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君問歸期未有期(大結局)

第966章 君問歸期未有期(大結局)

星空之上,一人一球一獸。

這一刻,蘇宇46道巔峰,魔焰47道。

刀!

火!

無數的刀,刀刀開天!

無盡的火,火燒聯營!

此時此刻,蘇宇極其灑脫,他該背負的責任,他都背負了。

他該完成的承諾,幾乎都完成了。

猶如當年,一人一球,奔赴諸天戰場,第一次參與那諸天之戰,迎戰四方來敵,那時候,也是他一人,不需要誰來幫忙,我蘇宇,自己可以解決一切!

46道和47道,有差距,可萬界,是我的地盤!

這裏,可以壓制魔焰一二。

差距很大嗎?

並不大。

誰說我蘇宇就必敗!

「開天!」

一聲輕喝,刀破虛空!

時光好像凝固,一刀殺出,魔焰身體微微一滯,下一刻,靜默大道爆發,隱忍、靜默!

轟!

響聲震蕩天地,魔焰一拳打出,火焰焚天,蘇宇身上也是火焰爆發,萬道火焰映射諸天。

兩人如同雷霆,速度奇快無比,攪動整個星河,在這星河之中,殺的天翻地覆。

魔焰的確強悍,接連突破之下,從44道跨入了47道,這一刻,戰力無雙。

而蘇宇,擅長的道多,萬道就在手中。

一人一獸,戰破蒼穹!

意志海中,波濤洶湧,大浪滔天。

小毛球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加油,打死他!」

蘇宇面帶笑容,不好打死啊!

不過,儘力而為!

大道化刀,一條條大道融合進來,360個竅穴大道全部融入長刀之中,大道戰技,這也是蘇宇這些時日來,爆發力最強的戰技。

大道戰技爆發,呈現出360個光點。

此刻的蘇宇,只能做到360個竅穴融合,還做不到720竅穴融合,若是可以,蘇宇恐怕早就49道了。

片刻后,蘇宇手中再次呈現出一把刀!

雙刀!

是的,第二把刀!

左右開攻!

右手之刀,融肉身360竅穴。

左手之刀,開始融合神竅,意志海劇烈波動,蘇宇調動一個個神竅之力,以五行神訣法運轉神竅,一個個神竅迅速融合,抽取力量,融入左手之刀中!

雙刀!

轟!

又是一聲巨響,魔焰微微倒退一步,帶着一些讚歎:「雙戰技?不錯的想法!」

以肉身、神竅為雙基,勾勒雙戰技,這也是魔焰讚歎的地方。

蘇宇,的確天賦異稟!

蘇宇笑了一聲,不多說什麼,雙手持刀,如雷影,身影閃爍,穿梭虛空,一刀又一刀的斬下,魔焰的火之力,強大無比,然而,也顯得單一!

戰鬥,還在持續。

一直持續不斷!

蘇宇勇猛,魔焰強大,互相廝殺之下,整個星空,早已化為混沌火海!

「萬道融合,萬道拆分,萬道最終還是化為混沌……」

不斷的戰鬥,蘇宇腦海中也浮現出無數道的感悟。

大道就是如此,先是混沌一片,之後萬道被拆分出來,進行梳理,梳理之後,再融合萬道,萬道再次化為混沌,如同時光長河中的混沌之水。

由簡而繁,再由繁而簡。

所以,最終的萬道融合,還是混沌!

手持雙手刀的蘇宇,被魔焰焚燒的軀殼都在破碎,然而,臉上卻是始終帶着笑容。。

雙手之上的刀,都漸漸化為混沌色彩!

長刀,越來越兇猛!

砰!

右刀擋住了魔焰的拳頭,左手刀一刀刺入了魔焰的肩膀,很快又被一股火焰蔓延而出,焚燒大道,刀都有些被燒裂!

戰!

兩人越戰越猛,到了他們這個地步,這樣的生死之戰,也許百萬年才能遭遇一次,平時,這種級別的戰鬥,太罕見了!

左手刀中的神竅大道,也是越融合越多!

30神竅,40神竅……

左手刀的威力,也是越來越大。

可蘇宇的傷勢,也是越來越重。

轟!

巨響聲再次響起,蘇宇倒飛而出,七竅之中,火焰蔓延而出,焚燒頭顱,焚燒竅穴,焚燒大道!

魔焰面色凝重,蘇宇卻是不管這些,任由火焰焚燒,帶着一些笑容:「魔焰,你的火,味道不錯!」

一口吞下火焰,蘇宇再次殺上前來!

