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交易(月初求月票)

第128章 交易(月初求月票)

道館內。

此刻,鄭雲輝都驚呆了,真爆發了。

他再次看了一下蘇宇給他的資料,對比了一下蘇宇用的東西,過程,流程,全都一致!

真的就是這些玩意!

資料上就是這麼寫的,他看的時候也懵,當然,他覺得是假的,所以也沒多想。

可現在……

鄭雲輝一次次地看著資料,再對比剛剛蘇宇的操作流程,最後……徹底驚呆了!

他懷疑,懷疑蘇宇拿了真的資料出來!

至於被蘇宇擊飛……小事,他顧不上了。

「蘇宇……」

鄭雲輝急忙爬起,看向蘇宇,一臉的獃滯。

獃滯中還帶著一些疑惑,這個真要賣嗎?

這要是賣了,會出大事的!

動靜搞的這麼大,你賣了真資料,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蘇宇一臉淡然,「東西我給你了,你自己看好了!比對一下,有何不對?當然,我這只是簡單的粗糙製作,其實實驗室是有一些專門器材配合的,成功率要更高,檢查起來更簡單,不用像我這樣麻煩。」

「這些,我這邊都沒辦法給你提供,你自己去弄好了!」

鄭雲輝欲言又止。

蘇宇起身,將剩下的材料帶上,笑道:「這些就歸我了,免得浪費了,沒意見吧?」

「沒……」

鄭雲輝搖頭,你愛拿就拿走吧。

這時候,他腦子有些渾濁了。

咋辦?

「那我走了……保密!」

蘇宇嚴肅道:「鄭雲輝,東西我是輸給你了,可出了這門,我絕對不會承認的,你也沒證據說是我給你的!你敢泄密……我就敢說是你盜取了實驗室資料!」

「哪怕老師懷疑,他也沒證據,到時候,你鄭雲輝拿了東西,別怪我沒提醒你!」

鄭雲輝無語道:「我哪能盜取到!」

「呵,那可不好說,實在不行……我被發現了,我就說我是你鄭家的棋子,早就被安排好了,我被趕走了,你鄭家不養我,我就到處宣揚你們過河拆橋,鄭家不幹人事!」

鄭雲輝無語了。

他么的,這混蛋玩意。

懶得再說什麼,心裡還在想著,這資料到底真的假的?

現在,他也懵了。

他保證,蘇宇剛剛用的那些精血,都是現場買來的,屬於為何可以爆發鐵翼鳥的天賦技?

他自己開啟了那些竅穴?

不可能!

那竅穴是臨時開啟的,眼光准一點的都可以判斷出來。

頭大!

鄭雲輝真的頭大,如果資料是真的,賣了的話……真的會有一些麻煩的,尤其是現在很多人都知道。

你要是早說是真的,我就找一個人暗暗的賣算了。

現在還不知道多少人在盯著呢!

「我先走了!」

蘇宇也不多說,傷勢還沒好呢,雖然吸收了幾滴精血,可自己情況還是挺嚴重的,得回去療傷了。

鄭雲輝目送他離去,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

三樓。

蘇宇剛出門,周平升迅速道:「去,快點,拿下那資料!」

劉洪這時候也在懷疑人生,心裡甚至有些懊惱,早知道是真的,我就不在外面搞什麼動靜了,自己獨吞啊!

這東西拿到手,豈是幾萬功勛可以代表的。

可現在,晚了。

劉洪一邊往外走,一邊在想,為什麼會是真的?

白楓和陳永都是白痴嗎?

怎麼就把這東西給蘇宇接觸到了!

他才進研究中心一個多月,你們這倆傻子也太相信別人了吧!

