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魔高一丈(萬更求訂閱)

第953章 魔高一丈(萬更求訂閱)

獄的法道在崩潰!

自我懷疑,自我否定!

萬界不認同,所有人都不認同,盟友不認同,結拜兄弟不認同,萬界上下,跨越數個時代,無一人認同她的道!

連天地都否定了她的道!

此刻的蘇宇,卻是很冷靜,眼看著獄的大道徹底崩潰,已經無法扭轉,蘇宇這才淡淡道:「你的法道,不是一點可取之處沒有!」

獄王陡然眼神一亮!

可很快,蘇宇漠然道:「律人先律己,這個道理,你都不明白,如何制定法規法冊?立法者,以身試法,以身犯法,如何讓萬界萬靈認同?」

「規矩,這二字,很重要!萬界無規矩,早就亂了套!任何一地,無法規,無法道,也必然亂了套!」

「你想以法治天,本意不算錯!」

蘇宇冷漠道:「錯就錯在,你不懂,你不是人!你雖是人身,卻是從小被當成工具傀儡來培養!你若是純粹的傀儡,那其實還好,完全按照法道程序去走,那你也不算錯!」

「你更錯的一點,在於你不是傀儡,偏偏你還是人,你還有私心私情……」

蘇宇搖頭,嘆息一聲,「獄,你這樣的存在,是不可能制定出完善的法規的,你所謂的法規,其實只是大家灌輸給你的,你自己都經常自我否定,自我懷疑……如何可能制定出公平公正的法規?」

「作為立法之人,自己都不懂法,你也能制定出合理的法規?」

獄大道崩潰,不完全是蘇宇弄的,還有一點,她自己的道,其實就有矛盾,很衝突!

獄要是真的無情無道,那其實還好。

關鍵是,她不是!

一方面涉及到親人,她自私。

一方面涉及到外人,她又選擇了公正無私,這本就是最大的矛盾所在。

天道無情!

制定的法規,自己又不遵守,那這樣的法規,意義何在?

她和她的家人,可以不遵守,關鍵是,若是你有定鼎天下的實力,那其實也沒問題,可獄沒有,她只有一廂情願!

獄的一生,其實是失敗的!

她這一生,其實遇到了很多對她真的好的人,但是她並未去珍惜。

文王和人皇他們,一次次的幫她,幫她洗清罪名,幫她徇私,她不覺得好,只覺得這些人居然徇私枉法。

炎火為了她,甘心被利用,甘心赴死,她也不覺得好,她覺得,這可能是傻!

萬界的聖族一脈,為了她,為了她的大計,甘心割裂人族,潛伏十萬年,其實對她也是忠心耿耿,而她只會覺得,這些人太弱,辦事太廢,一點小事都無法辦妥!

她出地門,沒有關心聖族的下場,沒有尋找剩下的聖族族人,漠不關心,自以為法道公正,其實都是狗屁!

她的父親,周,其實也是功利性太重。

傳承下來的巨人族,也是壓根不管不問,而巨人族,其實為了這一脈,也是堅守無數歲月,巨人族的雷天尊,因為百戰有人祖血脈,甘心赴死,周也是不管不問!

這一家子,都極盡功利之心!

所謂對抗人門,也只是遮羞布罷了!

這樣的人很多,蘇宇其實也算是,但是蘇宇好歹還講究一個知恩圖報,對陌生人他不在意,但是對幫了他的人,他會傾盡一切去還,去報恩!

做到這一點,就足夠了!

蘇宇不會以聖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他遵循本心,你幫我,我便幫你,你愛我,我便愛你,你對我好,我便對你好……

而這一切,才是蘇宇能在這一刻,匯聚人心,讓大家跟隨他作戰到底的原因!

蘇宇不是聖人!

大家都知道!

他自私自利,他心狠手辣,他嘴巴很毒,他疑心極重……

然而,蘇宇有自己的魅力所在。

獄,卻是連最後一點魅力都被她自己拋棄了,她若是能真的公平公正,一定會有人願意追隨她的!