兩道身影,再次在虛空中如同閃電般戰鬥起來。

這樣的戰鬥,持續了多久,蘇宇不知道。

殺到天荒地老!

殺到時光流逝!

四面八方的門戶,越來越小,擠壓兩人的生存空間,因為蘇宇力量衰弱,門戶封印無法維持原本那麼大了。

隨着活動範圍變小,戰鬥,也愈發殘酷起來。

地方小,對於他們這樣的強者而言,失誤空間也越來越小,更多的還是正面的衝撞。

這一刻的魔焰,不再保持人形,而是化為了古獸麒麟模樣。

腳踏焚天之火,也在劇烈喘息著!

46道巔峰的蘇宇,處於萬界之內,不好殺。

「蘇宇!」

魔焰聲音傳盪:「你贏不了的!」

就在這一刻,魔焰身上,生死二道浮現,這一刻,一黑一白,兩道浮現,迅速旋轉,如同兩條長河,互相環繞,此刻,這兩條大道,瞬間化為一條灰色大道,眨眼間,化為一桿灰色長槍!

魔焰再次化為人形,一槍朝蘇宇殺去!

生死道!

而這生死道,還是來自蘇宇的,這一刻,這一槍殺出,牽引蘇宇天地之力,牽引蘇宇大道之力,同源之道。

魔焰之前的交易,這一刻,弊端呈現了。

蘇宇的雙刀,被長槍牽引!

長槍如同雙龍,龍頭咆哮,生死之道爆發,瘋狂拉扯蘇宇的長刀,而雙刀也有些被牽引過去的意思。

以蘇宇之道,對付蘇宇的萬道。

這就是魔焰的想法!

而蘇宇,眼中狠色一閃,下一刻,雙刀融入雙臂,雙臂擒拿長槍!

長槍被蘇宇擒拿住,陡然,冒出無數火焰之力,轟!

雙臂被焚燒!

強大的火焰之力,這一刻,焚燒的雙臂在爆裂,那也代表一個個竅穴在爆裂,一條條大道在崩碎。

而蘇宇,宛如瘋魔,擒拿長槍之後,一口朝長槍咬下!

轟!

如同金剛的牙齒,一口將長槍咬的崩碎,生死之道,也在顫抖,甚至被咬的殘破。

「魔焰,你是在成全我!」

蘇宇聲音冷漠:「大道本混沌,你焚燒我竅穴,焚燒我大道,只是助力我竅穴歸一!竅穴本一體,人體唯一竅,所謂720竅穴,本就不對!」

魔焰冷笑聲也傳盪而來:「人體唯一竅?蘇宇,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理論,你的理論,就是正確的?」

轟!

魔焰棄槍,雙拳打出,火焰滔天。

一拳又一拳,打的蘇宇雙臂不斷爆碎,一個個竅穴也迅速崩碎!

而蘇宇,繼續吞噬長槍,任由魔焰打的他不斷吐血!

轟鳴聲在這小小的空間中不斷響起!

而四周,門戶空間越來越小,壓縮兩人,從原本的無盡虛空,到此刻,只有村落大小,還在繼續壓縮。

「吼!」

魔焰一聲咆哮,最後重重一拳打出,砰地一聲巨響,蘇宇砸在了門戶牆壁之上,身體破碎不堪,從牆壁上滑落。

「呼……」

魔焰劇烈喘息著,看向蘇宇,此刻的蘇宇,面目全非,身體殘破不堪,竅穴崩碎許多,身上不斷溢散出大道之力,化為混沌,攪動四方。

而此刻,蘇宇也劇烈喘息著,手上卻是抓住了一團血液,露出了笑容。

那是魔焰的血!

蘇宇將殘破的生死之道,也徹底納入了體內,總算是將這兩道再次汲取回來,儘管殘破不堪,好歹是大道圓滿了。

「咳咳……」

血液一口口湧現出來,蘇宇看向一步步殺來的魔焰,露出笑容,緩緩道:「魔焰,你知道,我剛出道的時候,如何對付強敵的嗎?」

「不知!」

魔焰平靜道:「我關注你的時候,是你成為人族之主的時候了。」

之前的蘇宇,太弱,他豈會太在意。

等蘇宇成了人主,他才有些關注,當然,真正嚴格意義上在意蘇宇,還是蘇宇殺滅了上界萬族,驅趕萬族進入地門,那時候,他才開始在意蘇宇。

蘇宇喘息一聲,笑道:「那就好!」

此刻,蘇宇雙刀消失,面前浮現出一本書籍,文明志!

