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抉擇(周日就兩更了)

第950章 抉擇(周日就兩更了)

人境,蘇宇再次回歸。

這是天古他們死後第七天。

也是天地二門破門的第十天。

……

宇皇大殿,大家都在修鍊。

文鈺他們,最近也在整理天地,強化大道,梳理天地大道,想要更進一步,可到了36道,還想再進一步,太難太難!

包括武王,這幾天下來,該是35道,還是35道,沒有任何進步。

隨着蘇宇進門,眾人紛紛睜眼。

幾人紛紛起身。

蘇宇此刻進門,回歸人境,恐怕是想動手了。

人皇起身,看向蘇宇,沉聲道:「你想此刻動手?」

蘇宇微微點頭,「天地二門,說是還要一些時日才能恢復,可實際上,誰知道真假?而且,我們現在也幾乎都到了極限,已經沒有提升的機會了!倒是他們,一旦真的徹底恢復,那時候,便是他們更強!」

所以拖時間,對蘇宇而言,沒什麼大用了。

死靈之主聲音沉重:「我提前說明白,我是無法匹敵兩人聯手的,哪怕兩人都沒恢復!」

他得提醒蘇宇才行!

39道的死靈之主,是極其強大,可就算二門沒恢復,聯手對付他,他也必敗!

穹見蘇宇看來,有些鬱悶,「別看我,我鬥不過二門,對付獄或者稷天其中之一還行……」

蘇宇想了想道:「我去對付獄和周!這兩人都交給我!」

「武王對付日月……能殺就殺!」

「文王、文鈺、人皇,你們三人聯手對付稷天和驚天!」

「穹,你和老死配合,阻攔二門!」

眾人臉色微變,文王他們三人都是36道,都是開天者,聯手起來,對付驚天和稷天,還是有希望的,雖然那兩人一個38道,一個37道,可大體上也能拉平了。。

武王對付兩位32道,幾乎不會敗。

穹和死靈之主,聯手阻攔二門,有些難度,但是不見得沒希望。

倒是蘇宇這邊,他要對付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兩位開天者,而且一個38道,一個36道。

人皇凝眉:「蘇宇,你是擔心我們不會對獄下手,所以你……」

蘇宇搖頭:「不是,只是對付獄和周,我更有把握一些!」

蘇宇看向他們,半晌才道:「今日出手,也許就是最終一戰!」

他沉聲道:「一旦殺了獄,我們就佔據了上風,趁著二門還沒徹底恢復,那就死戰到底,絕不退縮!一旦我們當中有人被反殺……那也可能是終戰!」

「我必須要把時間提前……否則,我們會更難!」

文王微微凝眉道:「獄和周聯手,其實實力不見得比稷天和驚天弱!他們倆畢竟都是開天者,也許還要更強一些!」

這相當於,蘇宇一人要打比他們三人聯手對付的敵人還要強大的傢伙。

現在不比之前了!

很危險的!

另外,還有很多因素要考慮的,比如石是否會回歸,人門是否會降臨,人門內的超等是否會提前降臨,提前爆發大戰,死人多了,人門提前降臨也很正常。

種種因素,其實都充滿了意外。

蘇宇看向幾人,問道:「那還有選擇嗎?」

有嗎?

現在不出手,就這麼等著?

等著二門徹底恢復?

人皇想了想還是道:「也許你是對的,但是真等二門恢復了,也未必沒有機會!人門一旦真的存在,徹底降臨,人門也未必會第一時間對付我們……那時候,可能會再次出現三足鼎立的情況!」

有了第三方勢力,那就沒那麼涇渭分明了。

蘇宇看向人皇,此刻,罕見的冷肅:「我不希望將希望寄托在任何人身上!我打所有的仗,都會將局勢控制在我自己手中,我想打的時候就要開戰……而不會被動去防守!」

「我相信,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我也篤信,我沒準備好,敵人更不會準備好,出擊,才能擾亂敵人的步驟!」

他看向幾人,問道:「幾位……混沌之外,是什麼?真的可以逃生嗎?我不知道,我也沒試過,我也不想試!既然天門、地門他們都不走,一直待在這,寧願寂滅都不走……我覺得,這片混沌,恐怕不是那麼輕易就能逃走的!」

「逃,恐怕不是出路!」

蘇宇看向他們,人皇輕聲道:「非不戰,只是……蘇宇,你考慮好了,你應對的敵人,太強!」

你要應對他們,你可以嗎?