這一刻的獄,已經接近徹底崩潰,她環顧四方,帶著一些茫然,忽然自嘲一笑。

「我……好像白來一場,白來這世間一朝,這天地間……也不會留下我的印記……我……死的如同傀儡……還是說,我本就是傀儡?」

她看向周的天地大道化身的竹子,喃喃道:「我除了多了一些人的血肉、靈魂,好像,從未活成人樣!」

她再看向人皇他們,人皇他們卻是無一人看她!

無限的失望,無限的憤怒,讓他們不願意去看獄!

獄嘴唇顫抖,想說幾句什麼,卻是無從開口。

到頭來,終究只是一場空!

一切的追求,一切的夢想,其實,都只是周他們強行附加與她,而獄,其實內心是茫然的,是空洞的,也許,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麼!

那麼茫然!

最後一刻,她看向蘇宇,眼神恢復了清冷,輕聲道:「蘇宇,你追求的是什麼?」

她很茫然,你蘇宇,追求的又是什麼呢?

「睡一覺!」

獄徹底茫然,什麼?

蘇宇淡淡道:「打完了架,睡一覺不行嗎?老子只想好好睡一覺,誰都不要來打擾老子!管他萬界在不在,管他天地塌不塌!這個世界,少了誰都會繼續運轉!人門掌控也好,其他人也好,世界還是世界,他們也不會徹底滅絕萬物,萬族就算徹底滅絕,還會再次出現……這就是天地!」

睡一覺!

好可笑!

獄想笑,卻是發現不會笑,只是……睡一覺嗎?

蘇宇的回答,聽起來好像只是個玩笑,只是個敷衍之語,可又那麼真實,比她的空想,好像要實在的多,他只是想好好睡一覺。

而他殺了無數人,只是因為這些人不讓他好好睡覺!

好諷刺!

帶著人族,帶著這些強者,殺戮四方,殺戮無數人的蘇宇,他的夢想,居然如此的……簡單!

獄甚至在想,若是給蘇宇好好睡一覺,大家都不去打擾他,都不去撩撥他,他還會出現在這個戰場嗎?

也許……不會吧!

「簡單的夢想……」

一聲呢喃,獄徹底四分五裂,大道崩潰,天地崩塌!

大量的規則之力,朝四方溢散!

這一刻,獄死了!

而蘇宇,並未同情絲毫,大手遮天,人主印浮現,鎖鏈、戒尺還沒崩潰,就被他全部納入人主印中,連帶著人祖剩下的那一截竹竿,也被他收入囊中。

藍天身影浮現,看向蘇宇,忽然笑了。

蘇宇也嘿嘿笑了!

這一刻,兩人的笑聲忽然傳盪天地!

一瞬間,眾人都是一怔!

藍天笑著笑著,哈哈大笑起來:「蘇宇,我可是沒全部問出來,就問了一些前面的,她居然就自己掛了……太慘了,後面還有好多關於你的,她再撐一會,你就倒霉了!」

蘇宇也嘿嘿笑道:「我可沒什麼黑料了,我就是奇怪,她為何相信,既然是人主持的,那怎麼會一點沒徇私?你問啥,她都會認!」

這一刻,稷天都忍不住破口大罵:「蘇宇,你們比我們還要惡毒!」

畜生啊!

顯然,蘇宇和藍天,是有一些默契的,蘇宇弄的天地公審,未必是假的,但是,一定有問題在其中,顯然,藍天好像可以操控一部分!

獄死了,蠢死的!

蘇宇說的對,既然有人的因素參與其中,那這天道,就真的不公平!

任何東西,涉及到了人,就沒有絕對的公平公正!

藍天,一定少審訊了蘇宇!

他給壓下去了!

而此刻,藍天笑,蘇宇也笑,兩人都笑的猖狂,笑的惡毒!

你管我怎麼算計!

我弄死了周和獄,這就是成功!

這些混蛋,憋屈嗎?

鬱悶嗎?

這就是蘇宇想要看到的,他笑的猖狂:「那又如何呢?憑什麼你們能噁心我,我不能噁心你們?憑什麼一定要好人受委屈,壞人只是最後伏誅甚至不伏誅就行了?」

「好人,就不能猖狂?不能惡毒?不能以牙還牙?」

蘇宇哈哈大笑:「我偏要以最惡毒的手段對付你們!偏要以你們最難受的手段,去讓你們憋屈,憤恨,怨恨,甚至是怨毒!」

蘇宇冷笑!

