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風波(求訂閱)

第104章 風波(求訂閱)

下午的考核不在教室中進行。

考核地點在傳道區。

這邊有好幾個大廣場,專門方便學員來聽講的,地方很大,也很寬闊。

蘇宇來這邊的機會不多,雖然聽說有時候會有一些研究員過來免費講課,不過最近他太忙,還真沒時間過來。

下午的考核,就不止劉洪一位騰空了。

涉及到意志力和神文的考核,執教是沒辦法進行考核的,只有研究員才行。

這次考核,也不僅僅只有中級班學員。

……

2號廣場。

這是中級班學員考核地點,就在隔壁的1號廣場,卻是高級班學員考核地點。

當然,說的都是這一屆學員。

還有其他屆學員,他們的考核和新生不太一樣,所以並未出現在這。

3號廣場是初級班學員考核地點。

蘇宇到的時候,時間不早。

大家也體諒他,知道他今天身體不適,倒也沒人奇怪他為何來的這麼晚。

見蘇宇臉色紅潤了許多,學員們倒是安心了不少。

總算恢復了一些!

他一到,馬上有人上前,小聲打報告道:「班長,高級班學員也在這邊考核,林耀那傢伙待會肯定會來……」

蘇宇點點頭,輕笑道:「來就來好了……」

「不是!」劉武小聲道:「班長你身體不舒服,今天考試要是……咳咳,要是那個……負分的話,這些混蛋肯定會嘲笑你的!」

他有些替蘇宇擔憂,蘇宇身體不舒服,聽說當初就有人質疑他上上等是否真的達標,現在若是負分,那就丟人了。

當時就傳言南元的文明志出了問題,今天剛好又是文明志考核,劉武都為蘇宇捏了一把汗。

年輕人,還是愛面子的!

「沒事的!」

蘇宇回應了一句,朝不遠處的1號廣場看去,那邊人倒是不多,比中級班要少的多。

高級班學員,這一屆人其實不少,大概有百人左右。

百位養性!

一個神文學院,新生高級班就有百人,其實不算少了。

……

蘇宇朝1號廣場看的時候,高級班這邊,也有人朝他這邊看。

中級班沒什麼人可以讓他們注意的,倒是蘇宇,值得他們注意一點。

「今天可是文明志考核……」

有人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滿臉的戲謔。

上上等天才蘇宇!

非養性,第一個非養性階段的上上等,你說奇怪不奇怪?

恰好,當時南元的文明志出了問題。

真奇怪啊!

今天,是騾子是馬,都得拉出來溜溜了!

若是負分,那就惹人笑話了。

當初,蘇宇可是考了270分,哪怕是高級班學員,很多人都沒考到這麼高的分,正常情況下,養性學員不是太驚艷的話,走個20米就算很不錯了。

吳嵐當日考核只走了18米,當然,她那時候也剛養性不久,意志力不夠堅定,所以只算普通水準。

他們在低聲閑聊,人群中,有人卻是怒火中燒!

蘇宇還在那邊觀望……

高級班這邊,吳嵐忽然一聲冷喝:「你,今天上擂台,我要挑戰你!」

「……」

聲音很大!

三個廣場上的學員,全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吳嵐昂著頭,俯視前方一位青年!

不是別人,正是和蘇宇同時入學,同車的胡宗奇。

吳嵐頭顱高昂,不顧胡宗奇漲紅的臉,冷喝道:「廢物就是廢物,偏偏給自己找借口!文明志壞了?壞了你考一個上上等再說!」

「你這廢物,哪來的資格看不起別人!」

「上擂台,三招打不死你,我吳嵐自己退學!」

「……」

全場皆寂!

吳嵐囂張無比!

她的確是生氣了,因為南元考核……有她在,她也是其中一員。

這些人一直說蘇宇,在她看來,其實也是在說她。

胡宗奇這廢物有什麼資格看不起她!

雖然她也很看不起這廢物,可她看不起胡宗奇是應該的,她是上上等,胡宗奇一個上中,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他不配!

