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千變萬化(萬更求訂閱)

第961章 千變萬化(萬更求訂閱)

斗到了這個地步,蘇宇這邊,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

死靈之主寂滅,也許是最後的機會!

看看能否把魔焰弄死一次!

只要魔焰被弄死了一次,奪取了一些蒼的力量,不再受到蒼的限制,那就還有機會,而且死了一次的魔焰,蘇宇也許可以趁機吞噬掉他,強大自己!

蘇宇算盤打的很響!

這時候的死靈之主,也準備自爆了,殺敵起來,格外的兇猛!

41道的他,打起來比蘇宇還要兇殘!

無所謂受傷!

反正老子準備寂滅了!

蘇宇也在默默等待機會。

眼看著機會就要來了,就在這一刻,蘇宇耳邊,忽然響起魔焰的聲音。

「別讓陰自爆!」

「……」

蘇宇不動聲色,卻是心中劇烈震動,魔焰……果然知道!

「蘇宇,和我斗個兩敗俱傷……給他們撿便宜嗎?」

魔焰聲音迅速響起:「蘇宇,你我雙方,就算真死了一方,最後也是殘酷無比,恐怕都要寂滅!你蘇宇不是最喜歡將那些旁觀者殺了嗎?這一次,為何非要和我過不去?」

蘇宇來不及多想了,瞬間喝道:「老死,你靠後,我來!」

轟!

他瞬間擋住了死靈之主,死靈之主差點岔了氣,艹!

我都要自爆了,你搞什麼?

而對面,魔焰火焰焚天,卻也是暗暗鬆了口氣,迅速傳音蘇宇:「蘇宇,我的底子,已經全部露了,蒼顯然是利用你來消耗我,甚至是殺我一次,讓我廢掉底牌,給他機會!」

蘇宇不說話,繼續轟殺!

長劍縱橫天地!

和魔焰殺的有來有往,死靈之主憋著口氣,是時機沒到嗎?

那隻能先憋著!

這時候,跟人皇一起,輔助蘇宇,一起和魔焰戰鬥起來。

魔焰繼續傳音:「你讓陰寂滅,我知道,蘇宇,你寂滅過兩次,我也知道!當然,蒼不知道,因為天門內的寂滅,他是感受不到的,看不到的!」

「如今,天門修者死光了,唯獨我還活著……我不說,沒人知道這一切!」

「蘇宇,你甘心和我一起殺的頭破血流,最終被蒼和黑鱗撿了便宜嗎?」

當然不甘心!

可蘇宇卻是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此刻,也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蒼和黑鱗,現在是打不到!

他們壓根不存在於這個空間,而是在於天地的核心深處,時光長河不徹底被壓縮,三門不徹底合一,他倆出不來,但是你也打不到!

這就是時光長河的玄妙之處!

蘇宇也傳音了:「知道又如何?你會放棄這個機會嗎?你願意不吞噬我嗎?既然做不到……那能如何?」

「你忘了,我可以浴火重生!」

魔焰傳音:「我可以死一次的!你若是殺了我,吞了我的屍體,徹底壓縮長河,他們自然就出現了!」

蘇宇心中一震!

這話,太出乎他預料了!

蘇宇真的沒想到,完全沒想到魔焰會說這話,魔焰知道蘇宇不會甘心被他吞噬,但是他可以死一次,所以,他說他可以被蘇宇吞噬掉!

怎麼可能!

陷阱!

這是蘇宇第一想法,難道魔焰想趁機吞噬我?

不怪蘇宇此刻胡思亂想,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魔焰居然主動說,給蘇宇吞噬一次……開什麼玩笑!

魔焰不管他如何想,迅速傳音:「你吞了我,長河徹底被壓縮后,蒼和黑鱗都會徹底浮現在現實的世界,不再是未來,不再是過去,而是現在!此刻的他們,處於一個特殊狀態,很特殊,那是時光之主的本事,我們無法攻擊他們……」

「你吞了我之後,也許能提升到44道之力,甚至45道……當然,可能性不大!44道,可能就是你我的極限!而我浴火重生之後,也許可以進入45道!」

蘇宇默默聽著,還是不敢置信。

你會白白死一次?

你若是自爆,也許可以擊殺我們,那還賺一筆,何必白白給我吞了?

你魔焰,有這麼善良?

