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再無蒼穹劍(求訂閱)

第964章 再無蒼穹劍(求訂閱)

萬界寂滅!

長河劇烈波動,蒼在這一刻,也是瞬間失去了對長河之書的掌控,加上穹的瘋狂吸收,蒼瘋狂大吼起來!

這一刻的蘇宇,哪怕不融天地,也許都有機會斬殺了蒼。

可殺魔焰,那就差不少了。

而蘇宇,需要的是全部幹掉。

所以這一刻,蘇宇也是天地瞬間崩碎,融入了時光長河,從時光長河中走出,那就還於時光長河。

長河之中,無數個藍天浮現,無數個萬天聖浮現,其他人意志紛紛暴吼!

拆分!

將大道拆分,好讓蘇宇掌控,重新梳理大道,甚至是重新誕生新的長河之書,以文明志為基。

文王、文鈺……這些人,紛紛開始拆分大道。

整個長河,瘋狂咆哮。

穩固了千萬年的時光長河,此刻有些被拆散,被拆分開。

而遠處,黑鱗忽然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一劍爆發出璀璨無比的黑芒,滅世之力瘋狂爆發,帶著瘋狂,帶著笑容,朝魔焰殺去!

阻攔魔焰即可!

長河之書中,屬於他掌控的三成力量,也被他瘋狂消耗,他無法擺脫這一切,但是,他可以消耗掉這些力量,讓蘇宇掌握更多的長河之力!

「蘇宇……」

黑鱗笑了一聲,轟!

長劍殺破諸天!

魔焰也是暴吼一聲,一拳打出滅世火焰,將黑鱗焚燒,黑鱗卻是死死纏著他,等一會,再等一會,蘇宇可以成功的。。

一定可以!

只要蘇宇成功了,那一切都好說。

……

而這一刻,蘇宇化為門戶,封鎖了虛空。

接著,蘇宇竅穴蔓延,本身大道已經全部融入天地,此刻,蘇宇肉身化為天地,竅穴開放,開始融合時光長河。

藍天一聲暴吼:「拖拉大道,融入蘇宇竅穴,構建新天地!」

話落,他化身千萬,很快,又融合成720個藍天。

每一個藍天,都瞬間蔓延成一條通道,溝通蘇宇竅穴,藍天暴喝:「以我為路,拆分大道,融道!」

以他為連接蘇宇的路!

將長河大道拆分開,再給蘇宇去融合!

轟!

巨響聲不斷,分裂成720條通道的藍天,卻是有些無法承受長河之力的蔓延,時光長河此刻波動的太厲害了。

就在此刻,萬天聖化身十多道,開口道:「七情六慾道我來續接!」

萬天聖身影蔓延而出,將大道之力貫通天地,貫通蘇宇。

同一時間,一股黑sè氣息蔓延,劉洪笑道:「死之道,我來傳輸!」

大周王聲音也同一時間傳來:「靜默、禁制之道我來!」

「……」

一位位強者,紛紛出手,自身化為通道,取代支流,將支流化為連接蘇宇的通道,如此一來,蘇宇可以更容易地掌控大道之力。

這些人,速度都是極快。

而長河深處,文王和文鈺幾位強者,則是迅速拆分出一條條大道之力,長河波動的愈加厲害,而長河之書,也在劇烈顫動!

這一刻,蒼暴吼一聲,長河之書瘋狂顫動,整個長河也在劇烈動蕩,他知道蘇宇要做什麼了!

不可能!

蒼憤怒咆哮著,怒吼著,罵著!

「穹,你這廢物!」

「滾開!」

蒼大怒,怒吼咆哮:「穹,這天地,是我們的!是蒼穹劍的!當年開天,蒼穹劍因此破碎,這天地,汲取了蒼穹劍的一切,我只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他不甘心!

他憤怒!

這天地,是他的。

當年時光之主開天,蒼穹劍原本可以不破碎的,時光之主本身就可以開闢出來這長河,可後來嫌棄長河不夠強大,以蒼穹劍為代價,開闢了更強大的長河!

蒼穹破碎!

穹算是徹底耗盡了一切,後來都是一點點修鍊回去的,蒼比穹好一些,帶著剩餘的蒼穹劍力量,很快復甦,而復甦的那一日,蒼就一個想法,這天地,是我的!