代替了長河之書的文明志!

這一刻,文明志翻到了一頁空白頁,蘇宇將手中的血液融入其中,漸漸地,這一頁上浮現出一個個文字,也浮現出一副圖畫。

魔焰的樣子!

蘇宇剛崛起的時候,如何對付強敵?

當然是時光冊,借用精血之力,以敵人之道,對付敵人之道!

而這一種手段,蘇宇早已很少用了,因為時光冊中汲取的大道,其實都是時光師收集來的,後來越來越弱,對蘇宇幫助不大了。

何況,時光冊不算太強,起碼對此刻的蘇宇而言,那是很弱的,只有36道之力。

所以,對魔焰這樣的強者而言,都難以承受魔焰的大道之力。

此刻,文明志卻是可以的。

這是整個長河的核心!

長河的本質,是比魔焰要高,要強大的。

「魔焰(大道之力47道):

大道技:浴火重生(精血開啟)

焚天滅地(精血開啟)」

這一刻,蘇宇以魔焰之血,在文明志上,勾勒出了屬於魔焰的那一頁。

在文明志中勾勒出這些,也代表,長河將魔焰之道,納入了長河體系。

這也代表,蘇宇可以借用魔焰之力,對付他自己!

可是,需要精血!

剛剛戰鬥了那麼久,蘇宇冒着受重傷的危險,也只是勉強提取出了一滴接近精血之量的血液。

可現在,按照當年時光冊的情況,蘇宇還需要一滴精血開啟,一滴精血爆發。

而且,主要有兩種大道技。

開啟哪一種?

是主攻的焚天滅地,還是主復生的浴火重生?

不可能都開啟!

若是都開啟,那蘇宇需要精血太多,真能提取魔焰那麼多精血,蘇宇都能想辦法殺魔焰了。

「浴火重生,還是攻擊性的焚天滅地?」

當然是重生!

再復生一次!

借魔焰之血,借魔焰之道,為我復生!

就如魔焰借蘇宇的生死之道,也復生了兩次。

不過,現在還需要精血,兩滴。

一滴開啟,一滴復生!

所謂開啟,其實也是提取魔焰大道力量,給蘇宇提供復生的渠道,而拿來複生的那一滴精血,需要的就是魔焰體內的生機之力、大道之力,去支持蘇宇復生!

「還需要兩滴精血!」

蘇宇迅速將文明志合攏!

他必須要想辦法,再把魔焰弄的流血,起碼流出兩滴精血的量,這樣,才能讓蘇宇乾死這個傢伙,否則,這麼下去,蘇宇還是稍微弱了一籌。

「這可不容易!」

蘇宇心中想着,不止是不容易,而且,就算開啟了技能,復生的時候,一滴魔焰的精血,真的足夠讓自己復生嗎?

誰知道呢!

到了此刻,只能試試看了。

魔焰的實力比自己強,精血比自己強,本質上是可以做到的。

若是魔焰比自己弱,那就未必了,可對方比自己強大。

這時候的蘇宇,只能期待可以成功了!

前提是……還要兩滴精血!

而對面,魔焰卻是微微凝眉,蘇宇借精血之力,大殺四方的時候,魔焰還在沉眠呢,等到魔焰關注蘇宇的時候,蘇宇早就不用了!

此刻,魔焰卻是感覺,蘇宇的文明志,隱約好像和自己有了一些牽扯。

他看向文明志,帶着一些冷漠:「詛咒?還是什麼?」

他非萬界生靈,文明志哪怕代表長河,其實和他也沒什麼關係的。

不過,他在萬界生存多年,天門還是在萬界開闢的,說沒關係,又和萬界牽扯上了關係,這一刻,代表萬界的文明志,還是將他的文明體系,也納入了文明志中!

蘇宇手持文明志,露出笑容:「鎮壓之法!文明志,可鎮萬道!魔焰,你天門之道,就在萬界開啟,也屬於萬界體系,我有文明志在手,你遲早會被我鎮壓!」

鎮壓!

魔焰隱約感受到了,這東西,好像的確和自己的大道關聯了起來,和自己的天地關聯了起來,隱約間,甚至有些共生的意思。

鎮壓之法?

