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人門蘇宇(求訂閱)

第958章 人門蘇宇(求訂閱)

稷天死了。

這位一直想當人的傢伙,盤算來盤算去,還是死了。

此時此刻,算計太多的人,都死了。

算來算去,算計了無數歲月,在蘇宇看來,其實只能代表一點,你太弱!

若是你強大,如同時光之主,你需要算計什麼?

一個計劃,算計的時間太長,其實本身就充滿了變數,局勢在不斷變化,你算計了幾十萬年,上百萬年,那其中的變數,更是多的嚇人!

只爭朝夕!

所以,蘇宇就不喜歡去算計太多,哪怕有計劃,也是短期的,他很少會制定長期的計劃,因為都不靠譜,局勢都是瞬息萬變的。

計劃,也是不斷調整的!

稷天這些人,卻是遵循著一個計劃,一直持續到底,哪怕中途出現了變故,也不願意去改變,因為一旦改變,前期的準備全部浪費了。

舍與得之間,他們並未做好平衡。

這一刻的蘇宇,在融合本源。

這一刻的地門,在天地二門合一。

這一刻的人皇他們,擊殺了噬蝗,也是個個變色!

地門身上,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席捲天地!

長河劇烈顫動!

此刻,天門和地門融合,甚至在牽引蘇宇所在的封印之門開始融合,隱約間,一本書籍在整個長河中浮現,並未完全出現,但是,已經可以看到那本書!

書本那邊,一黑一白,兩道身影也在盤坐虛空。

四隻眼睛,都不帶什麼感情色彩。

一個是長河之靈,也就是蒼。

一個是人門老七,也就是稷天判斷中的,另外一個靈,不知是時光之主另外一個天地之靈,還是一件至寶的靈,而時光之主,需要這個靈,充滿了人情味。

可此刻,顯然並未成功。

那四隻眼睛,兩個人,都隱約中帶著一些冷漠,天道無情的冷漠。

此時此刻,這兩人好像在另外一個空間。

而長河之書,也好像只有三門徹底融合,才會浮現。

地門氣息動蕩,震蕩長河,帶著一些痛快之色,這一刻的地門,氣息瞬間強大起來,好像從另外一個空間進入了這個空間!

原本,倒是有些被隔離在外的意思。

他進不來萬界!

而這一刻,雙門合一,他進入了萬界,帶著所有的力量,進入了萬界。

「我進來了!」

地門烈焰浮現,焚燒天地虛空,帶著一些猖狂,一些得意,一些愉悅!

他總算進入了萬界!

不但進入了萬界,此刻的他,更是將二門融合,也要將蘇宇所在的封印之門融合,一旦融合成功,整個長河,他就可以去吞噬了。

至於長河之靈和人門老七,那時候,各憑本事好了!

人門老七的目標是逃離,所以,大概率會幫他解決長河之靈,他把長河之靈吞噬了,也是在幫人門老七脫離這個封印的萬界!

所以,地門把握很大!

這一刻,死靈之主幾人也是臉色難看無比,長河被他壓縮成功了,只差最後一點了,長河之書開始浮現。

人門老七和長河之靈的實力,他們不清楚。。

但是,肯定不弱。

現在,那兩個傢伙,也是敵我不明,誰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死靈之主臉色特別難看,天門和地門合一,其實他吞噬長河的夢想,幾乎就徹底破碎了,剛剛為了殺噬蝗,他不得不放棄阻攔!

被天門和地門合一了,現在攔都攔不住了!

無法阻攔!

再加上一直隱藏,從未現身,此刻也隱約浮現的那兩位,死靈之主心中已經清楚,他沒什麼希望了,此生想要超越時光之主的夢想,化為泡影!

這一刻的死靈之主,其實有些失落。

說不出什麼感受。

剛剛,他可以選擇繼續阻攔。

攔住天門和地門,可那樣的話,就殺不了噬蝗,噬蝗不死,一旦他阻攔不住天門和地門合一,回頭噬蝗和地門合作,還是危險到了極致!

現在,好歹殺了噬蝗!

少了一個39道強者。

這時候,地門雖強,可也不見得無法阻攔。

就看蘇宇那邊了!

死靈之主看向那邊,不遠處,門戶波動的厲害,片刻后,萬天聖的面孔浮現了出來,此刻的萬天聖,氣息好像也強大了許多。

甚至達到了36道!