憑什麼你們可以噁心我們,算計我們,我不能反過來搞死你們?

就是讓你們不痛快,憋屈到死。

此刻,稷天也好,其他人也好,都是滿肚子想罵人的話。

到底誰才是壞人?

不好說!

哪怕萬界生靈,此刻都瑟瑟發抖,蘇宇在他們眼中,其實是好人……可是吧,哪怕人族那邊,都不敢說,蘇宇是個善良的人。

沒臉說!

剛剛藍天和蘇宇的話,證明了這倆剛剛玩了貓膩,搞了小動作,弄的獄王大道自己崩潰了,太狠了!

而蘇宇,卻是一臉的無所謂。

藍天也瞬間消失,鑽入了殘破的天地中,他要去吞噬一些天地意志,強化他自己的意志。

蘇宇也不著急去其他地方,而是慢條斯理地,一點點剝離獄王天地中的一些大道。

七情六慾之道!

這些道,對萬天聖有很大的作用。

此刻,看起來蘇宇一方完全佔據了上風,武王那邊,四大強者,聯手圍攻稷天和驚天,佔據了絕對上風。

穹和死靈之主雖然落入了下風,可蘇宇此刻騰出手來了。。

如此下去,蘇宇一方必勝!

可蘇宇知道……只是開始罷了!

天地二門,此刻不要去刺激他們,蘇宇不會這麼快去參戰的,他篤信,他現在去了,能刺激的二門瞬間爆發出40道之力。

蘇宇不急!

幹嘛要刺激他們?

還有稷天和驚天,既然敢和他們合作,蘇宇也不相信,這些傢伙一點後手都沒,可是,哪怕獄王和周死了,這些人都沒爆發。

顯然,他們的後手,若是有,應該會付出代價!

既然如此,蘇宇也不刺激他們了。

慢慢來!

時間拖久了,也未必是壞事。

他迅速剝離大道,此刻,穹忍不住怒吼:「蘇宇,你說好的,天地大道給我,快送來……」

他都快撐不住了!

蘇宇這傢伙,在那站著也不動,幹嘛呢?

為了你,我可是放棄了去找蒼的!

我那可憐的蒼兄弟,也許都要沒了,因為此刻隨著獄王隕落,人門好像愈加靠近萬界了!

「蘇宇,把天地大道給我,你來阻擋天門,我去取走蒼……」

蘇宇嘆息:「你還當真了,什麼蒼不蒼的?還真以為那邊是蒼呢?想什麼呢!」

蘇宇慢條斯理的,剝離那些七情六慾之道,笑道:「都是忽悠你的,你覺得他們會把蒼放在那,留給你?開玩笑呢!你別忘了,劍氣這東西,多好偽裝啊?你忘了,你的開天劍,本來就在鴻天手中,在人門手中……想偽裝弄點劍氣,太簡單了,穹,腦子活一點,我還以為你看穿了陷阱,合著,你沒看穿?」

穹不吭聲!

看穿了嗎?

沒有啊!

蘇宇忽然感慨一聲:「有些喜歡你了,真愛!我以為你看穿了,你居然沒看穿,沒看穿居然還幫我……這才是真愛啊,被我人格魅力俘虜了!」

太感動了!

半開玩笑半認真!

穹這死腦子,這是真的沒看透徹?

當然,蘇宇只是猜測,但是百分之九十以上,那邊是假的,他不信。

若是如此,穹放棄了這次機會,選擇留下,其實還是很意外的,有些小感動,嗯,被我的魅力征服了,果然,做人就得和自己一樣才行。

而此刻,穹一聲不吭,心中狂罵。

蘇宇,別噁心大爺了!

看穿了嗎?

看穿什麼啊,我感應到了劍氣,難道不是蒼?

若是如此……他不好回話啊。

若說自己看穿了,有點不好意思,若是說沒看穿,大爺的,太丟劍了,算了,當我剛剛沒說話。

他一聲不吭,瘋狂出劍!

