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仰望星空(依舊兩更,求安慰)

第965章 仰望星空(依舊兩更,求安慰)

蒼死了!

這位想要走,又想留,還想掌握時光長河的傢伙,終究還是死了。

而這一刻,蘇宇的氣息,也達到了巔峰,正在迅速吞噬整個長河之力,七成的長河之力。

其中三成,一直都在黑鱗的掌握之下。

蘇宇的實力,也瞬間提升了起來,46道,47道!

一直到47道之力,蘇宇這才止步。

七成天地,為他所控!

大道彼此融合,交織,形成了新的合一之道,但是,也只是47道,沒能達到所謂的49道甚至是50道,因為三成天地之力,在黑鱗那邊!

若是全部掌控了,也許蘇宇可以達到49道之力。

而這一刻的魔焰,雙天合一,氣息,也差不多達到了這個層次,達到了這個地步,和蘇宇相當。

此刻,魔焰yīn冷地看著蘇宇。

蘇宇也看著魔焰。

中間,是黑鱗。

黑鱗眼神中帶著笑意,輕聲道:「這才有趣,若是蘇宇到了47道,而魔焰沒到,那多無趣!魔焰,看來,你們有對手了!」

魔焰冷冷地看著黑鱗,yīn冷無比:「黑鱗,蘇宇融萬界,是你的主意吧?」

黑鱗!

這個看起來什麼都不管的傢伙,實力此刻也只是45道的傢伙,卻是一直在主導著整個戰局,沒讓戰局出現偏離。。

哪怕到了這一刻,他都保持了雙方實力一致,並未出現大的偏差。

黑鱗,這個看起來沒心沒肺的傢伙,卻是算計深沉無比。

他到底想做什麼?

45道的他,又能做什麼?

此刻,蘇宇平復氣息,也看向黑鱗,黑鱗卻是幽幽笑道:「蘇宇,你不著急嗎?」

蘇宇微微皺眉。

著急嗎?

著急!

但是,他沒說。

黑鱗笑道:「蘇宇,你要知道,萬界寂滅,本源正在消散,你若是再不復甦萬界生靈……那萬界生靈的本源,就徹底消散了!」

蘇宇凝眉不語。

看向魔焰,那也得等殺了魔焰才行,否則,此刻復甦萬界生靈,蘇宇消耗太大,那就無力和魔焰一戰了!

而黑鱗,再次幽幽笑道:「何不試試看呢?蘇宇,也許……可以抽離我那三成力量呢?」

蘇宇臉sè異樣,看向黑鱗,淡淡道:「你想做什麼?」

「你覺得呢?」

黑鱗露出笑容,下一刻,魔焰陡然一拳打來,虛空焚燒,黑鱗瞬間消失,卻是被魔焰再次一拳打出,轟隆一聲巨響,黑鱗吐血,血液是黑sè的,帶著濃郁的滅世之力。

黑鱗繼續遁逃。

此刻,蘇宇臉sè變幻,瞬間出現,一劍朝魔焰殺去!

黑鱗笑了,「蘇宇,殺魔焰,復甦萬界……你現在的實力可不夠!」

蘇宇一劍斬出!

這一刻的他,其實隱約猜到了黑鱗的意思。

果然,黑鱗笑道:「蘇宇,你知道的,我從頭到尾,只有一個目的……我不想成為囚徒……沒人可以放我走,唯獨你……你可以!」

是的,蘇宇可以!

這一刻,蘇宇也徹底明白了他的意思,冷冷道:「我想……我明白了!」

「你該明白的!」

黑鱗輕笑一聲:「你繼承了劫難之道,你是除了我之外,唯一一個修鍊了劫難之道的修者!而時光長河,困住的其實就是修鍊劫難之道的修者!當然,你太弱,劫難之道太弱,遠不如我,所以,長河只會困住最強的那位……」