胡宗奇臉色通紅,有些惱羞成怒,身邊一人輕輕拽了拽他的衣袖,胡宗奇清醒過來,咬牙道:「吳嵐,我可沒說你……」

「廢物,敢說不敢認!」

吳嵐喝道:「你就是個陰險小人,只敢背後煽風點火!文明志壞了,你這廢物也考不到上上等,現在否認?丟人現眼,不是個東西!」

吳嵐環顧四周,冷哼道:「不服氣的,儘管找我!我都接下了!一群廢物,自己考不到上上等,只知道中傷別人,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

說著,又看向一人,不屑道:「看什麼看,再看你也是廢物,別以為我沒聽到,下次再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我廢了你!」

「……」

囂張!

被她看著的那位學員,臉色難看至極。

吳嵐太囂張了!

大家也沒說她,甚至提起文明志壞了的事,一般都直接無視了吳嵐……

咳咳,殊不知,這種無視更讓人難受!

你們好歹說一下我啊!

天天鄙視蘇宇,你倒是說說我啊,當時我也在的。

而且我考的還沒蘇宇高!

在吳嵐看來,你們連蘇宇都要鄙視,那自己在你們眼中,豈不是不值一提?

看不起我?

欺人太甚!

這些混蛋,太欺負人了,今天又在她面前說這些,她怒了!

……

「厲害!」

蘇宇只想暗暗給吳嵐豎大拇指!

威風!

霸道!

我挺爽的……我早就知道,這女的傻乎乎的,一點就著,我都沒招惹她,她都能記仇。

你們這些人,天天說文明志壞了,這不是把人得罪死了?

我不好收拾你們,現在有人收拾你們了吧!

「我早就說過,稍微慫恿一下她,她就敢把學府上下都找一遍茬……果然,我沒看錯你!」

蘇宇心裡暗樂!

吳嵐要是針對自己,那真的特別難受,很委屈,老子沒惹你,你找我麻煩幹嘛?

可吳嵐不針對自己,對別人也這樣……那酸爽,不要太爽快。

胡宗奇這小子,上次就出言譏諷,現在好了,被打臉了吧。

你敢找吳嵐單挑嗎?

人家的姐姐,天才助教,現在騰空九重了。

人家的姑奶奶,山海境強者,神丹學院的大佬。

人家姐姐的徒弟,現在都是百強榜學員了。

百強榜,那也是學員,也是養性,你招惹吳嵐,她姐姐和姑奶奶不一定會收拾你,百強榜上自然會有人收拾你的。

氣氛凝滯!

這還不算,下一刻,有人幽幽道:「我這參加一次南元主考……怎麼天天被人當反面教材呢?」

「文明志壞了,所以考核不準……這說明我黃堯徇私舞弊了?」

空中,一人踏空而來。

黃考官!

南元主考官!

黃堯也是憋著口氣!

瑪德,你們夠了。

你們知道個屁!

自己被罰了功勛就算了,天天一群小王八蛋在嘀咕,文明志壞了,南元考核不準,沒看黃助教都被懲罰了嗎?

黃堯那個憋屈啊!

都快氣炸了!

你們這是質疑我的人品!

本來被罰了功勛就滿肚子不爽,這些混蛋還天天說什麼不公平,能不氣人嗎?

黃堯踏空而來,聲音幽冷道:「待會考核的時候,我倒想看看,你們這群質疑別人的人,能考出個什麼成績!考的好了,那不用說,考的差了,一群廢物,有什麼資格在背後說三道四!」

人到中年,本覺得已經心如止水。

可今年流年不利,一次次的倒霉,他也是憋的狠了。

氣死大爺了!

南元的考核不真嗎?

扯淡!

他覺得沒有哪裡的考核比南元更真實了。

他和蘇宇不親不故的,還有劉洪打招呼打壓一下蘇宇,他覺得沒人的成績比蘇宇更真實,這些混蛋偏偏說蘇宇不行,這不是在質疑自己?