劍氣衝擊天地!

而天地二門,此刻卻是有些心不在焉,紛紛看向蘇宇那邊,臉色變幻不定。

正如稷天所言,有蘇宇在,各種變故太多。

短短片刻,獄王死了,人祖死了,日月二將死了……

哪怕蘇宇的氣運剛剛被抽離了,這傢伙好像也沒受到什麼影響。

此刻,他們也在考慮,蘇宇一旦參戰……該如何應對?

而這時候的蘇宇,忽然飛走了。

是的,飛走了!

眾人都是一驚!

蘇宇……去哪?

連人皇都忍不住喊了一聲:「你去哪?」

「殺人!」

蘇宇聲音帶著笑意,下一刻,一聲慘叫傳出,噗嗤一聲,蘇宇一刀將一尊20多道的強者,人頭斬落!

那是一位散修,或者說,是天門中禁地崩碎后的強者。

蘇宇帶著一些笑意:「這些傢伙,一個個的藏的緊,但是一個個都想著隨時殺出來……真當我蘇宇不知道他們的存在?還是覺得,他們這些小蝦米,我會放過?一個個的,不知死活!」

這一刻,大家都驚呆了。

死靈之主都憋不住了,怒吼道:「你殺他們這些弱者做什麼?」

你來我們這啊!

沒看穹被打的凄涼嗎?

蘇宇,你這混蛋,你到底在幹什麼?

抓狂了!

徹底抓狂了!

而蘇宇,笑聲依舊:「不急,我去了,天地二門兩位前輩憋不住,開始放大招,那多遺憾啊!稍安勿躁,我先清理一下戰場,諸位等我!」

噗嗤一聲!

一刀再次斬落一位強者頭顱,此刻,無數強者,紛紛驚恐萬分。

一位位強者,迅速躍起遁逃,朝四處無盡虛空遁逃,有人凄厲罵道:「蘇宇,你這畜生……你……」

都不知道該怎麼罵了。

蘇宇這畜生,放著大戰不打,跑來殺他們這些散修,還是個人嗎?

相當於雙方團戰,匯聚一體,分生死的時候,蘇宇這個主力跑去打小怪了!

此刻,穹也忍不住了,怒吼道:「我快被打死了,混蛋!」

這關頭,你殺什麼小人物啊?

蘇宇不急不忙,開口道:「不急,打不死你的!你是開天之劍,何況,真打死了你,天地二門考慮一下後果,惹不惹得起時光之主,真以為時光之主死了嗎?你後台靠山最硬,他們敢打死你?你問問天門,他敢打死你嗎?真當時光之主不會回來嗎?回溯一下過去,看到他的劍,被幾個弱者打死了……他一巴掌拍死天門!」

蘇宇笑聲爽朗:「天門,你說,時光之主死沒死?若是沒死,你敢不敢殺了他的劍?」

天門不吭聲!

蘇宇哈哈大笑:「穹,你是靠山最硬的!怕什麼?你可能是時光之主自身鍛造出來的神文,殺你,相當於對時光之主動手……就天門那膽子,他敢殺你,我都不姓蘇!」

蘇宇極盡嘲諷,手握長刀,一刀劈死了一頭古獸。

四面八方,無數過去時代的修者,紛紛遁逃,一個個絕望無比。

蘇宇這個39道修者,不去參與大戰,而是殺他們,真的太讓人絕望了。

有人瘋狂咆哮起來:「地門老祖,救命!救命啊!」

「天門老祖,救我!」

「……」

蘇宇繼續殺戮,速度極快,而他此刻也將獄王天地中的七情六慾道都給剝離了,直接丟在了原地,片刻后,這些大道消失了!

萬天聖!

到了這一刻,人門六位大聖的道,蘇宇一點都沒吞,全都丟給了萬天聖。

六條36道以上的道,獄王沒吞噬全部,都成了38道修者。

至於萬天聖能不能消化掉,蘇宇不知道。

他也不管!