既然蒼穹劍破碎了,那這長河,就是新的蒼穹劍!

他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有何不可?

黑鱗根本不要長河,也不希望成為長河之靈,他都不要,為何我不能拿走?

蒼瘋狂掙扎著,怒吼著,咆哮著。

「穹!滾開……」

穹在瘋狂吸收他的力量,而蒼,此刻兩難之中,要不放棄對長河的控制,要不,就一心幹掉穹,穹畢竟也是39道的強者。

此刻,又是隔空吸收他的力量,正在迅速壯大,這麼下去,一旦被蘇宇掌控天地……

蒼不敢去想!

他怒吼一聲,也開始反向吸收穹的力量,穹畢竟實力不如他,一瞬間,就感覺剛剛抽取來的力量,又被他給抽回去了。

「蘇宇……還要多久!」

穹也是大吼一聲,還要多久?

再搞不定,他就要被蒼給吸死了,說好的他去吸蒼,說好的蒼不會吸自己這個廢渣呢?

蒼怎麼吸我了?

而蘇宇,此刻也是化為門戶,又化為人形,凝聚於天地之上,720個竅穴,散發出璀璨光輝,此刻,藍天這些人,為自己續接出了一條條通道,抽取長河大道的通道!

文鈺這些人,正在迅速拆分大道,好給蘇宇掌控。

所有人,都在竭盡全力地去想辦法幫助蘇宇迅速掌握大道。

而蘇宇,也不敢耽誤,一邊爆發力量,凝固虛空,封鎖虛空,不讓萬界本源散開,不讓萬界元氣、規則散開,以免那些寂滅的人,全部死亡,無法復甦。

一邊也在不斷融合千萬大道!

一條條大道,還是迅速被蘇宇納入竅穴,他在奪取長河的控制權,一條,兩條,三條……

一條條大道在融合!

而此刻,蒼也是瘋狂咆哮一聲,陡然一劍朝蘇宇殺來,力量並沒有之前那麼強大,但是依舊強大無比,超過42道,這一劍,主要是要斬斷藍天他們形成的通道!

不給蘇宇順利融合大道,只要蘇宇不能很快融合,萬界寂滅的波動結束,他就可以再次掌握長河之書。

蘇宇不好殺,其他人好殺!

「吸!」

轟!

蒼一出手,穹就瘋狂爆發,轟隆一聲,蒼剛殺出去的劍氣,被穹給吸收了,此刻的穹,恢復劍體,劍體卻是出現一道道裂痕!

原本的蒼穹劍本體就是破碎的,斷裂的,之後被鴻天撿走,穹拿到的時候,其實就是碎開的。

不過被他強行給融合了!

可此刻,這劍體,再次裂開。

蒼憤怒無邊,怒吼道:「穹,你到底圖什麼?他蘇宇就算贏了,能給你什麼?你別忘了,你我其實才是一體,我贏了,我還能幫你恢復成當年的蒼穹劍!」

穹,你圖什麼?

這是蒼無法理解的!

你和我,才是一體的,你只是一把劍,一把殘破的劍,你給蘇宇效力,你能得到什麼?

你和蘇宇才認識幾天?

你此刻為他效死力,有意義嗎?

穹這時候,也是吃撐了,劍體不斷裂開,聽聞此言,忽然笑了,笑聲震蕩天地:「圖什麼?蒼,我不圖什麼!我只知道,我是劍客!是劍修!劍客,當一往無前,當專心一致,當大道唯一!」

「蒼,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你修萬道,就已不再是開天之劍!作為劍客,你修個狗屁萬道,你不再純粹了!」

「……」

蒼氣的想吐血,不再純粹?

誰說,作為一把劍,就一定要修劍道?

修萬道的劍,有何不可?

穹,就是個白痴!

「那你去死好了,你這個廢物殘渣!」

蒼怒喝一聲,帶著憤怒之意,帶著嘲諷之意:「你這廢物,也配吸收我的力量?當年你就愚蠢無比,開天之時,明知蒼穹劍要破碎,你這蠢貨,就一直在輸入力量,若不是你這蠢貨,蒼穹劍本體如何會破碎?」

他嘲諷穹就是白痴!