黑鱗遊盪在兩人身旁,任由兩人交戰餘波席捲天地。

此刻,黑鱗也不再隱藏什麼,帶著笑意:「蘇宇,你的劫難之道,一旦比我強大,我就可以離開了!」

蘇宇默然。

黑鱗繼續道:「你汲取我的天地之力,吸收劫難之力,壯大自己,滅殺魔焰,復甦萬界……那都是你的事,我要的,只是離開這個囚籠!」

而魔焰,眼神微變,迅速喝道:「蘇宇,不要犯傻!劫難之道……劫難之道殺傷力極強,而整個長河,最終的目標,恐怕是鍛造出一柄極其強大,極其擅長殺戮,而又具備七情六慾,人道合一的靈兵!」

「你一旦接受了劫難之道,你就成了萬界的困獸!你就取代了黑鱗的位置,成為了這萬界的靈!那時候的你,就再也沒希望逃離萬界,離開萬界,終其一生,只能被困萬界了!」

魔焰迅速道:「蘇宇,吞噬和成為被困的靈,是不一樣的!現在的你,可以隨意放棄萬界,可以吞噬萬界,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可一旦接受了黑鱗的三成長河劫難之力……蘇宇,你就是囚徒了!」

他擔心,很擔心蘇宇會接受。

他一邊瘋狂爆發,一邊吼道:「你我交戰,哪怕一方失敗,另外一方都可以強大起來,吞噬長河也好,吞噬你我也好,都是自由身!而一旦吞噬了黑鱗的力量,那就是囚徒了,成為了萬界度化的靈!」

轟!

一聲巨響,蘇宇倒退數步,氣息動蕩,踏破了長河。

而魔焰,也倒退數步,手臂上出現一道道劍痕。

而黑鱗,此刻卻是浮空在遠處,輕聲道:「我要的,只有自由,過分嗎?」

「蘇宇,你吞噬了長河剩餘的力量,你必勝,至於你能否逃離這個長河,還是其他,或者乾脆認命,給時光之主當這長河之靈……那和我無關!」

黑鱗平靜道:「我要的,只是離開這個囚籠!蘇宇,我為何不找其他人,不找蒼,不找魔焰,不找穹,不找yīn……只找你?」

蘇宇冷芒掃過,看著他。

黑鱗也是坦然:「不單單是因為只有你繼承了劫難之道,也許再等下去,還能等到別人,也許你死了,還有下一個繼承劫難之道的人出現!之所以選擇幫你,一方面是為了自救,讓我離開這個鬼地方!一方面,也是因為,你蘇宇骨子裡還是在意萬界,在意承諾的……」

「我沒有害你!」

黑鱗很是平靜:「你看出來了,我從未害過你!包括現在,你若是不願意接納劫難之道的力量,你也可以拒絕,選擇權,在於你!我既然沒有害你,還在幫你……那我要的自由,我想,若是你接納了,你會給我的!」

他要蘇宇繼承這劫難之道,繼承這天地之力,然後,他就可以趁機逃離這方天地了。

這一刻,意志瀰漫天地的人皇,忽然喝道:「黑鱗,若是接納了你的劫難之力,會有什麼後果?」

「後果?」

黑鱗笑了,「我不知道,大概率和我一樣,被困在這長河之中,成為這長河的靈,日日夜夜地接受萬界生靈的本源沖刷,蘇宇會變的越來越強大……可那時候的蘇宇,能否活成自己,我就不知道了!」

轟!

蘇宇並未說話,身如閃電,再次和魔焰衝撞到了一起,天地動蕩不停!

黑鱗則是再次道:「蘇宇,再打下去,萬界本源不穩,萬界生靈遲早要覆滅!你說你是魔……魔和聖,哪來的嚴格區分?」

「一念成魔,一念成聖!」

「殊能知曉,魔的另一面,是否是聖呢?」

「你說其他人是聖人……你蘇宇,就不是嗎?」

黑鱗聲音幽幽:「萬界生靈,就在你一念之間!成聖也好,成魔也好,就在你一念之間!」

而這一刻,魔焰臉sè變幻不定,下一刻,陡然喝道:「蘇宇,我給你時間,復甦萬界生靈!」

「……」

黑鱗一怔,忽然有些獃滯。

魔焰瞬間倒退,喝道:「蘇宇,我給你時間,讓你去復甦萬界生靈,你復甦結束了,心無旁騖,和我一戰!」

魔焰冷冷道:「我們這些人也好,獸也好,都是為了打破囚籠,追求強大而努力!若是化為囚徒……何必再戰?」

「黑鱗……」

魔焰看向黑鱗,帶著一些嘲諷:「黑鱗,你終究不是真正的生靈!人也好,獸也好,都是生靈!你若是一直被人道沖刷,也許還能懂……可你並非如此,你想的太簡單了!」

想什麼呢?