可這,不夠。

絕對不夠!

人皇這邊4位36道,死靈之主和穹都達到了39道,現在萬天聖也達到了36道,足足7位頂級存在,都沒算蘇宇和藍天。

可這7位,恐怕不夠!

因為,地門的氣息,這一刻已經遠超之前,遠超40道。

具體多少道實力,死靈之主都有些看不穿了!

超過三道以內,他應該可以看出來的。

現在,看不穿,代表對方應該達到了42道之上了,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差一道之力,有時候實力差距就相當大,哪怕沒到秒殺的地步,翻盤的可能性也極低!

逆伐強者,難度大的超乎想象。

蘇宇一個39道,對付獄王和周這兩位,一個36道,一個38道,蘇宇照樣壓制,那時候的蘇宇,還沒爆發出他的大道戰技。

穹這時候,也迅速和他們匯合,臉色沉重,喊道:「蒼,這傢伙要吞了這長河,你都不管嗎?」

蒼可以管的!

蒼老聲響起,帶著一些無可奈何,「穹,非我不管!而是無法去管……此靈乃是滅世之靈,與我糾纏多年,若是能殺,早就殺了……可惜,我做不到!」

他開口了。

又道:「如今……我只能和他彼此糾纏,不讓他插手你們的戰鬥……魔焰……只能交給你們了!擊殺了魔焰,你們助我擊殺黑鱗,恢復萬界,自然天下太平!」

說到這,又道:「之前,我有一些餘力,也都贈予蘇宇,助他成就39道,此刻,已經徹底無法抽出力量,助戰你們了!」

這一刻,蘇宇聲音響起,「未來身,的確是你的力量?」

「不錯!」

蒼嘆息一聲:「我知你們心思,可我並無惡意,未來身之力,其實便是長河本源之力,借本源之力給你們,卻也有不少麻煩!」

「昔年星宇借走不少本源之力,因為天地二門波動,黑鱗又襲擊於我,導致我不得不抽回力量自保,給了他們可趁之機!」

這話,也是在解釋,當年人皇力量消散,並非他故意為之,而是不得不抽回力量!

蘇宇淡淡道:「這麼說,我的力量,你也可以隨時抽離?」

「是……但是現在不需要,黑鱗剛剛製造出一頭39道的噬蝗,力量消耗不少,和我此刻持平,所以……只要解決了魔焰,那一切便天下太平了!」

蘇宇淡笑一聲:「聽起來有道理,不過感覺像壞人……一般情況下,壞人都是最後冒頭,先裝好人的,你不會是想著坐收漁翁之利吧?」

蒼苦笑一聲:「何必呢?魔焰想吞噬長河,黑鱗想逃離長河,那也需要長河破碎……唯獨我,是最不希望長河破碎的,長河破碎,我就死了!蘇宇,我知你警惕,甚至汲取了一些黑鱗的噬蝗之力,有心想防範我……可那些,其實都是不需要的!你殺了稷天,我都沒有插手,因為我知道,也許你才能擊敗魔焰!」

這一刻,他將希望寄託到了蘇宇身上。

「蘇宇,我需要的,是鞏固長河,鞏固萬界,這是主人的天地,我不能讓天地破碎,也不能讓黑鱗逃離了此地!」

黑鱗,人門老七。

此刻,這位隱約浮現的黑暗強者,卻是一言不發,只是眼神冰寒,彷彿並不在意這一切。

這位,一直被傳的沸沸揚揚的滅世強者,從始至終,好像就一個目的,逃離這萬界!

至於其他的,他不在乎。

包括長河被誰吞噬,他好像也不在乎,他只是在意,到底怎麼逃走。

而滅了長河,好像也是唯一的辦法。

被傳的恐怖無比的人門,最擅人心的人門,甚至被懷疑到底存在不存在的人門,其實並非黑鱗,大家口中傳的可怕的人門,那是在天門、地門、稷天這些人的宣揚下,才顯得恐怖。

而實際上,人門就在人心,這話蘇宇其實沒說錯。

所有對於人門的說法,都是他們傳揚出來的,人門,就在他們心中,他們自己心中,製造了一個人門,去欺騙整個萬界!

