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主、仆、囚徒、惡客(求訂閱)

第962章 主、仆、囚徒、惡客(求訂閱)

三人聯手殺魔焰。

一個可以復活的傢伙,多年來分化二門,積累雄厚,這樣的存在,本身執掌了重生之火,現在又掌握了蘇宇的生死二道。

這傢伙能復活多少次,這一次是不是最後一次,大家都不好判斷。

蘇宇他們寂滅復生,還需要濃郁的生命力才能支持他們復生,而魔焰,積累實在是太雄厚,甚至掌握過兩個時代,封印時代的期間,恐怕汲取了無數生命力。

所以他能復生幾次,蘇宇不清楚。

如今的魔焰,已經死了兩次,力量接近46道,再死一次,是否直接跨入46道了?

不知道!

所以大家選擇了此刻聯手殺魔焰。

四方強者,少一人都不行。

少了蘇宇和黑鱗,那就無法殺另外一位,風險極大。

不過三方聯手,把握就大了。

這一刻,蘇宇、蒼、黑鱗,都是手持長劍,三把長劍,橫貫天地,劍芒耀空,混沌撕裂!

魔焰眼神冰寒。

不過換取了蘇宇的生死道,還是很值得的,唯一讓他覺得不爽的就是這些傢伙,此刻居然聯手對付他,不殺了蒼,大家都沒機會的。

這些混蛋!

蘇宇和黑鱗,都是首尾兩端的那種,反正他們倆一對一,都不是蒼和魔焰的對手。

這時候,魔焰邊戰邊退,火焰焚燒整個虛空,聲音冰寒:「蒼,沒必要殺我,不如先殺了蘇宇和黑鱗,你我再決勝負!」

蒼不說話。

那得有個前提,你不能再復活了!

你若是不斷復活,和你戰鬥,豈不是送死?

魔焰見他不回話,三人繼續圍攻自己,自己傷勢越來越重,眼神也愈加冰寒起來。

你們當我那麼好殺嗎?

之前那一次,是蒼不顧一切,非要殺了自己,證明自己可以復活,越來越強,為了保命才會如此做,現在呢?

這些傢伙,都很可惡!

魔焰心中想著,迅速倒退,不斷穿梭虛空遁逃。

而三人,也是緊追不捨,從三方圍攻而來。

正追著,蘇宇和黑鱗,同時一驚,迅速倒飛。

兩人,蘇宇修鍊了劫難之道,而黑鱗本身就是劫難的化身,這一刻,都感受到了一股危機,瞬間明悟,魔焰要自爆!

果不其然。

就在兩人倒退的瞬間,魔焰眼神冰寒,再這麼下去,他還是會被三人圍殺的,與其被他們圍殺了,不如用這一世身,能殺一個殺一個!

不能,也得將三人重傷了!

「無盡!」

一聲低喝,魔焰身上湧現出無盡的火焰,下一刻,轟隆一聲!

混沌破碎!

整個混沌都被炸裂開了,四方黑暗全部消失,化為了火焰,天地之間,誕生了一座火焰的世界。

巨大的響聲,巨大的力量爆開,讓整個混沌都化為了火的海洋。

三聲悶哼,同時響起。。

蘇宇和黑鱗儘管先跑一步,可一位接近46道的強者自爆,還是可怕無比。

這一刻,蘇宇迅速被撕裂,被焚燒。

他的肉身,此刻由三門組成,倒是沒受到太大影響,只是被燒的有些開裂,可他的意志,卻是被火焰焚燒的有些寂滅。

不止如此,火焰沿著他的天地,蔓延進來,人皇幾人,紛紛暴吼一聲,然而,火焰太強,一眨眼,火焰將幾人燒的開裂!

人皇、死靈之主紛紛暴喝,大道之力瘋狂湧出,而蘇宇,也是意志動蕩,整個人都有些渾濁起來,意志承受的痛苦越大,蘇宇越清醒。

可當強大的外力,直接摧毀,那蘇宇也擋不住。

門內,最後剩下的一些本源之力,迅速來修補,將蘇宇意志給修補成功了,而此刻,之前人門內積蓄的大量本源之力,幾乎消耗一空了。

直到這時候,蘇宇才勉強恢復了過來,而手中,穹已經有些裂開,被火焰焚燒的厲害,蘇宇急忙幫著滅火。

過了一會,穹虛弱的聲音才傳了出來:「好強!」

若不是本體是開天劍,他就徹底碎了!