我就非要追殺蘇宇殺?

不!

我給蘇宇復甦萬界生靈,那又如何?

又能怎樣?

那樣的情況下,蘇宇還會願意當這個囚徒嗎?

此話一出,蘇宇也是一驚,看向魔焰,不得不說,魔焰幾次選擇,都出乎蘇宇預料。

當然,如此選擇,蘇宇大概率不會接受黑鱗的力量,那魔焰,其實還有機會,否則,蘇宇一旦接受三成長河之力,成為49道強者,那魔焰反而沒了任何機會!

黑鱗此刻也是微微皺眉,喃喃道:「人也好,獸也好,不都是為了追求強大嗎?哪怕……失去了自由!你魔焰,在這待了無數歲月,不就是為了強大自己嗎?」

魔焰冷冷道:「我是為了強大自己,可不代表我無法離開,我只是為了強大而自由,不是為了強大而成為囚徒!你懂什麼!」

蘇宇看向魔焰,魔焰冷冷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在想,你復甦萬界生靈后,我是否會趁虛而入……」

蘇宇還沒開口,魔焰就道:「會的!」

「……」

這一刻,蘇宇忽然笑了!

魔焰也笑了!

「為何不趁虛而入?蘇宇,那時候,你的選擇會比現在更多!」

魔焰淡淡道:「那時候,你還可以搏!現在,你心思亂了,搏都沒有機會!為何要便宜黑鱗?黑鱗也不是好東西,他若是好人,也不會配合我,削弱長河,派出噬蝗,覆滅那些長河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陡然低喝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席捲天地!

他要先復甦萬界生靈!

哪怕最後敗了,這些人還是死了,那也是因為我戰敗而死,而非我見死不救!

聖?

魔?

誰知道呢!

這一刻,死靈之主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帶著一些複雜:「你……」

此刻復甦萬界生靈,對蘇宇而言,消耗極大,消耗太大,實力跌落,那時候的蘇宇,如何匹敵魔焰?

無法匹敵魔焰,要不接受黑鱗的條件,要不被魔焰所殺,萬界還是覆滅!

如果……如果蘇宇狠心一些,此刻不需要去管萬界生靈,他也許可以贏,贏了魔焰,繼續封印黑鱗,吞噬那七成力量就足夠了!

蘇宇聲音卻是極其平靜:「沒什麼!我說過,我會復甦他們,那我既然說了,必然也會做到!我活著,他們就可以復活,至於我死了……兌現了承諾后,他們死還是生,我不管,也管不著!」

「你這人……」

人皇也帶著嘆息聲,蘇宇這人,嘴上說的厲害,卻是一次次為了萬界,為了人族,去妥協。

當年說死也不回人族,沒多久,他就成了人族的人主,帶著人族殺向諸天。

百戰回來后,他以為百戰可以帶領人族崛起,說了不會再管人族,沒多久,察覺到百戰並非一心想要崛起人族,很快,他又再次殺回人族!

每一次,他都說,人族滅了就滅了,和我無關……每一次,卻是都套上了枷鎖,一次次地為了人族,向四方妥協!

這一刻,意志沒覆滅的強者們,都心情複雜無比。

蘇宇這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每一次都是如此!

一次次地為了人族,為了一些不認識的人,去讓步,去退步。

也許……這也是許多人願意去追隨他,願意和他一起死戰的原因,因為大家都知道他,都明白他。

而這枷鎖,也是眾人一點點地為他套上去的!