那時候,他和穹,同為一體,共同執掌蒼穹劍,結果時光之主開天的時候,穹這個白痴,恨不得將蒼穹劍內所有力量都給輸出,包括他自己的神文之力!

而蒼,就要精明的多!

他收攏了許多力量,所以,開天之後,穹從零開始,一點點修鍊,連當年的一點靈性都消散了,幾乎是重頭再來。

而蒼,卻是一開始就是36道的修者!

這一點,是穹無法比擬的。

而穹,這一刻也隱約記起了什麼,忽然道:「蒼,你才是真的白痴!」

穹的聲音,忽然帶著一些鄙夷,一些嘲諷:「作為一把劍,作為一把只為殺敵的劍,作為時光之主的劍……劍修的劍,在要拚命的時刻,你居然有了自己的算計……時光之主為何不拋棄你我?」

穹冷冷道:「你我破碎,蒼穹劍破碎,你以為是註定的結果嗎?若是當年,你義無反顧,耗費所有力量,時光之主真的會任由你我破碎嗎?可當一把劍,開始噬主……你覺得,還會有人要嗎?」

當年蒼穹劍被丟棄,真的是因為時光之主不需要了?

非要把這把修鍊了無數歲月的劍給破碎了?

穹這一刻覺得,未必!

也許是蒼的一些舉動,讓時光之主有些惱火,選擇了丟棄,破碎!

一把劍,在你要劍拚命的時候,居然有了自己的心思,要收斂力量,這若是大戰爆發,豈不是會噬主?

一把會噬主的劍,誰會留下?

破碎了,那也不心疼,廢物利用罷了。

此話一出,蒼微微一震。

下一刻,蒼怒吼道:「我未噬主!是他先要破碎我們,我才奮起反抗!」

穹懶得再說。

蒼有這想法,那當年蒼穹劍破碎的就不冤枉,劍修的劍,當然是劍修為主,他要劍碎就劍碎,作為一把劍,就不該有什麼反抗的意思。

沒人會容忍自己的兵器,在關鍵時刻反抗自己。

兵器誕生靈,可以。

靈的出現,只是為了發揮出更強的兵器力量,而非兵器之主出手的一刻,考慮自己是否會破碎,若是如此,那兵器就不會再允許誕生靈。

穹的聲音也很快傳出,帶著一些冷漠:「我說萬界許多東西都成了靈,花花草草的都可以成靈,可萬界,兵器一道,真正成靈的,除了我……好像一個沒有!也許,這也是你的功勞!」

萬界的兵器,可能帶著一些靈性。

但是,萬界的兵器,沒有一件是真的成了靈的,具備智慧的靈,蒼穹也只是因為當年的原因,才能化為靈。

而這,豈知不是時光之主特意為之?

蒼懶得辯駁,此刻,也沒心思去辯駁,一聲暴吼之下,劍氣溢散!

轟!

穹再次吸收那些劍氣,轟隆一聲巨響,穹的劍體徹底裂開,蒼臉sè冷漠無比:「你只是廢渣,再吸收下去,你撐死了自己,也是自找的!」

穹的氣息陡然提升到了極致,瘋狂汲取所有劍氣,也是帶著漠然:「劍修,會怕死嗎?蒼,我是劍修,你不是!一把劍,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出劍不回頭!」

既然已經出劍了,那就不回頭!

怕死?

那是蒼,而不是我穹!

轟隆隆!

一塊塊劍體破碎,正如蒼所言,他只是廢渣,承受不住這麼強大的劍氣,此刻,之前吸收的劍體,紛紛破碎,而穹,化為一道光點,也不斷膨脹。

這麼下去,穹也會死。

不過此刻,蘇宇那邊,已經構建了一道道竅穴大道,迅速開始融合。

蘇宇聲音響徹天地:「穹,多謝!此戰若勝,我會幫你再鑄劍體!你不再是蒼穹劍,脫離過去,再鑄新劍!」

這是蘇宇的允諾!

這把開天之劍,這一刻,展示出了真正的劍修品質。

至於蒼,心思太多,不純粹。

換成蘇宇,當年若是時光之主,也許也會破碎,一把不聽話的劍,要他做什麼?

而穹,並未回話。

此刻的穹,迅速膨脹,有些要炸裂開的趨勢,而蘇宇,再次喝道:「穹,若是炸裂開,保留一些靈!老死,穩固所有死去生靈的靈……」

話落,蘇宇一聲暴吼:「凝固!」

轟!