蘇宇笑了:「試試看好了!」

人皇吐了口氣:「一旦此次,再有人隕落,恐怕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了,要不然,多死幾次,恐怕也無力為繼了,此刻出手……可能就是終戰!」

都打到了這份上了,再出手,恐怕就是終戰了。

而且,到了這地步,什麼套路都用完了,也很難再去像之前那樣,瞬殺空這樣,這種情況,也幾乎不會再發生了。

一切手段,一切計策,到了最後,還得看真正的實力!

實力不如,那就是不如!

蘇宇點點頭,他做好了準備,終戰的準備。

幾人對視一眼,死靈之主忽然道:「蘇宇,該出手,本座自然會出手,也會拚命!能和這些人合作,本座看的也是你蘇宇的面子!否則,二門也不敢輕易招惹我!」

蘇宇微微點頭,默默傾聽。

這位想說什麼?

死靈之主沉聲道:「你一直拉高這幾人的上限,本座看在眼中,也沒說什麼,你蘇宇自己,都沒有吞噬血天地,我自然也不會說什麼!」

「可本座拚死,單純的為了情義……」

蘇宇大概懂了,笑了,點頭:「明白!這一次,其他人幾乎都有提升,至於前輩,倒是沒什麼提升!之前的生死寂滅,也是冒了險,付出了代價的……大概是我最近的舉動,想讓藍天吞噬長河,被前輩看出來了,覺得我這麼做,不太妥當,對嗎?」

死靈之主吐了口氣,點頭:「你既然直接說了,那更好!有些事,你蘇宇既然願意說出來,我也希望,不會出現大的隔閡!」

他看向眾人道:「文鈺、文王、武王都是你救出來的,人皇也是,穹這傢伙跟着你混了不少好處,大家都有一個目標,而我的目標……是超脫,是超越!你也說過,戰爭,總有一個目標,一個信仰!非戰而戰!」

他將話說的很明白,也希望蘇宇能明白。

沒有蘇宇,他也不會死,哪怕在天門中,沒有蘇宇,也沒人敢招惹他。

後來被圍攻,那是因為蘇宇導致的。

所以,他生死寂滅,和蘇宇也只是互相合作,互相支持,並非一味的索取,而且,他也出戰多次,阻攔二門,每一次,其實都是付出了代價的。

而今,這可能是終戰了,他必須要說清楚才行!

他想吞噬長河,成為超越或者可以匹敵時光之主的存在。

而蘇宇,最近好像在安排藍天去吞噬長河,這就和他利益衝突了。

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穹撇嘴道:「你難道不參戰,就有好處拿了?」

「你閉嘴!」

死靈之主冷冷道:「本座只是在說清楚一切,免得你們覺得,一切都是應該的,而實際上……有些東西,不是應該的,而是付出了代價!」

「包括他蘇宇,為了這個時代作戰……也未必是應該的,當然,他自己願意,我無話可說!」

蘇宇笑了笑,點點頭,算是認同了這話,笑道:「你說的對,沒有什麼是應該的!為自己爭取利益,其實也是應該的!」

蘇宇考慮了一會道:「這樣,我若是擊殺了二門,他們也是開天者,天地歸你!若是殺不了他們,我被殺了,我死前,想辦法將天地交給你吞噬!」

「至於時光長河……」

蘇宇開口道:「恐怕要三門都出現,才有可能被壓縮吞噬,但是時光長河的吞噬,不簡單!」

蘇宇沉聲道:「這麼說吧,長河中一定存在巨大的阻力,阻攔你們吞噬,你若是能對付的了……那好,你要吞了,我不阻攔!你若是對付不了……那我來想辦法!」

蘇宇笑道:「二門,我至少允諾有你一個,前提是能殺!穹這邊,周或者獄王的道,至少也會給你一道,前提也是能殺!」

「至於人皇你們……」

人皇開口道:「我們不需要什麼,我們只希望……可以獲勝!」

蘇宇笑道:「我也希望能贏……當然,若是真的沒法贏……」

蘇宇開口道:「這樣,只要我戰死了,幾位想逃就逃,想走就走!至於能不能走掉,我沒把握……」

考慮了一下,蘇宇又道:「也許,還有個辦法!這樣,若是我最後活不下來,而幾位活着……我會想辦法封印了這個時代,也許能給幾位留下一線生機!」

蘇宇笑道:「我其實不想封印這個時代,但是,若是我真的無法獲勝,而你們還活着……我也不會非要滅世,魚死網破……我給諸位一個機會,我來封印這個時代,給你們爭取一些年!」