白楓看起來也沒那麼蠢啊,雖然不是個好東西。

劉洪帶著三分懷疑,七分相信,始終不敢全信,可也沒和之前一樣,徹底否認這份資料的真實性了。

「算了……虧一點就虧一點吧,賺個幾萬功勛也行了!」

劉洪心中嘆息,那就多報銷點吧。

賺一點算一點,真的也好,起碼後續沒太大麻煩。

假的話,還得想辦法給自己洗脫責任。

……

劉洪剛出門,對面房間,夏家中年和夏虎尤出來了。

雙方碰面了。

幾人對視一眼,房間中,周平升忽然笑道:「夏兄,有些時日沒見了,不如一起來喝杯茶?」

中年微微皺眉,很快恢復笑容,「虎尤,你去忙,我和周館長聊聊天!」

夏虎尤點頭,也不多說,跟著劉洪一起下了樓。

……

同一時間。

道館外。

又來了幾人,這些人穿著籠罩全身的袍服,面部沒有露出,氣息有些虛幻,意志力波動籠罩全身。

好像不是一夥的,幾人在道館門口遇到,彼此看了一眼,默不作聲,陸續上了樓。

隔壁。

飯館中。

賈名震盯著幾人看了一會,凝眉道:「看不出身份,要不要插手,這可是學府內部!」

內部忽然出現一群遮掩行蹤的傢伙,還是要小心的。

女閣老搖頭道:「不用,等他們出來了,跟上去!看看是誰,有沒有其他關係,現在插手,容易打草驚蛇。」

「那資料……」

有閣老皺眉道:「蘇宇這傢伙,膽大包天!這資料外泄,很麻煩的!」

賈名震淡淡道:「被夏家拿走了,或者被單神文一系拿走了,我們也沒辦法!他們花錢買的,買的也是私人研究所的東西,我們如何插手?是敵對勢力,還有名義收拾他們,可夏家和單神文一系,不好處理。」

幾人沉默。

這個的確不好處理。

賈名震很快笑道:「沒事,損失的是多神文一系,是蘇宇乾的,那也是他們識人不明!我不可憐洪譚,我只是有些可惜了蘇宇!」

此話一出,幾人都是沉默。

真的可惜了!

這樣的妖孽,為了貪慾,背叛了多神文一系,以後誰敢收他?

哪怕多神文一系不追究,他也廢了。

氣氛有些凝重,一位妖孽廢了,這些閣老心裡都不好受,原本期待是假的,現在……說不出的滋味。

半晌,賈名震恢復了正常,笑道:「看戲,繼續看戲!」

幾人不再多言,忽然有人想到了什麼,幽幽道:「該吃桌子了!」

「……」

賈名震就當沒聽見,開玩笑,誰吃桌子!

我說過這話嗎?

其他人翻白眼,就知道這傢伙要賴賬!

……

二樓。

鄭雲輝收拾了一下東西,正準備離開,看到劉洪進門,他也不意外。

可等看到夏虎尤,他有些皺眉。

「雲輝兄!」

夏虎尤依舊是滿臉笑容,「別警惕,我夏家可是大夏府第一家!雲輝兄想做生意,找我啊!」

「夏虎尤,你摻和什麼!」

鄭雲輝沒好氣道:「你這混蛋,打小就不是好人,跟你二大爺一個樣……」

夏虎尤笑道:「雲輝兄,幹嘛對我這麼多偏見!還有,我二大爺可是個好人,誰不知道?」

「咳咳!」

劉洪輕咳一聲,直接道:「雲輝,之前我們談妥了,定金我都付了!錢和東西,我也都帶來了,作為鄭家這一代的最強者,守信還是要做到的吧?」

夏虎尤直接打斷道:「買賣買賣,一切按合同辦事!定金付了多少?毀約要付多少?我夏家承擔了!不讓雲輝兄損失一分一毫!」

劉洪瞥了一眼夏虎尤,忽然道:「夏虎尤,夏氏商行你說了算?」

夏虎尤笑道:「那倒沒有,不過這點小生意,我還是能做決定的!」

小生意!

劉洪心中想著這個,又想到了剛剛鄭雲輝說他二大爺……二大爺……

夏家很大,人很多。

劉洪其實對夏家也不熟悉。

他知道夏虎尤是夏家人,可是具體身份不清楚。

這一刻,倒是多了幾分懷疑。

二大爺……排行老二,夏家,夏侯爺?