而這時候,不遠處,蒼的身影浮現,長河之書覆蓋著他,可蒼好像也不好受,長河之書顯得有些暗淡,手中的長河之劍,也稍顯暗淡。

他那長河之劍,是由時光長河和萬界組成的,此刻,顯得有些暗淡,蘇宇微微凝眉,萬界被長河納入了其中,現在就在蒼手上。

這一次,遭受了魔焰的火焰侵襲,長河自然不會被毀滅,可萬界是否受到了大影響?

死了多少人?

蘇宇不知道。

但是,這麼大的波動,可能被火焰侵襲進去了,也許死了很多人。

片刻后,黑鱗的身影也浮現出來,顯得有些殘破,滅世的氣息,不斷溢散出來。

三人都受傷不輕。

尤其是蒼,本來就受了傷,此刻又是最靠近魔焰的,這一刻,他臉色很難看。

而三人中央,一朵火花,搖曳生姿。

片刻后,魔焰的身影,再次浮現。

而這一刻,三人也仔細觀察著,復生幾次,還能不能再復活,有時候還是可以看出來一二的,魔焰的根基,其實不是蘇宇的生死大道,他主要是因為那火焰,才能掌控生死。

這一刻,他所在的那朵火焰,好像黯淡了下去。

是火焰賦予他的復生之力消散了嗎?

不知道!

蘇宇他們猜測如此,但是不好肯定。

而這一瞬間,魔焰再次浮現,氣息,比之前果然還要強大一些,這一刻,魔焰和之前的蒼一樣,也達到了46道的地步。

而蒼,已經重傷,魔焰卻是全盛狀態!

魔焰眼神冰寒,看向三人。

三人只是受傷,並未隕落,雖然也料到了,不過還是有些失望。

三人跑的太快!

尤其是蘇宇和黑鱗,對死亡危機感應太強,瞬間逃離,否則,蘇宇和黑鱗稍弱一些,尤其是蘇宇,絕對會比現在要受傷重的多!

魔焰這一刻,化為了人形,一位壯漢,眉心處帶著一朵火焰。

這倒是和魔族的一些傢伙有些類似。

看樣子,炎火這一代之後的魔族,可能還真有點他的血脈之力。

當然,此刻的蘇宇他們,沒興趣知道,這傢伙是火焰影響到了炎火,還是真的和炎火的母親有一腿,給第一代魔皇戴了帽子。

誰知道呢!

也沒人在意這些。

大家只是有些沉重,尤其是蘇宇,環顧一圈,臉色更沉重。

魔焰進入了46道,巔峰期!

蒼也是46道,受傷不輕。

黑鱗45道,受了點輕傷。

自己實際上只有44道,也受了傷。

斗到此刻,他蘇宇,還是最弱的一方,這樣的局面,其實讓人絕望,怎麼打,都看不到勝利的機會,起碼沒有他蘇宇翻盤的機會。

這一刻,魔焰也開口了,看向蒼,帶著一些冷意:「蒼,滿意了嗎?」

蒼輕笑一聲:「滿意?魔焰,是你先聯手他們對付我的,該問這話的,不該是我嗎?」

魔焰一次次的復生,每一次比之前更強大。

蒼判斷了一下,應該也差不多了。

魔焰就算繼續強大,到了此刻,接連死亡三次,底蘊也應該耗盡了,每一次死亡,都是大量能量的溢散和消耗,包括對生機的消耗。

三次下來,哪怕魔焰還能寂滅復生,可沒有了足夠的生機和能量,應該也做不到再次復生了。

這一刻,黑鱗也笑了:「這樣才公平!」

這樣,才有趣!

這時候,蘇宇也忽然開口:「黑鱗,你是無法逃離嗎?現在長河被壓縮,你若是能逃離,現在就該走了,為何不走?」

「走?」

黑鱗笑了,幽幽道:「你想的太簡單了,若是能走,何必在這留下?長河不碎,我是走不了的!」

唯有長河破碎,他才有機會離開。

至於時光之主怎麼做到的,蘇宇不清楚,封印黑鱗這樣的強者,並不簡單,而且這也不是單純的鎮壓,黑鱗可以自由行動,但是,他無法離開長河太遠。

唯有長河破碎才行!