「蘇宇,只是吞噬我,而不是吞噬長河……因為不解決蒼,你我可能都沒機會吞噬長河!所以,不殺了蒼,你和我,最後都可能會死!」

魔焰再次傳音:「當然,我非無所求!若是真無欲無求,我豈會在萬界停留這麼多年?」

「你想要什麼?」

蘇宇也是迅速傳音!

魔焰想要什麼?

他寧願白白死一次,還給自己吞噬他,那他想要什麼?

當然,這樣的吞噬,可能存在一些陷阱,但是暫時不需要去考慮這個,蘇宇自然會小心。

「我被你擊殺,寂滅,你吞噬我,三門徹底合一,長河之書會浮現出來,整個時光長河,也會被壓縮……這一切,都是我在付出!所以,我就一個要求!」

「說!」

「我要你用生死之道來換!」

蘇宇一怔!

生死之道,換?

可以換嗎?

怎麼換?

「什麼意思?」

「星月!你將星月交給我,將你的生死之道,剝離給我……蘇宇,我說到做到,只要你拿星月來換,我保證,你殺我,一定會很輕鬆……而你自己,也能成為匹敵我們的強者!」

蘇宇直接傳音:「滾!」

「……」

魔焰差點氣炸了肺,傳音罵道:「蘇宇,你是白痴嗎?你成為44道甚至45道強者,你已經無法再寂滅了,寂滅也有限制的,不是無限寂滅的!只要你將生死之道剝離給我……那就成全了你自己!而對你,並無太多影響!」

「你呢?」

蘇宇忽然傳音道:「你拿到了生死之道,難道說……你還能寂滅?你可以納為己用?」

若是可以……那就可怕了!

可是,天門是開了天地的,魔焰自己本尊,好像也開了天地。

那拿到了生死之道,這傢伙不會真的可以寂滅吧?

我去,要是他也可以寂滅,那就可怕了。。

死了一次,再復活,死了一次,再復活……那殺一個魔焰,真的太難了!

而實際情況是,可能真的可以。

否則,魔焰傻了,把自己送給蘇宇殺?

不損失寂滅的機會,還能把蒼他們給弄出來,不給他們看戲,還能給蒼和黑鱗製造一個蘇宇這樣的對手,對魔焰而言,也許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轟隆!

一聲巨響,蘇宇倒飛而回,下一刻,再次殺上前去!

「不行,換一個條件……」

蘇宇還是拒絕了,不管如何,星月不能交出去。

原因很多。

何況,交出了星月,人皇能和他拚命。

那蘇宇戰鬥到現在,意義何在?

魔焰有些惱怒,有些抓狂,這已經是他想到的最好的辦法,只是交出星月罷了,蘇宇就可以白白得到他的一具軀體,完成吞噬!

蘇宇這傢伙,有時候簡直不可理喻!

「蘇宇,我只有這個條件……其他的,你答應了,也給不了我!若是不給你的生死道,你就讓陰給我……可你想好了,陰給我了,第一,他未必願意!第二,他無法寂滅,你和他身上的蒼之力都無法消除,那還是受蒼的控制!」

至於什麼時光長河,長河之書,那都是蘇宇無法承諾的,也無法做到的。

魔焰也不傻,要這個沒用。

他只要蘇宇的生死道!

「蘇宇,這是最好的結果,最好的機會,你非要和我魚死網破,給人當猴戲看嗎?」

「蘇宇!」

魔焰有些憤怒,火焰愈加兇猛:「還是你覺得,你蘇宇,真的可以拿下我?」

此刻的他,有些凶戾!

古獸,終究還是古獸!

蘇宇的遲疑,已經讓他極其不耐煩,蘇宇若是非要堅持廝殺下去,他也不怕,到底誰生誰死,那可難說,何況,死靈之主可以寂滅的事情他知道。

知道了,蘇宇想突然利用死靈之主自爆來傷他,根本不可能。

好像想到了什麼,魔焰忽然傳音道:「不要星月,只是要生死之道!」

「嗯?」

蘇宇心中一動。

魔焰暗罵一聲,艹,合著是為了這個呢。

他馬上傳音:「不需要星月,只是星月執掌了你的生死之道……但是,也可以剝離下來!你隨便給她找別的道先續接,或者乾脆先沉眠,都可以!我要的不是人,本座只需要大道之力!」

蘇宇來了興趣,「你想好了,沒有星月執掌的生死之道,其實是無法融合的!」

他之所以沒說這個,是因為單獨的生死之道,是不融合的。

生死輪迴是不完善的!