「黃助教息怒!」

有人笑道:「一群孩子,有些碎嘴,別和他們計較了。」

又有人來了。

高級班的一位老師,也是騰空。

高級班的一些基礎課程老師,都有可能是研究員在擔任。

黃堯扭頭看了一眼,冷哼一聲,他還以為是誰,看到來人,頓時不客氣道:「孩子?上了文明學府,那就是高等人才,天才驕子,預備戰士,誰會把你當孩子!膽敢再有人亂說一句,質疑南元考核不公……那就是詆毀我黃堯的名聲,到時候……別怪我不客氣!」

說罷,黃堯看向那邊的蘇宇,朗聲道:「蘇宇,該出頭的時候要出頭!讓那些人看看,什麼是天才!不要一再隱藏自己,低調……擋不住廢物的口!只有狠狠踩著他們,才能讓他們明白,他們是真的廢物!」

「黃堯……」

新來的那位騰空,有些意外地看著黃堯。

黃堯以往可是很低調的,今日火氣這麼大,對著一群天才發飆,不怕這些人以後成長起來了找他麻煩?

黃堯彷彿知道他要說什麼,不以為然,淡淡道:「今天,是我主持最後一次月考,下個月,我即將進入育強署任職!抱歉,忘了告訴你,而這一切……是因為我在南元主考有功,文明志壞了,可我主考有功……呵呵,有意思嗎?」

帶著譏嘲,帶著嘲諷的意味。

有沒有意思?

有趣嗎?

老子升職了!

老子去育強署了!

孫處長雖然嘴上說他沒用,可念在他畢竟同校,而且那次也算是受了無妄之災,被罰了百點功勛,有些過意不去,之後幫他運作,進入了育強署。

育強署雖然沒有大夏文明學府強大,可名義上還算是文明學府的上屬機構,而且學府助教不值錢,到了那邊,他還能混個小領導噹噹。

到時候再回學府,正式研究員見了他,那也得客氣三分。

而他能進入育強署,就是源於那次南元之行。

現在,被人一再質疑,他再不站出來說話,別人還以為他是泥捏的!

「恭喜了!」

這時候,又有人來了,劉洪帶著幾位執教聯袂而來。

這些執教負責雜活,他們三位騰空負責主考三個班級。

劉洪笑呵呵道:「黃助教升職加薪了,可喜可賀,一些小事就過去了,考核為重!」

黃堯看到劉洪,倒是有幾分忌憚,點點頭,開口道:「我也不想和這些人計較,可一而再地挑釁強者,再不出聲,他們真以為我黃堯好欺負!仗著自家有幾位長輩在學府,目中無人,肆無忌憚……等我入了育強署,下一屆高等考核,必然要建議,好好整頓一番!」

黃堯朗聲道:「到時候咱們再看,大家族出來的學員,我建議,提前使用過意志之文和元氣液的,通通考核減50分!」

轟!

此話一出,瞬間沸騰了!

劉洪瞳孔一縮!

另外那位研究員也是面色一變,喝道:「黃堯,慎言!」

黃堯今天卻是好像受到了刺激,喝道:「有何可慎言的!我入育強署,必然會如此建議,上書育強署署長,上書夏侯爺,上書府主!打破豪門壟斷,讓寒門子弟有機會出人頭地!」

「豪門壟斷,寒門式微,豪門一群廢物,還敢出言不遜,質疑寒門天才,笑話!」

天變了!

這一刻,劉洪震撼。

黃堯絕不是無意,絕不是一氣之下說出這話!

他是故意的!

他有目的!

打破豪門壟斷,出生寒門的黃堯,今日在這發表這番言論,絕不是無意之舉,必然有人給他撐腰,甚至故意在這試探!

借蘇宇之事,他們準備發力了!

真要出大事了!

多事之秋啊!

豪門寒門之爭,幾百年來就沒斷過。

之前寒門式微,可這些年來,軍中一些強者崛起,寒門崛起,包括文明師當中,也有一群寒門天才崛起,這些人要聯合了!

學員們可能還沒聽懂,還以為他是在為之前的事生氣,可劉洪知道,真的出大事了!

黃堯年過不惑,早就沒那麼鋒芒畢露了。

這次忽然被調入育強署,寒門子弟無依無靠的,騰空境實力,進入育強署可沒那麼簡單。

而且,更是在新生月考的時候發表這番言論,這明顯是早有準備。

寒門要反擊了!