萬天聖能消化就消化,不能就繼續慢慢拖延時間。

天地二門,一定還有盤算,蘇宇發現,這兩個傢伙,可能真的是在等,等待人門降臨,三門匯聚。

至於殺死的那些傢伙的陰間大道,蘇宇也適量地交給了一些人,讓他們去吞噬,比如大周王他們,此刻掌管蘇宇竅穴大道,蘇宇雖然吞噬了不少陰間大道,可此刻吞噬下來,壯大個人,還是有點效果的。

一位位修者,迅速吞噬那些大道。

蘇宇繼續殺戮,速度奇快無比。

這一刻,有散修凄厲哭訴著:「蘇宇,我們錯了……宇皇陛下,饒命!」

三門修者,當年都是想著降臨萬界吃香的喝辣的,可此刻,卻是如此悲催!

蘇宇頭頂上,小毛球出來看風景了,看著這些人四處遁逃,哭泣著,瘋狂著,甚至有人承受不住壓力,直接自爆了!

毛球看了一會,在蘇宇腦袋上蹦躂了一陣,遺憾道:「一個都不香,都很臭,污染環境!香香的,都給殺了……」

這傢伙,也是個惡毒的小毛球!

和外表嚴重不符!

蘇宇笑容燦爛,一刀一個,到了哪,哪裡血濺四方!

三門修士,原本覺得自己是惡魔,是滅世之人,可直到此刻,才清晰無比地感受到了,蘇宇才是真的惡魔,才是真的惡毒。

他一個39道的至強者,連一兩條大道的修者,他都追殺。

這還有天理嗎?

「天啊……誅殺此魔吧!」

有修士哭泣著,咆哮著,為何不誅殺此魔?

一位合道修士,被蘇宇一刀劈成了粉末,更是刺激的其他人瘋狂了,瘋狂遁逃,他連合道都殺,這就相當於一個巨人,踩到了一隻螞蟻,他還特意去碾壓了一陣,把這螞蟻給碾壓死了!

這是人乾的事嗎?

「哭吧,喊吧,喊破了喉嚨也沒人來救你們!」

蘇宇笑著,繼續揮舞著長刀,穿梭虛空,以他的實力,太強大了,這些人在他面前,哪怕20多道的修者,那也不行。

……

這一刻,連稷天都忍不住低罵一聲:「早就知道他瘋了,卻是不知道,他瘋的如此……魔性!」

蘇宇跑去殺這些弱者了。

這是真的要一個不留,凡是過去的,全部給殺了?

太兇殘了!

說句實話,哪怕他們,盯著的也是強者,還真沒考慮過,弱者也一個個地都給殺了,可這事,他們沒幹出來,蘇宇干出來了。

他身邊的驚天,此刻和他背靠背,帶著一些傷勢,有些喘息,此刻,也是一聲悲嘆:「稷天,你和他認識,為何沒考慮過和他合作?」

真的,怕了!

哪怕37道,也被蘇宇弄怕了。

太狠了!

稷天不吭聲,廢話,當初和人祖他們合作的時候,蘇宇連胚胎都不是,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蘇宇這邊就成了超等了,沒幾天就39道了。

說句實在話,想合作,都沒時間去考慮。

壓根沒來得及!

驚天說了一聲,傳音道:「怎麼辦?」

無路可走了!

被四大強者圍殺,此刻,這四人組,都是36道強者,稷天和他都在一打二,他打武王和文鈺,稷天在打人皇和文王……可都沒討得了好,再這麼下去,會出事的!

「等!」

稷天傳音道:「只能等!天地二門還有一些後手……現在人門還沒降臨,降臨了的話,還有那些合一在,只要能控制這些合一……我們就還有機會!」

驚天迅速和武王交手,一直到殺退了不知疲倦的武王,這才繼續傳音:「大道都被蘇宇奪走了……你說怎麼辦?」

「急什麼!」

稷天到了這一刻,好像也不是太著急,傳音道:「蘇宇也知道,天地二門還有手段,此刻也不敢貿然逼迫他們,更不敢貿然再殺我們……以免麻煩!別看他在殺弱者,實際上也是在等待,等待機會……等待時機,你沒發現,萬天聖吞噬了許多大道,卻是一直沒現身嗎?」

「別看錶象,殺那些弱者,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蘇宇其實也在等人門降臨……萬天聖應該和人門有些關聯,也許……是人門本尊,也許,是能操控人門!」

他迅速判斷了一番,傳音道:「不要著急,別亂了陣腳,只要我們穩住,這幾人想殺我們,沒可能!」

強大的蘇宇,有自己的打算。

他不參戰,這一戰,只會一直糾纏下去。

……

而此刻的蘇宇,還在繼續殺戮!