「哼!」

魔焰傳音帶著冷笑:「你以為,這天地之間,只有你們可以生死融合嗎?本座觀摩萬界多年,包括陰的寂滅,都看在我眼中!我需要的只是你那已經融合過的道!」

那這個,就可以商量了!

蘇宇迅速道:「怎麼交易?」

「你答應了?」

魔焰有些意外,很快又覺得正常,他很快道:「簡單,你現在開始剝離大道,最後一刻交易……你可以繼續利用陰的寂滅,來重傷我……我偽裝不知,被你重傷……你吞噬我的那一刻,你將生死大道交給我,我會轉移走……如此一來,你我都達成了目標!」

「你不怕我反悔?」

蘇宇傳音道:「死靈之主重傷你之後,我若是不給你……你能如何?」

魔焰帶著一些嘲諷之意:「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蘇宇才能魚死網破……你不給我,我早有準備,你吞噬我的那一刻,我自然會自爆!到時候,你也什麼得不到,而且,你若是覺得,一位44道強者自爆,傷不到你絲毫,你可以試試!當然,那時候,我也可能會反悔……但是,我們都可以在最後一刻,切斷對大道和自身的聯繫,這樣的話,也更安全一些!」

雙方想合作,又擔心彼此的算計。

蘇宇甚至擔心魔焰自己在自己身上弄陷阱,而魔焰其實也擔心蘇宇在生死大道上弄陷阱。

所以和這些聰明人合作,往往極其麻煩!

若是和穹這些人,那直接交易完事!

魔焰此刻再次傳音:「要速度一點了,否則,被看出一些端倪,對你我都不好!蘇宇……你我之間,也許仇怨無法化解,我也不會放棄吞噬萬界,吞噬長河……可現在,你我都不願意被人當成棋子,當成猴子去看……那將他們弄出來,是必須要做的事!」

這個沒錯!

蘇宇不再多說,迅速道:「好,那我現在剝離大道,至於能不能融合,我不會管你!你能利用這大道,寂滅一次還是兩次,我也不會管你!不過……還有一點,我吞噬你之後,你復甦之後……你我如何應對黑鱗和蒼?」

那時候,是亂戰,還是聯手對付一位?

還是其他?

「黑鱗的目標,也是蒼!蒼必須要死,他不死,吞噬長河幾乎沒希望……聯手殺蒼!殺了蒼,長河之書融入長河之後,那時候的時光長河和萬界,才可以被吞噬!」

「到了那一刻,是你吞了長河,還是我,或者黑鱗直接滅了長河……各憑本事!」

那一刻,才是三方混戰的時候。

而蒼,這個想法太多的傢伙,可以直接死了!

蘇宇是什麼人?

魔焰又是什麼人?

這些人,沒人願意成為其他人的棋子,此刻,蒼利用他們互相廝殺,兩人都不會答應,不會願意!

這一刻,蘇宇和魔焰,很快達成了一致。

蒼,一個劍靈,想要主導整個萬界局勢,痴人說夢罷了!

蘇宇開始剝離自己的生死大道,很微弱,每一次和魔焰的碰撞,都會剝離一點點,兩人戰的天翻地覆,打的長河不斷顫動!

死靈之主卻是憋著口氣,還沒到時候嗎?

沒到!

蘇宇要等,等自己大道剝離,如此一來,才有機會交易。

而魔焰也在等蘇宇剝離成功。

此刻,少了生死兩道,對蘇宇影響其實不大,只是天地沒之前那麼完善罷了。

「再等等!」

轟!

一聲巨響傳出,蘇宇再次被擊飛,大道之力溢散,意志動蕩,生死之氣在身上盤旋,好像受傷不輕,正在療傷。

而魔焰,眼神一動。

這代表蘇宇的大道剝離成功了!

接下來,就該是交易了。

而死靈之主的機會,也就在現在。

蘇宇並未告知其他人,知道了,也沒必要,反而容易引起懷疑,一旦被蒼提前感知到,剝奪了蘇宇和死靈之主的力量,那會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就在這一刻,蘇宇陡然傳音:「爆!」

死靈之主暗罵一聲,這個時機好嗎?