夏嬋這一輩的!

夏侯爺的侄孫?

夏侯爺有幾個侄子?

挺多的,最出名的自然是夏龍武,這是親侄子,其他的一些遠房侄子一大把!

「不會是府主的兒子吧?」

劉洪心中泛起這樣的念頭,不會吧!

府主有兒子,這個他知道,不過真沒見過。

夏龍武那個層次,距離他很遠。

學府就算有人知道,那也是山海境了,或者一些老牌凌雲,他一個入學府不到十年的傢伙,還沒資格接觸到那個層次。

心中帶著狐疑,他也不細問,看向鄭雲輝,張口就道:「做生意,那是談合同!可雲輝,你不是做生意的人,註定要成為強者的人,強者首鼠兩端,猶豫不決,答應的事轉眼就推翻……這是對自己信心的打擊!」

「而且一旦給了夏家,夏家必然會大肆生產,宣傳……到時候,洪閣老必然會知曉!給了我們則不同,我們會低調研究,不以盈利為目的,會給你一個緩和期……」

夏虎尤笑眯眯道:「這話說的,你們低調研究就沒人知道了?再說了,東西是蘇宇拿出來的,跟雲輝有何關係?當然是多賺一點算一點,雲輝兄,劉助教出多少,我們多加一萬點功勛!」

有錢任性!

我都不問你談了多少!

我就是加一萬!

劉洪也是無語,夏家財大氣粗,真比錢,單神文一系自然不如。

話音剛落,劉洪皺眉!

門外,又來人了。

幾位全身被籠罩的神秘人出現,有人聲音沙啞道:「資料,我們也想要!報個價,大家公平競爭,價高者得!」

此話一出,劉洪冷冷道:「你們是誰?藏頭露尾!在學府中,還如此裝扮,信不信我馬上報訊護衛軍!」

一位身穿黑袍的神秘人,聲音低沉道:「劉洪,別忘了,這可不是拍賣會,這是黑市交易!至於我們的身份……只要不是萬族教,你管我們是誰!」

另一位就直接多了,開口道:「我是九天學府的人,東西我們想要!具體我是誰,就不說了!」

劉洪臉色陰沉,看向鄭雲輝,低沉道:「賣錯了人,那就是大麻煩,我之前提醒過你的!」

鄭雲輝左看看右看看,無語道:「我沒通知這麼多人吧?我要秘密交易,你們一大群人跑來了,這還算秘密嗎?引來了洪閣老或者府長,你們賠我損失嗎?」

他也是鬱悶!

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劉洪沒吭聲,來人多,和他有一點關係的。

這話不能說,不然周平升聽到了能弄死他。

鄭雲輝看了一眼幾人,直接道:「沒露身份的就算了,我不賣!也不敢賣!我又不傻,出事了你們負責?我寧願少賣點,幾位,你們可以走了!」

說罷,看向劉洪和夏虎尤道:「我們換個地方談……」

他剛說完,對面一人,氣勢有些變化。

鄭雲輝心中一驚,還沒來得及開口,門外,有人淡淡道:「你們該走了,這不是你們可以摻和的交易!」

夏家的中年!

剛剛氣勢波動的那人,面目隱藏,看不出什麼變化,不過氣勢瞬間收斂了。

夏家中年笑了笑,「我不是文明學府的人,只是個商人,所以不想追究你們的身份,不過……幾位再不走,就得引來學府的強者了!」

自稱九天學府的那人,淡淡道:「夏新伊,我可沒什麼好忌憚的!我來交易的,又不是來搗亂的,想撇開我,那大家都別想交易!」

「引來就引來了,反正我們拿不到,誰也別想拿到!」

中年皺眉,「何必呢!如今文譚研究中心,將技術封鎖,大家都得不到!夏家得到了,會大力開發,大家以後可以購買天賦精血,以各位的實力……遲早可以研發出來!推導出來!」

「真要繼續被洪譚封鎖,除非他們徹底出了成果,否則……我們都別想了!」

「唯有現在拿到了,才有機會和諸位共享,我夏氏商行以利為主,只要身份正常,不是萬族教和萬族的人,那就沒問題,花費一些代價,技術共享也不難,不是嗎?」

夏新伊誠懇道:「是繼續被洪譚封鎖,還是我們拿到了共享,諸位覺得,誰機會更大?」

「……」

幾人沉默。

夏新伊接著又道:「當然,萬族教的另當別論!在場的……不會有他們的人吧?」

夏新伊氣勢都變了!