下一刻,好像嫌棄殺戮速度太慢。

他笑了一聲,一條條大道,化為一個個蘇宇,文明志浮現,他開始翻頁,一個個蘇宇浮現,朝四面八方殺去。

殺戮聲響徹天地!

哭喊聲,慟哭聲,求饒聲……

這一刻,萬界當中,一些有生靈的界域,都是瑟瑟發抖。

這一刻,人境附近,那各族強者匯聚之地,一群萬族強者在看,看到這一幕,都面露絕望之色,這樣的蘇宇,能報仇嗎?

敢報仇嗎?

還有希望報仇嗎?

人群前方,摩多那一臉沉默,報仇?

不,無法報仇的!

他唯一能做的,是在蘇宇活著的時候,剋制萬族,不要去挑釁蘇宇。

蘇宇,是真的狠。

所有人都怕三門,怕上界,怕萬族……蘇宇卻是一次次殺的萬族潰敗慟哭。

而今,更是殺的三門都絕望。

到底誰給萬界帶來了毀滅,帶來了滅亡?

破滅的時代,沒有滅亡三門。

噬蝗沒有,禁地之主沒有,人門沒有……蘇宇在做,他才是真正的滅世之人!

許久,摩多那忽然輕嘆一聲:「人門若是真的存在……人門見了他,都得怕他!比起魔性,人門也許都不如他,萬族逼迫多年,三門壓迫多年,逼出了一位真正的魔!」

人門能比蘇宇更魔性?

笑話!

若是不怕蘇宇,那何必怕人門?

人門縱然實力比蘇宇強一點,可其他的,在摩多那看來,真的不如蘇宇更有威懾力。

「蘇宇……我詛咒你!」

絕望吼聲再起,蘇宇笑聲傳盪而來:「歡迎!不詛咒我,你都不是人,當鬼都是食言而肥的傢伙,我還真希望你們能詛咒死我!」

摩多那聽到這話,苦澀無比,輕聲道:「聽到了嗎?」

你所謂的詛咒,所謂的憤恨怨毒,在蘇宇眼中,其實一文不值。

身旁,有萬族老人,凄涼道:「魔君,真的沒辦法對付他嗎?」

摩多那搖頭,又嘆息一聲:「也別想著對付他,此刻的他,還是我們的庇護者……」

轟!

剛說完,他身邊說話的那位老人炸裂開了!

四分五裂!

蘇宇聲音遙遠地傳來:「好好在心裡恨,聰明人都要憋著,一群弱者,若是嘴上說出來,就是取死之道了!」

安靜!

絕對的安靜,蘇宇的實力,已經通天!

摩多那輕嘆一聲,很快,恢復冷靜,微微躬身:「受教了,我會管教的!」

蘇宇沒回話,好像也沒在意。

摩多那身後,無數人憋屈、憤恨,卻是不再開口,再亂說話,天古他們付出的一切,都會付諸東流,毫無作用,死了也白死。

這一刻,魔焰滔天!

那魔,便是蘇宇!

……

整個萬界區域,漸漸地,廝殺聲消失了。

安靜無比!

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整個萬界,都是屍體,都是血液,都是碎骨碎肉。

萬界區域,所有散修、古獸,被蘇宇斬殺殆盡。

數千個蘇宇,瞬間匯合到了一起。

蘇宇笑聲傳盪天地:「跑的快的,倒是撿回了一條命,我懶得去無盡虛空追殺了,大概也沒逃走多少,有一千嗎?」

無聲!

這一刻,魔焰太盛!

無人敢吭聲。

那些逃離到了無盡虛空的存在,一個個都是心有餘悸,劫後餘生,劇烈喘息,一個個癱軟在虛空之中。

哪怕古獸和散修就在一起,也不敢吭聲,不敢殺戮,不敢說話。

因為,魔頭還在!