萬天聖,柳文彥,大周王,人皇……

這些人,一點點地把蘇宇戴上了枷鎖。

而這一刻的蘇宇,並未說什麼。

枷鎖?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當他說,讓他們去死,人境那邊,複雜也好,留戀也好,可那麼多人,還是主動去死了。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我讓你去死,你就去了,義無反顧,信任無比,那我蘇宇……也不會食言而肥。

君子一諾,駟馬難追!

蘇宇不覺得自己是君子,只是,他有自己的做人理念,有自己的準則,有自己的信仰。

從小便是!

誰幫我,我幫誰,誰愛我,我愛誰,誰給我什麼,我十倍償之!

今日,他說要復甦那些人,那就不會食言。

至於消耗大,會死……那又如何呢?

這一刻,一股股力量,席捲天地四方,諸天萬界,一道道本源呈現,無數的本源之力,紛紛呈現出來,原本要潰散的本源,也紛紛穩固起來。

這一刻,黑鱗和魔焰都看向蘇宇,此刻,黑鱗眼神忽然極其複雜起來。

「這就是人嗎?」

他沒想到,蘇宇會在這一刻,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他可以有很多選擇!

不管萬界,去和魔焰廝殺,他有希望贏了,五五開。

他可以直接吞噬了七成長河之力,直接遠走高飛,其實,魔焰也未必敢追殺他,丟下殘破的萬界,不用再管!

他也可以直接接納黑鱗的力量,成為49道強者,把魔焰斬殺!

可是,都沒有。

這一刻的蘇宇,還是選擇了自廢武功,復甦萬界生靈,說自廢武功,也許誇張了,可這一刻的蘇宇,隨著力量流逝,明顯氣息開始下滑。

眨眼間,從剛剛的47道,跌落到了46道!

而魔焰,眼神則是微微放光!

這一刻,魔焰露出了笑容,輕笑一聲:「人啊!」

蘇宇,這個號稱魔頭的傢伙,萬惡不赦的傢伙,到頭來,還是做出了他魔焰也無法理解的決定,雖說他答應了蘇宇,你可以先復甦萬界生靈。

可是,魔焰可沒說,你復甦之後,我就不殺你了!

此刻的他,也不出手,就這麼等著。

蘇宇消耗越大越好!

真等蘇宇消耗到了極致,哪怕他再融合黑鱗的力量,魔焰也未必懼怕什麼了。

而這一刻,一些強者,並未寂滅,意志還在。

人皇看著蘇宇,意志波動,有些思緒複雜。

蘇宇可知,若是他戰敗了,這些人還是死,不會有活路的。

而蘇宇這一刻,做了他嘴中說的最傻的一件事,敵人還沒死,蘇宇放下了屠刀,雖然不是全部自廢武功,可此刻,削弱自己的力量,是極其不明智的!

「蘇宇……」

人皇呢喃一聲,蘇宇是所有人眼中最狠的,也是人族最為懼怕的一位帝皇!

他殺戮無數,反覆無常,不止萬族怕他,人族其實也怕他。

他狠心無比,每次都把人族覆滅就覆滅的話語掛在嘴上,他說他厭惡人族……

可到頭來,偌大的人族,蘇宇又真的殺了幾個人族呢?

除了昔年的單神文一系,除了百戰那一系,蘇宇殺了幾人?

大周王一再欺瞞他,他也沒說殺了大周王。

這一刻,蘇宇開始犯傻了,連人皇都覺得……此刻,也許不該出手救萬族生靈,不是他心狠,而是……蘇宇在這時候,更需要力量!

當然,不救,再戰下去,那些本源,死靈之主穩固不住了,恐怕萬族都要覆滅。

人皇嘆息一聲,微不可聞。

善惡?

聖魔?

誰能去判斷蘇宇的好壞,誰也不能!

此刻,蘇宇也不說話。

一道道本源,被他具現出來!

