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月考,養性(兩萬更求訂閱求月票)

第103章 月考,養性(兩萬更求訂閱求月票)

神文學院。

中級班。

蘇宇遲到了,這是他當班長以來,第一次遲到。

今天是月考!

這麼重要的日子,蘇宇遲到了。

當看到蘇宇的那剎那,偌大的教室,寂靜無聲!

「班長……你怎麼了?」

當看到蘇宇面色蒼白,雙眼無神,一副走火入魔的表情……有學員好像聯想到了什麼!

下一刻,有人怒道:「還不是林耀!」

「欺人太甚!」

「班長肯定是為了不給中級班丟臉,過度修鍊,傷了意志海了!」

「該死的林耀!」

「班長,你沒事吧?」

「……」

不少人紛紛從座位上走下,走向蘇宇,有些憤怒,有些替蘇宇不值。

何必這麼拼呢!

劉玥也走上前來,有些無奈,有些心疼,開口道:「蘇宇,你就算輸了,也沒什麼,丟了破山牛精血,以後還有機會,何必這樣折磨自己!」

「是啊!」

和蘇宇關係還不錯的劉武也有些懊惱道:「班長,你這樣弄,會出事的啊!」

蘇宇腦袋還有些不清醒,此刻,漸漸清醒了,有些哭笑不得。

誰說我為了林耀折磨自己了?

我神經病啊!

林耀我根本沒放在眼裡,只是意志力捕捉神文,消耗過度罷了。

「殺」字神文真的太強了!

比他前兩個神文要強大的多,他鬥了一晚上,天都亮了,若不是他意志力堅韌度很高,昨晚恐怕根本收服不了「殺」字神文,不可能撐到早上的。

「沒事的……」

蘇宇勉強露出笑容道:「真沒事,就是意志力消耗大了點,很快就會好的,和林耀無關!」

蘇宇聲音稍微大了點,開口道:「大家不要再說林耀的事了,林耀……畢竟是……咳咳……的學生,拜託大家了,不要因為我的事,弄的不開心。」

「……」

眾人心裡反應了過來!

對,林耀是劉洪的學生!

天才助教!

一直罵林耀,會不會得罪劉洪?

原本劉洪給他們的印象還不錯,可一個月也就見到了那麼一次,這些時日一直沒看到劉洪,大家都快忘記他了。

此刻才想起來,劉洪是他們的總指導呢!

儘管蘇宇這麼說了,還是有人低罵道:「怕什麼!本來就噁心人,得罪就得罪了,有什麼好怕的!」

「就是,班長,你老師也是天才助教,排名比他還高……還不是欺負人!這事咱們又不是不知道,學府單神文系一直欺壓多神文系……」

中級班學員,大多都沒拜師。

此刻的他們,並沒有太多的派系痕迹。

起碼沒什麼人去主動引導他們,影響他們。

不像高級班,大多都是有老師的,老師可能就是單神文一系的,如此一來,在中級班,派系痕迹很淡,高級班要重不少。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下一刻,門外響起一陣輕咳聲!

王銘!

神文學院中級班總執教。

王銘身邊,此刻還站著一人,正是剛剛大家說到的劉洪。

劉洪掃了一眼蘇宇,微微有些詫異。

這小子,昨晚就算看了意志之文,也不該這副模樣,難道是山海境的意志之文對他壓力太大?

這小子看的太深入了,所以沒注意到?

一副消耗過度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小子昨晚幹嘛去了。

他們一到,班上安靜了下來。

蘇宇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班上接近600人,月考,是每個學員都要來參加的。

王銘走到前台,開口道:「今天的月考,是我和劉洪助教一起主考,這也是新生第一次月考,希望大家能發揮自己的水平!」

「該講的規則,大家都知道!」

「月考前十有獎勵,倒數前十有懲罰……」

「考試分三大塊,文化課、意志力、神文。」

王銘說罷,看向劉洪道:「劉助教,你要說幾句嗎?」

劉洪笑了笑,看向眾人,緩緩道:「大家正常發揮就行,第一次考核不會太難,大家不用緊張,另外我要補充一句,月考前三,有資格挑戰高級班學員,勝了,可以進入高級班學習,不用考慮是否達到養性。」

「可以挑戰,也可以放棄!高級班月考倒數前十,你隨便挑戰誰,不允許拒絕,其他人……有拒絕權利!」

此話一出,不少人看向蘇宇。

忽然有人道:「那考不到前十,就不能挑戰了?」

「對!」

劉洪笑道:「這也是學府為了保護弱一些的學員,讓他們有更好的成長機會和空間……」

眾人再次看向蘇宇!