有人小聲而又哀怨,帶著無限的絕望:「何必招惹他呢!」

說的便是那些傢伙,比如天門和地門。

何必招惹這個狠人呢?

死了多少人?

他們不知道,他們只知道,活下來的古獸和散修,真的不到一千,剩下的被蘇宇殺絕了!

殺到他們這些自以為滅世的存在哭泣,甚至後悔不該出來的,蘇宇恐怕也是千古第一人了。

……

而這一刻的蘇宇,扛著刀,悠閑地踏著虛空,朝大戰之地走去。

帶著一些笑意:「人門怎麼還沒降臨?我都等急了!我殺了這麼多傢伙,一看就是滅世徵兆,人門居然還不降臨,這是覺得,殺的還不夠嗎?」

下一刻,他瞬間浮現在天門他們附近。

天門臉色微變,地門也是烈火焚天,兩人紛紛避退,穹急忙遁逃,死靈之主也是瞬間飛到了蘇宇身邊。

蘇宇隨手將一座破碎的天地丟給了穹,笑道:「完成了承諾了!這可是好東西,周和獄的一些大道,都在其中了!你吞了,百分百39道,能不能到40道就不好說了。」

穹大喜過望!

真有!

爽!

都給我了?

他忽然興奮了起來,跟著蘇宇,果然有寶貝拿,蘇宇自己都沒吞噬這些大道。

當然,等他仔細探查了一下,微微撇嘴,得了,七情六慾之道,都被蘇宇給剝離了,也不知道便宜哪個小老頭了。

大概就是那個萬天聖了!

穹迅速開始吞噬大道,而天門和地門,卻是並未阻攔,此刻,兩人,或者說所有人,都朝空中的時光長河看去,那下游之地,一座門戶,漸漸壓縮著長河,朝這邊靠近!

長河劇烈動蕩!

而無盡虛空,卻是開始坍塌,之前僥倖逃生的一群散修古獸,忽然紛紛爆碎,陽氣不足,死氣泛濫,瞬間滅亡!

此刻,天門地門也是微微變色!

長河壓縮之下,陽氣不足,居然會直接爆裂了!

而這一刻,遙遠的地方,一聲凄厲慘叫傳出,下一刻,一個巨大的石頭,瘋狂朝萬界區域飛來,身上不斷傳來破裂聲,帶著不甘和憋悶:「無法離開……長河坍塌,連無盡虛空都無法待了,唯有萬界,才能保住我們!」

萬界陽氣十分濃郁!

此刻,不在萬界區域,陽氣不足,居然會死。

這也是石沒想到的,他迅速朝這邊飛來,靠近了萬界,卻是不敢過來,帶著驚懼和無奈。

他不得不回來!

原本想著,這一戰,我不參與了,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吧?

結果,他錯了!

他躲不起!

石帶著一些悲哀:「這是我們所有人,都註定要參與的一戰……無法避免!」

無盡虛空繼續崩塌,無數道裂縫呈現,吞噬一切。

唯獨萬界區域,還是完好無損!

這代表著,其他地方,無法藏人。

這一刻,萬界區域,才是唯一的安全地。

其他地方,一旦出去,36道的石都無法撐住,別說其他人了。

而蘇宇,此刻也是笑了起來:「看來,今天還真是最後一戰了,所有的一切,都匯聚在了萬界,萬界,開天的起點,也是終點!」

他看向長河,看向天地虛空。

若是不出意外,天地之靈、人門老七,若是真的存在,此刻都已經降臨了萬界了!

而這一刻,蘇宇身邊,浮現出兩道身影。

萬天聖和藍天!

這一刻,兩人都出現了。

萬天聖的氣息,有些詭異,實力方面,堪堪達到了32道,蘇宇只想說……廢物!

吞了那麼多大道,我多看好你啊,你怎麼才32道?