……

人境。

萬物寂滅,天地滅絕。

天地昏暗一片。

無數的人族,有些肉身炸裂,有些肉身還在,成片成片的人族,如同冰封,塵封在這蒼茫大地之上。

就在這一刻,一股滔天之力,席捲天地。

無數的屍體,忽然開始漸漸誕生生機。

片刻后,虛空之中,一個胖胖的身影浮現。

夏虎尤。

活了!

夏虎尤先是迷茫,很快回神,活了!

他頓時露出喜sè!

贏了?

蘇宇贏了!

我復活了!

而這一刻,成片成片的人族,開始復甦,開始復活!

宛如一場夢,下一刻,歡呼聲爆發,帶著大喜之sè,紛紛吶喊:「人族萬勝!宇皇萬勝!」

贏了!

不贏,如何復生?

顯然,蘇宇贏了!

眾生皆喜!

而那股復生之力,繼續席捲天地,席捲了人境之後,片刻后,朝一些盟族領域覆蓋而去。

……

這一刻,死靈之主聲音傳盪:「蘇宇!」

夠了!

復甦了人族,就足夠了,不要再浪費力量了!

而蘇宇,一臉平靜,繼續攪動長河。

夠了嗎?

其他人不管了嗎?

盟族不管了,三族也不管了?

盟族不說,三族還是敵人呢。

可是……我答應過的!

我答應過天古他們,你們死了,我會放過三族,我剛剛也說了,你們現在寂滅,我待會會復甦你們。

我蘇宇既然答應了……自然會做到的!

至於接下來的死活……那我管不著了!

遠處,魔焰笑了!

笑的格外燦爛!

蘇宇,真有趣啊。

這一刻的蘇宇,復甦了人族不夠,他還要復甦盟族,甚至是萬族那些敵人。

「君子一諾?」

魔焰低聲笑了起來,帶著說不出的意味,蘇宇……算君子嗎?

當然不算!

他算什麼君子!

蘇宇擁有無數缺點,這一點,魔焰心裡太清楚了,可就這樣一個褒貶不一,甚至人族暗中也沒少罵聲的傢伙,在這一刻,卻是固執或者說憨傻的可怕!

蘇宇……憨傻?

連魔焰都不敢將這個詞放在蘇宇身上,可這一刻,他又不得不將這個詞和蘇宇聯繫上。

不遠處,黑鱗也是眼神波動。

他露出了一絲絲微弱的疑惑之sè,很微弱,可是,這一刻,黑鱗也在好奇,也在疑惑,也在思考,這便是人族說的……聖人?

好違和!

蘇宇,只有人說他魔頭,從未有人說過他是聖人的。

黑鱗帶著疑惑之sè,輕聲道:「蘇宇,為什麼?」

這是無數年來,他少有疑惑的時候。

蘇宇睜眼看著他,這一刻,格外的平靜,哪怕氣息還在下滑,卻是依舊平靜:「什麼為什麼?沒有太多的為什麼,我蘇宇行走世間,不虧欠任何人!所謂聖魔,與我而言,都是個笑話!我心唯我!」

我心中,只有我自己的準則!

一切的枷鎖,一切的責任,一切的負擔,那都是我自己願意被你套上去,你才能套上去,若是我不願,誰也無法逼迫我!

蘇宇露出笑容:「我活了24年,很快便是25年了,我不虧什麼!所有我欠的人,我都償還了,所有欠我的人,除了魔焰還沒殺,我都殺了!至於你,指點我一二,那也是為了逃離萬界……所以,你我只是彼此利用,互不相欠!」

我孑然一身的來,要走,也會孑然一身的走,我不會虧欠任何人,待我死後,管他天翻地覆,我蘇宇,不欠誰!

黑鱗若有所思,輕聲笑了起來:「聽起來……忽然覺得,你很洒脫!明明你也只是囚徒,為何……感覺你反而比我活的瀟洒?」

蘇宇這短短的人生,一直在痛苦和戰鬥中度過,可為何忽然覺得,蘇宇這人,其實活的極其洒脫!

外人覺得他痛苦,他自己也喊著痛苦……可到了這一刻,又忽然覺得,蘇宇這種活法,太自在了,大自在!