有人直接道:「班長,你今天狀態不好,恐怕考不上前三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這些人看蘇宇狀態不行,甚至可能受傷了,意志海出了問題。

這一刻,忽然都想著要把蘇宇排除出前三!

那樣,班長就不用挑戰那傢伙了。

蘇宇心中無奈,你這算好心呢,還是坑我?

第一10點功勛呢!

再說了,沒進前三,那就完蛋了,那兩位可是有整整1300點功勛在等著自己呢。

蘇宇露出笑容,開口道:「大家儘力考就是,不要因為我胡思亂想什麼,能考多少考多少,在學府,考核成績會有記載的,我知道之前有同學說,讓我不用考試就能進入前三……」

蘇宇正色道:「不要這樣!不要因為我,耽誤了自己的未來!大家該如何便是如何,要不然……我真的沒臉在中級班待下去了!」

「我若是考不上前三,那是我自己的問題,考到了最好,考不到……那就下個月繼續唄!」

蘇宇笑道:「所以你們千萬別放水,真的,放水那是對我最大的不尊重!我怎麼說也是天才吧?是咱們班唯一的上上等,我要是進不了前三,還要靠大家讓我……我乾脆退學算了,太丟人了,我也要面子的!」

蘇宇帶著玩笑的意味說出了這番話,眾人一聽,原本一些準備放棄考試的學員,此刻也不由正色起來。

對,考好了,才是對班長最大的尊重!

蘇宇又道:「而且大家一定要考好,我可是班長,要是我們班的學員考的不怎麼樣……那我這個班長就不盡職,可是要扣功勛點的……」

蘇宇笑呵呵道:「劉助教可是就在這,到時候被扣了功勛,你們可得賠我!」

「誰說班長不盡職?」

劉武大聲道:「班長天天第一個到教室,最後一個離開,誰要是扣班長功勛,問問我們班六百多人答不答應!」

「就是!」

「……」

台上,劉洪依舊面帶笑容,好像沒聽到一般。

小傢伙,還跟自己來這麼一套。

太嫩了點!

等他們說的差不多了,劉洪輕咳一聲打斷了眾人,笑道:「該說的都說了,該考核的就要考核了!上午考文化課,月考,考的是進步程度,所以……往日掌握的那些語言,高等考核時候考過的就不考了,沒意義!」

「主要是考察你們這個月的進步速度,所以,文化課考核,考的是你們報名的相對應語言課程,神文基礎課程……」

「規則和高等考核差不多,每門課程10分,滿分不是由我決定,而是你們自己決定!你們這個月報名了哪些課程,報名課程的多少,決定了滿分的高低!」

劉洪淡笑道:「這是學府,因材施教,你有多大能力,那就拿多少分,你報名一門課程也沒人攔你,考試,你的滿分就是10分,考的差怨不得人!」

說著,又看向蘇宇道:「蘇宇同學,這個月你總共報名了15門課程,注意取捨,以及考核時間,不要滿分150分,最後拿了二三十分,那就丟人了!」

又道:「我看你狀態不好,若是不想考的話,可以放棄!」

蘇宇抬頭,臉色發白,卻是依舊帶笑道:「老師,我會好好發揮的!」

劉洪見他帶笑……微微一滯。

小兔崽子!

跟我學什麼!