「若是有……那就未必走的了了!」

幾位神秘人自然看不出什麼變化,來自九天學府的那人輕笑道:「有人家也不會承認,自然是有正經身份的,你嚇唬人就沒必要了!想讓我們退去也行,之前的那份清單給我們,另外,蘇宇製作的過程,你們必然有錄製影像,給我們一份!」

夏新伊皺眉道:「你們沒錄製影像?」

「在你們幾位眼皮子底下,能窺探一二就不錯了,如何錄製!」

這人淡淡道:「若是這點你們也不同意,那就一拍兩散!」

夏新伊沉默了一會,也沒多說,幾塊臨時玉符丟了出去。

幾人拿到手,紛紛觀看了一下,很快,這幾人迅速退去!

他們知道,有夏家和單神文系在,他們拿到手的可能性不大。

不過有這錄像在,也許可以自己推導出來。

……

等他們走了,夏新伊看向鄭雲輝。

鄭雲輝乾巴巴地笑了笑,「新伊叔……」

「膽子倒是不小,連你家的神魔精血都敢拿出來賭!」

鄭雲輝乾笑一聲,也不接話。

我膽子不大,你們現在豈會來這!

一旁,劉洪無奈,看樣子,自己的賺錢計劃好像行不通了!

想了想,劉洪笑道:「雲輝,我私下和你說幾句可以嗎?」

鄭雲輝想了想,點點頭。

兩人走到角落處,劉洪回頭看了一眼夏新伊兩人,直接傳音道:「別裝了,這是你和蘇宇布下的局!還真想坑夏家一筆?不怕夏家找你們麻煩?」

鄭雲輝心中一顫!

雖然面不改色,可心臟還是撲通跳了一下。

劉洪好像很篤定一般,再次傳音道:「蘇宇到底是想坑我,還是想坑單神文一系?」

「劉助教……」

鄭雲輝無法傳音,只好開口道:「你說笑了……」

「我沒說笑!」

劉洪仔細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聆聽著他的心跳聲,感受著他的呼吸波動,再次傳音道:「你們倒是好大的膽,演戲演的也不錯,連周平升和夏新伊都瞞過去了!」

「可是……你們瞞不住我!」

「之前故意讓我聽到你們談話,大概就是計劃的開始了……」

劉洪死死盯著他,感受著一切,繼續道:「可是……你可知道,我真正見過如何製造天賦精血的過程!」

「什麼……」

鄭雲輝下意識地微微一震,劉洪心中鬆了口氣,艹!

大爺的!

真是假的!

你們真行!

他剛剛只是試探而已,說實話,他之前都有八分信了,可還是想試試看。

結果,鄭雲輝這小子還是不夠老練!

「不信?我和白楓接觸這麼多年,你以為我沒見過如何製造天賦精血?你當我是白痴?坑夏家,你們就是找死!坑我……我一個窮鬼,你們坑我有什麼用?」

「如今,你們能賣的只有周平升!我報價8萬點,你答應,我給你4萬點!」

「你……」

鄭雲輝瞪大了眼睛!

卧槽!

你居然還要賺一筆!

不,是賺很多!

「沒有我配合,你能賣給誰?信不信我揭穿你!」

劉洪毫不客氣道:「4萬點不少了!我也承擔了很大的風險,事後,我還得擺脫責任!一個不好,我的前程也完了!」

此刻,他完全篤定是假的了!

不過假的才好!

