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人皇才是主角(求訂閱)

第959章 人皇才是主角(求訂閱)

蘇宇化身人門,成就42道戰力,這一刻,手持開天之劍,爆發大道戰技。

竅穴大道,此刻已經融合到了240竅。

其實蘇宇還沒提升到極限,還沒融合到720竅穴,差的還遠。

可是,沒人給他時間了。

有些時候,就是如此,不可能一切都按照蘇宇的想法來。

萬界已經到了最後時刻,不會再有人去等他完成720竅穴的融合。

這一刻的蘇宇,大道戰技爆發,天地輻射。

以人門為基礎,整個天地蔓延而去,覆蓋長河!

蘇宇逃不了,魔焰也逃不了。

兩人固定長河兩端,此刻,誰逃誰承受長河反噬。

火焰焚天!

魔焰的火,彷彿可以焚燒一切,強大無匹。

不止如此,魔焰也擅長封印,雙門合一的他,封印之力也是強大無邊,一道道門戶虛影呈現,化為一個個封印,朝人皇他們封印而去。

而火焰,主要針對的是蘇宇和死靈之主!

一聲悶哼,響徹天地。

死靈之主的死氣天地,直接被火焰點燃,滅都滅不了,這火,強大的可怕,對死氣也極具針對性!

死靈之主咆哮一聲,死氣滔天!

在這死氣當中,有生機勃發!

生死輪迴!

39道的他,和魔焰差距很大,此刻,只能給蘇宇當輔助,儘力去牽制魔焰。

火焰焚燒天地,死靈天地有些坍塌,但是,很快又在生機的作用下恢復了穩固,死靈之主攪動長河之力,一拳又一拳地打出!

整個天地之間,都能看到他的巨拳,一拳又一拳,磨滅那滔天火焰!

人皇幾人,也是怒吼連連,那一道道門戶,要把他們封印,幾人聯手之下,擊碎了一道又一道的門戶虛影,可是,除了擊碎門戶虛影,他們也無力幫到蘇宇什麼。

36道,在此刻,顯得有些孱弱了!

這一刻的人皇,顯得有些沮喪,很快,恢復了正常,輕嘆一聲,看向文王,再看看文鈺幾人,最後看向蘇宇。

蘇宇,為何不願意融合文鈺天地?

他想,他明白了什麼。

蘇宇不是不知道,他融合文鈺,可能會更強大一點,可是蘇宇吞噬了未來身……

蒼!

是的,蘇宇一定在防著蒼,一旦蘇宇融合了文鈺他們的天地,一旦出事,就是全部出事,蒼提供的未來之力,很可能是存在問題的。

所以,蘇宇不願意融合大家,融合之後,可能會被一鍋端了!

「責任……是一種包容!」

人皇笑了一聲,看向文鈺,看向武王,再看文王,輕笑道:「幾位老兄弟,他蘇宇既然不願意收留你們,不如……來我天地欣賞一下風景?」

文王苦笑:「我寧願死……」

人皇一拳打碎一道門戶,不樂意道:「此話差矣!文老二,就沖這話,你這人,格局不大!」

格局?

文王一臉無奈,你那大道,多噁心,你自己知道!

當然,人皇的道,其實也能包容萬物。

責任,也是一種肚量,一種有容乃大的氣度。

所以,人皇此刻要自己去融合幾位兄弟姐妹的天地大道,蘇宇既然不要,那我自己來!

文王無奈一陣,點點頭:「開放吧!也給你這老大,爭個面子!別到頭來,你連參戰的資格都沒,那就的確丟人了!」

人皇笑了!

笑容燦爛無比。

是的,我得要個面子才行。。

在這個時代,他當了十多萬年的主角,蘇宇那也只是崛起幾年罷了,不能有了新人忘了舊人!

蘇宇,上古,也是有一戰之力的!

下一刻,他天地展開!

文王迅速進入,一本書冊浮現,萬道經!

下一刻,文鈺踏空而入,也是一本書冊浮現,時光冊。

緊接著,武王進入,大道展開,萬武之道!

而萬天聖和藍天,並未進入,人皇也沒在意,深吸一口氣,整個虛空中,浮現出一本書,他的天地核心,人皇經!

這本書,金光閃閃。

此刻,溢散出一股股金色光輝。

三本書在天地間盤旋,人皇露出笑容:「別抗拒,都是老兄弟了,我來主導,你們好好輔助就行!」

幾人也不多說什麼。

下一刻,三本書形成了一個圈子,以人皇經為核心,三本書都在迅速翻動,無數天地之力從書本中被抽取了出去!