文鈺微微皺眉道:「蘇宇,我們並無這個意思!從頭到尾,我們也沒想要逃,難道這些時日下來,一點點信任都沒有嗎?」

「有!」

蘇宇點頭:「真不信任,那就沒有現在的合作了!只是,我將我能做到的,都告知大家罷了,也許還有點希望,也希望我們這個聯盟,不至於太鬆散!你們說的對,這個時代,也許只有我們放不下……而你們,其實真的可以放下!」

「現在提出來,其實很好,比戰鬥的時候不滿意要好!」

蘇宇笑道:「我是希望,這個聯盟,要比對方的聯盟穩固!否則,倒霉的就是我了!」

眾人對視一眼,都沒再說話。

蘇宇笑道:「諸位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沒有的話……可以一起動身了!」

幾人都沒再開口,紛紛踏空而行,朝人境外飛去。

……

同一時間。

地門區域。

天門化身老人,地門化身壯漢。

此刻,兩人陡然睜眼!

下方天地,人境之中,忽然浮現出幾道身影。

稷天幾人也都發現了,個個變色,稷天沉聲道:「果然,這才是蘇宇!他不會等到那時候才出手的,這傢伙……要開戰了!」

這一刻,一道道氣息縱橫天地!

整個天地之中,散修也好,萬族強者也好,紛紛偃旗息鼓,之前的大戰,瞬間消失。

萬界寂靜無聲!

大戰要再次爆發了嗎?

……

這一刻。

天門站了起來,面目慈祥,看向遠方,看向蘇宇,聲音帶着一些悲天憫人:「蘇宇,星宇……大家所追求的目標,都是萬界長存,都是黑暗消散,都是安心修道……」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他看向那邊,眼神清澈,「當年,時光之主開闢天地,在黑暗的混沌之中,開闢出了一片光明!我們這些人,在混沌廝殺多年,混沌無秩序……當年,就是為了秩序、太平、安詳,我們選擇了進入萬界!」

「從開天時代開始,我們就希望,這個時代長存,這個光明的世界長存!否則,當年也沒必要加入萬界,成為萬界之中的一份子,在這紮根,在這開闢族群……」

「人族,當年還是我命名的!」

天門嘆息一聲:「在那之前,是沒有人族這個概念的!那個時期,茹毛飲血,混沌一片,很多東西,都是我們一代代人,一點點傳承下去的!當年的修鍊功法沒用了,是我們,開闢了新的修鍊功法!當年的兵器沒法用了,是我們將骨頭棒子,變成了刀槍劍戟……」

蘇宇聲音不大,卻是傳遍天地,打斷了他的話,帶着一些笑意:「既然如此,那就請人族的始祖,擊殺人門稷天、驚天!這些傢伙,都是黑暗動蕩的來源!既然人族始祖知道,為何還要和他們合作?」

蘇宇聲如洪鐘:「難道,我們這些人,不比他們重要?不比他們強大?」

蘇宇聲音巨大:「只要始祖擊殺他們,我再格殺了人族叛逆獄,至於周……始祖若是願保,我可以不殺,那我們就和老祖宗一起抵禦人門!抗擊外敵!」

天門說的話,蘇宇不管真假,不管真心實意還是虛情假意,無所謂。

你若是殺了那幾個傢伙,蘇宇真的可以不打!

我又不着急!

天門輕嘆一聲:「聯手對付人門,不是更好嗎?」

蘇宇笑了:「不太好!我不喜歡和敵人合作!」

此刻,地門聲音傳盪而來:「蘇宇,你是不是覺得,你會贏?」

「不覺得!」

蘇宇搖頭,笑道:「怎麼會!二門如此強大,甚至早已恢復,但是各有保留,我蘇宇,何德何能,可以匹敵二門?但是,明知不可為,我蘇宇,也想試一試!」

「二位心中有何想法,蘇宇不知,但是蘇宇知道,二位都不想死,甚至想成為贏家……成為下一個時光之主,那就看誰運氣好,誰運氣不好了!先出頭的……當然要重點照顧!」

說話間,蘇宇一方開始靠近。

強大的氣機,動蕩天地!

蘇宇在前,其他人分列兩側。

此刻的蘇宇,如同聖佛,渾身光明,耀射天地,映射的虛空都化為了白色!

