

他好像贏了!

但是,大家好像都死了。

藍天聲音再起:「我們都死了嗎?這就是未來?有些遺憾啊……就你活着,不孤單嗎?」

蘇宇皺眉,看着虛空中那個人影。

人影忽然回頭,看向蘇宇!

這一刻,蘇宇微微一怔。

藍天也是微微一愣,那個蘇宇,好像又不是蘇宇,冰冷的眼神,如同地獄!

「都死了……這個時代,這個世界……都沒了!」

那虛空中的蘇宇,喃喃一聲,帶着一些沒落,一些冷意,輕蔑一笑,忽然消失在原地!

蘇宇怔神,半晌,浪花開始破碎。

而蘇宇,也和藍天,再次浮現在長河之上,再朝前看,卻是看不到什麼了,只有無邊的黑暗!

藍天看向蘇宇,笑了:「你好像贏了,就是最後的你,好像不太像你了……」

蘇宇沉默一會,點點頭:「一種未來可能的推演,也許是我被天地之靈或者人門奪舍了,也許是你這傢伙佔據了我的意志,這就是未來的一種可能性……別說,還是有可能發生的!」

說着,蘇宇忽然笑了,搖頭:「別當真!」

他沒說太多,只是想說,有點假!

因為,他推演的一些東西都沒出現!

天地之靈呢?

時光之書呢?

人門老七呢?

什麼都沒出現,就一些光影,有點假,或者是那些存在太強,導致根本無法推演出來!

當然,蘇宇不太在意這些。

他現在思考,自己現在還能進去嗎?

進去撈一下未來身!

這最後一刻的蘇宇,感覺不弱啊,但是,這個蘇宇可能存在一些問題,也許是借力給自己的存在的一些意志投影,蘇宇又不傻,隱約有些猜測。

這個蘇宇,很強大!

但是,很可能會成為蘇宇接下來的一次大麻煩!

他看向藍天,傳音道:「剛剛那個傢伙,你若是和他交手,奪取我的肉身控制權……你有把握贏嗎?」

藍天齜牙咧嘴的,傳音道:「別鬧,十有八九贏不了!那眼神……說實話,看我一下,我感覺自己都要裂開了,最少40道以上的實力!」

蘇宇舔了舔嘴唇,藍天迅速道:「找個弱的,比如說之前殺了驚天的那個你,大概38道左右,融一下就行!你別非要找厲害的啊!」

「38道左右的那個你……我覺得還是相當和善的,還是可以爭一下的……最後那個你,看着就有些怕!」

他也會怕的好吧!

「少廢話,那提升起來,提升的太少了!」

蘇宇摸了摸下巴,傳音道:「就剛剛那個,你得想辦法,對付他才行!那玩意,大概率是借我力量的存在的意志投影,力量越強,對我影響越大!要不是天地之靈,要不就是所謂的人門老七……你得抗住才行!」

我都想哭!

藍天也是無語了,我怎麼抗?

「放心,我和你一起扛!」

蘇宇笑了,傳音道:「怕什麼!富貴險中求!起碼在我解決一些人之前,這玩意不會奪我肉身,奪我天地的……另外,我也會克制他的!」

如何克制?

蘇宇有點明悟,劫難大道!

劫難大道,應該是克制天地之靈或者說借力給自己的存在的。

而這,需要蘇宇掌握一個平衡。

再加上藍天,去打破這個平衡!

藍天思索一番,半晌才道:「試試看吧,反正你就是個瘋子,不勸你了!」

蘇宇咧嘴笑了。

下一刻,破碎的浪花再次浮現,蘇宇一把抓住藍天,再次進入,而這一次,再次看到了剛剛的那個蘇宇。

蘇宇壓根不管太多,瞬間朝那個蘇宇抓去!

那個白髮蘇宇,陡然回頭。

好像要反抗,卻是微微停頓一瞬間,被蘇宇一把抓住,蘇宇愈加肯定,百分百有問題!

算了,誰在乎啊!

蘇宇抓住這白髮蘇宇瞬間,一把將對方拖入自己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在蘇宇體內爆發,而蘇宇感應了一下,笑了!

沒有劫難之力!

這就有意思了,未來的自己,體內一點劫難之力都沒!

扯淡呢!

當然,自己劫難之力不強,若是想法不多,倒是真沒那麼多想法,可偏偏,蘇宇想法特多!

轟!

蘇宇肉身陡然裂開,強大的力量,撐的他肉身龜裂!

這個未來的蘇宇,起碼有40道之力,甚至更強!

而蘇宇,忽然瘋狂轟擊頭頂上方的一個蘇宇,也就是未來蘇宇的投影,蘇宇瘋狂轟擊,好一會,才把這玩意給轟的爆碎!

此刻,整個記憶長河好像要坍塌了,被蘇宇汲取了太多力量,無以為繼!

蘇宇一把抓住藍天,迅速朝回飛去!

而體內,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填充著蘇宇整個肉身,所有竅穴,一個加強版的蘇宇,被他融合了!

「進了我肚中……想奪走……也沒那麼容易的!」

蘇宇這一刻,大體上猜到這些力量的來源了!

時光長河中的力量,天地之靈掌握的時光之書中的力量!

這樣,更有趣,不是嗎?

蘇宇露出一些笑容,笑的有些森冷。

倒是和之前那個未來身的蘇宇,有些類似,藍天瞥了他一眼,剛想說點什麼,有點擔心,下一刻,蘇宇眼中,露出一些璀璨,嘴角微微揚起。

那笑容……更森冷!

藍天瞬間放心了,笑的這麼噁心的,除了蘇宇,很少有人會笑的讓人這麼發寒了!

這傢伙,比反派還要反派。

一般的壞人,都笑不出他這種噁心的笑。

打心底的發寒!

既然如此……嗯,問題不大,比壞,蘇宇還真未必比誰差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7章 走一遭未來(求訂閱)

97.68%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