這些溢散的力量,都被人皇的天地吸收!

很輕鬆地吸收融合!

責任之道,包羅萬象,也能容納萬道。

遠處,魔焰已經恢復了本尊,那是一頭如同麒麟的火焰古獸,渾身帶著火焰之力,此刻,一口火焰噴的蘇宇倒退,陡然朝人皇他們那邊看去!

魔焰巨大的眼中,黑色火焰之力蔓延而出,帶著一些冷意:「星宇,你們也不甘寂寞嗎?非要找死!」

他之前只是封印他們,結果那邊居然在融合!

人皇的氣息,也在迅速壯大中。

四位36道,三位開天者,此刻開始融合天地,有人皇大道包容,也在迅速提升,人皇的天地之力,很明顯地在提升。

37道,38道,甚至一直攀升到了39道,這種提升才終止了!

已經很可怕了!

並不是徹底百分百的融合,如此下來,他都提升了3道之力,跨入了39道,成為和死靈之主實力相當的存在。

人皇聲音帶著一些笑意:「魔焰,誰死,那可不好說,做獸別太狂,太狂沒有好下場的!」

說完,充滿了神聖的一拳打出!

這一拳打出去,魔焰的那些門戶虛影,並未破碎,而是瞬間被度化了一般,一道道門戶虛影,好像瞬間臣服了人皇!

人皇之道!

這一刻的人皇,才展露出了他大道的可怕之處,蘇宇哪怕此刻正在迎戰強敵,也忍不住吸氣,卧槽!

真可怕!

人皇這傢伙,大道越強越可怕,好像沒什麼東西不能度化的!

人皇若是強大了,是不是連黑鱗都給度化了?

時光之主開個天,弄個門,去度化黑鱗,結果沒做到,蘇宇卻是覺得,人皇能強大到45道,那度化黑鱗沒難度!

人皇可不管蘇宇怎麼想,此刻,一拳拳打出,天地之力蔓延,那無數門戶虛影,居然都停滯了下來,很快,化為一道道門戶,在人皇四周佇立,好像在拱衛人皇!

魔焰都吃了一驚!

下一刻,怒喝一聲,那些門戶虛影顫動起來,好像要脫離掌控,而蘇宇這邊,一劍殺出!

大道之劍!

死靈之主也是暴喝一聲,死氣長槍爆射而出,朝他殺去!

雙方不斷靠近,越來越近!

靠的越近,長河壓縮的越短。

彷彿另外一個虛空中的長河之書,也越來越是清晰,等到蘇宇和魔焰融合的那一刻,這本書就會徹底浮現的,帶來的,還有蒼和黑鱗!

而這邊,人皇控制了那些門戶,卻是並未更進一步去加入戰鬥!

人皇看了看蘇宇,再看看在後方,好像密謀什麼的藍天和萬天聖,忽然笑道:「你們兩個傢伙,若是你們便是蘇宇對付他們的後手……那太弱了,把握太小了!」

人皇這一刻,好像放開了許多,帶著一些笑容:「藍天,你太弱小了,我能看出你的心思,也能看出蘇宇的心思,抽離長河之力,削弱蒼的實力……其實我能看出來,蒼也能看出來,只是,此刻不宜多說罷了!」

藍天身影浮現,笑道:「人皇陛下,知道就知道好了,蒼不會插手的……此刻插手,不是落實了他是壞人?」

人皇失笑:「你們啊!」

說著,看向前方的蘇宇,「蘇宇,哪怕我到了39道,我也無法參戰,給予不了你太多的幫助……今日,本皇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皇,什麼才是真正的道!」

下一刻,他天地忽然徹底展開!

一條金色大道,從他天地中蔓延而出,人皇帶著一些冷意,看向若隱若現的蒼,笑了:「不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那都沒關係!」

蒼看向人皇,臉色微微凝重起來。

「當你吞了我的道,你就會徹底站在蘇宇這邊,站在人族這邊……」

蒼臉色微變,低沉道:「星宇,你要做什麼?還有,你真覺得你的道,無所不能?再強的道,也是誕生自時光長河,沒有反客為主的道理!」

「你急了?」

人皇笑了一聲,忽然,一股股天地之力,朝整個長河蔓延,人皇帶著一些感慨,一些笑容:「所有的大道之力,都來源於時光長河,蘇宇,你是如此,魔焰也是如此,蒼也是如此……當整個長河的力量,都化為了我的責任大道,最後,你們不都是為我而戰嗎?」