真的反而麻煩,真的,那夏家在,他爭不到。

「不要太貪心了,你們倆個小子,要那麼多功勛有什麼用?」

劉洪繼續道:「我會儘力為你們拖延時間,讓他們去研發,失敗的話,那是研發的不夠多,需要時間,需要大量的試驗,給你們時間!這樣,被拆穿的日子,也會延長一些!」

「這是我能帶給你們的好處!」

劉洪傳音道:「否則,你哪怕和周平升交易了,他相信了,我也會馬上上報鄭閣老甚至周府長,一旦有了疑心,他們很快就會反應過來!」

「是,他們是不能對你們出手,可是……你覺得單神文一系現在打壓你們,很難嗎?」

「……」

鄭雲輝心中暗罵!

艹!

這混蛋,真黑心!

之前自己報價才兩萬,他張口就是8萬,真瘋狂。

劉洪不管他,再次道:「答應的話,那就合作!不答應的話……你們還是洗洗睡吧,想拿走這麼多功勛點,不可能的!」

「你……」

鄭雲輝臉色發黑,大爺的!

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坑劉洪嗎?

怎麼感覺,現在是為劉洪打工!

好難受!

今天贏的不爽快,現在更不爽!

哪怕劉洪說給自己4萬,比之前多,他也不爽。

劉洪諄諄善誘道:「雲輝,你想想,現在合作,我們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以後,我會給你們一些便利的,當然,我是指你,不是蘇宇,你可以跟他說,只賣了兩萬,甚至一萬,他難道還會去求證?」

「他一個窮小子,你給個幾百點功勛,也許都可以打發他……」

鄭雲輝翻白眼,你當蘇宇是傻叉嗎?

劉洪笑了,也不再說。

心裡盤算了一陣,鬆了口氣,很好!

下一刻,劉洪忽然開口道:「我要出去一下,和人商量一下,這個我做不了主!」

……

片刻后,劉洪上了樓。

周平升皺眉道:「你們談什麼了?鄭雲輝怎麼說?」

劉洪有些惱火道:「這混蛋,看到夏家在,獅子大開口,直接要加價!8萬功勛點,少一分都不行,師兄,我看還是放棄吧,這資料……未必就是真的!我有些擔心,來的太簡單了!」

說罷,又道:「我問他為何不讓我和夏家競價,這混蛋傢伙,告訴我,這是他爺爺的指示,師兄,這什麼意思?」

「他爺爺……」

周平升愣了一下,接著沉思了一陣,冷哼一聲,「明擺著的事!想讓我們和多神文一系斗的更厲害點!這些年,文明學府分薄了戰爭學府大量資源,他一直和萬府長不對付,現在找到了機會,自然巴不得我們內訌!」

「……」

劉洪一臉敬佩地點頭,這可是你自己推導的,我可沒說什麼。

「難怪不讓你和夏新伊競爭,原來如此!」

周平升冷聲道:「好大的胃口!8萬點……鄭家這些莽夫,這次倒是動腦子了,又拿了好處,又讓文明學府內鬥的更厲害……不過他們高看多神文一系了!唯一一個值得忌憚的,也就洪譚!」

「洪譚獨木難支,多神文一系早就名存實亡!」

「現在他們最重要的研究成果被我們拿到了,他們連最後翻身的希望都沒了!」

劉洪急忙道:「師兄的意思是答應?可是……可是我看了之前蘇宇製造的過程,是否太過簡陋了?」

「正常!」

周平升倒是不太在意,「研究過程中本就充滿了意外因素,往往很多東西,都是意外之下的成果!就說文明師的誕生,也充滿了意外,昔年第一位文明師,就是看一本普通書籍領悟了神文,擱在現在,你敢相信嗎?」

劉洪點點頭,不過還是有些不安道:「太多了,8萬點,這要是出了問題,我們也難以承受這樣的損失,師兄,要不還是問問鄭閣老和院長吧!」

「老師閉關了,鄭師兄說了,只要是真的,不惜一切代價拿到手!」

周平升低沉道:「8萬點……還在我們承受範圍內!去,告訴鄭雲輝,我們答應了!就現在交易,免得夜長夢多,他偷換了資料,現在,我在盯著,他沒時間去換!」

他也擔心離開了這裡,鄭雲輝會換了資料。

那時候,才真的不確定真假了。

現在,東西就這麼一份,鄭雲輝沒時間去換!