沒覺得啊!

感覺還不如之前!

之前的話,蘇宇受傷不重,他覺得機會更好一些。

不過,既然相信蘇宇,那隻能聽蘇宇的,博一次!

能否抓住機會,獲得勝利,全看自己了!

儘管自己這個41道強者自爆,未必可以搞死魔焰,可是,總比等死強!

死靈之主這一刻,不管不顧,帶著決絕之心,誰也不知道他能否復活第二次,可是……管他呢!

「爆!」

轟!

就在這一刻,一聲驚天巨響傳出!

轟隆一聲巨響,讓整個長河都劇烈顫動起來!

而魔焰,好像沒想到,沒料到一般,演戲,魔焰也不弱,若是不擅長,他的分身也偽裝不了天門多年,這一刻,他好像沒來得及避開,一聲慘叫傳出!

轟!

巨響聲連綿不斷,魔焰一聲怒吼:「蘇宇!」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抓住時機,一劍朝他斬去,暴吼道:「殺!」

人皇也是心中一震,死靈之主自爆了?

管不得許多了!

此刻,機會!

魔焰被死靈之主的自爆重傷了!

與此同時,蒼也是心中一震,急忙朝蘇宇他們看來,再看死靈之主自爆的方向,再看看蘇宇此刻瘋狂轟擊重傷的魔焰。

他眼神不斷閃爍。

自爆了?

陰在這一刻,居然選擇了自爆?

是不是可以復活?

還是有其他情況?

要不要抽離蘇宇的未來之力,因為傳輸給死靈之主的力量,好像被禁錮了,消散了,無法取回!

此刻,要不要抽走蘇宇的力量?

可這一刻,機會很難得,魔焰重傷了,現在抽走了蘇宇的力量,那會瞬間失衡,讓魔焰取得勝利……

蒼有了瞬間的猶豫。

然而,就這瞬間,蘇宇和魔焰接觸到了,一拳一劍,彼此交手!

轟隆一聲巨響傳出!

蘇宇化為人門,暴吼一聲,人門封鎖了天地,封鎖了魔焰,暴吼道:「你浴火重生,今日也必死!」

魔焰一個趔趄,也是化身一道門,迅速在人門中劇烈衝撞起來!

衝撞之間,蘇宇的生死大道,落入魔焰門戶之中。

魔焰聲音在蘇宇腦海中響起:「一起切斷聯繫,你切斷對生死大道的掌控,我切斷我對兩道門戶的掌控……蘇宇,別耍花樣!」

「你也別耍花樣!」

蘇宇還不放心他呢,這傢伙還好意思不放心自己!

「我們一起切斷,我數三聲……」

蘇宇還沒說完,魔焰聲音迅速傳來:「數個屁……別數了,一起爆發全力,爆發到極致,爆發到沒心思想其他的,也是你殺我的機會……否則,你如何輕易殺我?」

也是!

下一刻,兩人氣勢陡然都提升到了極致!

一道劍芒耀射四方,蘇宇一劍斬下!

而魔焰,也是咆哮一聲,一股火焰升騰而起,也是強悍無邊,哪怕受傷,這傢伙也保持著40道以上的戰力。

轟!

又是一聲巨響,這一聲巨響,讓39道的人皇都不由吐血倒飛而出,七竅流血!

蘇宇手中的穹劍,也是傳出一聲悲鳴!

劍體有些裂開!

開天劍是很強大,可是,此刻的開天劍,早已不是當年的蒼穹劍了,39道之力的穹,一劍斬在了門戶之上,門戶轟隆一聲崩碎,卻也傳盪來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反震之力!

這一刻,魔焰瞬間崩潰,但是蘇宇可以感受到,這傢伙的意志居然憑空消失了,與此同時,消失的還有自己的生死大道。

而蘇宇,也是在這一瞬間,一股力量被他強行剝離而出!

這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朝剛剛自爆的死靈之主那邊飛去。

而直到這一刻,蒼才臉色一變。

死了?

這麼快?

他都沒想到,魔焰死的會這麼快,按照他的盤算,魔焰還能撐住的,哪怕死,魔焰是可以復活的,也不會等待什麼活命的機會,最後九成九的可能會自爆,把蘇宇覆滅!