他笑容燦爛無比,一股股人皇大道之力蔓延出來,開始侵染整個長河。

「藍天,萬天聖,二位若是願意……尤其是藍天,你的蒼生道蔓延長河各處,可否為我引流一二?」

藍天此刻徹底浮現,看向人皇,帶著一些意外和震撼,很快點頭:「應當的!」

下一刻,無數個藍天浮現。

這些藍天,一個個都汲取了一些人皇天地之力,緊接著,這些藍天好像成了搬運工,迅速消散在長河各處,長河無數支流,這一刻,那無數支流中,都浮現一個藍天,一股股人皇天地之力,開始蔓延。

包圍整個主河流!

這一刻,39道的人皇,搶走了所有人的光芒,蘇宇無法遮掩,魔焰無法覆蓋,蒼臉色略顯難看和凝重,黑鱗卻是冷笑連連!

這一刻,大量的天地之力溢散開,無數支流小道,瞬間化為人皇的大道氣息!

他要一點點地侵吞整個長河,將整個長河,化為他的力量,責任大道!

那時候,蘇宇也好,魔焰也好,蒼也好……

所有人,吞噬長河也好,吸收長河之力也好,都會吸納大量的責任之力進入。

這就是人皇!

人皇的道,如同毒藥。

而就在此刻,黑鱗的聲音響起,帶著一些嘲諷之意:「辦法是個好辦法,可實力太弱,沒有45道之力,想要將自己的道覆蓋整個長河,根本不可能!」

人皇的辦法,是極好的!

人皇若是有45道之力,侵染整個長河,那無論誰贏了,都無所謂。

當然,真有45道之力,人皇也未必需要用這個辦法。

人皇卻是笑了,「你覺得不可能,只是因為你不懂!黑鱗,不要覺得你們活的久,就什麼都懂!」

他是沒長河強大,整條長河,力量強大的可怕。

可你黑鱗,知道什麼?

我又不是為了侵吞長河!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那些人皇溢散出去的力量,好像就是這星星之火,正在一點點地散開,散步到了整個長河之中,在一條條支流中生根發芽。

此刻的人皇,忽然探手一招,人皇經浮現在手中。

「早就告訴過你們,要讀書!」

人皇笑了一聲,「任何大道,都是有責任感的!包括整個長河,也有它的責任,它的責任,就是為了度化封印你黑鱗,所以,沒有任何大道是不具備責任的……所以,任何大道,都是責任之道!」

這一刻,他打開了人皇經!

打開的那一剎那,他好像化為了教化天地的讀書人。

書本被打開,一道道金光溢散。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這一刻的人皇,朗誦著正義之詞。

這個天地,是有正義,有責任的!

我為人族之皇,而這個天地,便是人族的天地,一切外來生物,在這片天地,都是不受歡迎的!

一切不負責任的想法,都是錯誤的!

魔焰是外來生物,那他就該被這個天地排斥,壓制!

那一道道人皇之力,在迅速蔓延。

而長河之水,此刻也在轉換中,文王!

是的,文王。

擅長轉換大道之力的文王,此刻他的意志,隨著人皇之力的蔓延,將那些混雜的大道之力,轉換成人皇的責任之力。

一點點去轉換整個時光長河!

這兩人,闊別多年後,再次合作,以不算強大的實力,要改變這一場戰爭的結局!

任由你們強大,任由你們野心勃勃!

當我將整個長河改造成了責任大道,你們汲取長河之力,你們吸收長河之力,你們吞噬長河,何況,你們都會活成我的樣子!

轟!

一聲巨響!

魔焰的火焰之力焚燒天地,將蘇宇和死靈之主再次擊退,下一刻,暴吼一聲,一道道火焰蔓延進入河底,將一些人皇的大道之力徹底焚燒!

他帶著一些憤怒!

不能讓人皇的力量滲透進入整個長河,否則,那就真活成了下一個人皇了,作為魔焰這樣的強者,豈會願意活成這樣子!

那樣的話,他魔焰其實已經死了,哪怕成功吞噬了長河,他也只是下一個星宇,而不是魔焰!

而人皇,盤坐虛空,笑了笑,繼續讀書。

人皇之力還在瘋狂溢散中!