蘇宇笑了,不語。

這一刻,力量席捲到了三族那邊。

……

三族這邊。

摩多那第一個復甦,從無到有,瞬間浮現!

實力還在,生命還在,本源還在,一切都沒有變化,身後的萬族修者,也陸續開始恢復。

勝了嗎?

他朝遠處看去,朝遙遠的地方看去。

他不知道!

但是他感應到了,好像……還有強者活著,那是……魔焰嗎?

滔天的火焰,隱約在爆發。

沒勝?

這一刻,摩多那臉sè微變,好像想到了什麼,他再次朝那邊看去,再朝四方看去,一位位修者,迅速復甦,一個個強者,面露喜sè!

蘇宇贏了?

這一刻,哪怕他的敵人,哪怕三族強者,當感覺蘇宇贏了,也忽然發自內心的欣喜。

因為哪怕是蘇宇的敵人,也明白一個道理,蘇宇說了不殺他們,那就不會殺。

做敵人,做到了蘇宇這個地步,其實有時候,會覺得安心!

他要殺你,你無論如何也逃不了!

他說保你,除非他死了,否則,他一定會保你!

「蘇宇贏了……」

「總算太平了!」

「還好是他贏了,若是被其他人贏了,那就完了!」

這一刻,摩多那身後,那些恨蘇宇的修者,此刻,也紛紛開懷起來,心情豁然開朗。

恨,那是恨蘇宇擊殺萬族諸強。

恨的是種族之戰,敗於蘇宇之手!

在他們眼中,蘇宇就是真正的魔,可蘇宇這樣的魔,萬界皆知,他答應的事,都會做到的!

若非如此,哪怕人皇大道影響,豈會一聲令下,萬族寂滅!

萬界生靈無數,蘇宇一聲令下,除了少數一些人不甘心,不願意,剩下的,幾乎都寂滅了,這就是蘇宇這幾年在萬界打下的威名!

……

所有人都覺得,蘇宇贏了,天下太平了!

而少數一些人,卻是知道……沒有!

而這一刻,蘇宇一揮手,長河遮天,門戶封閉,下一刻,下方的萬界消失,如同一層厚厚的雲朵,遮掩了天地,此刻,蘇宇他們懸浮於高空之上,懸浮於星河之中!

蘇宇輕笑一聲:「給下面那些傢伙,爽一會……免得復活了,也擔驚受怕!魔焰,你若是贏了……瞬間吞了他們,就別一點點來了,沒必要製造恐懼!」

魔焰笑了起來:「會的!蘇宇,就沖你連三族都給復甦了,我若是贏了,這個面子,我會給你!」

「魔焰,你倒是有些強者風度了!」

蘇宇笑了一聲,「介不介意我再復甦一些人?」

魔焰笑了:「不介意,一點不介意!你願意如何,便如何!」

「多謝了!」

蘇宇笑了起來,一瞬間,藍天這些人,紛紛呈現出來,一個個氣息恢復到了原本狀態,蘇宇一揮手,不等他們回話,一個個強者,被他丟到了下方!

「乖徒弟……」

白楓喊了一聲,蘇宇笑了:「肉麻麻的,怪噁心的!」

「……」

白楓看著他,下一刻,大吼道:「干他,你能贏!贏了,老子把多年積蓄全部送你……」

蘇宇笑了,一揮手,白楓眾人消失。

片刻后,父親、陳浩這些人,也陸續浮現。

蘇宇看向父親,此刻,蘇龍也看著兒子,眼神複雜,許久,苦澀道:「我……回去做一碗紅燒肉……等你回來吃!」

「嗯!」

蘇宇點點頭,揮手,這些人紛紛落入門下,朝萬界跌落出去!