結果,沒有!

魔焰沒有自爆!

而是直接被蘇宇一劍斬了!

這一刻,穹都愣住了,劍體上呈現出一張臉,帶著一些茫然,我這麼猛?

我去!

我也太厲害了吧,居然一劍把魔焰給斬殺了,對方連自爆的機會都沒!

而人皇,先是意外,接著是露出一抹異色。

魔焰就這麼被殺了?

哪怕可以復生,這麼被殺了,也太出乎預料了。

這一切,電閃雷鳴之間。

這一刻的蘇宇,一聲暴吼,將所有的未來之力剝離,而蒼臉色一變,迅速就要抽離,可就在吸引力浮現的一刻,忽然,蘇宇體內,一股黑色雷霆之力爆發!

轟!

又是一聲巨響,那股吸引力,直接被黑色雷霆劈碎。

「蘇宇!」

蒼一聲低喝,帶著一些沉重,蘇宇要做什麼?

他在剝離自己贈予他的力量,自己想收回,居然被他用劫難之力抵擋住了,但是擋得住一時,擋不住一世!

他就要再次抽離!

可就在這一刻,之前死靈之主自爆的方向,一股極強的吸力呈現,長河之上,呈現出黑白兩色,如同一個漩渦,將蘇宇傳輸來的那些力量,迅速吸納!

轟隆!

長河劇烈波動起來,蒼想奪回這股力量,卻是發現,他無法奪回,蘇宇的黑色雷霆不斷劈砍,不斷轟擊,讓他一時間沒辦法去奪走這股力量。

等到蘇宇的劫難之力消耗大半,蒼再感應……沒了!

是的,沒了。

那股傳輸出去的力量,徹底消失了!

被吸納走了!

「蘇宇!」

蒼的怒喝聲再起,隱約有些不安,而這時候的蘇宇,才沒時間搭理他,兩道殘破的門戶浮現,被他迅速吞噬,三門徹底合一了!

轟隆!

這一刻,整個諸天萬界,整個時光長河,好像都被蘇宇包裹在了體內。

長河徹底被壓縮形成了一個球,形成了諸天萬界,包裹著諸天萬界。

壓成了一個圓球模樣的存在!

而這圓球附近,環繞著一條長河,銀白色的長河,格外美麗。

蘇宇吞噬兩道門戶殘留下來的力量,剛剛剝奪了未來之力的蘇宇,原本實力在下滑,一眨眼,實力恢復到了42道,那股力量,還在繼續攀升!

萬界,也越來越小!

與此同時,就在蘇宇附近,一朵火焰,忽然憑空出現,那是一朵黑色火焰,這一刻,火焰之上,好像浮現出了一道麒麟古獸的虛影,那是在浴火重生的魔焰!

不單單如此,原本這火焰,只是黑紅色,這一刻,隱約間多了一些黑白之色。

魔焰的氣息,也迅速壯大起來!

……

長河之書,劇烈顫動,開始正式凝現出來!

而這一刻的蒼,卻是臉色鐵青!

魔焰,復活了。

蘇宇,吞噬了二門,死靈之主好像也在復活,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快到他之前賦予的力量,全部消失了,完全無法感應!

這一刻的蒼,手中浮現出了一柄劍。

身影,也是越來越清晰。

蒼的臉上,露出一抹冷色,陡然看向魔焰那邊,魔焰剛剛死的太快,這出乎他的預料,魔焰的浴火重生機會,只有一次,他就這麼浪費掉了?

魔焰死一次,其實是好事。

可蒼怎麼感覺,都感覺不太對勁,尤其是蘇宇這邊,迅速脫離了他的掌控,更是讓他心悸。

還有,魔焰留下的力量太多,魔焰為何不自爆?

為什麼?

他們……有協議?

這一刻,蒼升起了這樣的念頭,蘇宇和魔焰……難道達成了什麼一致?

可是,蘇宇如何能讓魔焰放棄自己的一世身,選擇成全蘇宇?

而此刻,蘇宇的力量,急劇攀升,轟隆隆!

虛空中,一個大圓球浮現,那是萬界!

長河環繞萬界!

而蘇宇,這時候氣息瞬間達到了43道,一直朝上衝擊,片刻后,蘇宇將二門徹底融合,轟隆一聲巨響,蘇宇化為本體,化為一個人,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44道!