四面八方,出現一道道牆壁,如同一道道門戶,他要將萬界徹底封鎖了!

轟隆!

巨響聲不斷,這一刻的蘇宇,門戶之力溢散,將萬界徹底封鎖!

而他率先構建了封印、禁錮諸道,一個個竅穴被點亮,蘇宇原本就有44道之力,融合了數百竅穴,此刻,時光長河雖強,可大道本質相同。

這時候,破道重建,速度也是極快。

眨眼間,蘇宇融合了180竅穴大道!

而這一次,速度要更快,實力也更強,甚至將一些雜質,全部摒棄掉了,而蘇宇的力量,也在迅速恢復強大。

長河之書,轟隆一聲,破碎了一角。

這一刻,天地之間,浮現出一本新的書籍,文明志!

屬於蘇宇的文明志!

他不接手那長河之書,蘇宇在構建自己的天地之書!

既然要掌控,那就摒棄掉之前時光之主留下的一些東西,徹底掌控萬界。

蘇宇的氣息,眨眼間恢復到了42道之力,可這,還不夠。

快是快,還是差了不少。

穹,也快支撐不住了,眼看著就要因為吸收太多力量而撐爆了。

而就在這一刻,文王和文鈺,瞬間化為通道,紛紛暴喝一聲,這一次,直接連接了蘇宇上百竅穴,帶著無數大道融入而來,席捲而來!

文鈺聲音響起:「蘇宇,幹掉魔焰,保留肉身……等我醒了,我要吃它!」

文鈺聲音帶著雀躍,帶著期待。

到了這一刻,她很期待吃了魔焰。

那可是一頭強大到了46道的古獸!

古獸的肉,應該很好吃,文鈺甚至帶著一些憧憬:「它的肉,天天被小火燉,燉了無數年,一定很好吃!入味了!」

這話一出,那邊,魔焰怒喝一聲,一拳打出,打的黑鱗身上冒充一道道滅世氣息,魔焰怒吼:「文鈺,誰吃了誰,那還不一定!」

文鈺這一刻居然還想吃了他!

而文鈺,壓根不在乎他的怒吼,連接蘇宇竅穴,一條條大道融入,迅速融合,文鈺帶著一些歡喜:「蘇宇……你還沒答應我……」

蘇宇笑聲傳盪而來:「盡量,未必能保留下肉身,若是能留下,我給你留著!」

轟!

蘇宇氣息升騰,43道!

還不夠!

此刻,蘇宇攪動長河,長河陡然波動起來,溢散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朝四面八方壓制而去!

掌控長河,還有一個目的,壓制對手!

天地的壓制力!

時光長河的本質還是很強的,起碼有49道的力量,力量本質比魔焰他們要強大。

這一刻,天地之力開始增強!

原本對魔焰他們沒有影響的長河之力,這一刻,爆發出一股淡淡的壓制力,不算太強大,但是已經可以被魔焰他們感受到。

魔焰咆哮一聲,火焰焚天!

天地之間,浮現出一道門戶。

魔焰此刻朝天空衝擊而去,他想出去戰,這裡,不安全了!

轟!

一聲巨響傳出,天地之間浮現出門戶,阻擋了他的腳步,蘇宇聲音帶著漠然:「我既然化身門戶,你還想走嗎?」

不可能給你走的!

魔焰是強大,46道的實力,可是,蘇宇也不弱,何況,這門戶其實也是至寶,時光之主打造的,當年是為了關押度化黑鱗用的。

魔焰冷冷看向蘇宇,撞擊了一陣,門戶並未破碎,身後,黑鱗還在跟著,魔焰冷冷道:「蘇宇,你以為你贏定了?你還差的遠!」

就在這一刻,魔焰一聲厲嘯!

轟!

一瞬間,他化為一道火焰,火焰之上,兩座天地,呈現出來!

他開的天地!

萬界內一座,萬界外一座。

兩座天地,此刻也是強大無比,魔焰帶著一些yīn冷之意,聲音震蕩而來:「蘇宇,我本想先殺了蒼,奪了長河之書,再去融合雙天!以長河為基!你逼我的!」

蘇宇逼他的,逼他此刻融合雙天地,如此一來,後面就算吞噬了長河,他也未必能達到預期,預期是什麼?