而所有一切,都只是為了滿足他們的私慾,滿足他們的私心罷了。

此刻的蘇宇,漸漸從封印之門中走出,片刻后,蘇宇從長河中落下,回歸肉身,肉身氣息瞬間強大起來,原本39道的蘇宇,這一刻氣息瞬間提升到了40道。

吞噬了大量本源之力的他,眨眼間衝破了40道的大關,一瞬間,又再次跨入了41道之力。

緊接著,沒多久,進入了42道。

而這,也便是極限了!

42道!

比之前強大了許多,擊殺稷天,吞噬了一部分封印之門中的本源之力,蘇宇瞬間提升了3道之力。

而此刻,地門的提升,也剛好結束。

蘇宇和對方差距在3道之力之內,隱約可以看出,笑了一聲:「44道,好像沒有跨入45道,魔焰,你好像不是太行!早些年,或者說開天之前,你就有40多道,而今,還是44道……你提升的太慢了!」

地門此刻也是看向蘇宇,有些唏噓,有些羨慕:「所以,有些時候,很羨慕你們這些人族!開天時期,我差不多42道之力,如今,算計無數歲月,能進入44道,已經算不錯了!」

他笑了笑,有些滿意,「還算不錯了吧!不過蘇宇你,倒是提升的真快,而今,都比得上我當年的實力了!」

他又看向其他幾人,兩位39道,5位36道。

再看看近在咫尺的封印之門,那門戶上,呈現出萬天聖的面孔,但是,門戶之下,好像還有一張臉,地門,也就是魔焰,笑了一聲:「藍天,你覺得你潛伏在長河之中,可以阻攔我,還是如何?你倒是有些提升,都快接近30道了,可你……合一都不是!」

藍天,居然還在萬天聖下方潛伏著,魔焰都想笑了。

這是覺得我看不見,還是眼睛瞎了?

不過,強者的確不少。

44道的他,比蘇宇強,那是肯定的。

蘇宇這邊,還有兩位39道,其實威懾力也不小,至於36道的,那威懾力就小多了,差距已經達到了8道之力,人皇他們幾人,對魔焰的威脅其實很低!

不過,的確還有一戰之力!

魔焰眼神閃爍,再次看向萬天聖那邊,此刻,只要萬天聖那邊再次壓縮下去,三門徹底融合,那就可以想辦法吞噬時光長河了!

蘇宇這邊剛想開口,魔焰笑道:「蘇宇,別說話!我不會聽,也不想聽!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自己選擇,萬天聖控制這封印之門,和我融合,我可以不管你們去哪!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你若是不珍惜,那就算了!」

魔焰其實有些忌憚蘇宇,尤其是這傢伙,他也許才算是人門,人心中的人門,善於蠱惑人心。

倒是黑鱗,冷冰冰的,有些魔性,但是話很少,並不擅長什麼蠱惑人心,黑鱗也不蠱惑人心,他只是直接滅世!

比起蘇宇,黑鱗倒是安靜的多。

蘇宇吐氣,不聽我說話?

我也沒想跟你說什麼!

他穩固了一下氣息,騰空而起,站在長河之上。

死靈之主幾人,迅速匯聚,一群人聚在人門之前,個個面色凝重,戰勝了魔焰,也許這一次諸天之戰就徹底結束了。

贏了魔焰,封印或者擊殺了黑鱗,蒼這邊,目前他們還不知道如何應對,是不管不問,繼續讓對方當這諸天之靈,還是如何?

當然,這一切,都是贏了之後!

若是輸了,那自然一切一了百了!

人皇深吸一口氣,「還真被你說中了,這一戰,還真就是最後一戰了!」

蘇宇動手之前就說,這一戰,也許就是最後一戰了。

現在,看樣子就是如此!

蘇宇卻是不急,他忽然道:「蒼,所謂的未來身,看到的未來,是你故意呈現的?」

蒼的聲音傳來:「非也!這並非我可以呈現出來的,而是整個時光長河,根據各種可能,作出的一種推演,時光長河畢竟聯繫整個萬界,聯繫所有生靈,所以,一切的未來……都是長河本身的一種推演!」

蘇宇笑了笑,想到了長河最後一幕。

所有人都死了!

唯獨他,還活著。

蒼,未必是什麼好東西,蘇宇覺得,還是有可能是他故意呈現出來的,而此刻,這傢伙也只是希望自己和地門斗個你死我活罷了!

可這一刻,蘇宇好像無從選擇!

聽地門的,現在離開這裡?