這一刻,蘇宇攀升到了44道之力,而二門的力量,也瞬間被他消耗一空。

同一時間,那邊,魔焰也瞬間浮現身影,身體劇烈震蕩了一下,一股火焰之力,席捲四方,強悍無邊,這一次,不再保持人形,而是恢復了本尊模樣,一頭黑色的麒麟古獸。

氣息,比之前更強!

也許達到了45道,也許沒有,蘇宇這一刻也有些不好判斷,但是要比他強大。

就在蘇宇這邊剛完成融合,長河之書震蕩!

轟!

整個萬界和長河都在顫動,書籍浮現,這一刻,蒼和黑鱗,也瞬間浮現。

兩股強大的氣息,席捲四方!

「出來了……」

黑鱗低喃一聲,他和蒼,一直處於一個特殊空間,彼此剋制,這一刻,兩人從這個特殊空間走了出來。

身邊,長河之書還在懸浮。

蘇宇身後,黑暗氣機浮現。

下一刻,一道黑暗身影浮現,死靈之主也迅速復生了,帶著一些笑容,42道之力!

然而……很快,他笑不出來了!

就復生這麼一瞬間,局勢,好像又變了。

那倆個……出來了?

蒼的力量,被他寂滅一次,洗鍊了一次,化為了他自己的力量,他也進步了一些,進入了42道之力。

可是……可是怎麼都出來了?

還有,魔焰還真復活了!

這一刻,蒼的臉色鐵青,而蘇宇看了一眼魔焰,下一刻,二話不說,一把抓住死靈之主,下一刻,抓住人皇!

將這兩人,瞬間塞入自己額頭處的一道門戶。

這倆還沒反應過來,蘇宇吼聲響起:「給我提供天地之力!」

「你不是不需要嗎?」

人皇罵了一句。

蘇宇懶得回話,廢話,之前要了也白要,現在……當然要。

卧槽!

這三位,好像都是45道,唯獨我才44道,我最弱,我不得靠你們給我增強一些天地之力才行,如此一來,自己才不會落入下風。

「殺!」

一聲暴吼傳出,一劍朝蒼殺去!

同一時間,魔焰也是火焰焚天,四蹄踏空,腳踩火焰,瞬間朝蒼踐踏而去!

一直不動聲色的黑鱗,忽然露出一抹冷笑之意,手中浮現出一柄長劍,一劍朝蒼殺去!

蒼厲聲咆哮,一手抓住長河之書,一手持劍,掃蕩四方!

強大的氣息,震蕩的整個混沌都在顫抖!

「你們聯手又如何?」

蒼怒喝一聲!

這些人,居然最終都選擇了對付自己!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成為眾矢之的,就是因為長河之書,他是長河的靈!

可是,他如何能放棄?

此刻,他必須要掌控長河才行。

「劍!」

一聲厲吼,環繞萬界的長河,忽然化為一柄劍,這一刻,壓縮到了極致的長河,就如同一柄劍,被他一把握在手中,蘇宇都沒能搶走。

長河之書,也瞬間融入巨劍之中。

蒼穹劍!

也許,這才是真正的蒼穹劍,起碼,是蒼穹劍大部分的靈性和力量,穹只能說是個廢渣成了靈。

「開天!」

蒼一聲低喝,這一聲開天,並非來自蘇宇,而是蒼,這一劍,強悍無匹,一劍殺向三人!

這一切的變化,來的太快。

快到不可思議!

黑鱗這邊,蘇宇他們並未聯繫,可是,此刻三人都有默契,先殺蒼,殺了蒼,才有機會,逃亡或者保護或者吞噬!

蘇宇持劍斬去,黑鱗持劍斬去,魔焰直接化身混沌古獸,巨大的體型,帶著焚燒一切的火焰,四蹄落下!

轟!

劍芒閃爍,一聲巨響,蘇宇長劍劇烈震蕩,穹一聲慘叫傳來,長劍之上居然出現了一道裂痕,蘇宇手臂瞬間粉碎!

強大的劍芒,沖入體內,讓蘇宇肉身瘋狂顫動起來。

天地內,人皇他們紛紛吐血。

好強的劍氣!

以時光長河為劍,這一刻的蒼,雖然也損失不少力量,可時光長河被壓縮成了劍,這把劍,也給了他足夠的回報!