他想進入50道!

魔焰知道一些他們不知道的東西,知道一些蘇宇他們不懂的東西。

在這片混沌,最強者,極限就是49道!

是無法再強大的!

而出了這片混沌,是存在更強的強者的,如時光之主。

而49道,也未必可以打破這片混沌,進入其他區域,他想走出這片混沌區域,真正跨入那無上之地,還需要更強大!

否則,再強,也只是這一片混沌的至高霸主!

魔焰的心很大!

為了吞噬長河,為了雙天完美合一,他算計了太多年,而今,蘇宇卻是要壞了他的機會!

他豈能甘心!

這一瞬間,魔焰強行雙天合一,不完美,那又如何?

比起失敗,不完美就不完美好了,哪怕不完美,吞了長河之後,能到49道,也可以了,後面再想辦法好了。

……

而蘇宇,心中微微一驚。

到了這地步,魔焰雙天居然沒有完全合一,這倒是他沒想到的。

下一刻,蘇宇肉身一震!

一股強大的氣息席捲四方,蘇宇再次恢復到了44道之力,這一刻,他不再耽誤,不再遲疑,沒有管魔焰,而是一瞬間朝蒼殺去!

他得殺了蒼,完全奪取長河的控制力,才有希望瞬間進入45道,46道,甚至更強,才能順利擊殺了魔焰!

「轟!」

一聲巨響,蘇宇一拳打出,化為一道道門戶,朝蒼壓制而去,蒼本是46道的強者,幾次重傷,長河之書又有些失控,又被穹吞噬了大量力量,此刻,隱約間也就和蘇宇實力相當。

不過不止如此,這一刻,蘇宇帶著長河之力,席捲而來,反向壓制蒼。

蒼怒喝一聲,一劍朝蘇宇殺來!

轟!

一聲巨響之下,蒼倒退,踐踏長河,身邊的長河之書,又破碎了幾頁,蒼極其憤怒,也極其無奈,不甘心,憤怒吼道:「憑什麼!」

憑什麼蘇宇可以這麼快奪取三四成的長河之力?

此刻,蘇宇已經奪取了三分之一的長河控制權,而他,耗費了無數歲月,也只是奪取了七成控制力,現在,被蘇宇一下子奪走了一半!

這不公平!

「憑什麼?」

蘇宇臉sè冷漠:「就憑這天地,本來就不是你的,你只是噬主的僕從!反噬主人的劍靈,還想如何?」

「反噬?」

「噬主?」

蒼狀若癲狂,一劍又一劍地朝蘇宇殺來,帶著憤怒:「什麼是噬主?我為蒼穹劍,為他效力無數歲月,為他斬殺無數強敵,為他在那大千宇宙,殺出了赫赫威名!你懂什麼?我化劍為靈,若是他真有情義,早就該放我離開,而不是在這,破碎了我!」

這一刻,遠處,黑鱗忽然幽幽笑道:「蒼,你很蠢!」

「的確很蠢!」

蘇宇也是一聲冷哼,一拳打出,文明志浮現,瞬間覆蓋四方,收攏劍氣,帶著一些冷漠:「旁觀者清!還看不出來?這長河,顯然就是時光之主想為自己打造的下一把兵器,而黑鱗,大概率就是這把兵器的新靈!若是你老老實實配合他開天,哪怕耗盡了威能,時光之主大概率也會幫你恢復,甚至送你離開……你已成靈,有了自己的想法……雖然我不知他是否會這麼做,可概率很大!」

「可你,在最後一刻,開始噬主,沒徹底泯滅你,就算良善之輩了,我若是時光之主,早就該徹底滅了你!難道你覺得,到了他那地步,連你保存了實力都無法看出來?」

在蘇宇看來,時光之主開闢新天地,可能就是為了鍛造一把新兵器!

蒼穹劍,也許會被他放走,畢竟誕生了真正的,有思想,有智慧的靈。

「不可能!」

蒼怒吼一聲!

不可能!

可心中,卻是劇烈震動。

會是如此嗎?

主人當年開天,是為了鍛造新兵嗎?

若是鍛造新兵……那自然不會再用蒼穹劍了。

他想到了很多!