而這一刻,魔焰也不再說什麼,只是看向黑鱗,平靜道:「你殺蘇宇,我殺蒼!你我還是有合作的前提的,黑鱗,玩也玩夠了,該結束這場戰鬥了!」

黑鱗笑了:「可以!」

魔焰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下一刻,踏空朝蒼走去!

黑鱗能不能殺蘇宇,他不清楚,但是,他此刻比蒼要好的多,蒼受傷可不輕!

若是他殺了蒼,黑鱗殺了蘇宇,他再吞了時光長河……那多年來的等待,就值得了!

能完整吞噬了長河,此刻的他,46道之力。

吞噬成功后,應該可以達到49道之力。

成為這混沌之中,第一強者!

當然,時光之主具體什麼實力,他不清楚,很強就是了,可魔焰也沒興趣去管他多強,那位不會回來的,也許死了,也許閉關,也許在其他地方被纏住了。

那都和自己無關!

無數歲月,對方並未回來過。

……

蘇宇這邊,黑鱗踏空而來。

看向蘇宇,冷峻的臉上,露出一些淡淡的笑意:「都說人門險惡,人門滅世,蘇宇,你說,到底你算是人門,還是我算是人門?」

蘇宇沉默不語。

握緊了長劍,看向黑鱗,黑鱗比自己強大一些,但是不見得沒辦法戰,差距一道之力,蘇宇天地內還有人皇和死靈之主支持,雖然這倆現在也受傷不輕。

黑鱗笑了笑道:「蘇宇,其實,我和蒼,很早之前就在關注你!」

黑鱗一步步朝他走來,手中浮現一把長劍,一劍斬出,帶著一些淡淡的笑意:「你崛起不久,我們其實就在關注你了!」

「榮幸!」

蘇宇有些嘲諷,也是揮劍殺去!

黑鱗的劍,極其詭異,出劍縹緲,無法捕捉,一劍殺來,蘇宇這邊完全沒感應,這一刻,他也體會到了之前蒼他們被黑鱗攻擊的感覺。

無聲無息!

一劍忽然出現,蘇宇急忙回檔,稍顯倉促。

當!

一聲脆響,雙劍碰撞,穹傳來一聲痛呼,「艹!」

黑鱗的劍,對他傷害很大。

滅世之力!

黑鱗一劍接連一劍,淡淡道:「你匯聚了太多萬界氣運,不關注你都不行!只是,當時沒想到,你會走到今日罷了!」

說著,劍卻是不停!

一劍接連一劍,蘇宇不敵,不斷敗退,卻是咬著牙,繼續迎擊!

遠處,魔焰和蒼也斗的不可開交,火焰之力和長河之力,不斷爆發!

黑鱗聲音再起:「你能掌握一些劫之力,才是我關注你的重要一點!」

「劫之力,是我的專屬!你知,你為何可以掌握嗎?」

蘇宇聲音傳來:「不知,你安排的?」

「那倒不是!」

黑鱗否認了,帶著一些雲淡風輕:「我無需安排什麼,也不想安排什麼,無數年來,我唯一做的就是……離開這個地方!萬界對你們而言,是家,是國,是生存地……對我而言,只是一片囚籠罷了!何必在囚籠中安排什麼?」

他沒安排什麼,也不需要安排什麼。

他只要等待著一些有野心的傢伙,來滅世就行!

至於噬蝗,那也只是為了針對長河之靈,為了削弱長河,能破開長河逃離,這才是噬蝗滅世的關鍵。

「當年那個傢伙,想用你現在所在的人門,度化我,讓我成為這長河的靈,駕馭長河,去找他匯合……」

黑鱗忽然不再說劫之力的事,而是說起了時光之主。

蘇宇迅速避讓,避開了一柄黑劍的刺殺。

「那你為何不願意?」

黑鱗若是願意,現在度化成功,掌握長河,他恐怕早就達到了49道了吧,畢竟,這天地就是為他而開!

「笑話!」

黑鱗冷漠道:「我將你煉製進入我的劍中,讓你在我劍中強大,讓你掌握我的劍,然後讓你駕馭長劍來找我匯合,為我效力,你能願意嗎?」

蘇宇不語,大概……不願意吧?

肯定要反抗的!

哪怕他可以變強,他大概率也會反抗。

這就是黑鱗的心思?