等待無數歲月,蒼其實也在等三門匯合的這一天!

這一刻的蒼,滿臉冷峻:「你們算計來算計去,有用嗎?任由你們怎麼算計,最終,長河化劍,你們還是成全了我!」

這一刻的他,在四人中最為強大。

長河化劍,是避不開的!

轟!

接連三聲巨響傳出,砰地一聲,魔焰飛出,四蹄之上,血跡斑斑。

黑鱗倒飛而出,手中的長劍,卻是泛黑無比,劫難之力在他劍上爆發,蒼手中的蒼穹劍太強,可是……再強,一對三,他也有些吃力。

一瞬間,噗嗤一聲,身上多出了兩道劍痕,蒼白的頭髮,有些火燒的痕迹!

蒼微微一個趔趄,被三人圍繞在混沌中間,臉色冷峻無比,而蘇宇三人,都不說話,下一刻,三人再次出擊!

「殺!」

蘇宇也是開天劍,一劍斬出,帶著黑色劫難之力,這是針對蒼的力量,而黑鱗手中的劍,帶著的劫難之力更強大!

這一刻,蘇宇天地中,人皇和死靈之主瘋狂給他加持力量,補充蘇宇消耗,四大強者,蘇宇最弱,不靠他們補充,那是無法匹敵其他三人的。

「滾開!」

蒼也是一聲厲喝,一劍掃蕩虛空,混沌被掃蕩開!

這一劍,宛如當年時光之主開天闢地,強悍無邊!

「噹噹當!」

接連三聲清脆的巨響聲,巨大的餘波之力,席捲了整個混沌,朝深處蔓延而去,一層層黑暗被打破,露出了光明,耀眼的光芒,將這片黑暗之地,化為了光明之地!

四大強者,再次交手,蘇宇身上浮現出一件戰甲,那是三門所化,也是防禦力極強。

蒼的這一劍,倒是沒怎麼傷到蘇宇。

三人聯手之下,一眨眼,又在蒼的身上留下了幾道印記!

三人環繞著蒼,都是眼中殺氣四溢。

蒼看了一眼蘇宇,悶哼一聲,低沉道:「蘇宇……你也要圍殺我?我在保護萬界,黑鱗要吞了我,滅了我,要逃離萬界!魔焰更不用說……你……也要滅世?」

他看著蘇宇:「我死了,你確定,你能匹敵他們?他們只會聯手滅殺你,那時候,他們才有共同目標,魔焰吞噬萬界,黑鱗離開萬界……那才是共贏!」

「魔焰和黑鱗之間,是沒有衝突的……而你,和他們都有衝突!他們最終的目標,都是滅亡萬界,滅亡長河……蘇宇,你懂不懂這個道理?」

蒼顯得很憤怒!

蘇宇,你的選擇,是錯誤的!

「何況……魔焰好像汲取了你的生死之力……那他可能會再次復生,蘇宇,聯手殺魔焰,才是正確的選擇!」

「殺!」

回答他的,只有蘇宇的劍!

魔焰和黑鱗,也是一言不發,到了這地步,說這些沒用,辯解無用,實際上,蒼說的是對的。

可是……蘇宇就是要殺他!

你最強,我就要殺你!

首尾兩端,那才是大忌,至於後續,殺了蒼再說!

「愚蠢!」

蒼一聲怒喝,一劍掃蕩虛空,轟隆一聲巨響,四人戰成一團,殺氣衝天。

劍入體內!

蘇宇一劍殺入蒼的體內,而蒼的一劍,則是斬滅了魔焰的火焰,一劍將魔焰的一個蹄子斬斷!

魔焰悶哼一聲,急忙倒退。

黑鱗也是一劍斬出,黑色劫難之力爆發,噗嗤一聲,也殺入蒼的體內。

「滾!」

轟!

一股滔天之力從蒼體內爆發,轟隆一聲巨響,蘇宇和黑鱗也是紛紛倒飛。

兩人都吐了口血!

蒼手持長劍,咬著牙,怒不可遏!

他陡然一劍朝蘇宇殺來!

蘇宇暗罵一聲,迅速倒退!

長劍在空中接觸,開天之劍不斷碰撞,一次又一次,砰地一聲,蘇宇倒飛而出,而黑鱗和魔焰已經再次殺來。

砰砰砰!