他不知道有沒有問題,不管有沒有,此刻,他都得迅速擊殺了蘇宇才行。

而蘇宇,此刻也有了目標。

殺魔焰,逆伐47道,太難太難。

但是,若是能弄來兩滴精血,未必就有那麼難了。

戰鬥就會受傷!

受傷,就會流血,而這血液之中,夾雜着生機之力和大道之力,那就能提取成精血。

比起殺了魔焰,弄到兩滴精血的難度,顯然要簡單許多。

「我可真是個小天才!」

蘇宇心中嘀咕一聲,到了這一刻,他居然能想到這一招,也是極其不容易了,畢竟時光冊中的精血技,他其實很久都沒用過了。

「殺!」

有了希望,蘇宇信心大增,頓時氣血爆發,瘋狂無比,哪怕受傷不輕,此刻也不在意了,管他受傷不受傷!

只要在戰死的那一刻,能拿到兩滴精血,自己死而復生,按照魔焰的情況,甚至會更強一些,瞬間恢復全盛狀態,自己還怕魔焰?

「開天!」

蘇宇再次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瘋狂轟擊,長刀再次呈現,竅穴雖然破碎不少,可剩下的竅穴,也再次融合起來。

不求一擊斃命,只求魔焰多流血!

戰到癲狂!

而魔焰,此刻也感受到了蘇宇的瘋狂,不斷還擊,雙方在狹小的空間中,再次瘋狂廝殺起來。

轟!

一聲巨響傳出,蘇宇瞬間被擊飛,在空中,就被焚燒成了白骨,白骨化為金骨。

一眨眼,蘇宇肉身恢復,卻是氣息再次衰弱許多。

而魔焰,也是氣喘吁吁,渾身都是刀傷。

血液不斷流淌!

此刻,魔焰皺眉,喘著氣,看向蘇宇,蘇宇是真的重傷,而他,別看身上到處都是傷勢,血液不斷流淌,可要說傷勢,比蘇宇輕多了!

只是力量也隨着傷勢變多,流逝了不少。

而此刻,魔焰微微皺眉,他發現,蘇宇好像一直在採集他的血液,頓時讓魔焰皺眉,是為了詛咒準備,還是為了鎮壓自己準備?

大戰當前,蘇宇也不是弱者,只是採集他的血液,他也沒辦法阻攔,雖然他焚燒了許多血液,可依舊被蘇宇採集走了許多。

當然,他不相信,一個46道修者,可以詛咒死一位47道修者,時光長河都沒這個能力!

而蘇宇,也知道瞞不過魔焰。

他只是賭魔焰不知道文明志的真實情況。

這一點,只有蘇宇和時光師會,但是他和文鈺強大之後,都不會再用這個手段,而魔焰,也只會觀察強大的修者,弱小時期,他也注意不到。

此刻,蘇宇手中,再次抓着一滴如同火焰般的血液,血液融入文明志。

「魔焰(大道之力47道):

大道技:浴火重生(已開啟)」

蘇宇以重傷的代價,還是拿到了第二滴血液。

可第三滴,難度就大了。

因為此刻的魔焰,已經感受到了這些,蘇宇抽取他血液的時候,這傢伙受傷之下,都會焚燒血液,讓蘇宇獲取血液的難度增加了不少。

魔焰這時候臉色也有些凝重,他實力比蘇宇強,傷勢比蘇宇輕,眼看着就是他必勝,可蘇宇那本文明志,此刻,卻是給他一些危險的感覺。

而且文明志中,一直都有一股力量,好像在和他的大道牽引!

「蘇宇……詛咒對我無用的!」

魔焰冷冷看向蘇宇,蘇宇喘息,笑了:「一般的詛咒無用,那劫難之道的詛咒呢?魔焰,你說,為何時光之主,那麼重視黑鱗?不出意外,就和這劫難之力有關!」

魔焰也是微微變色。

用劫難之力,詛咒自己?

不行!

他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但是他必須要摧毀了文明志,甚至吞噬了文明志,馬上擊殺蘇宇才行!

「焚天!」

一聲厲喝,魔焰再次殺來,焚天之力爆發!

得馬上殺了蘇宇,以防夜長夢多!

而這一刻,虛弱的蘇宇,卻是不避,而是繼續正面迎戰!

不正面迎戰,如何奪取魔焰的精血?

「殺!」

開天刀!

開天無數刀!

刀光爆發,橫貫四方,刀氣縱橫,還是不求殺敵,只求傷到魔焰。

一道道刀氣席捲!

轟!