而此刻的藍天,如同搬運工,一個個藍天被焚燒,很快會再次浮現,搬運著那些人皇之力,朝整個長河蔓延而去。

藍天笑嘻嘻道:「人皇陛下還是厲害,就這一招,蘇宇就比不了……讀書人,還是厲害的!」

蘇宇是比人皇強,可蘇宇做不到這一步,或者說,他做到了也沒用,他的大道,又不是毒藥!

而人皇的大道,對很多人而言,真的是毒藥!

此刻,人皇光芒萬丈!

人皇露出笑容,好像很滿意。

這個時代,我當了十幾萬年的主角,豈能在這一刻,被蘇宇奪走了屬於我的光芒?

此刻,他臉色略微發白,但是也不在意,不止如此,人皇的手上,那本人皇經一點點散開,翻開一頁,一頁便化為光芒,徹底融入長河之中!

蘇宇悶哼一聲,「搞什麼?」

人皇笑了:「你嫉妒了?」

蘇宇暗罵,鬼才嫉妒你!

這傢伙,消耗太大了,他在散掉自己的道,自己的天地,自己的天地核心!

人皇卻是笑道:「蘇宇,你要記住,道也好,天地也好,都是來自時光長河,就如同我們在大海之中,取走了一瓢水,我們就說,這水,是我的!錯了,這水,是屬於大海的!」

「所以,一瓢水,對大海是沒有影響的!」

「當然,我們對時光長河,並非是大海和一瓢水,而是一個池塘和一桶水……一桶水,也是無法影響到整個池塘的,可是,當我們在這桶水中,倒入染料……血紅色的染料!那一桶水,就可以改變整個池塘!」

人皇笑道:「這也是你給我的啟發,既然打不過,那就加入,融入,或者說,既然你讓我不好過,那我也不讓你好過……」

「你不給我喝水,我便將整個池塘的水,全部倒入毒藥,大家都別喝了!」

人皇笑容燦爛:「用人族的一句俗話來說,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小小的一顆老鼠屎,能把一鍋粥都給弄毀了,那我星宇,今日也不介意當一顆老鼠屎!」

話糙理不糙!

他就是這麼做的!

他用自己的人皇大道,侵染整個長河之道,他的道,對他而言是好東西,對其他人而言,的確是致命毒藥,此刻,他正在不斷侵染!

這麼下去,整個長河就算沒被全部侵染到,那也很難再去吞噬了。

魔焰有些瘋狂了!

憤怒咆哮起來,火焰之力瞬間沸騰到了極致,蘇宇悶哼聲不斷,被燃燒的,燃燒的意志都好像要破滅!

這傢伙,是真的強大!

而蘇宇,此刻成了輔助,是的,他在輔助人皇,他和死靈之主此刻正在傾力阻擋對方,阻擋魔焰的火焰穿透過去,將人皇給燒死了!

在這一刻,人皇居然成了主角!

蘇宇也是哭笑不得!

不過,他不在意便是,只是有些擔心,人皇這樣下去,維持不了太久的。

哪怕有其他幾人溢散天地之力幫他穩固天地,那也是堅持不了太久的。

這一刻的人皇,那是真的光芒四射!

金色光輝,一點點蔓延而出,他翻動著人皇經文,每翻動一頁,破碎一頁,光輝撒入長河之中,他輕聲道:「蘇宇,池塘的水,是具備自我凈化作用的!若是你只滴入一滴紅色染料,那是沒辦法染紅整個池塘的!這需要一個量……當這個量達到了,那這個池塘,就會成為紅色了!」

他在告訴蘇宇,再給他爭取一些時間,他不知道,這個量需要多少,才能引起質變!

而他,也不能一下子就給全部倒入,那他就死了,他得活著,再用自己的力量,去將其他的河水,化為人皇之力,這樣下去,才能將整個長河侵染成他的樣子!

天地之中,文王、文鈺的天地之力,不斷被抽取,大量的抽取!

時光冊一頁頁翻動,一頁頁破碎。

萬道經,也在一頁頁翻動,一頁頁破碎。

豆包和書靈,都顯得有些痛苦。

而此刻,肥球嗚嗚直叫,片刻后,茶樹、大木頭都浮現了出來,肥球嗚咽:「書靈,豆包,一起來玩……一起啊!」

書靈和豆包,都身體顫動,不斷破碎,卻是很快匯聚到了一起。

如同當年!

好像回到了當初。

下方,文鈺笑了笑,一揮手,四周化為了文王故居的模樣,文鈺眯著眼,笑容燦爛,瞬間浮現在一個鞦韆之上。

漫山遍野的花朵,綻放開來!