「人門是黑暗,天門是光明!」

蘇宇聲音再起:「這些時日,天地昏暗,以前,萬界光明,來自於天門耀射,化為天地之日,為何現在老祖宗不耀射萬界了?」

萬界有日月!

日月來自長河兩側,可望不可即!

日為天門,天門照耀萬古,給萬界光明!

月為人門,黑暗籠罩天地。

日月輪轉,才是萬界。

至於開天之前,萬界日月是什麼,蘇宇不知道,也不去管,他只是想確定一下這位人族始祖的道,天門很少出手,幾乎不曾出手!

他的道,其實蘇宇還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地門的話,蘇宇倒是清楚。

魔焰!

火焰之道!

很強大!

但是天門,蘇宇到現在都沒摸清楚,他的天地大道核心,到底是什麼大道?

這位,開了天地的。

說到這,蘇宇又道:「老祖宗耀射萬界,恐怕也不單單是為了給天地增加一些光明吧?這些年下來,老祖宗就沒點準備?都說天門最強……到底是開天時代最強,還是老祖宗最強呢?」

蘇宇笑道:「給我們後世人,展露一下手段,真要厲害,我蘇宇降了老祖宗,也不是不可能!」

天門一聲輕嘆,很快,笑了一聲,「小傢伙,倒是真能說!」

這一刻,天地光明一片!

一座天地呈現,如同大日!

圓形天地,如同太陽,耀射天地!

黑暗被驅逐!

光明籠罩天地!

不再陰冷,一片祥和。

隱約可見,天地之中,呈現出一道門戶,那道門戶,一端好像還連接着時光長河,另外一面卻是黑暗一片。

這天地,倒是有些特殊。

強大的力量席捲四方,天門聲音平靜道:「蘇宇,我只是不願多造殺孽,你們都是人族,都是人族的未來,也是萬界的未來!何必苦苦相逼?」

蘇宇也是一聲嘆息:「苦苦相逼?老祖宗,你們為何總是喜歡把自己說的這麼可憐?好了好了,你們可憐,我是壞人,好了吧?」

蘇宇笑了起來:「今天……我還就逼你了!還請老祖宗歸天!給我們後來人一點機會!」

蘇宇哈哈大笑,大聲吼道:「萬界萬族,請諸位老祖宗歸天!」

山呼海嘯聲響起!

「請老祖宗歸天!」

呼喚聲響徹天地!

諸位老祖,還是歸天吧!

蘇宇笑容燦爛,這一刻,他們已經抵達原本上界所在,抵達地門他們所在。

這時候,地門他們,也紛紛匯聚。

一個個看向對面,臉色都有些凝重。

周此刻也開口了,看向蘇宇,輕聲道:「看來你們實力都提升不少,果然如稷天所言,幾日不見,你們便一個個實力飆升,着實可怕!」

這群人,居然都有了提升,這的確很可怕!

說着,周笑了笑道:「蘇宇,在開戰之前,玩個小遊戲如何?」

蘇宇笑了:「說說看,人祖前輩想玩什麼?我看看,能不能陪你們玩玩?」

「我看你好像沒吞噬七情六慾道,那大概是給萬天聖了,有些浪費了!」

「我們小玩一局,就以萬天聖為賭注,我贏了,你將萬天聖交給我如何?」

蘇宇笑了起來:「那你要是輸了呢?」

「我若是輸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周一臉笑容,極其燦爛:「也許你覺得秘密不重要,不,很重要!」

「和什麼有關?」

蘇宇看着他,難道是告訴我天地之靈的事?

還是人門老七的事?

又或者其他?

關鍵是,其他的秘密,蘇宇懶得聽,人門的秘密,或者天地之靈的秘密,我猜到了,所以……你的秘密,壓根沒啥用!

賭個屁!

這傢伙現在就是想完善獄王天地之道罷了,七情六慾之道,壓根不完善。

周故意吊人胃口罷了!

蘇宇根本沒興趣賭什麼,卻是聽周笑道:「也許你覺得沒用,不,很有用!和穹有關係,很大的關係!」

「蒼?」

穹忽然插話,周微微一怔,很快笑道:「你知道?」

穹有些意外:「你知道蒼在哪?」

周笑了:「你知道,那最好不過了!開天之劍,名為蒼穹劍!有蒼,也有穹!穹化為了劍道之靈,可蒼在哪,你們知道嗎?唯有蒼穹合一,才是真正的蒼穹劍!」

「蘇宇,賭一把,我用蒼的下落,和你賭一個萬天聖如何?若是你贏了,穹可能會成為40道的強者……這可比一個萬天聖重要多了!你若是不賭,蒼的下落,沒人知曉,唯有我意外之下,才知道一二!那穹,就失去了唯一強大的機會!」

他看向穹,笑道:「穹,你想失去這唯一的機會嗎?」

這是套路,也是陽謀!