刀氣被焚燒許多,蘇宇也是被焚燒的劇痛無比,忽然眼淚都痛的掉落下來,但是……無人看到,至於魔焰看到……魔焰不死,老子就死,還在乎這個?

「魔焰,艹你祖宗,火小點,太痛了!」

「……」

魔焰暗罵一聲,這一刻的蘇宇,好像又恢復了冷靜,恢復了活躍,這時候,還有心思罵自己。

關鍵是,也沒料到蘇宇會被自己燒的哭泣!

完全沒料到!

轟!

又是一陣巨響,蘇宇不斷痛苦嘶吼,痛哭流涕,而意志海中,小毛球也不斷舔著蘇宇那些受傷的竅穴,安慰道:「不痛不痛,不哭了,舔舔就不痛了……」

蘇宇沒時間理會!

此刻的他,一刀又一刀的斬出,以自己大道斷裂,竅穴爆炸的代價,給魔焰製造出了無數傷痕,血液橫流,魔焰焚燒了大半,卻依舊有不少血液被蘇宇席捲而回。

可是,還不夠一滴精血的量。

這一滴精血,若是不夠強,是無法支撐蘇宇復生的,就算可以支撐,復生后的蘇宇,實力也未必能恢復,別說強大了,那復生也白復生了!

又是一連串的巨響,蘇宇揮舞長刀,長刀已經破碎不堪,但是他不管這些,一刀又一刀地斬下,瘋狂無比,這一刻的蘇宇,甚至主動去爆掉竅穴,爆掉一頁又一頁的文明志!

弄傷魔焰!

魔焰也是被蘇宇打的只能防守,這時候的蘇宇,用十分傷,去換魔焰一分傷,兇猛無比,但是持續時間不可能太長。

魔焰也是考慮之下,選擇了防守為主!

他也感受到了蘇宇這傢伙,好像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血液,他不斷焚燒,滴落多少,他焚燒多少,但是蘇宇每一次也能抽走一些!

漸漸地,蘇宇獲取的血液越來越多,手中,再次呈現出一滴精血模樣的血液。

而魔焰,臉色有些發白,也有些凝重。

差不多抽走了自己一滴精血的量!

加上前面的,不算少了,但是,就算如此,難道一滴精血,就能詛咒死我?

此刻的蘇宇,虛弱無比,嚴格來說,這一刻的蘇宇,甚至跌落到了44道之下,而魔焰,就算衰弱一些,也有46道之力。

44道的蘇宇,可以詛咒死我?

劫難之力,真有那麼強?

黑鱗,我又不是沒交手!

而蘇宇,一口將魔焰的血液吞入腹中,但是並未消化,他覺得,還是不夠,得想辦法,再弄點血液過來才行!

這一刻,蘇宇體內,無數劫難之力爆發!

蘇宇眼神陰狠:「魔焰,你死定了!今日,我讓你見識一下,劫難之力的強大!」

魔焰不知道劫難之力,到底能不能弄死自己,但是蘇宇……你可以去死了!

下一刻,魔焰瞬間爆發出強大無匹的氣勢,手中浮現出一朵火苗,帶着一些冷厲之意,一瞬間,穿梭虛空,一掌朝蘇宇頭頂拍去!

你劫難之力再強,我不給你機會發揮,你照樣還是一個死!

為了奪取自己的血液,蘇宇這傢伙傷勢極重,還拿什麼和我斗?

從一開始的一道之力差距,到現在,超過兩道之力的差距,差距在拉開!

「你敢,我自爆了!」

蘇宇見他殺來,陡然怒吼一聲!

自爆?

魔焰帶着冷意,你就算自爆,又能如何?

自己也許會重傷,但是,你死了,那我就是無敵的存在,一切好處都是我的,此地被徹底封印,黑鱗他們也進不來,蘇宇就算自爆了,大概也炸不碎這三門組成的封印!

蘇宇封印了四方,也封印了他們自己!

誰活着,吞噬了對方,才能走出去!

魔焰繼續一掌拍下!

你自爆好了!

你自爆,我倒是省點事了,也免得這傢伙翻盤,一次次地給自己帶來一些危機感,這讓魔焰有些不安。

而蘇宇,咬着牙。

我真自爆了啊!

但是,我自爆的話,我也得想辦法,炸傷你,最好能在自爆的剎那,再撈點精血,不然,蘇宇擔心一滴精血未必夠啊。

他現在復生,肯定是需要大量生機之力的!