院落中,豆包他們浮現。

肥球搖晃著尾巴,叼著那些鍋碗瓢盆,迅速從大院中鑽來鑽去,豆包滾動著身軀,被文鈺一腳踢飛,傳遞到了文王腳下,文王失笑,一揮手,豆包被打飛。

下一刻,肥球撲擊而去,將豆包叼入口中,又給送到了文鈺腳下。

豆包嗚咽:「這是噩夢,我不要這樣……」

又這樣了!

我不是球,我是豆包!

當年好像就是這樣,過去雖然美好,可又不太美好,我不想當球,討厭!

文鈺笑著,頭頂時光冊,時光冊迅速翻動,鞦韆搖曳不停,笑容燦爛,「你就是球!」

一腳再次踢飛豆包,抓住了肥球,拉著肥球的尾巴,旋轉了一圈,將肥球丟開,這一刻,心情格外的好!

一如當年!

百花綻放,歡聲笑語!

遠處,文王笑了笑,露出了一些寵溺的笑容,好多年前,便是如此!

那時候,就是如此美好!

遠處,武王大道勃發,深入長河,長河之中,一切反抗的大道之力,都被武王磨滅,武道昌盛!

萬道武為尊!

看到文王他們嬉鬧著,武王有些撇嘴,幼稚!

下一刻,哈哈笑道:「老二,老大,你們真不行……做人當學我!」

下一刻,他的四周,一片紅色,喜慶的紅色,人皇天地中,鎮武王幾人,忽然浮現,有些扭捏,武王哈哈大笑,一揮手,一道道紅蓋頭落下!

一個個新娘裝束的女人浮現!

武王哈哈大笑道:「這才是人生!夜夜做新郎!」

「……」

文王幾人,都是搖頭,這傢伙!

鎮武王這些武王的道侶,卻是配合著,歡聲笑語。

這一刻的人皇一方,實力不強,卻是成了諸天的主角,這就是他們的人生,他們的時代,他們的當年!

大道之力,迅速侵染!

這一刻,連那若隱若現的長河之書上,都被沾染了一些金色!

這金色,還在蔓延之中!

長河之書,也是一種長河之力,長河大道的映射。

這金色,如同斑點,一點點溢散開!

而此刻的蒼,臉色終於變了!

他的身影,愈加清晰起來,帶著一些惆悵,一些悲天憫人,一些無奈:「何必呢!」

人皇,這是在要他的命!

一旦長河之書,徹底化為金色,那就代表,整個時光長河,都成了人皇口中的責任大道,這種毒藥性質的大道,現在正在瘋狂蔓延中!

人皇笑容燦爛:「你何必呢?你本是蒼穹劍的靈,時光長河的靈,在我看來,是黑鱗才對,是你奪了他的長河,你倒是惡人先告狀了,我不是學你嗎?」

一直沒怎麼開口的黑鱗,陡然看向人皇!

人皇淡笑道:「這長河,這天地,不出意外,應該都是為了黑鱗準備的才對!度化了黑鱗,黑鱗有了七情六慾,然後化為長河的靈,然後去找時光之主,或者時光之主來回收……結果,蒼你不甘心蒼穹劍破碎,不甘心為黑鱗做嫁衣,你奪了他的位置,鳩佔鵲巢,這才是多年來萬界爭鋒的關鍵!」

這一刻,蒼站直了腰桿,看向人皇,帶著一些笑意:「星宇,為何這麼說?」

「還用說什麼嗎?」

人皇看著那本長河之書,「這書,一直在你們中間,這代表,黑鱗也能控制一二,而時光之主這樣的強者,劍碎了,大不了再造就是了,非要把你弄成靈?還是長河的靈?」

人皇笑道:「當然,這些不重要,你們誰是長河的靈,都沒關係!現在,我要將這長河,化為我的長河!」

金色,再次蔓延!

長河之書顫動!

人皇笑聲依舊:「別忘了,我也是這個天地的人,我的道,也來自這個天地,你們想把我驅逐,沒那麼簡單!」

就在這一刻,蒼低哼一聲,一隻手朝長河之書抓去!

一抹劍氣浮現,要將那金色斑點消除掉!

而就在這一刻,一股破滅之氣爆發,黑鱗一擊打出,將劍氣破碎,蒼臉色微變;冷冷道:「黑鱗,你非要這麼做?長河之書一旦被徹底侵染……那你我都輸了!」

黑鱗平靜道:「沒那麼快,再看看好了!蒼,你和我鬥了這麼多歲月,當了無數年的旁觀者,那就再旁觀一陣便是!」

蒼皺著眉頭,看向黑鱗,下一刻,再看蘇宇那邊!