想到了那一日,主人自言自語,說從今日起,也許不再會有用蒼穹劍的機會了,他以為主人是要徹底破滅蒼穹劍,所以,他反抗了!

他保存了力量,不願意徹底泯滅!

可是……如果……如果主人並非這個意思,並非為了徹底破碎他,只是想說,會放他離開呢?

自己想離開的心思,主人知曉嗎?

應該……知道吧!

這一刻,蒼有些癲狂起來,一劍又一劍地殺向蘇宇,瘋狂道:「不,你們都只是猜測罷了,他不會放我走的,他只想讓我為他殺人,殺到我破碎為止!」

蘇宇只是在破他的道,破他的心!

不可能是這樣的!

此刻的蘇宇,卻是越來越強,聲音yīn冷無比:「真想對付你一把劍,需要那麼複雜嗎?兵器罷了,想破碎,有那麼難嗎?真想滅了你,你有機會存留下來嗎?作為劍客,若是連自己的劍保留了實力都無法感知到,那時光之主,到底有多廢物?」

「沒有滅了你的靈,在我看來,不過是因為顧戀一些舊情罷了,用久了,多少有些捨不得了……否則,你能活到現在?」

雖然是猜測,可蘇宇覺得八九不離十!

真實情況,大概率就是如此。

「不……」

蒼還在咆哮,而蘇宇,卻是融合了更多大道,一條條大道鑽入體內,原本只是和蒼勢均力敵,此刻,卻是壓制的蒼不斷倒退,蒼身邊的長河之書,破碎的越來越多!

蒼臉sè大變,「黑鱗!長河之書破碎,你也會死……」

黑鱗卻是壓根沒理會,一劍朝魔焰殺去!

此刻的魔焰,還在融合雙天,但是也能應付黑鱗。

蒼急了!

這一刻,蘇宇掌控了大概四成長河之力,而他,卻是和黑鱗差不多了,蒼不甘心,他極度的不甘心:「蘇宇,我耗費了無數歲月,只奪走了長河七成之力,為何你能如此快地掌握四成……」

蘇宇嘆息:「廢話,我們本就誕生於萬界,和萬界一體!你呢?如同一座房子,你只是建築工人手中的鐵鍬、鏟子罷了,工具罷了,房子蓋好了,難道就是你的了?」

房子,是我的,也是萬界生靈的!

你一個工具人,還要奪取房子的掌控權,想什麼呢!

這一刻,蘇宇氣息再次震蕩了一下,一瞬間,無數竅穴融合,這一刻,達到了360竅穴融合的地步。

而蘇宇的氣息,一眨眼,也跨入了45道。

而蒼,卻是被他壓制了許多,天地之力,這一刻,蒼掌握的卻是沒有蘇宇多了,被蘇宇一下子用天地之力壓制了下去!

蒼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他憤怒吼道:「蘇宇,你別得意!縱然你能殺我,這長河,也是那傢伙留給黑鱗的!你既然說,這是他為自己打造的新兵,他會給你嗎?黑鱗才是這長河的真正靈!」

蘇宇漠然:「那又如何呢?」

「……」

蒼差點氣吐血!

你真的不在乎嗎?

這些人,為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

就在這一刻,蘇宇探手一招,一把劍,浮現在手中,穹有些虛弱,劍體已經徹底破碎。

蘇宇笑了一聲,「差不多了,蒼,你能搞出這麼大風波,也該滿意了!」

這一刻,諸天萬界之力,瞬間湧入長劍之中。

蒼見狀,瞬間朝上空遁逃!

逃!

他被蘇宇壓制了,此刻蘇宇掌握的力量比他還多,還強,他卻是在不斷被蘇宇剝奪對長河的掌控權,這麼下去,他一定會死的!

而蘇宇,也不追趕,只是繼續抽取萬界之力,下一刻,一聲低喝,整個萬界,忽然被一道門戶徹底籠罩!

這一瞬間,萬界好像凝固了一瞬間!

時間停滯!

不,實際上只是空間的凝固罷了,可這一瞬間,所有聲音全部消失,長河停止流動。

到了45道的蘇宇,天地壓制蒼,實力反超了蒼。

360個竅穴,瞬間合一!