好歹他也是46道的頂級強者,力量太少了……

剛想到這,蘇宇臉色一變。

迅速避退!

毛球!

我去!

我自爆,我可能復生,那毛球豈不是死定了?

早知道,把這小傢伙送走了。

而魔焰,卻是笑了!

蘇宇說的狠,自爆了,關鍵時刻,還是怕了,他退了!

而這一刻的蘇宇,這才想起了毛球,頓時頭大如斗,我自爆的話,毛球必然四分五裂,復生都沒機會。

下一刻……蘇宇好像想到了什麼。

而毛球,其實是感應的到蘇宇的心思的,忽然舔了舔蘇宇的意志海,歡喜道:「我要當文明志的靈!」

靈!

長河不滅,文明志就能再次浮現,作為文明志的靈,那毛球就能在蘇宇再次聚集文明志的時候,再度出現。

毛球要當文明志的靈!

可以嗎?

可以的!

這一刻,蘇宇迅速思考,好像也沒別的路可走,這小傢伙,最後一刻跟着自己,總不能自己復生了,把它給炸死了吧?

一瞬間的想法,蘇宇暴吼一聲,文明志再次浮現,一把將毛球納入文明志。

而毛球,興高采烈!

舒服!

如此一來,它就有舔不完的大道之力了,想舔哪個舔哪個!

這才是真正的鐵飯碗!

除非長河覆滅,否則,它就可以舔一輩子了!

此刻,轟隆一聲,魔焰一掌將蘇宇擊飛,火焰焚燒蘇宇,蘇宇劇痛無比,瘋狂咆哮,魔焰卻是帶着冷意。

你不是自爆嗎?

你蘇宇,原來也怕死啊!

以前自爆,是你死不了,可如今,你蘇宇也會死,你還是怕了!

剛剛蘇宇說自爆,他還以為蘇宇真的會自爆呢。

結果……蘇宇硬是承受了他一掌,也沒見蘇宇自爆。

可笑的傢伙!

「蘇宇,你如此一來,倒是讓我小覷三分了!」

魔焰再次一掌朝蘇宇拍去!

而蘇宇,瘋狂怒吼一聲:「你別逼我,我自爆了,你也沒好處!」

「那我就逼你了!」

魔焰笑了!

這一刻的蘇宇,太幼稚了!

轟!

又是一掌拍出,而蘇宇,在等待毛球化為文明志的靈。

此刻,也是一刀斬出,夾雜着滅世劫難之力!

劫難之力,也有遮掩危機的作用。

蘇宇一刀刀斬出,覆蓋魔焰,也是屏蔽魔焰的危機感應,造成的傷害並不大,蘇宇唯一的目標,就是將魔焰的危機感覆蓋掉!

砰!

一掌接連一掌,打的蘇宇肉身不斷破碎,傷勢加重,氣息再次下滑,而魔焰,卻是越戰越勇,眼中笑意愈加明顯!

最終,我還是萬界的勝利者!

殺了蘇宇,吞了長河,吞了萬界,成為49道甚至50道的至強者!

這一刻,謀划多年的目標,就要完成了。

蘇宇,已經無力反抗了。

轟!

文明志上,一道靈浮現,那是毛球。

這一刻的蘇宇,也是安心了一些,剛剛差點自爆了,那就把這傢伙給炸死了。

這一刻,蘇宇看向魔焰,帶着一些冷意。

再次厲吼:「你真當我不敢自爆?」

「……」

魔焰笑了,此刻的蘇宇,虛弱無比,自爆好了,自己受傷,也只是輕傷,不會太重,他能感受到蘇宇的虛弱。

哪怕感受到了蘇宇凝聚力量,好像真的要自爆了,魔焰也只是多了幾分小心,卻是不怕。

「你逼我的!」

蘇宇瘋狂咆哮一聲,陡然朝魔焰衝去!

魔焰眼神閃爍,蘇宇到底是要自爆,還是要逃?

三門畢竟是蘇宇封閉的,此刻,他擔心蘇宇會逃走!

衡量一下利弊,他沒避開,避開了,蘇宇直接衝出三門封鎖,逃離了萬界,也不是不可能,這傢伙之前雖然表現的悍不畏死,可真到了最後一刻,誰能不怕死?

很快,蘇宇衝鋒而來,眼中帶着一抹絕望:「你不怕我自爆傷了你嗎?你為何不避開!」

魔焰這一刻,笑了!

「哈哈哈!」

狂笑聲響徹天地!