走!

可是,去哪啊?

萬界,畢竟才是他的家,哪怕蘇宇四處流浪,根,終究還是在這。

他能帶走一部分人,可是,能帶走所有人嗎?

萬界並未破滅!

那些界域歸一,死的人肯定不少,但是不代表都死了,此刻,整個諸天萬界歸一,大部分人其實都還活著,只是無法參與這一戰罷了。

自己走了,那這些人,會是什麼結果呢?

還是有許多人,不在蘇宇天地的。

比如南元學府的老府長,大夏文明學府的聶老和黃老,父親的老兄弟陳龍,坐鎮人境的夏虎尤……

蘇宇看著地門,沒有出聲。

和地門開戰,結果是否和看到的那樣,所有人都死了,唯有自己活了下來,甚至自己也會死?

就算是蒼偽造的未來之像,可一定也是蒼推斷出來的最大可能性的結果。

蘇宇他們這邊,其他人全滅!

地門,可能會隕落。

至於蒼和黑鱗,蘇宇不知道,因為他也沒看到關於他們的結果。

「蘇宇,讓路!」

魔焰此刻真的是魔焰滔天,一步步朝蘇宇走來,每走一步,長河被壓縮一截。

魔焰不再帶笑,只是有些沉重:「蘇宇,我為了這個目標,付出了無數歲月,無數代價,走到今日,你此刻攔我,便是斷我前程!我不想和你為敵,但是,你若是攔我,那便是註定為敵!萬天聖也可以走,他放棄掌控這封印之門,也不是不可活!蘇宇,你能帶走多少人,那就帶走多少人,我能做出的,已經是極限!」

他願意放走蘇宇他們,甚至說,蘇宇能帶走多少人,那就帶走多少!

剩下的……他要吞了!

整個萬界,他都要吞了!

他已經讓步了,一讓再讓,他也不可能放棄這麼多年的追求和目標,成功,就在眼前了。

「蘇宇,走出這個地方……這片混沌,必然不是宇宙的唯一……也許,在更廣袤的地方,有更廣闊的天地,在等著你……」

蘇宇輕聲道:「魔焰,那為何不能你放棄呢?這是我們的家,你知道嗎?我們生在這,長在這,你才是外來者,為何非要盯著萬界?你一個44道強者,離開此地,照樣也有機會……」

魔焰不再說話了。

沒得談!

蘇宇這是鐵了心不讓路了,他魔焰滔天,席捲四方,朝蘇宇他們這邊蔓延而來,長河之水都在劇烈沸騰,他一步步朝蘇宇他們走來,眼神已經恢復了冷漠。

既然不讓,那就是道爭!

蘇宇要斷他前程,破他大道,他也不會再考慮什麼和平共處,也沒任何希望!

轟!

眾人中,武王實力最弱,此刻,忽然氣息動蕩了一下,被劇烈的火焰席捲,稍微後退了一步,踩的長河之水都在破碎。

武王臉色有些凝重和難看。

他和對方差距太大了!

蘇宇看向他們,深吸一口氣:「你們走吧!」

他沉聲道:「36道的,都可以走了!老萬走不了,至於死靈之主和穹……若是要走,也可以離開了!」

人皇笑了:「你說的什麼胡話?」

人皇露出笑容,天地擴展開:「蘇宇,你真當你才是這個時代的救世主嗎?我說過,我對這個時代的人族,其實沒太多感情,並非虛言!可這個時代,難道只有生靈才值得留戀?這片我昔日打下來的天地,我生於斯,長於斯的故土,我的功勛,我的戰績,我的人生,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這片天地之中!」

他笑了:「蘇宇,你還是不懂,什麼叫故土!什麼叫故鄉!」

人皇嘆息一聲:「流浪於茫茫黑暗,流浪於混沌之中……蘇宇,你見過諸天戰場上,那些界域破滅,四處流浪的種族修者嗎?」

蘇宇點頭,見過!