一位位強者浮現,被蘇宇一一送走。

片刻后,人皇他們浮現,但是實力下滑了許多,最強的死靈之主,此刻也只是堪堪維持在32道。

蘇宇笑道:「你們實力太強,我就不全部恢復了,真全部恢復了……我得跌到42道之下了!」

人皇眾人浮現,武王咬牙:「拼了便是!」

「拼不拼的,你們等我輸了再說吧!」

蘇宇笑了一聲,擺擺手,將人全部送走,星月的聲音隱約傳來:「蘇宇……你說過的……」

「我什麼都沒說過!」

蘇宇笑了一聲,又過了一會,連穹都被他強行呈現了出來,蘇宇看向穹,再看看黑鱗,笑道:「把你的力量,融給我,你也滾吧!要自由是嗎?看你之前幫我融天地的份上,我也成全你!」

黑鱗臉sè複雜:「你……讓我走?」

蘇宇笑了:「為何不讓?滾吧!我贏了,我自然會掌管萬界,我輸了……那萬界也沒了!魔焰兄,不介意這傢伙離開吧?」

魔焰露出燦爛笑容,點頭:「不介意,黑鱗隨時可以走,你既然願意放他走,我沒意見!」

蘇宇又笑道:「那我融合劫難之道,你吃了我,會不會也被困住?」

「那不會!」

魔焰笑了:「你是融,我是吃,不一樣的!你若是吃了黑鱗,其實也不一樣的,殺了他,直接把他吃了好了……」

「那算了,我還不喜歡吃這種靈!」

蘇宇探手一招,殘破的長河之書,瞬間落入蘇宇身前,蘇宇看向黑鱗:「怎麼,還不讓出來?」

黑鱗看了他一眼,許久,嘆息一聲:「我非人,也許,我真的不懂你!不過……我追求的便是自由,也許連我自己都不懂,為何要追求這自由……蘇宇,我會離開此地,若是能離開這個地方,我會記住你,記住這萬界!」

力量,一點點消散,劫難的力量,被蘇宇融合進入自己的文明志。

而穹,剛想開口,蘇宇笑道:「你也可以走了,穹,給你鍛造新劍體的事……現在沒辦法了,活著就給你鍛造,死了,你也快了,不急於一時!」

一揮手,穹也落下,穹忍不住喊道:「你連兵器都不要了?」

「到了我這境界,你還是太弱了!」

剛剛跌落到了45道之力的蘇宇,吸收了那些劫難之力,漸漸地,恢復到了46道,魔焰其實想出手,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

此刻出手,長河動蕩,力量不歸一,也許會導致長河之力潰散開,那他所有的盤算,都成空了!

而這,顯然也是蘇宇故意為之!

轟隆!

一聲巨響,人門覆蓋天地,開啟的裂縫,徹底關閉!

這一刻,整個長河之中,只有三人。

蘇宇,魔焰,黑鱗。

黑鱗氣息漸漸微弱下去,一直到只有36道之力,劫難之力被蘇宇抽取的差不多了,蘇宇一抬手,空中,出現了一個裂縫,蘇宇看向黑鱗。

黑鱗也看了一眼蘇宇,拱拱手,嘆息一聲,踏空而去!

他可以走了!

離開這個囚籠,可是,這一刻,他忽然有些悵然若失,低頭朝蘇宇看去,此生,還有可能見到蘇宇嗎?

這一刻的蘇宇,哪怕汲取了他的力量,也只是堪堪達到了46道巔峰,還不如魔焰強大。

而蘇宇,將所有人都給送走了,顯然,他準備一人獨戰魔焰。

勝,不用說。

輸了,萬界也就沒了。

然而,縱然勝利,蘇宇……也會化為囚徒,成為這萬界長河的囚徒。

值得嗎?

蘇宇,其實是可以走的,獨自離開,可他沒有離開。

黑鱗已經走到了開啟的裂縫旁,忽然道:「蘇宇,你若是不放我走,我走不了,哪怕你劫難之道已經強大無比……你可知,時光之主,為何讓我成為他的新劍靈?」

「不知,也不想知道!」

蘇宇笑了笑,轟隆一聲,裂縫開始關閉:「滾吧,不想留下的人和靈,也沒必要留下,黑鱗,趁著魔焰還沒贏,你還能跑遠點!」

黑鱗俯瞰下方,看了一眼蘇宇,再次拱手:「我討厭這個地方,但是……不討厭你,希望……能再見面!」

嗡!