「師兄……」

「少廢話!」

周平升不耐煩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可一切都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進行!劉洪,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被學府高層發現了,我們會很麻煩!又不需要你出錢,你想證明你比我更有眼光?」

「不敢!」

劉洪急忙道:「師兄,我沒這意思,就是覺得太多了,要不我嘗試著還點價……」

「不用,夏家在這呢!」

周平升有些惱怒道:「現在不是在乎這些蠅頭小利的時候!你這人,就是算計太多,眼光很淺,看東西都是用你那狹隘的目光去看,大局為重!」

劉洪受教了,若有所思,正色道:「多謝師兄提點,可能我真有這方面的問題,我回去後會好好檢討一下自己,反省一下自己,師兄,那我……去交易了?」

「去吧!」

周平升丟給他一張功勛卡,「用這個,先轉到你卡里,再轉給他!」

「知道了!」

劉洪下了樓,一副受教的態度。

我勸了的!

你自己非要買,還說我眼光淺薄,我也沒辦法的。

至於被騙了……跟我有啥關係。

我又不是主事人!

大不了受點懲罰,削弱我的資源而已,有啥啊,4萬點功勛,我得花好些年才能弄到。

……

二樓。

夏新伊皺眉看向鄭雲輝,「雲輝,真的不考慮考慮了?」

鄭雲輝堆笑道:「叔,我還得在學府混呢,而且現在……我也算單神文一系,夏家是強,可神文學院,夏家說了不算啊!」

「你……」

夏新伊無奈,看向劉洪,有些惱火,低沉道:「劉洪,東西在你們手上,浪費了!」

劉洪無辜道:「我只是騰空,我可沒這能耐改變什麼,決定什麼。」

一切都和我無關!

下一刻,夏新伊輕哼一聲,轉身離去。

夏虎尤看了一眼鄭雲輝,再看看劉洪,撓撓頭,想到了蘇宇之前的話……

有些不確定,這玩意到底真的假的?

劉洪也不廢話,先是丟了一個大瓶子給他,「這是6000滴元氣液,加定金,算兩萬功勛!」

說罷,又轉給他兩萬點功勛,睜著眼說瞎話道:「這是剩下的6萬功勛!」

「……」

鄭雲輝心中狂罵!

這一刻,他都有心大吼一聲了,大爺的,你只給我了我兩萬功勛!

他知道,一定有人在觀察。

可是,他們看不到功勛卡上的數字。

劉洪才不管他,繼續道:「數額太大了,我分六次給你轉……」

說罷,手中忽然多了一張功勛卡,避開了那些探頭,往這張卡里轉了4萬功勛。

剛轉完,又道:「給你分兩張卡轉吧,免得數額太大,引起學府注意……」

這次,他又拿出了一張卡!

鄭雲輝無語,「這卡我能用嗎?」

「當然,不記名的!學府多年前的功勛卡,這卡都價值不菲,現在不製造了,都在一些老輩手中……」

說著,瞎操作一番,隨手將第二張卡丟給了鄭雲輝。

沒錢!

空卡!

就是防著上面會查他的轉賬記錄罷了,免得發現自己沒有6萬的轉賬記錄。

鄭雲輝拿著空卡,臉色發黑!

大爺的,你當著我的面暗箱操作,真不是個東西!

劉洪才不管他,拿到了那枚玉符,也不離開,開口道:「你可以走了!」

我要在師兄的眼皮子底下,和師兄交接玉符!

免得說我換了玉符,這個責任我也不背。

鄭雲輝咬牙切齒的,一點沒有賺到4萬功勛的歡喜,只有惱火,委屈,可憐!

劉洪真不是人!

蘇宇也不是人!

愛笑的傢伙,就沒一個好東西。

總覺得這次賺錢賺的很委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8章 交易(月初求月票)

13.07%