你笑著跟我說話,我有些彆扭。

「那就好,好好考試,不要作弊,若是你們覺得可以在我眼皮子底下作弊……你們可以試試!」

……

試卷很快下發下來。

根據學員們報名的課程,下發不同的試卷。

在文明學府,沒有統一的試卷。

能考多少分,全部取決於自己。

有下限,但是沒上限,因為這是一個不公平的時代,天才和庸才的差距很大。

班上有的人報名的課程少,可能只有兩三門。

有的人報名的課程多,比如蘇宇,他是無奈之下才報名這麼多的,因為他都要去上課。

蘇宇拿到試卷,有些頭暈目眩。

昨晚真的消耗有些過度了!

加上又沒來得及恢復,到現在還頭疼欲裂。

不過……還好,有些習慣了。

當年他做噩夢的時候,第二天往往也會這樣,依舊去學府上課,其實習慣了也差不多。

只是有些時日沒這樣的經歷了,倒是讓蘇宇有些難受。

15門試卷,12門基礎語言課程,3門和神文有關的課程。

蘇宇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開始書寫試卷。

……

講台上,劉洪盯了片刻,晃悠悠地走出了教室。

前面,是高級班考場。

今日也在考試!

劉洪走到教室外,順著窗戶朝裡面看了一眼,今年的天才幾乎都在這邊,神文學院才是學府中最強大的學院,天才雲集。

夏嬋,吳嵐,鄭雲輝,夏虎尤,林耀,以及萬家的萬明澤,趙家的趙世奇,胡家的胡秋生,還有蘇宇路上遇到的胡宗奇……

很多人!

當然,劉洪不是在看他們,而是看向另外幾個人。

奇怪的學員!

原本今年沒準備收徒的幾位閣老,忽然暗中收了幾位學員,消息一出,震驚了整個高層圈子!

那幾位學員,都很神秘。

聽說都是各家一些壓箱底的寶貝天才,以前一直隱藏著,沒想到今年因為萬族學院建立,這些人都出來了。

此刻,那幾位學員,有的趴在桌子上睡覺。

有的在抬頭看天花板發獃!

還有人在……嗑瓜子?

劉洪皺眉,心中囈語,「各家壓箱底的天才……我怎麼不知道有這批人的存在?」

「難道說,往年也有這樣的天才,但是後來都沒出現在大夏府?」

「這幾個傢伙……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玩世不恭!

不囂張,也不算跋扈,但是見了誰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哪怕看到他劉洪,也是客氣地點點頭,沒有多餘的舉動。

「風雲跌宕,什麼人都跑出來了!」

劉洪再次盯著那幾人看了一陣,好像有人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其中一位胖乎乎的小男生轉頭看向窗外,看到劉洪,齜牙笑了笑!

牙齒上,還掛著一點麵包屑,剛剛這位正在吃東西呢。

劉洪沒吭聲,緩緩退去。

他剛走,教室中,幾個玩世不恭的傢伙傳音起來了。

「老子不幹了,老子要走,月考居然還要我們考試……都幾十年沒考試了,居然讓我們考試!」

「就是,太無聊了,我想回去睡覺!」

「別鬧,我還想回去做研究呢,萬天聖說了,說誰敢跑路,誰倒霉,這混蛋東西……」

幾人你一句我一句,上面監考的執教毫無發現。

雖然看到幾人不認真考試,也懶得去管,愛考不考!

幾個老傢伙,一邊閑聊著,一邊評頭論足道:「看看,夏家那個夏嬋,很不錯啊,不愧是妖孽,就是不知道怎麼拜了周明仁當老師,夏胖子和周明仁有勾搭?」

「誰知道呢,夏嬋和夏胖子可一點不像,倒是夏虎尤這小子有點像夏胖子,我都懷疑是夏胖子裝的,還好,前兩天才看到了夏胖子……」

「夏虎尤是府主親兒子,別鬧,侄孫像夏胖子……問題不大,這話敢當著府主面說,小心被他一刀砍死!」

「咳咳,別胡說八道,你們幾個閉嘴!夏虎尤這小子,打小不喜歡練武,喜歡鑽研,在夏胖子那邊待了七八年,像他正常!」

「不說夏家的傢伙,沒一個好東西,萬明澤這小子……倒是不像萬天聖,萬天聖年輕的時候可是霸道無雙,這小子怎麼感覺有點陰森森的!」

「他又不是萬天聖親孫子,萬天聖他哥的孫子,多正常的事!」

「也是,胡家這邊,胡秋生這小子倒是有點意思,比胡文升感覺強多了……」

幾位老人評頭論足的。

最後說到了吳嵐,一說其他,有人傳音道:「這小丫頭,天賦其實不錯,就是有點……傻傲氣!看誰都用鼻孔看,要不是忌憚她姑奶奶,我早就一巴掌拍飛她了,上次看我的時候,鼻孔差點上天了!」