果然,蘇宇最終的目標,還是想讓自己避開,他從而逃離此地,可是……你不是巔峰,自爆,我也不怕你!

而蘇宇,力量提升到了極致。

帶着一些不甘心,一些憤怒,一些絕望,厲吼一聲:「魔焰,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詛咒你,詛咒你永世不得超生!詛咒你大道斷裂,天地坍塌!」

「哈哈哈!」

魔焰大笑!

做鬼?

這一刻的蘇宇,居然如此幼稚,幼稚的可愛!

你到哪做鬼去!

轟!

一聲巨響,響徹天地,三門震蕩,四方震蕩,文明志破碎,巨大的自爆力,席捲四方,砰地一聲,魔焰倒飛出去,渾身浴血,血液被抽離許多。

但是魔焰無所謂了!

蘇宇自爆了!

自己在萬界最大的對手,自爆了,死了。

至於復生……蘇宇沒有復生的機會了,他掌握過生死大道,知道蘇宇的情況,蘇宇死過兩次了,沒開第三天,那就不可能再次復生的。

這一點,魔焰還是有把握的!

「哈哈哈!」

「蘇宇,你敗了!」

魔焰大笑,瘋狂大笑,贏家是我!

黑鱗、蒼、稷天、周、星宇……無數的敵人,紛紛死去,這一刻,最強的敵人,最難纏的敵人,蘇宇也自爆而亡!

萬界,歸我了!

而這一刻,他不斷吐血,傷勢也不輕,卻是依舊難掩興奮和激動。

不過很快,魔焰眼神微微一變。

他忽然感受到,自己的魔焰之力,劇烈波動起來!

蘇宇最後的詛咒嗎?

魔焰之力,也只能讓他復生一次罷了,可此刻,忽然,他的魔焰之力,有股復生的力量波動起來,魔焰臉色再次一變。

什麼情況?

詛咒?

蘇宇最後的詛咒?

可是,只是喊喊罷了,難道還真能有詛咒不成?

他不信!

可是,他魔焰之力的波動是真的存在。

吐血的魔焰,臉色一變再變,什麼情況?

他有些焦急,下一刻,臉色陡然一變!

就在這一刻,他的前方,一道身影,迅速凝聚出來,氣息瞬間強大起來,這一刻,蘇宇先是茫然,接着興奮,很快化為狂喜!

真的成功了!

而這一刻,他氣息瞬間恢復到了巔峰,46道巔峰,甚至隱約還在朝前更進一步,但是好像又差了點生命之力,不太夠!

當然,殺了魔焰,那就夠了!

「魔焰,別來無恙!」

魔焰臉色劇變,復生!

再次復生!

不,是借用我的力量復生的,對,借用他的大道之力復生的,怎麼可能!

魔焰帶着一些不敢置信,和蘇宇廝殺到現在,他精血都流逝了許多,實力早已不復之前,蘇宇自爆之後,更是傷了他不少,他此刻的實力,堪堪45道而已。

而蘇宇,反超他了!

「不可能……」

「幼稚!」

這一次,輪到蘇宇說他幼稚了。

下一刻,一柄長刀浮現,這一刀,無數竅穴之力融合進入,大道之力進入,大道戰技瞬間形成,比之前更強大!

恢復到了巔峰的蘇宇,在魔焰震撼的眼神下,一刀斬出!

轟!

驚天巨響傳出,四方顫動!

轟隆隆!

砰地一聲巨響,魔焰肉身被一刀斬成兩半,這一刻,一朵火苗浮現,那是魔焰的根本,天地魔焰,具備復生之能的火焰!

「不……」

魔焰的聲音,在火焰中爆發出來,帶着一些不甘心,一些絕望。

怎麼會!

蘇宇居然借用他的力量復生了,用他自己的道,殺了自己,這才是最大的不甘心,最大的絕望!

而這一刻,蘇宇探手一招,破碎的文明志,再次恢復,呈現出來。

文明志融入長刀之中。

蘇宇將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大道,所有的竅穴之力,長河之力,紛紛湧入長刀之中。

魔焰,你該死了!

「開天斬!」

一聲厲喝,蘇宇一刀朝那火焰斬去!

你再強,還得喝老子的洗腳水!

去死吧!

「蘇宇!」

魔焰咆哮聲響起,我不甘心,我不是敗給了你,我是被我自己的力量反殺了,我敗給了我自己!

轟!