可是,時光之主不會想不到這一點,蘇宇忽然道:「時光之主用七情六慾道度化你,代表你原本恐怕沒太多的意志和想法,甚至是冷血無欲,對嗎?」

「不錯!」

黑鱗淡淡道:「所以,他成功了一半,也失敗了一半!我畢竟被度化多年,七情六慾之道,對我還是有影響的,也給了我一些屬於自己的想法……可他忘了,當我有了一些屬於我自己的想法,我還會繼續遵循他的意志,去繼續接受他的度化嗎?」

蘇宇不知道,黑鱗為何要和自己說這些。

因為,好像沒必要告訴自己這些。

顯然,黑鱗的意思是,他本來不該想著逃離的,可後來,還是產生了逃離的想法,這期間,應該是出現了變故。

蘇宇正想著,黑鱗忽然幽幽笑道:「這一切,還得感謝蒼!按照當年那傢伙的盤算,當我誕生了一些屬於自己的情感之後,我會自然接管長河之書,化為長河之靈,從而徹底和時光長河融為一體……結果,你猜發生了什麼?」

這還用猜?

蘇宇也笑了:「你接管的時候,長河之書中,有靈了!」

「對!」

黑鱗也笑了,笑聲傳盪:「當我自動融入長河之書的那一刻……結果我居然被排斥了出來,只是融合了一小部分,另外一大部分,居然有人在執掌!」

那就是蒼!

也正因為蒼,將黑鱗排斥了出來,黑鱗才有了機會,有了想法,逃離這個囚籠,否則,那時候的他,直接融入長河之書,化為長河之靈,那他不會誕生逃離的心思。

繼續接受度化,繼續強大下去,等到徹底掌握了長河,他就會駕馭長河,化為新的蒼穹劍,去尋找時光之主。

「我要多謝蒼才對!」

黑鱗淡淡笑道:「若不是他,我只是那傢伙的傀儡罷了,只會一直聽命於他,讓我化為這長河之靈,那就化為長河之靈,而不會有了自己的想法,去追尋自由!」

嗡!

黑劍陡然出現在蘇宇耳邊,噗嗤一聲,將蘇宇耳朵穿透,這一刻,三門化成的肉身,都有些阻擋不了,被一股劫難之力席捲而入!

蘇宇耳朵上,血液橫流,揮劍格擋起來!

黑鱗說這一切,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蘇宇其實不太想聽,因為沒太多意義。

「和你還是有關的!」

黑鱗好像知道蘇宇的想法,再次一劍殺來,淡淡道:「之前不是說,你掌握了專屬於我的劫難之力嗎?這就是原因!」

蘇宇沒懂,有關係嗎?

「還不懂嗎?」

黑鱗笑了:「你乃應劫而生的存在!而你,其實也是那位留下的一些後手……換句話說,那位雖然不覺得我能逃離,可也做了一些準備!當我真的逃離了,或者選擇了逃離……那萬界之中,就會誕生一絲絲劫難之道,至於誰會繼承,無從知曉,但是,能殺劫難的,唯有劫難!」

蘇宇心中微動。

黑鱗又道:「我……不死不滅!」

黑鱗忽然又說了這一句,「唯一能殺我的,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的道……所以,唯一能殺我的,現在……只有你!」

蘇宇心神微微震蕩,被黑鱗一劍斬破了衣衫,忍不住道;「為何要告訴我?」

為什麼要說?

他不說,蘇宇其實不清楚。

黑鱗並未解釋,繼續道:「我是殺不死的……當然,殺不死,不代表蒼他們沒辦法對付我……只要此刻擊殺了我,殺不死,只是代表,我還會再次誕生在萬界……和當年一樣,失去了情感,再次化為當年的我,繼續接受度化……一次次地輪迴重複!直到有一日,我被徹底度化!」

說到這,他才道:「告訴你,只是想說,若是我會死……你來殺我!」

黑鱗帶著一些嘲諷,不知是嘲諷蘇宇,還是嘲諷時光之主,「你殺我,我才會徹底覆滅,不會再次誕生!若是無法逃離萬界……那就由你來殺我!一次次的重生,恢復成當年的我……這非我所願!那位,也不會去考慮,當滅世的靈,有了一些情感,是否還會願意,繼續接受他的度化!」

只有蘇宇殺了他,他才會徹底死亡。

否則,其他人殺他,他會一次次地重生在萬界之中,恢復成當年的模樣,再次接受萬界長河的度化,直到把他度化成功!