人皇笑道:「他們很慘的,界域破滅后,在外面,低著頭,夾著尾巴做人!舉目四顧,無親人,無同族,無好友,在那戰場之上,死了也沒人會為他們哭泣,沒人會為他們哀悼!」

「作為人族,如今的我死了,也許億萬人族還會為我哭泣一場,無論如何,我在這片土地上,留下了屬於我的印記!」

「整個萬界,十萬年來,依舊流傳著我的傳說!」

「可萬界若是沒了,我所有的過去,所有的痕迹,都會被抹去!」

這一刻的人皇,聲音爽朗,帶著笑意:「戰一場便是!走?往哪走?今日可以驅逐我離開萬界,翌日呢?若是這宇宙混沌,到處都是強者,難道我星宇一輩子流浪嗎?當個不知種族,沒有過去,沒有未來的活死人嗎?」

「戰便是了!」

人皇氣機勃發,強悍無比!

向來顯得仁厚的他,這一刻,殺氣沸騰,眼神陡然犀利起來,看向漸漸靠近的地門。

蘇宇說讓他走,他覺得蘇宇太看不起他了,我要面子的。

我走什麼?

走了,我當個流浪漢嗎?

「戰!」

武王也是一聲怒喝,氣機勃發。

文王輕笑一聲:「又不是必輸的戰鬥,未戰先怯,這就跑了?蘇宇,也不要小覷了我們這些上古時期的老傢伙,戰鬥,我們還是不怕的!」

文鈺不知道何時,又弄了點吃的,一邊吃著,一邊笑道:「吃飽了就行,走……我可不願意!」

說著,手中還抓著一隻剛蘇醒不久,還有些迷茫的狗,笑嘻嘻道:「你看,肥球看家看了十萬年了,剛睡醒,然後一看……家沒了,多慘啊!」

「肥球,你說對不對?」

肥球剛蘇醒不久,還有些茫然,此刻,點點頭:「小主子說的對!」

反正迎合著就行!

蘇宇見他們都這麼說,再看死靈之主,死靈之主臉色陰鬱:「我要吞了長河,誰也不要和我爭!」

這是執念!

決不罷休!

而穹,也是鬱悶道:「別看我了,我是開天之劍,這天地就是我開的,這是我的地盤,我的老巢,現在被人鳩佔鵲巢,讓我滾蛋,老子能樂意嗎?」

看什麼看!

蘇宇這傢伙,一直看我幹嗎?

好像老子要逃似的!

蘇宇笑了,也沒說什麼,只是笑道:「我看到的未來……你們都掛了,嗯,不過我們贏了,魔焰被我們幹掉了!」

穹一臉意外:「真的?」

「當然!」

對面,魔焰臉色微變,有些低沉道:「你所看到的,只是蒼想給你看到的罷了,蘇宇,這個道理,你不明白嗎?」

他不信!

或者說,不管真假,他都不會去信,因為,他也有信念,吞了長河,他才是第一個誕生這樣想法的生靈。

一步步靠近!

氣勢越來越強大!

而身後的人門,此刻陡然化為萬天聖,萬天聖微微一個趔趄,有些被牽引的感覺,笑了起來:「這傢伙,對我很有吸引力……吸的我差點朝他飛過去了!」

眾人腳下,藍天聲音幽幽傳來:「他踩我,踩的還挺痛,正面戰我可打不過……你們把他弄的快死了,我再上!」

「呼!」

蘇宇忽然深吸一口氣,就在這一刻,他忽然一把抓住了萬天聖,萬天聖一怔!

沒有反抗,只是看著蘇宇。

其他人也是心中微動,紛紛看向蘇宇,就連魔焰,都是腳步一滯,臉色變幻,蘇宇此刻忽然抓住了萬天聖,不知道想做什麼。

滅了萬天聖,斷了三門合一的希望?

不可能的,哪怕萬天聖死了,人門也不會破碎的,因為這道門,真的很強大。

蘇宇笑了:「老萬,讓開,出去!」

萬天聖臉色變幻不定!

下一刻,他身影閃爍,走出了人門,而蘇宇,卻是瞬間融入了人門,在魔焰有些震撼的眼神下,蘇宇忽然化為一道門戶!

是的,天地化門戶!

大道環繞,形成了一個門戶。

而這道門戶,瞬間和人門融合到了一起!

蘇宇聲音帶著一些笑意:「這世間,原本是沒有人門的,黑鱗不算,他一個只想逃離的靈,算什麼人門?人門邪惡……魔焰你們一直不是散播著這個理論嗎?今日……我蘇宇,便融了這人門,沒有第四門,我就是人門!」

轟!

人門和蘇宇的門戶,瞬間融合,瞬間契合到了一起!

第四門!