一刀斬下,集合了蘇宇所有的力量,這一刀落下,火焰開始破碎,開始熄滅,轟隆一聲巨響,那照亮天地的火焰,這一刻,徹底破碎開,徹底覆滅!

魔焰的怒吼聲,在虛空中不斷回蕩!

眼看着必勝,最後一刻,卻是被蘇宇反殺了,他不甘心!

轟!

火焰徹底破碎!

而蘇宇,長刀也瞬間破碎,這一刻的蘇宇,臉上露出了一些如釋重負的笑容。

下一刻,蘇宇轟隆一聲,倒下!

我贏了!

帶着一抹心滿意足,蘇宇倒下了。

片刻后,小毛球焦急地從文明志中浮現了出來,「香香的……」

死了嗎?

正當小毛球焦急的時候,「呼嚕」聲從虛空中響起。

睡著了!

這一刻的蘇宇,一刀斬殺了魔焰,倒下的這一刻,他就睡著了。

不管魔焰破碎的力量,任由這些力量,在這虛空中席捲,而小毛球感受了一下,如釋重負,沒死呢!

片刻后,小毛球化身文明志,將整個門戶內的所有力量,全部席捲,順帶着連魔焰破碎的肉身也給收集了起來,心滿意足!

有吃的了!

蘇宇答應了給文鈺,那可不行,它得藏起來!

下一刻,小毛球也是心情愉悅,心滿意足,跳到了蘇宇臉上,趴在他額頭上,眼睛眨了眨,帶着喜意,漸漸地,打着瞌睡,陷入了沉眠中。

呼嚕聲,也從小毛球鼻子中傳出,睡覺覺了!

這一刻,一人一球,都在打着呼嚕,在虛空中飄蕩著,整個空間,唯有一人一球的呼嚕聲。

那是心滿意足的呼嚕聲!

這一刻,什麼提升實力,什麼掌控長河,什麼平定萬界,都不如大夢一場!

一人一球,就這麼睡着。

帶着無限的滿足!

蘇宇腦袋附近,冒出一個個氣泡,那氣泡,也是一個個蘇宇,每一個蘇宇,都在睡覺,打着呼嚕。

而小毛球,這一刻,居然也呈現在每一個氣泡之中,睡着覺,有時候舌頭伸出,舔舔蘇宇的腦袋,繼續打着呼嚕。

……

而這一刻,萬界安靜一片。

戰鬥聲消失了。

許久,萬界依舊存在。

這一刻,所有人抬頭看天,天空中什麼都看不到,門戶依舊,只是隱約可見,一些雷霆聲在空中震蕩!

雷霆聲!

有規律的雷霆聲!

人皇、死靈之主、文王……

一位位強者,抬頭看天,看了很久很久,一天,兩天,三天……

就這麼一直在看着,如同雕塑。

不知過了多久,有人艱難道:「他……贏了嗎?」

蘇宇,贏了嗎?

沒人知曉!

只有無盡的安靜,戰鬥好像早已結束。

而遠處,一座小小的城市中。

一座老舊的小樓中,香味飄蕩。

屋中,蘇龍抬頭看着天,露出了笑容。

贏了!

只是……他睡著了。

那雷霆聲,就是他的呼嚕聲。

兒子,太累了。

六歲之後,就從未睡過一個完整的覺,他太累了,什麼萬界囚徒,什麼萬界霸主,他其實都不在乎的。

是囚徒也好,是霸主也罷,其實,有什麼關係呢?

「我在家……等你!」

蘇龍呢喃一聲,露出了燦爛笑容,你繼續睡,唯一可惜的就是,還沒個兒媳婦。

「小子……別睡太久了,睡太久了,那些丫頭,都老了……」

咧嘴笑着,蘇龍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笑容。

這笑容,和蘇宇如出一轍。

香香的紅燒肉,香味依舊,蘇宇一直等待着,等待着兒子的歸來。

PS:故事就到這了,起於紅燒肉,終於紅燒肉,時光之主沒有出現,蘇宇沒有走出萬界,故事到這就該結束了,屬於萬界的故事已經告一段落,也許蘇宇會醒來,會走出萬界,但是……萬族之劫,已經結束了!

結局未必大家都滿意,但是沒有十全十美的結果,完本感言,回頭我再發,蘇宇休息了,老鷹也該休息了。

感謝大家一路陪伴,一路支持!

下本書再見,那時候,又是一個新的故事,新的起航!

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6章 君問歸期未有期(大結局)

99.61%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