這樣的無限輪迴,不是黑鱗要的結果。

砰!

蘇宇這一刻,總算一劍刺中了對方,帶著劫難之力,果然,這一劍在黑鱗身上留下了一道傷痕,傷痕很深,甚至隱約有血液流淌而出!

黑鱗感受了一下,忽然笑了:「疼痛的感覺,便是如此嗎?很有意思!你要知道,之前不管是受傷也好,還是如何,其實,傷只是傷,疼痛,卻是沒有的!現在,我居然感受到了疼痛!」

蘇宇不說話,只是一心對敵!

而遠處,大戰越來越猛烈了!

蒼和魔焰,這時候也是殺的不可開交,一道火光之劍和一道蒼穹之劍碰撞開,砰地一聲巨響,蒼好像再次受傷了。

他沒能匹敵魔焰!

魔焰,才是此刻的最強者!

蘇宇臉色變幻不定,他現在被黑鱗纏住了,根本過不去,這也代表,就算魔焰殺了蒼,蘇宇也沒任何機會,能佔到好處,能和魔焰搶奪萬界,搶奪長河。

到了那時候,魔焰吞噬了萬界,萬界覆滅,魔焰強大之後,再來殺他……那不要太輕鬆!

這一戰,贏家好像註定是魔焰!

而此刻,黑鱗一劍將蘇宇擊退,淡淡道:「和我交手,還走神,蘇宇,有時候,你還是很幼稚,很年輕,你所謂的老練,也不過是偽裝罷了!」

蘇宇臉色難看,並未說話。

此刻的黑鱗,卻是沒再出手,而是看向遠處,輕聲道:「魔焰!」

魔焰眼看著要贏了,聽到黑鱗的聲音,聲如洪鐘,傳盪而來:「黑鱗,你不想出手了?無妨,只要你攔住蘇宇,一切隨你!」

他需要的,只是這兩位不插手!

他單對單,必贏!

「魔焰!」

黑鱗輕聲道:「我和蒼,非同源,卻又是同源!長河之書,蒼掌控七成,我掌握三成!你殺了蒼,只可以吞噬那七成長河之力,將另外三成剝離出來……讓我離去!」

他想走,很難的!

而且,魔焰還不能徹底把長河全部吞噬了!

「好!」

魔焰一口答應!

而黑鱗,此刻卻是嘆息一聲,呢喃道:「人也好,獸也好,都貪婪!魔焰,我其實……還是希望你能答應的,可為何,你如此貪婪呢!」

遠處,魔焰正在壓制蒼,聞言忍不住怒罵:「我說了,我答應了!」

你還想如何?

「你答應的太痛快了!」

魔焰怒吼道:「那我若是遲疑,你是否也會如此說?黑鱗,本座吞噬七成長河之力,可能就已經跨入了49道,再吞噬,也未必有用!我沒必要欺騙你!」

黑鱗這傢伙,不會要搗亂吧?

「黑鱗,你唯一的自由機會,只有我才能給你!」

「長河不滅,你走不了的!」

魔焰再次暴吼幾聲!

明白了嗎?

這時候,別給我出幺蛾子了!

而此刻,蒼的悶哼聲傳來:「黑鱗,你覺得他會放棄那三成長河之力嗎?他等待了這麼多年,他會放棄嗎?到時候,連你也一起給吞了!還有蘇宇,你也一樣,他贏了……你也必死!」

黑鱗一臉複雜,輕聲道:「可是,你贏了,那又如何呢?還不是和如今一樣……不,你贏了,你就會驅逐我了,讓我覆滅,再次重生,化為那無情無欲的靈,成為你們的傀儡……」

他,其實才是最沒選擇的!

蒼贏了,此刻的蒼,有足夠的時間,足夠的機會,去慢慢驅逐他對長河的掌控,覆滅他!

讓他化為那無情無欲的靈!

魔焰贏了,也未必會放過他。

蘇宇這邊眼神微動,剛想開口,黑鱗淡淡道:「你閉嘴,蘇宇,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最後就算給你贏了,你也不會放過我!只可惜……我好像贏不了!」

蘇宇有些尷尬,「不會,我會想辦法……」

「你?」

黑鱗笑了,帶著一些嘲諷,一些自嘲,「你能勝過那位再說!」

「我可以努力!」

蘇宇一副要奮鬥的模樣,黑鱗卻是繼續嘲諷一笑。

他看向那邊,再看看蘇宇,恢復了平靜:「和你說了許多,只是想說,若是最後,贏家不是我……你來殺我,可否?」

蘇宇眼神微變。

殺你!