他想利用穹的渴望,去逼蘇宇拿萬天聖來賭。

他知道蒼在哪嗎?

蘇宇之前懷疑,蒼是不是化為天地之靈了,可聽周這意思,未必如此,那蒼到底在哪?

蘇宇笑了:「那你想怎麼賭?」

「簡單!」

周笑容收斂:「我和星宇切磋一番,誰贏了,誰勝!都是36道,都是開天者,這樣是否很公平?」

蘇宇意外,切磋?

周打的什麼主意?

蘇宇陷入了沉思,想着什麼,這傢伙這是覺得他能贏?

周又道:「當然,若是你覺得有陰謀,那也簡單,我們直接互相換取,賭都不需要賭了,你看如何?你將萬天聖交給我,我告訴你蒼在哪!」

一旁,穹有些小小的期待,看向蘇宇。

蘇宇心中一聲嘆息!

這些傢伙,倒是會用手段了,一來就給我個下馬威是吧?

蘇宇淡淡道:「你胡言亂語,我也會當真?」

周笑了:「知道蒼穹劍的人很少,你們從哪知道的,我不清楚。但是,我若不是真的遇到過,我豈會知曉此事?」

「蒼是存在的,不止如此,還陷入了沉眠之中!隱藏在某個地方……沒我指點,你們永遠也找不到蒼!」

「你們哪怕此戰開戰,殺了我,那也代表,蒼的下落,永遠成為謎團!」

蘇宇迅速推導著,判斷着他話的真假。

他真的知道蒼的下落?

「你既然知道,你沒取走?」

蘇宇笑道:「那可是開天劍的神文,強大無比,若是真沉眠了,你會不拿走?」

「不,我拿不走!」

周搖頭道:「也許只有穹才能取走!他們才是一體的,而我想拿走,那會驚醒蒼,甚至會引起蒼的反擊!」

周繼續道:「蘇宇,將萬天聖交給我,我將蒼交給你們……如此一來,穹才有希望成為匹敵天地二門兩位的存在……」

他說這些,天地二門也沒阻攔。

感覺好像都不吃虧!

穹吞了蒼,也許能成40道,可獄王吞了萬天聖,也許也可以,那其實雙方都提升了,都沒損失。

而此舉,需要蘇宇交出萬天聖!

蘇宇會交嗎?

不交,穹如何想?

交出去了,蘇宇會樂意?

蘇宇看了看周,再看看稷天幾人,忽然笑道:「周,這不太像你的手段,倒是有些稷天的手段!是不是稷天告訴你的?」

一旁,稷天笑了:「此話說的……蘇宇,我們都是老同學了,你還不了解我?我可不知道蒼在哪,我都是第一次知道蒼穹劍這個名字!」

他說着,笑道:「要是我,根本不換!周,你還不如讓穹過來,你直接將蒼的位置告訴穹,讓穹去取走……穹只要不參戰,我們也不是咄咄逼人之輩!」

蘇宇吐氣:「這麼多天,你們就想出了這個辦法對付我?」

分散聯盟!

「辦法不在多,在於好用!」

稷天笑道:「穹,你說呢?你一柄開天劍,你又求的是什麼?你保護時代?保護人族?保護諸天?都不是!你就是為了自己強大罷了!你想殺了周或者獄,吞噬陽氣,強大自己!可沒必要如此,你只要現在去取走了蒼,你很快進入40道,等我們殺了蘇宇他們……我保證,任由你挑選一條大道吞噬……那時候,你也許會超越天地二門!穹,這才是你的追求,不是嗎?」

他笑道:「穹,你可要想好了,錯過了這次機會……那就沒有第二次了!」

說完,看向蘇宇:「你現在開戰,穹若是走了,你可就麻煩了!」

一旁,穹看了看蘇宇,再看看他們,冷哼一聲:「大不了不要了,殺了你們,我照樣可以提升!」

他覺得,這些傢伙當自己是傻子!

都想利用自己!