而藍天的氣息,更弱一些,只有25道左右。

不過,藍天不靠實力的。

此刻,萬天聖有些詭異,眼神有些獃滯,片刻后又有些邪惡的樣子,看向蘇宇,好像不由自主一般,有些妖異道「小蘇宇……要開始玩了嗎?」

下一刻,急忙晃著腦袋,臉色鐵青:「蘇宇,剛剛不是我!」

他在這些天,經歷了無數的人生和記憶,此刻,稍有錯亂。

下一刻,又魔性十足,冷厲笑道:「蘇宇,乾的漂亮,殺光了他們!」

「……」

一群人,紛紛看向他。

再看看萬天聖身邊妖嬈的藍天,再看看帶著微笑的蘇宇,忽然,大家都有些不寒而慄,比那即將降臨的人門,更加心寒。

這三個傢伙,都徹底瘋了。

千變萬化的藍天,殺人不眨眼的蘇宇,半聖半魔的萬天聖。

連正在吞噬天地的穹,都有些不太自在地稍微後退了一步,一旁的死靈之主,也有些膈應,這幾個傢伙,怎麼都變成這樣了?

先前只是藍天,一會一個面孔,現在萬天聖也如此了。

好在,萬天聖適應了一番,很快適應了,臉上恢復了之前的笑容,帶著一些書生之氣,有些斯文,朝四周拱拱手,略顯歉意道:「驚嚇到諸位了,抱歉抱歉……有辱斯文,之前萬某修鍊有些走火入魔了,提升太快導致的,所以修鍊一道,還是要循序漸進才行!」

他有些書生意氣,輕笑道:「修鍊,不可一蹴而就,萬某這次就是反面教材,以後教書育人,一定要告誡大家,不可學我!」

蘇宇抱著胳膊,懷中揣刀,笑容燦爛:「府長,別裝了,都是自己人,咱們敞開了說話!」

萬天聖連連嘆息,不願搭理他。

粗俗!

別看你穿著白袍裝斯文人,骨子裡就是個粗俗的莽夫,我可不是你這種人!

這一刻,天門地門也是朝幾人看來,臉色稍顯異樣,有些凝重。

這幾個傢伙……好像也一直在等待著!

蘇宇感慨一聲:「人門總算快來了,人皇陛下,別打了!打什麼啊,等著看戲,三門匯聚,長河壓縮,該出來的都要出來了!也不知道時光之主來不來……來了,那就更有趣了!」

蘇宇笑了一聲:「快點,別打了!再打,稷天就要放大招了,先殺驚天壓壓驚,壯大一下自己,人門直接降臨,合一全部被吞……一躍成為40道強者!稷天,我給你安排的路,喜歡不喜歡?」

稷天臉色微變,冷冷道:「你在挑撥我們?」

蘇宇撇嘴,嗤笑:「你這套路,我早就不玩了!幼稚!原本想吞獄王的,可惜,獄王被我截胡了,抱歉了啊,對不起,老同學,若是還有下輩子,我會成全你的!」

稷天臉色難看無比!

而這一刻,驚天忽然嘆息一聲,搖頭:「老同學,還是你了解我!」

在蘇宇愣神中,驚天稷天瞬間合一!

蘇宇張大了嘴巴,半晌才道:「卧槽!你早就拿下驚天了?還是說,人門其實只有七大聖?」

稷天和驚天瞬間融合,稷天一臉笑容:「人門只有七大聖,哪來的八大聖,只是當年受驚了,分裂出了驚天,還想和老同學逗個樂子……結果老同學你非要拆穿我!」

「……」

這一刻,人皇他們都傻眼了!

合一之下的稷天,氣息瞬間暴漲,眨眼間到了39道,還在朝40道進發,但是一直到了39道巔峰,忽然止步!

稷天一聲嘆息,搖頭:「老同學有一點說對了……你把我的獄給吞了……真把我坑慘了!」

他看向萬天聖,忽然笑了:「現在……也不錯!」

這一刻,四方安靜到了詭異!

PS:推本書,最後祭旗。《我的雲養女友》:雲養貓,雲養狗,你試過雲養一個女朋友嗎?給雲養女友投餵食物或者買買買,可以得到十倍返現。提升好感度可以獲得【神奇道具】,還可以直接「奔現」。而陳言,卻生生把一個戀愛遊戲,玩成了刷錢遊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3章 魔高一丈(萬更求訂閱)

98.26%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