「咳咳,多大年紀了,還和她計較!」有人笑道:「她看誰都那樣,經歷多了就好了,心腸倒是不壞,就是有點傻兮兮的。」

幾人都笑了起來,不過表面上一個個面不改色,該睡覺的睡覺,該吃東西的吃東西。

又聊了一陣,聊到了蘇宇。

「白楓那個徒弟,你們怎麼看?」

「沒見過,不知道什麼情況。」

「挑戰林耀,你們覺得有戲嗎?」

「林耀……林耀未必能贏,白楓這小子也不傻,精明的狠,真要沒戲,他大概早就插手了,現在不聞不問的,大概是有底氣的。」

說著,又有人道:「不說這些學員了,說說劉洪,這傢伙忽然要當新生總指導不說,最近去了秘境,突破到了騰空八重,現在也不閉關了,一天到晚在學府晃蕩,這小子要幹嘛?」

「誰知道,這小子……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剛剛在後面偷看,一直盯著我們幾個,我懷疑這傢伙在懷疑什麼,我告訴你們,誰被他看出了身份……呵呵,丟人的是你們,可不是我!誰被看出了身份,一想到幾位閣老在裝嫩,裝孫子,裝孫女……呵呵,你們自己去死好了!」

「要不我們悄悄打他悶棍,讓他受傷閉關去,免得一天到晚盯著我們!」

「滾蛋,這種事你去干,我可不幹!」

他們閑扯著,很快,有人笑呵呵道:「蘇宇和林耀的挑戰,夏家這小子開了盤,夏胖子那老東西不是個東西,天天想著剋扣我們的薪水,要不……我們幾個壓一筆?」

「開盤?怎麼開的!」

「壓蘇宇贏,1賠1.5,壓林耀贏1賠1.1,現在盤子還不小,聽說壓林耀贏的,起碼有上千功勛點了,這還沒開始呢。」

「這麼多?」

「我們壓蘇宇?爆冷才好,才能賺一點,夏家有錢,賠的起!」

就在幾位閣老準備壓蘇宇的時候,有人幽幽道:「壓什麼蘇宇,我們要通吃!等盤子大了,一把給端了,定一個非法交易,全部給掃了!還壓誰,我們是誰,閣老啊!山海境!還跟小孩子玩二選一,我們……通吃!」

「……」

這一刻,幾位閣老瞬間安靜了。

紛紛看向那位開口的閣老!

你狠!

服了服了,大家還準備壓誰玩玩呢,你倒好,直接就要端了,不是個人!

沒想到這位又補充道:「端了之後,抓了夏虎尤,再罰他一筆,讓夏家出錢贖人,嘿嘿……通吃還不夠,非要讓夏胖子再出點血!」

「夏胖子會給?」

「他死扣,會花錢贖人?我看他壓根不會管!」

「想什麼呢!」建議通吃的這位閣老陰森森道:「夏胖子當然不會管,反正是府主的兒子,誰敢怎麼著夏虎尤?我們也不能拿他怎麼著,可是……那是閣老不能怎麼著,我們是誰?我們是學員啊!」

這位閣老笑呵呵道:「我們是學員,大家都是養性……別怕,隔天揍夏虎尤一頓,隔天再去揍夏嬋一頓,夏胖子不出錢,天天揍他們!」

「……」

幾位閣老有些鄙夷地看著這位,無恥!

還真把自己當學員了!

好意思嗎?

不過別說,大家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夏胖子的後人,老胡的後人,老鄭的後人……都可以揍的嘛!