明年的高等學府考核,可能真的要出大變故。

那邊,黃堯說完這番話,再次看向蘇宇,大聲道:「應對質疑,最好的辦法就是打腫他們的臉!儘管去考,今日,我黃堯在這,誰敢作弊,誰敢徇私,也要看看育強署答應不答應!」

「黃堯!」

「王培源!」

黃堯反喝道:「作為寒門崛起的助教,騰空文明師,你就是這麼管理高級班學員的?養一群眼高於頂的廢物,有何用?這些人若干年後,願意為人族征戰沙場嗎?」

「這些人遭遇挫折,會不會投入萬族教?」

「這些人打壓寒門,壓制寒門子弟,和萬族何異?」

「若是如此,與其讓豪門吸血,不如讓萬族殺進來,一樣是當奴隸,給誰當不是當!」

「人族一心,在於人心,不是豪門在撐起這片天!」

今日的黃堯,和那日蘇宇在南元見到的截然不同。

當一個人有了鬥志,有了目標,有了夢想,有了理念,很多東西都變了。

黃堯還是那個黃堯,卻不再是那個混吃等死的黃堯了!

這一刻,黃堯高聲道:「寒門出生的文明師,不比任何人差!我們也在為人族出力,我們也在諸天戰場廝殺,我們在流血,我們在付出……所以,我們也是人族脊樑!」

「不要自卑,不要怯懦,怕什麼豪門!」

「這天,還沒變黑!」

「這人境,還有公道!」

「打壓寒門子弟,註定只是笑話!只希望……諸位若干年後,自身強大了,不要忘記今日我說的話,不要成為下一個豪門強盜!」

黃堯大聲道:「豪門不是都是廢物,都是壞人,一些害群之馬,成了其中的蛀蟲!大夏府夏家,執掌大夏府多年,我不曾見夏家之人囂張跋扈,欺軟怕硬!」

「萬府長執掌文明學府多年,我不曾見萬家之人,目中無人,目無法紀!」

「倒是一些偽豪門,為了奠定豪門之名,欺軟怕硬,欺壓民眾,強取豪奪,這些人……不配說什麼豪門,玷污大夏府的名聲,寒了人族之心!該殺!該斬!」

「……」

這一番言論,聲如洪鐘!

這一刻,一道道意志力蔓延而來。

沉默!

死寂!

黃堯傲立,氣勢如虹!

這一刻,他舒服了,他爽了,他只覺得,人生在這一刻真的死而無憾!

轟!

一股氣勢爆發,意志蛻變,這一刻,這位之前混吃等死的中年文明師,憑空晉級,氣勢甚至瞬間壓過了劉洪!

沒到騰空九重,卻是眨眼間從騰空中期到了後期!

騰空七重!

黃堯面露笑容,沒有看向那些學員,而是看向大夏文明學府深處,看向修心閣,笑的坦蕩!

人群中,一些寒門子弟,這一刻都是熱血澎湃!

初級班和中級班居多!

這兩個班級,普通人家出生的學員很多很多!

「黃老師說的好!」

「黃老師威武!」

「……」

一群人歡呼!

想要發泄,想要狂呼,就該如此!

寒門子弟怎麼了?

我們從最底層,付出了數倍於豪門子弟的努力,進入了大夏文明學府,結果……迎來的是嘲諷,是不屑,是鄙夷,是排斥!

文明學府,不是你們豪門的後花園!

一次月考,引發了劇烈的風波!

寒門豪門之爭!

……

人群中,蘇宇心有澎湃,不過很快冷靜了下來。

有些無奈!

黃主考,你說歸說,別說我啊!

我還想低調點呢!

現在好了,感覺……我成靶子了啊!