黑鱗,這是說,他根本不想再次復生,成為那無情無欲的靈?

這傢伙,說是沒被度化,實際上,還是被七情六慾道給影響了!

而黑鱗,再次看向蘇宇,「你不用去參戰了,你去了,也沒什麼好下場,你太弱了……」

說著,他有些玩味道:「蘇宇,你說,時光真的可以倒流嗎?」

蘇宇看著他,沒說話。

可以嗎?

不可以吧!

時光長河中的過去未來,時間流速的不同,在蘇宇看來,其實只是一種大道造成的感官不同,也和能量的濃郁有關,時間,是唯一的!

黑鱗說著,又道:「你知道,你為何可以化身成門嗎?你知道,你和魔焰,到底有何不同嗎?你能輕易融入人門,那為何魔焰不可以?若是可以,他早就分身融入了!」

黑鱗笑了:「因為……你是劫!」

蘇宇臉色微變,沉聲道:「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黑鱗笑了起來:「我說了,因為你是劫!應劫而生,為我而生,人門你可以執掌,是因為那是度化我的門,你自然可以執掌!哪怕你不修七情六慾之道,你也可以執掌!你大道化門,你的門,和魔焰不同!魔焰,只是為了隔絕長河的一部分,腐蝕一部分長河!而你誕生的門,本質上也是為了對付我的……因為整個長河,其實就是為了我而誕生的!」

這個長河,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對付他!

「你是我的劫……也是萬界的劫……」

黑鱗淡淡道:「你的門,不是為了隔絕長河用的,而是為了封印整個萬界用的!不讓我逃離,不讓我離開,繼續度化我……這就是你應劫而生,誕生門的關鍵一點!」

「合著,我生來就是為了殺你的?或者度化你的?」

蘇宇有些無奈,這話說的!

黑鱗淡淡道:「雖然你想法未必如此,可實際上,你的確就是因為這一點,才會迅速強大起來,因為,萬界必須要誕生一位,可以對付我的存在!」

說到這,黑鱗平靜道:「蘇宇,你可知曉,你唯一的獲勝辦法,是什麼?」

蘇宇看著他,不知道,你難道知道?

「你、萬界、長河、應劫而生、門、封印、天地……」

黑鱗說著,笑了:「自己思考吧!當你理順了,想透徹了,你就有機會勝利了!你要明白,這個萬界,主人不是外來的魔焰,不是蒼,不是我,而是你們……」

「若是那位是開闢了長河的父親,那你們這些誕生於萬界的存在,便是長河之子,都是長河的孩子,你口中的時光之主,其實都算是你們的父親……人族之父!」

「而蒼這些存在,只是僕從罷了!」

「魔焰,是惡客!」

「我,是囚徒!」

黑鱗聲音越來越古怪,越來越譏嘲:「自家的地盤,還能讓奴僕和惡客佔了先機?至於我這個囚徒……那也是時光之主的囚徒……他可以讓萬界誕生的生靈殺我,豈會讓這些惡客和奴僕殺我?」

一句句話語傳盪而來,黑鱗身影已經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蒼那邊!

蘇宇默默看著,陷入了沉思中。

黑鱗,和自己說了很多。

但是,他又不具體說出來,儘管蘇宇心中念頭萬千,可是,還是沒有完整的思路,黑鱗這傢伙,到底怎麼想的?

而魔焰,此刻有些警惕,喝道:「黑鱗!」

黑鱗平靜道:「我只是看看,魔焰,殺了蒼之後,希望你能兌現諾言!」

「當然!」

魔焰一拳將蒼打的渾身冒火,心中卻是暗罵一聲,黑鱗這傢伙,非要過來,可別給我整事!

而蒼,這一刻顯得有些凄涼,傷勢越來越重,帶著一些不甘心,吼道:「黑鱗,蘇宇,他殺了我,你們都沒好下場,聯手殺他,才是唯一的出路!」

這些傢伙,為何這麼愚蠢?

真以為魔焰會善心大發,讓他們離開嗎?

該死的!

蒼憤怒無比,就沒一個人腦子是清醒的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2章 主、仆、囚徒、惡客(求訂閱)

99.23%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