必須要阻止!

人皇也許沒辦法做到徹底侵染,此刻的人皇,大道之力溢散了三成,也只是將整本書,染出了一個斑點罷了,哪怕人皇全部溢散掉力量,大概也就能侵佔一成不到的長河。

做不到質變!

可是……萬一呢?

蒼看向蘇宇,再看看咆哮的魔焰。

蘇宇,對他是有防範的!

很重的防範之心!

可是,蒼不能繼續看著人皇侵染大道,萬界之中,誕生了人皇這樣的大道,其實是一種必然,但是,也是一種變數和異端!

這一刻,蒼再次開口道:「星宇,我覺得,你最好不要這樣做!你這樣做,為了保持長河的純凈,我必須要將蘇宇的未來之力抽走……如此一來,你害死的是蘇宇,你也會死!」

蒼這一刻,也不再客氣,稍顯冷漠道:「我的存在,是為了維持長河的純凈,而不是被某一人侵吞,魔焰別想吞噬長河,你星宇也不行!星宇,撤掉你的力量,否則……我只能抽離蘇宇的力量回歸長河之書,來磨滅你的侵蝕!」

這下子,人皇臉色微變。

蘇宇汲取了不少未來身的力量,從36道,一舉提升到了39道。

若是這一股強大的力量被抽離,此刻,正在鏖戰的蘇宇,可能會被魔焰擊殺!

而蘇宇,也是苦笑一聲:「好傢夥,我倒是成了被威脅的那個了……」

明明是我的戰鬥,反而成了人皇和蒼他們的戰鬥。

蘇宇和魔焰,倒是成了工具人了!

人皇的道,顯然給蒼帶來了不小的威脅感!

人皇微微變色之下,開口道:「有必要嗎?我就算全部融入了,也未必可以侵蝕多少……蒼,你就不怕魔焰真的贏了?你覺得魔焰不足為懼?」

蒼並不說話!

他只需要人皇撤掉他的力量,不再侵蝕長河。

「吼!」

就在這一刻,魔焰一聲厲吼,火焰覆蓋整個長河,死靈之主悶哼一聲,瞬間被擊飛,身上火焰之力焚燒,撲都撲不滅!

死靈之主不斷嘶吼,過了好一會,這才氣喘吁吁地撲滅了那些火焰,整個人被燒的有些面目全非!

而蘇宇,此刻也艱難地抵擋著魔焰!

蒼的聲音再起:「星宇,撤掉你的力量侵蝕,否則……此刻蘇宇一旦被我抽離未來身之力……他必死無疑!你要害死他嗎?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想,也不是你願意看到的結果!」

人皇嘆息一聲:「果然,你這傢伙,壞的很啊!」

阻攔他侵蝕長河的,不是魔焰,也不是黑鱗,而是蒼!

這一刻,化身為劍的穹,都忍不住破口大罵:「蒼,你這狗東西,到底哪一夥的?」

他們全力抵禦著魔焰,不給魔焰去對付人皇,結果倒好,第一個要收拾人皇的,反而是蒼!

蘇宇冷笑聲傳盪:「穹,你覺得他是誰一夥的?和誰都可能是一夥的,唯獨不是我們一夥的!」

這還用說?

穹這傢伙,不會一直把蒼當救世主吧?

當成最後的希望吧?

蘇宇都好奇了,「穹,難道你以為蒼還真是你兄弟?」

「……」

穹沒吭聲,暗罵一聲!

你猜!

就不告訴你!

而對面,魔焰也是一聲冷笑:「蘇宇,這就是現實,誰都能贏……唯獨你們贏不了!」

你們手段倒是不少,人皇這個36道修者,最後一刻還搞出了點大動靜,可是……又能如何?

除了引起了蒼的不滿,根本無法改變什麼!

而蘇宇,也是一聲嘆息:「魔焰,你哪來的自信,可以解決蒼和黑鱗,你真讓他倆出來了……你篤定你能贏?」

又不是只有我們,需要面對這倆個傢伙!

誰贏了,都會面對他們的!

他其實也想打探一下,魔焰有沒有辦法應對這兩個,魔焰準備了這麼多年,蘇宇不相信,他一點把握沒有,就敢亂來。

這一刻,蒼的威脅,反而成了蘇宇他們最大的危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9章 人皇才是主角(求訂閱)

98.94%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