閣老當然不好出手,可學員那就沒問題了。

……

閣老們在商量著幹壞事。

蘇宇昏昏沉沉地考著試,很多學員已經寫完了,蘇宇直到鈴聲響起,才勉強做完了試卷。

劉洪已經回來了。

此刻,已經審批完了不少份試卷,等蘇宇做完,直接探手凌空抓入手中,一眼掃過,看了一會,開口道:「120分,一般般,有幾門考的很不好,明明能對,卻是寫錯了!」

蘇宇不吭聲,他寫著寫著,真的有些迷糊了。

「文化課,你排第三,第一是王雲,140分。

第二是錢紅,130分,你和胡明並立第三,120分……」

劉洪記憶力很強,直接報出了學員們的排名。

蘇宇上的課多,也有人上的課程不少。

也有點受蘇宇刺激,蘇宇這個當班長的,全部課程都上了,一些學員也是能報多少報多少。

蘇宇沒說什麼,120分,勉強保持住了第三名。

這還沒結束呢!

「下午考核意志力和神文!」

劉洪淡淡道:「和高等考核一樣,文明志範圍內考核,得分很簡單,現在的分減去高等考核的分,就是你們的月考分!學府,看重的是進步能力,不是讓你們躺在功勞簿上等死,有些人考出負分都有可能!」

負分!

說的顯然是蘇宇了!

他在高等考核上,這一關考了270分,走了27米。

這次若是不如之前,那他就是負分!

文明學府這麼做,也是為了讓學員們能一直進步,而不是一直退步。

蘇宇無語,懶得說什麼。

中午回去休息一下,他就能恢復,真以為自己廢了啊!

偏偏不讓你得意!

下午,非要考個高分,氣死你這傢伙!

……

上午的考核結束,蘇宇狀態不好,沒和學員們一起鬧騰,早早回去休息了。

等回去睡了一覺,醒了之後蘇宇又跑去過濾室修鍊了一遍,忽然發現……有點不一樣了!

過濾室中。

蘇宇眨了眨眼,有些不太確定,有些好奇,自己……是不是突破了?

他真的不太確定!

在這之前,他其實知道自己意志力存在,甚至能感受到意志海的存在,可今日,他發現了一點不同之處。

若說之前只是感應到,那現在……他好像能看到了!

如果說養性之前,有些唯心主義,全靠自己去幻想。

今日,他好像真的看到了自己的意志力存在!

蘇宇盯著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漸漸地,衣服出現了一些變化,好像被針刺穿了,不……是真的刺穿了!

噗嗤一聲,衣服上出現了一個孔洞!

在蘇宇眼中,他能看到一枚有些透明的針穿透了自己的衣服。

別人也許看不見,或者說唯有養性之後,別人才能感受到,蘇宇此刻也感受到了,發現了,因為這枚針,是他自己用意志力凝聚而成的。

「真的養性了?」

蘇宇一臉獃滯,不是說,達到養性有個小門檻嗎?

怎麼沒感覺啊!

就這麼直接養性了?

真奇怪!

眨了眨眼,蘇宇還是沒搞懂,難道是昨晚意志力消耗過大導致的?

現在反饋來了?

畢竟看山海境書寫的意志之文,也是一種意志對抗,更別說他和神文做鬥爭了一晚上了。

「養性了……」

蘇宇喃喃一聲,下一刻,忽然想到了什麼!

文兵!

那我是不是可以動用文兵了?

我去!

那我感覺我會變的很強大啊!

「還有,養性了,我好像就可以正式進入多神文一脈的修鍊課程了……」

一旦到了養性,他就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了。

蘇宇隱約有些小期待,很快,又想到林耀和陳啟……我都養性了,你倆是不是會死的很難看?

「就這麼養性了……」

歡喜的同時,蘇宇隱約有些失落感。

說好的門檻呢?

說好的有些瓶頸呢?

為什麼沒有啊!

好難受,沒有門檻,沒有瓶頸,我突破起來,好沒成就感!

眼看著時間快到考核的時候了,他也顧不上難受了,先去考核,回來再告訴老師自己突破了,還是有點難受,完全沒有突破的快感,真是的,自己期待了很多天的,白期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3章 月考,養性(兩萬更求訂閱求月票)

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