一連串的巨響聲,響徹四方,蒼的確很強,手持蒼穹劍的他,更是強大的離譜,然而,遭遇三人圍攻,也是疲於應付!

從蘇宇戰魔焰,到三人聯手殺他,這一切的一切,轉換的太快。

也讓一切算計都成了空!

蒼極其不甘心,再次怒吼一聲,一劍將蘇宇挑飛,帶著一些憤怒:「蘇宇,你腦子進水了嗎?」

你殺了我……你也是必輸的局!

蘇宇不語,繼續廝殺,而魔焰幽幽笑道:「他當然不傻,殺了你……也許穹可以吞了你呢?蘇宇,是吧?」

蘇宇笑了:「知我者,魔焰!別和我搶屍體!」

魔焰笑了笑,不語,三人再次殺出!

是的,蘇宇當然知道蒼說的是對的,可是……那又如何呢?

殺了蒼,也許穹可以把蒼給吞了!

這也是一次機會!

蒼劍氣爆發,強悍無邊,一聲咆哮,一劍再次斬出。

殺我?

沒那麼容易!

四大強者打的混沌都在破碎!

都差不多有45道之力,哪怕蘇宇,在兩人的加持下,也差不多如此,倒是蒼,在長河化成的蒼穹劍的加持下,比他們更強,也許有了46道之力。

以一敵三,依舊悍勇!

可悍勇,也只是一時的。

蒼,並未完全將時光長河掌控。

四人大戰,殺氣衝天,劍氣縱橫四方,殺的混沌裂開,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新生天地的雛形,這幾位強者聯手,餘波都好像在開闢天地。

就在蘇宇三人再次出手,長劍入體這一刻,蒼的臉上露出一抹冷厲之色,「你們會後悔的!」

下一刻,他任由蘇宇和黑鱗一劍刺入。

而他自己,舉起長劍,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強悍無邊,一劍朝魔焰殺去!

嗡地一聲劍鳴聲響起!

噗嗤一聲!

長劍入體,將魔焰的頭顱斬下,這一劍,甚至還夾雜著蘇宇他們輸入的滅世之力,一劍就將魔焰的一切徹底磨滅掉!

這一刻,蒼也不斷吐血,卻是一劍斬殺了魔焰!

他笑了!

不是因為殺了魔焰,而是因為……魔焰復活了!

是的,就在這一瞬間,遠處,一朵火焰,搖曳起來,一瞬間,魔焰再次浮現,氣息,比之前還要強大!

比蒼稍弱一些,卻是比黑鱗和蘇宇都要強大。

蒼吐血,卻是大笑:「蘇宇,你猜,他還能復活幾次?他每一次復活,都會比之前更強大……你們殺了我……可以匹敵他嗎?」

而魔焰,眼神有些幽冷。

蘇宇深吸一口氣,看向魔焰,「魔焰,看來你還能復活一次……復活之後,恐怕可以匹敵蒼了!」

魔焰應該還能復活一次!

因為,他曾開闢過兩座天地!

蒼付出重傷的代價,殺了魔焰,只是為了告訴蘇宇他們,你們就算殺了我,也無法對付魔焰,魔焰還能死一次,再死,再復活,他就是下一個蒼!

而那一刻,蒼死了,蘇宇和黑鱗,如何匹敵他?

何況,黑鱗也未必會對付他!

而就在這一刻,重傷的蒼,忽然和蘇宇一起出劍,一起朝魔焰殺去!

魔焰冷哼一聲!

料到了!

蘇宇笑聲傳盪:「魔焰兄再死一次,我們聯手再殺蒼!」

你還是把剩下的一次機會用了吧,否則……誰敢放心你?

而這一刻,黑鱗居然也對魔焰出手了,魔焰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低沉道:「黑鱗!」

黑鱗幽幽笑道:「都活最後一次……能復活,太過噁心,魔焰……耗掉最後一次復活的機會,我們自然不會對付你!」

剛剛還是三人聯手殺蒼,眨眼間,成了三人聯手殺魔焰!

這樣的變化,太快!

這一刻,蘇宇手中的長劍,都忍不住冒出一句:「還是當劍好!」

不然,我都不知道下一個殺誰好了,還是當劍好啊,不用去考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1章 千變萬化(萬更求訂閱)

99.13%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