沒有第四門,沒有所謂的文明之門,這一刻,蘇宇的大道之門和封印之門融合到了一起,蘇宇,化身人門!

他看向魔焰,笑道:「你在那頭,我在這頭……你是門,我也是門,你我……註定要分個生死,我蘇宇,也表一表決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人門!」

魔焰臉色難看無比,看著蘇宇,喃喃道:「宣揚了無數年的人門……最終,還真被我們自己製造了出來!不過,你蘇宇,也擔得起人門之名!」

這一刻,蘇宇居然把封印之門給融了,驅逐了萬天聖,他自己駕馭了這道門,和他的大道之門一起融合了!

而這一刻,一直沒說話的黑鱗,忽然冷漠一笑,聲音從長河之中傳盪出來:「一群可笑的傢伙,人門滅世……此刻,倒是真出了人門了!也好!蘇宇,不要喊我什麼人門老七……我有自己的名字,黑鱗!人門蘇宇,這個稱號,留給你自己吧!」

蒼的聲音,也傳盪而來,帶著一些莫名,一些蕭瑟:「因果……過去、現在、未來……誰說,過去是過去,未來是未來……」

說的複雜,卻是只是想說,因果太奇妙了!

一直宣揚的人門,其實不存在。

但是,當所有人都認定了人門存在,最後一刻,蘇宇選擇了融入人門,化為了人門!

未來映射到了過去!

這一刻的蘇宇,是人門,但是,大家口中的人門,卻不是他。

蘇宇臉上帶著笑容,燦爛無比:「你們想要的結果,不就是這個嗎?你們期待中的結果,不就是這個嗎?現在,我滿足你們!魔焰,你吞了我,或者我吞了你,這長河壓縮就徹底成功了!至於蒼和黑鱗,那再斗一場便是!」

此刻,蒼和黑鱗的身影,若隱若現。

黑鱗冷漠聲傳盪而來:「三門徹底匯合的那一刻,我和蒼自然會出現……現在,恐怕難!蘇宇,你和魔焰,我很期待,能等來你!也許,那才更有趣!」

魔焰眼神森冷,看向黑鱗,這個合作夥伴,的確帶著魔性,他居然期待贏家是蘇宇!

「魔焰,你太不夠果決了!」

蘇宇一聲大笑,下一刻,暴喝一聲:「殺!」

還等什麼?

沒必要再去等待什麼了!

殺魔焰,融了魔焰,才是機會。

這一戰,才需要真正的硬碰硬,再靠什麼手段,都已經不現實。

蘇宇手中呈現出一道門戶,門戶瞬間化為大道戰技,化為一柄刀!

而這一刻,穹忽然化為一柄劍,有些扭捏,瞬間落入蘇宇手中:「你用刀用劍一個樣……我可不去適應你!」

蘇宇哈哈大笑,一把握住長劍,長劍和手中的刀融合,最終化為了劍!

手持開天劍,蘇宇一劍斬出!

到了這一步,還能如何?

唯有分個勝負,博個生死。

又不是一點贏的機會都沒。

44道,很強大嗎?

45道的血祖,不也照樣被時光之主輕鬆擊殺。

「火!」

烈焰焚空,轟隆一聲,長河顫動起來,火焰朝蘇宇他們席捲而來!

轟!

劍擊聲傳盪,火焰順著長劍燃燒而來,死靈之主幾人,這一刻紛紛出手,全力以赴,沒有任何保留,到了這一刻,還保留什麼。

殺了魔焰,便是目標!

大戰,瞬間爆發。

這也是蘇宇戰鬥到此刻,面臨的最強敵人,也是需要他靠正面作戰,去面對的敵人,一切招數、套路、算計都用完了,這一刻,看的就是實力!

是三門的戰鬥,也是本天地和外界古獸的戰鬥。

長河之上,雙方殺的四方顫動!

長河水底深處,那長河之書,也在漸漸凝實,有具現世間的趨勢。

黑鱗漠然地看著蒼,很是冷漠,並未說什麼。

而蒼,也化為白髮蒼蒼的老人,注視著河面之上的戰鬥。

這一戰,誰能贏,也許也會奠定整個萬界的歸屬權。

轟鳴聲不斷!

兩人,一黑一白,都默默看著,佇立在河底,長河之書,在兩人中間盤旋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8章 人門蘇宇(求訂閱)

98.84%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