一聲輕顫,黑鱗消失在了裂縫之中,裂縫徹底關閉。

這一刻,黑暗混沌中,黑鱗俯瞰下方,萬界,此刻已經化為了一道門戶,被蘇宇封鎖,任何人都不得出入。

自由了!

這一刻,黑鱗感受到了,他自由了。

自由,忽然來的這麼簡單,一時間,黑鱗有些走神。

他沒想到,蘇宇會這麼輕鬆地讓自己走了,他判斷,蘇宇可能會放了他,這也是他最後時刻,選擇提點蘇宇,甚至幾次幫蘇宇攔下強敵的原因。

只是他也沒想到,蘇宇會答應的如此痛快,作出的決定,如此果決!

「蘇宇……」

一聲呢喃,黑鱗深吸一口氣,這一刻,我好像體會到了什麼,又好像沒有。

黑鱗看向遠處,看向混沌深處,下一刻破空離去!

蘇宇,我走了!

這個地方,我不想再來,不想再見,我希望……能在混沌之外,再看到你,而非魔焰!

……

長河之上。

蘇宇和魔焰彼此對立,蘇宇忽然笑了:「古怪,你這小傢伙,剛剛藏到哪裡了?」

「門裡!」

稚嫩的聲音在頭頂響起,一個白sè的小毛球浮現,不等蘇宇開口,就急忙道:「我不走,別傳送我!香香的,我想吃他的火……你一直說肥球多好多好,我也不比肥球差的!」

蘇宇失笑。

小毛球在他腦袋上蹦躂著,抓住蘇宇的頭髮,急忙道:「打他,打死他!我給你加油,香香的,以前,去諸天戰場,也是我幫你的……就我們,你和我……」

對面,魔焰笑了,蘇宇也笑了。

魔焰輕笑一聲:「有意思!走到這一步,是我沒想到的。蘇宇,我從未想過,最後一刻,在這,我對面的最後一位對手,會是你。我想過,是蒼,是黑鱗,是星宇,是yīn,是稷天,甚至是時光之主……唯獨,沒想過會是你!」

蘇宇笑了:「我也沒想到,會是你!」

這一刻,蘇宇萬道匯合,長河化為長劍,下一刻,長劍化為長刀,「劍……不太好用,刀乃百兵之膽!」

長刀在手,蘇宇笑了起來:「毛球,不走就不走吧,給我進去,別在外瞎蹦躂!」

「好噠!」

毛球雀躍,瞬間消失!

兩股氣機,瞬間沖盪整個天地!

……

這一刻,萬界。

一位位強者浮現,全部看著天空,什麼也看不到,唯有那宛如雲朵的門戶,遮掩了一切!

四周,歡呼聲雀躍。

無數人吶喊著,「必勝」、「萬勝」!

他們以為,戰爭結束了。

他們以為,蘇宇贏了。

連蘇宇的敵人,都在為他歡呼,多麼的諷刺。

這一刻,人皇看向四方,看向那些人,看向萬族,看向人族,忽然慘然一笑:「真……諷刺!」

和平的萬界!

歡呼的萬界!

被視為魔頭的蘇宇,這一刻,宛如救世主一般,正在天外,鏖戰那萬界之敵!

「所以,他是萬界之皇,而你……只是人皇!」

一聲呢喃響起,死靈之主背負雙手,仰望星空。

星空之上,沒有燦爛的星辰雲海,只有最後一刻,選擇獨戰魔焰的蘇宇。

轟!

如同雷鳴聲響起,上空,星辰閃耀,那不是星辰,而是蘇宇和魔焰交手了,人門,阻擋了一切餘波,兩人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在交手。

PS:依舊兩更,明天完本,最後一天,推薦一本書,獻祭一下,助我最後一日大火!黑山老鬼的《從紅月開始》,寫的挺好,我看了一下,這本大概率不會被獻祭死,是大火的苗子,嗯,我眼光不錯的,大家去干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5章 仰望星空(依舊兩更,求安慰)

99.52%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