文明志浮現,瞬間融入穹的劍體內,這一刻,穹的氣息也暴漲,蘇宇一劍斬出,帶著無匹的氣勢,強悍無邊的力量,一劍映射諸天!

蒼,可以去死了!

而蒼,這一刻一頭撞到了人門之上,轟隆一聲巨響,人門顫動,卻是沒有破碎。

他沒能逃離!

蒼帶著一些絕望,回頭,陡然化為一把劍,一道劍氣朝穹殺去!

而穹的聲音,也帶著一些冷漠:「偽劍修!」

早已不再純粹!

這樣的劍修,穹是很不屑的,就如同他不屑蘇宇一樣,蘇宇也是,但是,蘇宇用的劍,是我!

我是真的劍修,那就足夠了!

「開天!」

「開天!」

同樣的吼聲,從蒼和穹口中傳出!

一模一樣的劍招!

只是,穹的劍氣,充滿了鋒利之氣,殺戮之氣,一往無前,一道銀白sè的劍氣爆發!

而蒼的劍氣,有些千變萬化,夾雜著萬道之力。

兩道劍氣碰撞,轟!

一聲巨響響徹四方,穹的劍氣,一往無前,直接擊潰蒼的劍氣,劍氣溢散,散落四方,下一刻,兩柄劍碰撞到了一起!

砰地一聲!

蒼化身的劍,劍尖忽然崩斷破碎,一眨眼,被穹化身的長劍擊碎,穹的聲音再次響起:「說了,你不純粹!」

蒼的聲音也隨之傳出,帶著一些絕望之意:「不純粹?穹……你這白痴,也配和我說這些……若不是蘇宇給你提供了更強的力量,你如何碎我?大道萬千,唯有強大與不強大……哪來的純粹不純粹……」

到了這一刻,哪怕敗了,蒼也不認同穹的看法!

劍,就一定要修劍道嗎?

「反正我贏了!」

穹有些得意:「你輸了!」

輸了!

轟隆隆!

蒼劍不斷破碎,那長河之書,也不斷破碎,破碎掉的力量,都被蘇宇抽取走了。

剩下的長河之書,忽然化為了黑sè,只有一股滅世之力蕩漾。

這一刻,蒼的影子浮現,有些失落,臉上露出一抹憤恨和不甘心,陡然抬頭朝天空看去,朝混沌看去,「我本是你的劍,你既鍛造新兵……為何……不讓這新兵為我所控?」

「……」

遠處,蘇宇搖頭,沒救了!

蒼一方面希望時光之主放走他,給他獨霸一方的機會,一方面,在時光之主鍛造新兵的時候,又希望能掌控新兵,合著,人家時光之主鍛個兵器都不行了?

這種思路,蘇宇無法理解。

時光之主想要度化黑鱗,想要重鑄天地之靈,兵器之靈,是否也是因為蒼的不完善,所以才產生了這想法?

蒼的想法,和人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而度化黑鱗,用七情六慾之道,那和人的想法,也許就一致了,這難道就是人兵合一?

管他呢!

轟!

這一刻,一聲巨響,動蕩天地。

蒼的身影,徹底破碎!

虛空中,穹的身影浮現,此刻,並未汲取蒼溢散的力量,而是有些複雜,很快化為肅穆!

他不吸收蒼的力量!

因為蒼,不純粹了!

他不再是當年的蒼穹劍了!

而他穹,還是當年的穹,不管有沒有化靈,他都是穹,都是劍修,任由大道萬千,繁花似錦,他只走自己的劍道!

「世間再無蒼穹劍!」

穹一聲低喝,蒼已死,這個世界,唯有他穹劍!

而這一刻的蘇宇,在瘋狂汲取大道之力,穹不要,蘇宇可不介意,何況,他也不是穹,道路不同。

遠處,魔焰氣息再次攀升,已經差不多快完成雙天合一了。

氣息強大無比!

帶著一些冷意,看向糾纏自己的黑鱗,蘇宇殺了蒼,掌握了更多的天地之力,而這一切,好像都和黑鱗脫不開關係,可惡的傢伙!

黑鱗卻是露出一絲絲笑容,這一刻的笑容,極其的意味深長,好像……已經有了人的情感。

七情六慾道,終究是成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4章 再無蒼穹劍(求訂閱)

99.42%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