稷天再次笑了:「穹,你跟着蘇宇,你圖什麼?你只是一把劍,一把開天的利劍!跟着蘇宇,還有可能會隕落,而現在,你去取走蒼……你就已經成功了!」

說着,又道:「周,你告訴他,蒼在哪!還有,也告訴他,他此刻不去……可就未必有機會了,因為三門匯聚的那一刻,蒼可就破碎了!此戰爆發,三門可能會迅速匯聚!」

蘇宇微微皺眉。

好傢夥!

我這還沒開戰呢,這些傢伙就給我來套路了!

而周,考慮了片刻,笑了笑道:「也對……不過得先攔著蘇宇他們,否則,蘇宇這小傢伙,跟着一起去取,那不是白瞎了?」

「那當然,既然來了,還能讓人走了?」

稷天笑呵呵的。

周這時候,也不說萬天聖的事了,直接道:「蒼其實就在混沌長河中沉眠,當年開天,消耗太大,這枚神文脫離,進入了混沌,汲取本源恢復自己!」

他笑道:「一旦人門降臨,三門匯聚,地門空間所在的混沌,會徹底粉碎!三門匯聚的力量,可是要遠遠超過蒼的!」

「而我們一旦開戰,人門必然會提前降臨……我這些年在地門中,也研究過多次,混沌長河,就是蒼的棲居之地,我可以保證!」

地門此刻也道:「穹,混沌長河,的確是蒼的棲居之地,只是我們無法取走,所以任由它在那邊匯聚本源!否則,混沌中哪來的本源長河……」

那條長河,就在地門深處!

地門又道:「你若是要去……我們給你讓開一條路,是真是假,你去看了,自然就明白!錯過了這個機會,你可未必有機會了……人門一旦降臨,本源必破,那蒼也會隨之消失……」

這下子,穹有些躁動了,有些惱火,「你們以為我會相信?」

「為何不信呢?」

地門這時候,也是露出笑容,忽然,整個地門空間顫動了一下,在那遙遠的深處,一條長河波動了一下,這一刻,隱約有一些劍氣溢散,很快又消失不見。

穹臉色微變,好像……還真是!

蒼穹劍,他都不知道,不久前才知道的名字。

而這些傢伙,卻是知道!

而且,現在還爆發出一股淡淡的劍氣之力,可能真是蒼的氣息。

地門笑道:「穹,是現在去輕鬆取走蒼,還是在這和我們糾纏不休,不但有隕落的危機,還有可能徹底失去和蒼融合的機會,蒼穹劍,再也無法聚集了!」

穹很掙扎!

現在走,他們讓道,很輕鬆就可以去拿走蒼,自己蒼穹劍匯聚,成為一位絕世強者,而他們還說了,他們贏了,也分自己一條大道。

再吞道……哪怕二門全部恢復,他也不會比二門弱!

怎麼辦?

穹不得不猶豫!

這一刻,其他人臉色都有些陰沉,死靈之主微微皺眉,出師不利!

蘇宇這邊剛準備出戰,結果倒好,穹這個關鍵人物,可能就要出問題了。

一旦穹這個38道,真的離開了,那麻煩就大了。

稷天這些人,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此刻,人皇都不得不開口道:「穹,此戰若是勝了,蒼作為開天之劍的神文,未必會被擠壓的破碎……事後,你照樣可以取走……你現在一走,我們死了,這些傢伙必然會毀諾,豈會輕易放過你……」

天門笑道:「為何不會?我們和穹,並無太大衝突,還有,他只是一柄劍,時光之主的劍!時光之主封印了人門,他對付人門,其實也是遵循了時光之主的心意!」

「何況,他真取走了蒼,實力大增,我們豈會和他敵對?」

人皇微微皺眉,穹忽然看向蘇宇,「蘇宇,你怎麼說?」

蘇宇臉色平靜:「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就這麼簡單!」

眾人一怔,這時候……你蘇宇不攔著,不勸著,你不是能說會道嗎?

蘇宇這話,讓穹都愣了一下。

你都不攔我的?

我要真走了,你們可就麻煩大了!

PS:不行,心態有些急,稍微緩緩,今天周日,就兩更了,最近寫的不好,頭髮掉了好多,我要禿了,今天就兩更了吧!目前預備一周左右完本,可能到2月1號左右,當然,其實還想多水水,最好到2月6號,發書一周年那天,目前只能邊寫邊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0章 抉擇(周日就兩更了)

97.97%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