彷彿知道蘇宇在想什麼,之前還在看修心閣方向的黃堯,忽然傳音而來:「怕什麼,給寒門爭光,有人會支持你的,你們多神文一系……早就危在旦夕,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再多幾個也沒什麼,還能獲得大量支持,甚至是一些山海強者的支持,你若是不願,那就低調點,當我之前沒說!」

「你若是壓下了豪門子弟,寒門崛起,很快,會有大批資源供給你們多神文一系,在學府中,學府外,你們都不再是孤軍奮鬥,有人想撬掉陳永的位置,也要看看到底誰強!」

「不是針對所有豪門,只是希望給寒門子弟一個機會……學府對寒門子弟的投入太少了,少的讓人心寒,我們一路奮鬥,向上走,向前看,到頭來,被自己人寒了心,誰還願意再為人族征戰!」

黃堯聲音激動,「實在不行,我們正在籌劃,籌建寒門學院!只收寒門子弟,我們這些騰空之上,去沙場拼一次,我們拿到的東西,只給我們自己人用,你蘇宇,可以轉投寒門學院,我保證,你必是學院中流砥柱,學院全力支持你強大下去!」

「我們不希望,我們在沙場上得到的東西,最終便宜了那些混蛋,還要被他們嘲諷,寒門子弟不行!欺人太甚!」

蘇宇有些震撼!

籌建寒門學院,甚至學府!

這……他太震撼了!

這消息一出,大夏府甚至人境,必然會震動!

這已經不是一個學府的事了,而是涉及整個人族的一次大變革!

寒門強者,已經無法忍受一切,這事一個不慎……可能人族內部會出現大變。

蘇宇只覺得口乾舌燥,有些歡喜,有些雀躍,又有些……不安。

歡喜的是,普通家庭出生的人有機會了,更大的機會!

雀躍的是,寒門學院一旦成功了,未來寒門子弟,強者會更多。

不安的是,一旦如此,可能會引起豪門和寒門的對峙,內部動蕩,甚至是決裂!

「蘇宇,不用有負擔,一切都只是開始,也許到你騰空的時候,一切都未必有定論,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是我們要發出我們的聲音!」

「不管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你身上,都烙印著寒門的標籤!」

黃堯的聲音再次傳來,「你的父親,是軍中之人,軍方除了少數一些強者,大多都是寒門,這不是我們學府一邊的不滿,乃至於整個軍方都在不滿,不滿他們在前線征戰,後方……卻是不給他們子弟同等機會!」

「所以,我們需要發出聲音,告訴所有人,我們需要更多的支持!」

蘇宇深吸一口氣,沒有吭聲,沒有說話。

下一刻,劉洪好像得到了什麼指示,笑了笑道:「好了,黃助教,月考該開始了,有些話……等以後再說,教育制度的改革,需要更多的探討,豪門子弟減分……那也未必公平,追求公平,還得換位思考,我們以後再慢慢議論,不要耽誤了學員們考試!」

黃堯也恢復了平靜,笑道:「好,那就考試,考完了,聽說還有一場大戲,我會來觀看的,有些人不要覺得沒人可以制衡,天底下,還是有公平可言的!」

林耀,可是他劉洪的學生。

劉洪無奈,只覺得很無辜。

林耀挑戰蘇宇的事,又不是我指使的……雖然暗示了一下,可蘇宇這小子可不是什麼好人,他自己明擺著想坑林耀一把。

現在倒好,在別人眼中,都是林耀的錯,都是林耀覬覦蘇宇的精血,蘇宇很無辜,蘇宇很可憐,蘇宇很值得同情,蘇宇被人打壓了……

「小陰貨……」

劉洪瞥了一眼蘇宇,見他一臉忐忑,有些不安,彷彿在擔心受到報復打壓……有些無語。

「表情過了……」

他想提醒一句,差不多得了,裝的這麼委屈,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千鈞三重了?

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拿走了《破天殺》?

林耀真可憐……

這一刻,劉洪反省了一下,我是不是對這個學生太壞了?

是不是該對他好那麼一丟丟,比如這次林耀敗了,自己好言好語安慰他幾句?

「還是安慰幾句吧,反正說好話又不要錢……」

劉洪心中有了決定,看向姍姍來遲的林耀,可憐的徒弟,師父只能幫你到這了,除非你家給我送點好東西,我就好好對你。

師父不是好人,你家又不是不知道,非要往我這邊湊幹嘛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章 風波(求訂閱)

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